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金婚 第十章(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宛平 书名:金婚
    大庄说:哥们儿,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们夫妻了,我们之间是襟怀坦白、坦诚公开,我什么人我老婆知道可不是一天两天啦。我们光股就在一起,这都快半辈子了。哥们儿我告诉你。大庄说着忽然黯然失色了,一股坐下了,看着佟志那堆行李发呆,纳闷地说:你说平时也没见你怎么溜须拍马,这军代表咋就认准非让你带队回京呢?

    佟志拍了拍大庄,安慰说:你完全可以回去,你不乐意,不就想在这儿天高皇帝远逍遥法外嘛!

    大庄说:话是这么说,可看你这兴奋劲,我还真有点想那小犊子了!

    佟志说:是想淑贞了吧?

    大庄撇着嘴说:想她干啥,我昆仑山上一棵草好容易有点成长机会,哪能再让那昆仑山压在咱脑袋顶上啊!大庄说着突然变声了,瞅着佟志说,哥们儿,见着淑贞可千万说我好啊,可别胡说八道。那娘儿们看着像昆仑山一样大,心眼儿可小,这么小!大庄俩手指比画着。

    佟志笑了,说:早知如此,还成天祸害!

    大庄说:我那不逗闷子嘛。我什么样你不知道啊!

    两人说笑着,陆续来了几个等车的人,彼此打着招呼。大庄见状,拍拍股走人。佟志问人齐了没,齐了就到山下坐车。有人说差不多了,于是几个人往山下走,突然听到一个年轻女的声音喊:哎,等等我!

    佟志回头看,只见远远的,一个影由远及近跑来。原来是李天骄,今天她换了军便服,一头短发,上斜挎帆布包,跑动时,风吹动短发,一脸朝气,英姿飒爽,和车间里那个两条大辫子的小女工形象完全不一样了。

    有人和她打招呼,问:怎么才来啊,差点走了。

    李天骄擦着汗,看一眼佟志,立刻转脸不看了,回道:我去厂部取了份件。

    佟志问她是哪个单位的,怎么没见过她?李天骄回过头,冷冷打量着佟志,说:你是贵人多忘事儿!说完,就走到认识人间,不再理会佟志。

    佟志一脸莫名其妙,看看李天骄,确实觉得眼熟,于是问边人,这女同志哪单位的?新来的?

    那人说,科研组的技术员,来了也有一两年了吧!佟志觉得李天骄对他有点儿敌意,不知哪里得罪了她。李天骄率先上了面包车,独自靠窗坐,望着窗外,谁也不理,显得清高、孤独、寂寞!

    佟志和李天骄并排,靠另一边窗户坐着,也看着窗外,窗玻璃上映出李天骄落寞的影像。佟志忍不住扭头看一眼。她一动不动。

    一个男青年凑近说:天骄,昨天还看你两条大辫子,怎么说剪就剪啊?好容易留那么长……

    佟志闻言扭头,心下恍然,昨天车间里的一幕瞬间闪过。

    李天骄也不回头,声音冷漠地说:烦,就剪了。怎么,违反厂规吗?

    男青年说:嗨,什么厂规啊,就是觉得吧,女孩子还是留长发漂亮一点!

    李天骄讥讽说:我倒觉得男同志剃秃瓢更有男人味道。

    旁边人互相交换眼神,都乐了。男青年冲着佟志做一鬼脸,不说话了。

    佟志挪了自己的座位,冲着李天骄说:小李同志,我向你道歉!

    佟志诚心实意地看着李天骄。她开始还绷着脸不理会,但在窗玻璃上看到佟志不眨眼地盯着自己,一脸诚恳,绷不住了,回过头来。佟志郑重其事地说:对不起,我昨天上夜班,很疲惫,眼神不济,看走了眼,以为你是刚分来的青工,说话不太讲究方式方法,请你原谅!

重要声明:小说《金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