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掩容遮颜锋芒敛 第二十三章 后宫遇险(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端漫步 书名:云色倾心
    出了门来,苏云熙长长吁了一口气,含梅的担心她怎么会不明白呢?出显赫,容貌端丽,又为当朝的贤妃娘娘,怎么可能会发自内心的,如此夸奖一个即将与自己抢夺丈夫本就稀薄的女人呢?既然能够忍痛为此,那其目的何在?不外乎拉拢。

    后宫众女为了争宠、晋位,各施手段竞相拉拢妃嫔、朝臣以各成派系之事是自古以来便有的事,大齐朝自然也不会例外。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也会被卷入这样的漩涡来,这段子以来的清净生活居然被一只风筝这么轻易就打破掉。如果自己继续装傻充愣,也许能瞒过皇后娘娘,能瞒过德妃娘娘,可瞒得过她吗?想起那在皇后娘娘的钟萃宫对视过的那双眼睛,苏云熙不又是一声长叹。怎么这么麻烦?早知道就不去拾了!苏云熙孩子气的跺了跺脚。

    思索间,已经到了永寿宫的后门,苏云熙直接抬腿迈了出去。

    “哎呦。”苏云熙不痛叫出声,抱住自己被撞得生疼的胳膊,抬头望向撞到自己的人。

    “不要出声!”面前的高大男子一把揽过苏云熙,紧贴在路旁的树后,压低了声音道。

    看着一小队内廷侍卫急步奔了过来,从他们面前经过却丝毫没有留意到树后会有人。苏云熙明显感觉围拢了自己子的一双长臂松了开来。揉着胳膊,静静地望着面前这个弄疼自己的始作俑者。由于两人距离非常近,而高又差别比较大,苏云熙只能看到此人的肩膀以下。

    一深绯色锦缎质料的长袍,双肩处的虎头以色彩艳丽的金色丝线织就,看上去光华耀眼。看这装扮,此人应该是个四品以上的武官。

    虽然好像是在被内廷侍卫追逐,但却着朝服,——

    再看一眼肩头处的金色虎头,苏云熙肯定这人绝对不会是刺客。双手用力一摆,从他的怀抱挣脱出来,轻声道:“你是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闯后宫?”

    “小心。”高大男子轻语道,同时一双大手覆上。苏云熙微微抬起的头重新被压了下来,只因为刚才过去的侍卫当有两人折返回来。

    听出声音的请求之意,苏云熙停止了挣扎的动作。看着两名侍卫用刀胡乱拨打着小路两旁的灌木丛,结果悻悻的无功而返。

    ——

    含梅唤了小平子到内室,把苏云熙的无奈和了解全盘托出。

    听了含梅的话,小平子直直的盯着含梅,语气坚定的说道:“既然主子心什么都清楚就好,咱们以后可要更加尽心的为主子效力。”

    “恩!”看着小平子认真的样子,含梅重重点了点头。虽然并不清楚这个平里不怎么喜欢说话的小平子为什么在拾了一趟风筝回来后,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苏云熙的忠实护卫员,但是这并不影响含梅的开心。忠于有人和自己眼光一样,发现了主子的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就在含梅的对小平子表达着自己的欣赏之时,门口传来蕴兰轻轻地通报:“含梅姐姐,有客到。”

    珠帘微扬,一名穿绿色宫女服饰的女子巧笑嫣然的迈进门来,后跟了一名年纪略小一些的宫女,手上捧了什么重物似的摇摇晃晃。

    小平子抬眼一瞅,为首一女正是午在后花园碰上的贤妃宁莹然边的侍女——秋风。

    秋风进了屋刚刚站定,便迅速扫了一眼四周,笑道:“苏御女可在宫内”

    盯着绿衣女子腰上的名牌,含梅看了小平子一眼,福下去:“永寿宫含梅见过秋风姐姐。”

    “妹妹快别这样,都是当差的,哪来的这么多规矩。”见含梅行礼,秋风赶忙上前一步,扶起了含梅。

    “秋风姐姐用茶。”小平子利落的送上一杯茶。

    “莫非是沾染了永寿宫里小桥流水的灵气,人也显的这么灵秀。”在椅子上坐下,秋风粉面含笑,冲着含梅道:“看样子苏御女是不在宫里吧?”

    含梅在秋风旁轻轻坐下:“真不凑巧,主子说是屋子里头闷得慌,刚说出去走走,姐姐可就进来了。”

    “也罢。”秋风轻叹一口气,转头想后站立的小宫女道:“玲儿,呈过来吧。”

    “哦。”小宫女应了一声,上前一步将手的物品尽数放下,迅速退后一步,重新站会秋风后。

    看着桌上一方砚台,一沓宣纸,含梅疑惑的抬头看着秋风。

    “这可是上好的端砚和酒金宣纸,妹妹来看。”仿佛看出含梅的疑惑,秋风拉过含梅的手抚了上去。自顾说道:“今天早上苏御女放风筝时,我正陪娘娘在御花园散步,就说天上那风筝不知道是哪宫主子之物呢,这风筝就断了线。说来也真是巧了,正好掉落在我家娘娘脚下,就像是认人似的。”秋风忽然停了下来,看含梅仍是满脸的惊疑之色,掩口轻轻笑了一下,才继续道:“不瞒妹妹,我家娘娘在进宫前也是个喜欢吟诗弄画的,只是进宫后就再也没有闲工夫了。妹妹也知道,娘娘一直受皇上宠幸,哪里还有时间和兴致啊。这不,一只风筝让娘娘想起了从前的事,如今娘娘怜惜苏御女之才,特送来薄礼一份。”

    抚摸着手青紫色的砚台,只觉砚体厚重,再看上面所刻花纹细腻,纹理自然,虽然对墨宝之物并不了解,含梅却也知道这砚台确实是一方上好的端砚。再看一眼砚台旁边摆放着的泛着光泽的酒金宣纸,含梅转头望了小平子一眼,两人齐齐俯行礼:“奴婢——”

    “奴才——”

    “代我家主子谢过贤妃娘娘恩典。”

    秋风站起来,点了点头轻轻笑道:“行了,娘娘的心意你们明白就好,虚礼就不必了。”

    见秋风要走,含梅和小平子对视一眼,齐齐出声道:

    “含梅——”

    “小平子——”

    “送秋风姐姐。”

    “走了,走了。”秋风扬扬手的绣帕,带了小宫女玲儿转出门。

重要声明:小说《云色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