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大长今》第十二章 胜负(8)

    正使爽快地应了册封世子的事宜。大王和太后兴奋难当,因此而立功的人却是吴兼护和崔尚宫,因为总体负责使臣接待的人正是吴兼护。

    但是不管怎样,韩尚宫获得了释放,这已经让长今感到无比的幸福,仿佛她拥有了整个世界。事实何尝不是这样,最的人就是自己的一切。

    因为极度伤心而卧病在的王后终于站了起来,她就是定王后。章敬王后生下儿子仁宗后五天便因褥疮去世,接着爆发了以士林派为心的废后慎氏的复位风波,但在可能动摇王子地位的舆论影响下,最终由尹之任的女儿登上王后宝座,她就是宗的第二继妃定王后。

    定王后自幼丧母,与保姆尚宫结下了胜过血缘之亲的深厚感,保姆尚宫的死在王后心留下莫大的遗憾。在如丧考妣的痛苦病了几天,王后终于振奋精神,派人去叫那个在保姆尚宫临终之前悉心照料的御膳房内人。

    长今跟随长番内侍来到宫,尽管是初次相见,然而王后与长今之间已经彼此有了好感。

    “保姆尚宫走得舒心吗?”

    “是的,娘娘。她说跟王后娘娘在一起的子非常幸福。”

    “是啊,我和她之间的感比和母亲还深。我应该亲手做的事……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后来,王后泪流满面,悲不自。长番内侍赶紧转换话题,努力宽慰王后。

    “娘娘,这孩子肯定能送尚宫嬷嬷平安上路的。我也是通过这次的太平馆事件才重新认识了她。”

    王后娘娘好象对太平馆事件很感兴趣,长番内侍便把事经过从始至终细说一遍。早晨给太后请安时,王后把这件事讲给了太后。提调尚宫为此蒙受了巨大的羞辱,竟然给患有消渴症的正使大人上满汉全席,还把一切当成自己的功劳,至于实则隐瞒不报,只字不提。太后大为恼火,斥责道,你太可恶了,主子有病,你还是只做那些逢迎口味的食物。

    此外还有一件事,也让提调尚宫和崔尚宫很不如意。传染病没有进一步蔓延,原因也查清楚了,是与肝脏有关,所有隔离到雍津谷的宫女们全都回宫了。太后娘娘下令召集御膳房的所有宫女,并且亲自指示丁尚宫回宫。

    在众多宫女之间,由闵尚宫搀扶着走过来的人分明是丁尚宫。韩尚宫、长今、连生、昌伊都眼含泪迎接丁尚宫。

    “真是见鬼了,这么多人怎么就没人说句话?”

    “嬷嬷,听说您行动不便,我们都很担心。”

    “我还有事没做完,所以就硬过来了。”

    这时,崔尚宫和提调尚宫也来了。

    “嬷嬷竟然也来迎接我,其实您没必要这样做。听说你替我受了不少苦啊?”

    丁尚宫话带刺,不过她们等的另有其人,别监报信告说太后娘娘要来,所以她们才出来迎接。

    太后带领王后一起出来,她首先看到丁尚宫回来,便安下心来,随后又提起了前一段时间已经遗忘的比赛。

    “听说你冒着生命危险为国使臣进献了好食物?”

    “是的,不过应该说是我的上馔内人长今……”

    “好,这个我也听说了。起初我觉得没什么,就没当回事,后来听了王后的一番话,我才有了些感想,所以今天就到这里来了。王后说,御膳房的最高尚宫岂能只会做做食物,有时候也得凭借信念和思想扭转君王的意愿!”

    所有的人都侧耳倾听,只有长今轻轻抬头去看王后。正巧王后也把目光投向长今,两人便用眼睛给了对方一个温柔的微笑。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大王的龙体健康,难道不是吗?所以说呢,虽然这次我没有规定题目,不过我想把韩尚宫的绿色蔬菜和崔尚宫的满汉全席作为第二轮比赛的题目。第二轮比赛结果,韩尚宫获胜!”

    接着,太后又提出最后一轮比赛的题目。

    “这次没有题目!做你们想做的食物,送给大王和我。味道和健康,同时表达你们的心意,这就足够了。”

    比赛期定于太后的寿辰。鉴于年景不好,大王和元子的生都过得十分简朴,所以只要代表你们的心意就行了。说完最后一句,太后就离开了。

    长今激动不安地回到宿舍,小心翼翼地打开母亲的料理记。

    “今天,我和朋友一起做了柿子醋,埋在璿源后院的龙柏树下。我们约定,以后不管谁做了最高尚宫,谁就可以把柿子醋据为己有。”

    读着母亲的记,有好几次长今都不自地笑了。每次读到这儿,长今不由得心生疑惑。跟朋友一起做完柿子醋,然后趁人不注意埋到龙柏树下。长今很容易就在脑海里勾画出两个天真无邪的内人的影。长今心里很想知道,母亲的朋友到底是谁呢?

    “不会已经成了最高尚宫吧?”

    长今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崔尚宫的面孔,不自地打了个寒战,然后就笑了起来。

    就像自己和连生,困难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哭,高兴的时候两个人一起笑,什么事也没有的时候,对方的存在本就是安慰。自己会不会也跟连生一起做柿子醋,装起来埋到后院的稠李树下?如果说自己和连生争夺最高尚宫的位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也许连生会撅着嘴说,你又耍我。

重要声明:小说《大长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