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掩容遮颜锋芒敛 第十九章 断线的风筝(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端漫步 书名:云色倾心
    除了每要到皇后居住的钟萃宫请安问好之外,苏云熙搬到永寿宫后的子一如既往的平静。

    “含梅姐姐,你不觉得奇怪吗?所有受了册封的新贵人们都或早或晚被宣了侍寝了,只有咱们的主子,从册封后一次也未被宣召。以前未被宣召可以说是因为主子豆疱未愈,可现在都已经大好了啊。我觉得这事儿从里到外都透着奇怪。”蕴兰一边往花盆浇水,一边刻意压低了声音。

    “死丫头,别乱嚼舌根!”含梅白了蕴兰一眼。虽然对这件事也是满心的疑惑,可看到主子一副悠游自在的样子,即使有再多的奇怪也只能放在自己心里。

    “呼——”轻出一口气,苏云熙放下画笔,满意的审视着平摊在桌子上的画。

    “含梅、蕴兰,快进来!”苏云熙推开窗子,朝院忙活的人挥手示意。

    含梅放下手里的东西,冲进房间:“主子有什么吩咐?”

    “想想办法,找点东西回来。”苏云熙揉着胳膊,笑嘻嘻道:“我要竹条和珠丝绳。”

    “应该不难找,可是主子要这么奇怪的东西做什么呢?”蕴兰皱起眉头看着苏云熙。

    苏云熙微微一笑,向屋内走去,低低的声音传来:“带你们玩啊。不是总说永寿宫里闷吗?”

    看着苏云熙的背影,蕴兰嘟起嘴道:“主子好奇怪啊,拿竹条和珠丝绳玩什么啊?编帘子吗?”

    “嘟囔什么呢?等找回来自然就知道了嘛,还不快去。”含梅嗔了蕴兰一眼,轻道。

    “哦。”蕴兰应了一声,快步向外跑去。

    待蕴兰寻来了竹条,苏云熙、含梅、抱荷、小平子和小林子早就侯在院子里了。

    “主子,您要的竹条。”看出苏云熙的着急,蕴兰一进宫门就把竹条递了过去。

    “珠丝绳呢?”苏云熙示意小平子接过竹条,继续问道。

    “哦。”蕴兰一边应着,一边伸手入怀,气鼓鼓地说道:“你们是没见到内务府那帮势利小人的嘴脸。一看是我们要这珠丝绳,打着官腔推三阻四地说什么珠丝贵重,库存不多,不能滥用,还一直管我问用处。”想起刚才的景,蕴兰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继续道:“可巧了,就在那时也又别人来要珠丝。那帮小子们一看是西福宫的,连亘都没打一个,又是搬凳又是让茶,还不是连说带笑的拿了出来。”蕴兰顿了一顿,撇撇嘴道:“当时我就寻思,难道主子交代了这么点事就办不成了吗?正着急呢,瞧见那个小海公公不错眼的盯着我的锦帕直看,我就知道他一定是喜欢,这才换了这些丝绳回来。说起来还是含梅姐姐的功劳呢。”

    趁着蕴兰喝了一口水,小平子赶紧插了一句:“丫头怎么又扯上含梅姐姐了?”

    蕴兰呵呵一笑,扬了扬手道:“”我那锦帕当时不是托含梅姐姐给绣的吗?

    看蕴兰絮叨了这么半天,苏云熙笑嘻嘻道:“是、是、是,你和含梅都立了功了,我这里都给你们记着呢。快把丝绳给拿出来吧。”

    蕴兰从怀里取出丝绳递了过去,道:“奴婢说了这么许多,可不是为了邀功。真的是因为那帮小子们太刁难人了。”说话间,蕴兰一脸的不平。

    西福宫是德妃居所,如今怀有孕的德妃娘娘正是树大根深的时候,又是谁招惹得起的?攀高踩低本来就是人的本,在这后宫里头更是如此。又有什么好生气的?苏云熙只是淡淡一笑,冲着蕴兰招了招手:“如今这东西都备齐了,你可能看得出咱们是要做什么去吗?

    蕴兰毕竟也只是孩子,瞧见地上摆着的东西,又听到苏云熙考问,便被吸引了注意力。一脸好奇的望过去,细数起来:“剪刀、画纸、竹条、浆糊、珠丝绳——”

    看着地上的东西,蕴兰忽然拍着巴掌笑出声来:“三月初三,风筝满天!主子莫不是要扎风筝吧?”

    “聪明!”苏云熙赞许的翘起大拇指,低头拾起地上的竹条。

    “还不一起过来帮忙。”含梅急急蹲了下来,和苏云熙一起动手。看见其他人没有反应过来似的仍然站着,抬头高声道。

    “哦。”慌慌的应着,大家都俯下来。

    小林子和小平子负责吧竹条用刀削成细竹篾,蕴兰和抱荷负责把画粘在细竹篾上。苏云熙和含梅一起往初步成形的风筝上系着珠丝绳。

重要声明:小说《云色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