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金婚 第十一章(4)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宛平 书名:金婚
    丽似听非听,仍看着大庄,问:佟子没跟你在一起?

    大庄说:我们哥儿俩唠半天,他都烦我了,人家现在是领导层,关心的是国家大事,不像我,就关心我自己这肾。我刚才想叫他一起溜达一下,一想,人家健康人能和肾坏了的一样吗?

    大庄说着笑着要走,丽看着大庄,大庄一激灵,赶紧说:哎,你想说啥就说。

    丽偏过头,看着别处,问:那成吉思汗,还在那儿吗?

    大庄开始也是一愣,回过味儿来立刻说:问小李!啊!她调走了!

    丽瞪了眼大庄问:调哪儿去了?

    大庄停一下,说:我说老师,佟子那事儿我是最清楚的,你别想那么多。那女的调到其他厂去了,和佟子这辈子压根儿也不会见面了。他们俩也就是一般同志关系,那女的,怎么说呢!那什么,三线年轻女的少,未婚男青年多,追她的人多了去了,那女的眼高,那些人追不到手可不就造她的谣呗!

    丽冷笑说:她还真有魅力啊!那些男的怎么不造别人的谣啊,你怎么没事儿啊?

    大庄一拍脑子,说:你看我这样的,一正气,肾又坏了,这能跟谣言扯上边儿吗?

    丽不笑,拎着簸箕抬腿就走了,把大庄晾在那了……

    秀来看丽了,和丽推心置腹地谈了她和佟志的事。秀苦口婆心地说:有些事儿过去就过去了,别老提它,这男人是要脸的,你老杵着他痛处,他能干吗?

    丽说:他要真有这事儿,我还不说了,离了完事儿。他不没什么事儿嘛,那还说不得啊。你看他,一说就跳脚,跟要吃人似的,我这就犯嘀咕了,大姐……丽的脸转向秀接着说:就去三线之后,他跟从前真的不一样了,大姐,我现在特后悔没跟他一起去。

    秀起要走了,说:你呀,是给惯坏了。人总有老的时候,你甭想指望男人一辈子拿你当仙女供着,年轻时候对你那么好,你就知足吧!

    丽送了秀下楼,看着秀的背影,表茫然了……

    “**事件”发生后,燕妮和佟志在家里说“**事件”的事。燕妮说:我们学校于老师是教语的,平时蔫了巴叽的,没想到就他最积极,他抄了好几本**诗词呢!

    佟志说:啊,他在课堂上念吗?

    燕妮说:那倒不敢,可是一下课,我们都跟他那儿抄,我抄了一大本呢,想看吗?

    佟志忙说:看看看。

    燕妮拿出本子,开始念:……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

    佟志兴奋地说:好,有劲!

    丽和多多推门进来,燕妮立刻不说了,收起了本子,回自己房间了,还关上了门。丽立刻敏感了,她不问燕妮,却盯住佟志问:她现在怎么什么事都背着我?

    佟志说:没有吧,怎么可能呢?

    丽不理会佟志,去推开燕妮房的门。燕妮坐在桌前,不理妈妈。丽看着燕妮,开始好声好气地问:这一段,都干吗了?

    燕妮说:在姥姥家啊,你不知道嘛!

    丽说:姥姥说她根本就没见你人影,天天往外跑,跟些……

    燕妮说:姥姥才不管我呢!又是多多说的吧!背后打小报告,造谣,讨厌!以后,多多,甭想让我带她出去玩!

    丽上去拨拉一下燕妮的脑袋,说:别人不说我就不知道啊!你才多大啊?是不是跟男孩子天天泡在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金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