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 拍卖会上的男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城市的夜,总是繁华似锦,灯红酒绿。

    “迷香”永远是纸醉金迷,让男人们流恋忘返的世界。

    节奏强烈的摇滚乐似要震破人们耳膜,形伸展台上两个穿着清凉的辣妹正扭腰摆,疯狂地摇着满头金色的长发,感的部曲线在虚空中缓缓地划着弧度,令人血沸腾的画面逗弄了整个大厅许多颗渴望动的心。

    不远处吧台里,女人一简便的着装,长长的如云秀发被她用夹子挽起,露出纤细美丽的脖子,她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坐在高脚椅上清冷地望着昏黄灯光下,人们疯狂的一幕,象是司空见习惯了般。

    “幽烯,你母亲好点了吗?”调酒的男人一边调着酒,一边暗自叹息着她美丽,他就知道,她是一颗久埋沙尘里的珍珠,经过细心的雕逐,一定会光芒四的。

    幽烯抬眼看向这个温柔高大的男人,“好多了……”

    “十六号台。”他把调好的红酒放在盘子里,最后对她说道。

    幽烯默默地端着托盘,转踩着微碎的步子,穿越过长长的富丽堂皇的通道,暗红的磁砖发出淡金色的光芒,从幽烯眼中划过,映出一股子凄瑟。

    她母亲的病还未痊愈,还需要一大笔治疗费用,她虽是潇锐杰的妻子,却不能掌握潇氏的半点财权,而她外柔内刚的格,也绝不会伸手向他要半毛钱,反正近段时间潇锐在不家里,婆婆又经常外出打麻将,夜菲儿除了白天偶尔呆在家里,晚上更是看不到半点影子。

    为了母亲,她只好晚上偷偷地又到“迷香”做起了服务生。

    幽幽地想着,把红酒送往十六号台子,转走向洗手间,洗手间的门微敞着,里面象是传出一些索碎的声音,但是,她没在意,伸手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伸手拧开水笼头,掬了把冷水浇在自己的红润的脸颊上,用手拍了拍脸孔上晶莹的水珠,抬起眼瞳里映衬着一张纤尘不染的脸庞,湿湿的眉睫上还挂着水珠……这段时间,她象是又瘦了,下巴比原来尖了,眼睛也比原来大了,当她正在悄悄审视自己怕时刻,忽然,一阵细细碎碎的带着压抑的喘息声飘入她耳膜。这屋子里还人吗?

    幽烯好奇地转过脸,眸光瞟向那一间又一间用银白色的超厚檀香木隔着厕所。

    忽然,这喘息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浊息,痛苦中似乎还夹着欢乐,压抑渗着**。

    这声音代表什么?幽烯已是成年人,她当然知道,一朵绯红飘越上脸颊,现在的男女是越来越放浪,越来越胆大,虽然,这里是夜总会,但是,在厕所里做这种事,破天芒地头一遭吧!

    “啊!”一声极致的**声传出,幽烯拧起秀眉,有些反胃地想抽离开,不经间抬起的眼瞳,透过一间半敞开的红色檀香门扉,橘黄色的灯光下,一对男女****她居然不知羞耻地半躺在抽水马桶雪白的盖子上,扫黄跳过。

    夜菲儿,幽烯认出了那张因激而高高抑起的脸孔,她不是喜欢潇锐杰吗?看来这浪的女人人尽可夫,呵呵!

    他们正忘我地冲刺,好象正处绚烂激的时刻。

    她正闭着双眼,吐出浓重的气息。

    忘我的喘息,sheng吟,相互彼此地尽地冲刺。

    终于,夜菲儿缓缓地睁开描画着厚厚眼线的眼睛,她看到了站在镜子旁正冷冷望着他们恩的方幽烯,子猛地一僵。

    深深地震骇住,惊怵地望着面无表的她。

    但是,背着她的男人什么也不知,仍然狂猛地冲刺着,象是感受到了什么不一样的气氛。男人也缓缓扭过头,然后撞进了幽烯清冷的眸子里。

    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年轻的脸孔微微一滞,这张脸幽烯屏住呼息,她曾经见过,在她初夜那次拍卖会上,他曾咬牙与潇锐杰为了她砍价撕杀,最后,在众人徐徐的眸光中灰败地走出拍卖会的男人。

    还是那深蓝色西服,他甚至连衣服也不曾脱,夜菲儿真是犯

    男人灼的眸光落在幽烯姣好的脸孔上,久久不曾离开。

    她怎么会在这儿遇到他?居然还是厕所里……还是压在一个女人的上……

    “打忧了……你们……继续。”幽烯面色尴尬,边道着歉边退步离开,反手关上洗手间的门。

    而男人盯着那道缓缓关上的门板,眼神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魂丢了。”夜菲儿当然也察觉到了他的走神,一把推开他,从马桶上起,径自捡着撒落一地的衣物穿上。

    “不来了。”男人燃起一支烟,懒懒地问着,仍盯着那清纯女人消失的门口。

    “没心。”夜菲儿穿戴好,拢了拢因刚才激弄乱的秀发,夹起一支烟,徐徐抽了起来。

    “对她有兴趣。”他恋恋不舍的眸光已落入夜菲儿眼底,如果他对方幽烯有兴趣,她到可以在潇锐杰与方幽烯之间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嗯。”男人徐徐吐出一口烟圈,模糊地回答着,唇角勾起一抹饱含兴味的笑影。

    “她可是潇锐杰的老婆。”

    “那又怎样呢?”男人抬起一支骨节分明的手,从夜菲儿的V字型领口滑入,邪肆地把玩着她口的红梅。

    “你也是他的女人,我不照样*。”另一支手紧紧地箍住她纤细的腰

    “想不想得到她啊!”夜菲儿狠狠地吐出一口烟,烟雾缭绕上她狠毒的脸孔。

    “怎么讲?”

    红唇缓缓地吐出几字,令男人狂野的脸孔邪笑出声,“菲儿,你真坏!”

    “奖赏一下吧!”他给了夜菲儿一记火缠绵的法式深吻,幽黑的瞳仁又瞥向了那道紧闭的门扉,眸子里即刻蒙上一层不为人知的灰雾,潇锐杰,你的女人我全都要。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