正文 第32章 情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好啊!”潇锐桀凉薄的唇张开,倾吐出一口烟雾,冰眸般的眸底尤如一弯黑潭,仍然看不到任何绪的波动。

    幽烯笔材微微一震,他居然同意了这男人的要求,她的心尤一把锋利的刀尖狠狠地划过,颤抖的手指习惯地捂住心口,这里的一颗火的心正在因他兽般的威,瞬间,破碎成片片。

    吕毅、董晖皆搓着双手,贪恋地看向清纯如水,干净漂亮的方幽烯。

    在男人冰漠,女人惊悚的神中,第二轮游戏牌局展开了。

    她揪紧的掌心渐渐渗出了冷汗,无神的眼孔凝望着一桌子邪恶的脸孔,她们姐妹都是这群贪婪材狼的玩物,心,、止不住抖。

    “炸”褚少喜笑颜开地把指尖的四张牌亮在桌子上。

    “不算,不算。”董晖拧紧眉宇,和着牌,指责道。

    “你根本是偷鸡嘛?”

    “是啊!”吕毅已撇起唇角,不满地嘀咕“害我大鬼白白饿死。”

    “哈。”褚少撑起健的躯,一把捞起地板上瑟瑟发抖方幽然,强按到在地板上,带着这么多众人的面,邪霸地撕扯着她上黑色的罩纱。

    “不……不……”幽然美丽的眼孔眯缩,她颤抖着子想从地板上跪站起,却被褚少一把反按在了墙上。

    撕开凉薄的衣衫,拉下她的底裤,抽开腰间的带子,他的枪杆就那样直直钻入她的体内。

    “不……”幽然惨叫。

    “放开她。”幽烯扑向前,推打褚少不知羞耻的光体。

    “走开。”她被正在兴头上的褚少蛮力甩趴在地。

    “来啊!妞儿。”董晖绕向前,抓扯起她长长的发丝,强压向他下。

    “这女人细皮嫩的,摸起来真他妈的爽!”

    沙发椅上,一脸狂放的男人,握着酒杯的指节动了动,一缕暗芒从黑眸内狠狠地划过。

    吕毅瞟了眼沙发上的潇锐桀,他,晴不定的神色,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滚开。”幽烯慌乱中张唇,狠狠地咬在了董晖露的肩膀上。

    “啊!妈的。”董晖惊呼,这女人属狗的,居然咬他。

    “放了她,我求你。”幽烯惊慌失措地爬到潇锐桀跟前,扯着他的裤腿,可怜卑微地乞求。

    一下狂猛的撞击,幽然的手渐渐垂了下去,然后,不再挣扎,眸光呆滞,一脸木然地盯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任上的男人为所为。血脉相连啊!见姐姐受辱,幽烯的心仿若破了一个大洞,一个好大好大洞,她比姐姐痛一千倍,一万倍,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群牲畜?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间变态?

    “求你,放了她。”幽烯的泪一滴一滴从眼睛里渗出,又一滴一滴洒在肩上的衣衫里,男人漠然的脸孔,无动于衷的神,心、渐渐沉入冰谷,是她瞎了眼,才会上这个狠心绝的男人,吗?她还能吗?她心颤抖无助地哀嚎。

    “你到底是魔还是兽?”她冷着心颤幽地质问。

    “魔或是兽”潇锐桀森冷一笑,瞟了她一眼,露出尖尖的一口白牙。

    “皆是呢?”他狂霸嚣张地回答,俊美狷狂的表,妖冶,邪魅。

    “我觉得你好悲哀!”幽烯嫩唇扯开,小兽似地狂吼。

    “魔也好,兽也罢,你高高在上,权势滔天,却无法强迫别人来你?难道这不是一种悲哀吗?”她连珠带炮的怒吼,让潇锐桀全线条刹那僵硬,昏黄的灯光下,他手脸冷酷地骇人,眼中的戾深炽。

    “她已经不你了。”她指着正被男人强上,象一缕幽魂木然苍白的女人,披头散发的模样都令她的心痛到极致,痛到骨髓里。

    “,不是占有,不是强你真是得了脑残”

    是啊!她苦涩淡淡,神经质地笑开,神有些凄厉至颠狂,她就是得了脑残,得了失心疯,脑筋有问题,才会上这样绝,这样残酷的野兽。

    “住口。”她的一字一句,令他深深震骇,一针见血地撒下一把寒针,蛰刺着他体里那头复苏的野兽。

    “一年前,我还在心底叹息,姐姐为什么要放开你,而跟着别的男人远走高飞,现在,我终于明白,她的选择是对的,我支持她。因为,你根本不配得到她的。”

    一抹痛光在潇锐桀眼眸里如烈火缭原,刚硬的下巴因狂怒而往后缩紧,狭长的冷瞳危险地眯起,房间里的气氛为之便凝,空气里流窜着一股森冷的寒冰,冷得令发憷,谁都不敢开口讲一句话。

    只听“嗒”的一声,他手中的杯子已弹飞而出,撞到了富丽堂皇的墙壁,白色的玻璃碎片在墙壁上跳跃。

    这女人已深深地激怒了他,“该死的……”他冷咧地低吼着,一把扯住她长长的发丝,让她的头被迫高高地仰起。

    疼,头皮传来噬骨的疼,疼到麻木,幽烯咬紧牙承受着他的残暴。

    忽然,他狠狠地用力甩出,幽烯弱的体被摔趴在地。

    “吕毅、董晖,上啊!愣着干嘛!那女人滋味很棒呢?”他睁着血红的双眼,高高在上地指使着那两个男人,两人如下了特赦令,纷纷走向地板上纠结的两人。

    “魔啊!魔啊!”幽烯满脸惊惧,狠狠地咬住无血色的唇瓣,尽管那唇已被她咬破,她都感觉不到,脸上的血色一点一滴,迅速积沉到脚底。

    恨意,满腔绝烈的恨意,从心灵深处急窜而出,面孔倏然扭曲,恨火攻心的,救人心急,狂怒地拿起方桌上果盘里的一把水果刀,不加思索……电光火石间,那把寒锋闪闪的刀就这样刺入潇锐桀硬绑绑的膛。

    血,从那把插在他肚腹刀柄处徐徐滑落,鲜红的液体染红的他雪白的衬衫。

    他用手捂住伤口,仍然堵塞不住那源源不断的血红渗出,看着指节上怵目惊心的鲜红,他的头皮发麻,发黑,这个女人居然敢拿刀杀他……

    黑眸徐徐抬起,凌厉的眸光狂扫向凝站在面前的脸孔“哈,方幽烯。”

    “你有……种。”他狠狠地狂冷吐出,眼神渐渐变得迷离……迷离……眉心渐渐浸出了冷汗……那痛也浸入心骨吧!

    睫毛抖动,与心止不住地颤抖,在众人大惊失色的神色中,潇锐桀高大拔的形笔直地倒了下去,倒在了她的脚边。

    —————————————————————————————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