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霸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一抹高大的黑影静凝站落地窗前,狭长的冰眸透过绿色的窗帘,狠狠地盯望着那个迈着轻盈步伐走进花园的纤美影,象是盯着他的猎物般,唇际的一记冷霸的笑容越扩越深,孤寂的背影在黄昏夕阳的映衬下,在他脚下投一层暗黑的影子。

    夜晚

    昏黄的灯光,从花园的另一头照过来,淡淡柔柔的,幽烯凝站露天小阳台上,此刻的她,着一袭白色的吊带长裙,晚风轻轻拂起她的裙裾,她的长发随风起舞,象一个遗落凡间的天使般或者精灵,美得连花儿都自惭形愧,纷纷飞落枝头,随风反醒去。

    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有多美,清冷的眸光一直注视着花园的另一侧,那一抹高大拔的形,只见,他指节夹着一节烟,正徐徐地吸着,他的眸光也正越过花园的雪白小花望了过来,由于太远了,看不清他眼底的绪及脸上的面,脸上尽是暗影,高深莫测。

    白色的小花正发着独自散发出幽幽的香气,微风一吹,香气四处飘袭,燃过的烟灰磕了一地。

    “桀少!”一声柔的低唤由远而近,淡紫色的妖冶段倒映在她的视野里,是那么刺眼哪!国际超模夜菲儿是潇锐桀母亲的远房亲戚,今天刚回国,便一直粘住潇锐桀不放。

    “慢点哪!菲儿”他用骨节分明的手搂抱住夜菲儿故意东倒西歪的体,话虽是对着夜菲儿讲的,但,幽深的黑眸眯得更深,因为,他看到露天台上的女人已转进屋,用手拉上了绿色的窗帘,挡住了她纤瘦美丽的影,总是躲在了窗帘后吧!潇锐桀邪笑,他就是要折磨她,眸色一沉。

    “菲儿,想死我了。”

    “桀少,我也想……你。”

    夜菲菲至小就疯狂迷恋上潇锐桀,一心巴望着能嫁与他为妻,没想到一年前收到他要结婚的信息,硬是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方幽然竞然跟别的男人跑了,真是天助她也!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方幽烯,今天早晨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她恨不得撕碎这个女人,不过,那个纤细柔软的女人,她可不放在眼里。

    她瞟了眼死寂的露天阳台,她当然也看到了方幽烯,湛蓝的眼瞳中的狠光略闪,她象个八爪鱼似的狠狠地搂着潇锐桀不放,绝艳的红唇主动地印上他的,美人在抱,潇锐桀也不拒绝。

    刹那间,衣裙、丝袜、淡红色的丁字内裤、罩扔了满地。

    花园的空气飘袭着浓重的吟、喘息、两抹无耻的体深深地纠结在一起,开始演起演奏起狂野的乐章。

    “啊!桀,我……受不……了。”暖昧的声音从唇间吐出。

    幽烯的手死死地揪住绿色窗帘布,手指尖用力到发白,他根本是存心要她不好受,要她难过,她们要做,大可以到外面去,可是,偏偏潇锐桀就要选择在她眼睛能看到,耳朵能听到的地方,不堪入耳的狂猛推送动作是映入她眼帘,她的心尤如覆上一层深重的冰块,即使是光芒万丈也很能融化,她痛苦地闭上双眼,想把这蜇痛心扉的一幕拒绝在自己的心门之外。

    “菲儿,你好象比以前紧了。”潇锐桀低沉带着浓重喘息的声音清晰地钻入她耳膜,她狠命地咬住唇……唇上无一丝血色,潇锐桀,见我痛苦,你真的就快乐吗?

    不得不在心底喃喃自问,嫁给他到底是对是错,她他,他却把的这份刻骨的痴恋视为粪土,自从几天前一个下午她从医院回来后,潇锐桀对她的态度就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不知道为什么?花心,无,姐姐说得对,纵花丛的男人到底能对那一个女人忠心,她捂住心口,再度抬起的眼瞳,透过薄薄的窗帘,她看到两个模糊的影无比亲密地纠结得更深,更沉,她的心也跟着沉入冰谷,直至层层冰封。

    屋子里黑黑的,她没有开灯,冰凉的手指捂住心口,体靠着冰凉的墙壁,缓缓地滑坐倒上去。

    黑暗是永远属于她的,不知过了好久,花园里的喘息渐渐归于平静,她的心也渐渐归于平静……平静了,这一刻,她想笑,笑自己悲哀的人生。

    楼道里响起一阵索尼的脚步声,洞空的门打开,一抹硕长的形闪进屋。

    黑暗中,他仍能准确地找到她的位置,一把把她扯入怀,鼻息间几可交闻,借着窗外照进来的微淡光束,幽烯看到了他冷沉发着危险光芒的瞳仁,不觉浑滑过一阵颤粟,这男人黑色的瞳仁微微地眯起,淡黄色的照片在他脑海里不停地划过,他狂怒霸道残狠的吻落了下来。

    啃吸、吻、狠命地在他口中搅拌,他恨,他好恨,这女人居然在给她的姐姐联系……许多事都逃不过他的眼,他更恨的是,方幽然与野男人一丝不挂交缠的画面,狂狠地燃炽着他一颗滚烫的心,他发誓。

    他不但要弄死她的货姐姐,还有让她好看哪!

    “不,不……不要”他怎能如此对她,他刚刚给别人欢体,怎能……她觉得好脏,脏死了,忽觉一根刺刺入喉咙,硬生生钻入肠胃里。

    “脏……啊!”躲避着他蛰痛人心的吻,她卡紧的喉咙只能颤魏吐出一句。

    “脏吗?”男人邪妄冷笑,撩起她的衣裙,不顾她的紧窒,坚直直进入她的体,狂霸地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啊!”可怜无助的方幽烯就象一个他出气通道,可怜卑微地只好任他求。

    墙上、上、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的味道,而幽烯至始至终,咬着红唇,一声不啃,任凭他如何折腾?再疼,又如何及得上心疼?一滴透明的水花从她眼际滑落,心尤如破了一个好大好大的洞。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