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求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暮阳初春 书名:狂少霸情
    “到底值不值两千万。”潇锐桀语气森冷地说完,他当着众人的面扯下幽烯的黑色晚礼服的领口,右手覆住她前的坚柔软,毫不怜香惜玉地挤压她丰满……带着某种惩罚的味道,所有的人,包括阅历丰富的金领班全都惊讶地噤口立定,不能动弹,真不愧是桀少,他还真是那个……。

    幽烯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强行对她做这种事,想**她吗?这样的想法令她惊若寒蝉,开始拚命地挣扎,但她越挣扎,他的动作越野蛮,到了最后,她的力气用尽了,只得放弃无谓的挣扎。

    他更加邪恶地惩罚她,她用尽全的力气也抵不过他的一双手臂。

    难堪的侮辱烧红了她惨白的面颊,一滴泪从眼眶里溢出,仿若珍珠。是那么晶莹剔透。

    “不,别……姐……”夫字她硬是吞进了喉咙,破碎的声音微微吐出“不要在这里。”幽烯凝望着潇锐桀眼中冷咧无的寒光,知道他是想来真的,姐姐真的伤害了他,以前,他虽然不喜欢,但最多就是不怎么搭理她罢了?绝对不会残忍地对待她,让他把满腔浓烈的复仇之火都浇在了自己上,为了母亲能尽快治疗?她势必得站在这里,接受所有人侮辱的眸光。承受潇锐桀霸无理的摧残与掠夺。

    她嘴里吐出的“姐”字,似一声模糊的悲呜,但是,贴离得她很近的潇锐桀,已清晰地听入耳里,因为,敏感的他心底里住着一头狂魔,英俊的线条刹那僵硬,她到是提醒了他,她的货姐姐对他刻骨的羞辱,替嘛!花了两千万,他可要好好地玩玩嘛!他森冷一笑,露出尖尖的一口洁白牙齿,为何幽烯感觉比魔鬼还要恐怖森?

    他揪起她的衣裙领子,扯碎她前镂空的纱花,把她提到自己跟前,俯下头,唇险些贴上她的,她,粉嫩似花瓣红唇微张,象是正等待着他的采撷,勾画过眼线的黑瞳,晶亮不含一丝杂质,漂亮、干净,但是隐含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微微颤抖的子告诉他,她此刻紧张的程度是那么明显。

    呼息几可交闻,两具躯紧密相贴的姿势是那么令人脸红心跳,气氯变得十分暖昧,她可怜兮兮地颤抖着红唇哀求“潇……”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唤他?“别在这里?求你。”

    她玄然泣的模样,首次让冷霸的潇锐桀起了那么一点怜悯之心,慢慢地松开了手,停止了虐待她的残酷动作。

    幽烯慌张地拉拢被他撕坏的衣服,无意间抬起头,这才发现在场的所有人,都在静默地睁着大眼等待着,一脸饶富兴味地看着他们,象是看好戏般,这个社会就是这个样子,她相当清楚潇氏在商界的影响力,所以,这里的人谁都不敢得罪他?潇锐桀。

    姐姐被这样的男人上是幸,还是不幸?而她上这样男人是幸运,还是悲哀呢?幽烯苦涩地想着。

    他一直就瞧不起她,她比不上方幽然,但是,今晚的她也很美,尤其是在这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她清纯的外表,漂亮、干净的容颜,就如一朵盛开的纤白百合,还真是与这里糜烂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上308号VIP贵宾房,两千万可不是那么好挣的,记得洗干净一点”他狂霸扔下命令,垂下眼帘,拉了拉衬衫袖口的纽扣,带着轻蔑的神瞥了她一眼,转潇洒地跨步离开。

    方幽烯凝视着潇锐桀离开的高大冷昂的形,她有些焦急地拧了下眉头,潇锐杰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他绝对不会好好地待她的。但是,两千万,她不但可以让妈妈换肾,还可以帮妈妈卖补品,还可以……她瓣着手指头,暗自在心底盘算着,在金钱与自尊之间,她别无选择地看重前者。

    “去浴室沐个浴,上去吧!”披着微卷长发的金领班目睹了幽烯受虐的整个过程,也瞧出了一些端倪。

    “你怎么会惹上他呢?”金领班摇了摇头,暗自替幽烯捏了把冷汗。

    “小心一点。”哀于自己的份,她也不敢得罪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只能小声地叮嘱。


    

重要声明:小说《狂少霸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