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掩容遮颜锋芒敛 第十五章 侍寝养心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云端漫步 书名:云色倾心
    “怎么?皇上居然钦点了一个突发急症,连阅选都未参加的秀女为御女?”重华宫,太后陈景华不敢相信的望着面前的皇后曲飞嫣。

    “虽然如此,但是只要皇上喜欢,其实也没有什么的。”见陈景华似乎有点动怒,曲飞嫣有点担心。仔细想想,这个选的苏云熙生了一脸的豆疱,相貌并不十分出众,选流程虽然不合规矩,但是自己也不用如此着急。

    “什么叫没有什么?”陈景华盯着曲飞嫣:“皇后,你也太奇怪了。皇上做了如此不合规矩的事,你不但没有阻止,居然丝毫不以为意?”

    “那是皇上御笔钦点的,儿臣也是从内务府看到备册才知道的。”听出陈景华的不满,曲飞嫣满心委屈的解释着。

    “不是说那个御女还生了一脸的豆疱吗?这事儿皇上知道吗?”陈景华将手放上小几,继续问道。

    “恩。”反正那个苏云熙也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威胁,曲飞嫣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和太后说这些话了。

    陈景华无奈的抚着额头,叹道:“这个皇上可真是的!这会儿时候已经不早了。等到了明天吧,哀家一定要请皇上过来,听听他的意思才好。”

    “娘娘您可要注意体啊。”一直站在陈景华边的王嬷嬷赶紧上前,为陈景华轻轻揉着。

    “时候也不早了,母后早点休息吧,儿臣告退了。”曲飞嫣看陈景华已经闭上了眼睛,讪讪的俯下来。

    陈景华仍是闭着眼睛,挥了挥手:“跪安吧。”

    ——

    描上最后一笔嫣红,终于大功告成。司徒烟揽过铜镜,看着对面这个眉目轻灵,双眼含的女子。不敢相信这真的是那个因为喜舞刀弄枪而经常被哥哥戏谑说嫁不出去的司徒烟。而今自己终于嫁了,所嫁的这个婆家还是天下百姓皆俯首称臣,甘心拜服的当今天子。

    “主子您人这么漂亮,怪不得皇上今晚就宣侍寝呢。”侍婢含秀满意的看着坐在面前,经过自己巧手装扮显的光彩照人的司徒烟。

    听含秀如此一说,司徒烟双颊上的绯红更深了一层。司徒烟羞怯的站起来:“含秀,快看看,我这一衣裳可还妥当?”

    “我的好主子啊,这描花苏绣的月华裙已经是您今晚换上的第四衣服了。养心接您的轿子这说话也就到了,您就别折腾自己了。”看着主子坐立难安的样子,含秀满面的笑意。

    “哦。”司徒烟这才轻轻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忽然又站起来,一脸的惊疑:“我好象听到声音了,一定是有人来了,含秀你快去看看。”

    “主子!”含秀无奈的将司徒烟按坐下来:“外面有海棠和小陈子他们守着呢,主子放心。一有人来,海棠马上就会来报了。”

    “好。”司徒烟重新坐了下来,和含秀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瞪着。

    水晶珠儿结成的门帘一阵“哗啦”,凌波宫的另一名宫女海棠快步走了进来:“主子,养心的刘公公来了,在外面候着呢。”

    “好,我这就好!”司徒烟“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忽然想到娘说过女人要矜持,男人才喜欢的话,赶忙又坐了下来:“含秀,扶我起。”

    见一向爽朗的主子如此做派,含秀嘻嘻一笑,走上前来:“主子,咱们移驾了。”

    “小蹄子,仔细撕烂你的嘴!”知道含秀是在笑自己,司徒烟瞪大了双眼,冲着含秀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来。

    “含秀知错了,下次不敢了。”含秀虽然嘴上是在认错,脸上却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见含秀根本不怕自己,司徒烟也是“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海棠跟在后面看着含秀和司徒烟如此亲昵的对话,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主子对含秀的态度和对其他人时大不一样。

    因为除了含秀,海棠和其他几名宫女、内侍都是后来才从内务府分过来的,他们当然不知道司徒烟在还是小主的时候曾经和王嬷嬷发生冲突,并且含秀也曾因此受罚。而司徒烟就一直觉得是自己害得含秀连坐,所以在对待含秀的态度上也不由自主的宽松许多,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就比其他人亲昵许多。

    走出卧房,刘荣海已经等在花厅处,见司徒烟出来,赶忙过来引路:“娘娘这边走。”

    待到宫门口,已有一顶青花软轿立在外面,并有伶俐的脚夫将轿帘掀开。

    将司徒烟送进轿,刘荣海转冲着含秀道:“咱家自然会将娘娘送回宫来,姑娘就不必跟着去了。”

    “是。”早知道养心的刘公公是个极其势利的厉害角色,含秀垂下眼帘,福了一福。

    轿子已经到了养心的门口。

    “娘娘小心,仔细脚下。”刘荣海亲自为司徒烟打开轿帘,提醒道。

    “恩。”司徒烟按捺住“砰砰”的心跳,慢慢走出轿子。

    “娘娘这边走。”见司徒烟下了轿子,刘荣海子微微一躬,率先前行引路。

    “司徒婕妤到——”随着二人前行的脚步,已有侍奉在内的内侍高声唱道。

    司徒烟一路垂首前进,直到踏进养心的正门,刘荣海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司徒烟盯着脚下青灰色的大理石地面,并不抬头。

    “怎么不抬头呢?”清朗微带笑意的声音响起在司徒烟耳边,一双金底儿以飞龙绣之做点缀的官靴映入眼帘。

    “臣妾,臣妾见过皇上。”迅速抬头看了龙宣浩一眼,司徒烟结巴着福下去。

    “妃快起。”扶起司徒烟,龙宣浩满眼的笑意。“这是今天阅选台上朕钦点的司徒婕妤吗?”

    听到龙宣浩质疑自己的份,司徒烟赶忙抬起头来,大声道:“没错,没错,我就是司徒烟!”

    “哦,果然是。”看司徒烟终于抬起头来,龙宣浩忍不住大笑出声。

    看到龙宣浩笑出声来,司徒烟才意识到自己正高高扬起的头,想起娘说过的话,赶紧低了下去。下巴却被一双手捏在手,捧了起来。

    不是她,在阅选台上远远看到她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她不是她,却并不确定。

    看着面前这张因害羞而涨满了红色的脸庞,龙宣浩低低说道:“在朕的面前不许低头。”

    “臣妾,臣妾遵旨。”司徒烟努力摆脱掉龙宣浩的手,鼓起勇气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夫君,心满是喜悦。他刚才把她的脸庞捧在手心里,手心里。

    龙宣浩微微一笑,走开坐下。

    “妃也坐下说话吧,”打量着司徒烟一的玫红色衣裙,龙宣浩笑盈盈地赞道:“妃如此着装,很漂亮。”

    “谢谢皇上夸奖。”司徒烟羞怯的垂首示意,退后几步坐了下来。因为记着刚才他说过的话,迅速抬起眼来。

    “妃今没有佩戴那只祥云玉佩?”扫视了司徒烟的全打扮,龙宣浩的眼神停留在月华裙上系着的一串同心结形状玉佩之上。

    “祥云玉佩?”司徒烟不解的问道。

    “就是阅选台上妃不慎掉落的那只。”龙宣浩望着司徒烟的眼睛:“朕远远看去像是一块祥云形状,很是别致的样式。”

    “臣妾那块玉佩已经碎掉了。”听龙宣浩说喜欢那块祥云玉佩,司徒烟心头微微一颤。

    “碎掉了?”龙宣浩定定的望着司徒烟。

    “是的,在阅选台上摔碎了。”司徒烟同样地定定的望着龙宣浩:“不过如果皇上喜欢的话,臣妾可以让人依样打制一块送给皇上。”

    “不必麻烦了。”龙宣浩撇开眼睛,淡淡道:“朕只是看着新奇而已。”

    “皇上!”司徒烟深吸一口气,迎向龙宣浩,见他朝自己望了过来,鼓足勇气道:“时间已经不早了,皇上为国事也忙碌了整天,该休息了。”

    “可不是吗?时间已经不早了呢。”龙宣浩站起走了过来,扶上司徒烟的手臂,满是暧昧道:“妃近来也一定非常辛苦了吧。”

    被龙宣浩碰到指头,司徒烟心头一震,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羞无限的抬起眼来。

    龙宣浩嘴角微微划出一道弧度,长臂一揽,就这么将司徒烟揽进了怀抱。

重要声明:小说《云色倾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