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金婚 第九章(6)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宛平 书名:金婚
    南方问:那你干什么?

    燕妮说:我肚子疼,我要躺一会儿。

    南方说:你骗人,逃避劳动。

    燕妮说着真的肚子疼了,说:我真肚子疼。

    可是,南方和多多谁也没在意。燕妮却猛地哭嚎起来,喊:快去叫妈妈,我肚子疼死啦。

    南方怕了,赶紧往外跑。南方到处跑也找不着丽,急得直掉眼泪,撒腿朝车间跑去。

    佟志正在车旁和工人交谈,南方哭着跑到佟志面前喊:爸,大姐要死了,我找不到妈妈!

    佟志拉起南方就往家跑,他们冲进家门时,只听见燕妮和多多一起哭。佟志冲进去一看,燕妮裤子被血浸透了,佟志呆住,回冲南方喊:赶紧找你妈去,快点儿!

    南方吓得回就跑,佟志冲燕妮说:别动,我去叫你庄婶!

    燕妮哭着说:我要死了,就要死了!

    佟志和庄嫂匆匆进来,庄嫂一看赶紧回对佟志说:你先去你屋吧。

    佟志皱着眉头进了屋,在屋里转来转去,又紧张,又生气,一个劲儿扒拉门,又不敢看,一肚子气。庄嫂敲门,佟志打开门。庄嫂进来说:给孩子换了裤子,我那刚好有新买的月经带和卫生纸。唉,这女孩子第一次啊,应该妈妈……得,这裤子我拿去洗洗吧!

    佟志赶紧夺下裤子说:那哪成,已经够不好意思了。

    庄嫂说:孩子第一次,没经验有点怕,没事儿。我回去熬点红糖姜水去,有闺女就是麻烦啊。我要有闺女我可得当珍珠在掌心上供着,女孩子就得当心伺候啊,可比男孩子要金贵多了!

    庄嫂说着,佟志听着脸越拉越长。庄嫂淡笑着离开。佟志推门进了燕妮的房间。燕妮躺在上,脸色难看,表惊慌。佟志坐下,看着女儿。

    燕妮说:爸,庄婶说,我现在开始就是女人了,能生孩子了。是吗?

    佟志点头说:是啊,从生理上讲,你长大了,是女人了。

    燕妮害怕了,说:我可不想生小孩儿,我才多大啊。爸,妈呢?我有好多话想问她。

    佟志说:南方去找妈妈了,妈妈马上就回来了。

    燕妮流泪了,说:当女孩儿那么倒霉,妈妈也不拿我们当回事儿,眼里只有大宝。爸,我真想当男孩儿。

    佟志说:别胡说,大宝现在小,妈妈照顾他多一点也是应该的,妈妈不知道你现在这况,要知道了不定多担心呢。妮儿啊,女孩子这种事儿,不是病,是生理自然现象,等妈妈回来会告诉你的,睡吧。

    燕妮说:爸,别走,你看着我睡。

    佟志握住女儿的手,说:爸就坐这儿。

    门“砰”的被推开,丽冲进来。燕妮已经睡着了。佟志起。丽就要扑到燕妮上。佟志一把住,推到外面。

    佟志愤怒地说:你不拿我当回事儿就算了,孩子也不管,那女孩子头一回多重要啊,多需要妈妈啊,你在哪儿呢?你还像个当妈的吗?

    丽理屈,想强辩,说:我……大宝!我!

    佟志说:还狡辩,为了个儿子,丈夫女儿都不要了。你看看你现在什么德

    丽瞪眼说:有事儿说事儿,指桑骂槐、含沙影干什么!

    佟志说:你还有理了?你就不怕女儿长大了恨你?

    丽不说话了,回冲到厕所捞起燕妮脏裤子吭哧吭哧开始洗。佟志一边看了,不知道说什么好,推门出去了……

    一群青工拿着饭盒挤在一起,看瓦罐里的两只蟋蟀斗来斗去,一片叫好声。佟志也跟青工一样,拿着饭盒,看着斗蟋蟀,却兴奋不起来。就走一边坐下了。大庄晃悠悠走过来,一股坐在佟志旁边。一根烟递过来,佟志接过烟。大庄说:怎么住车间了?又被老婆赶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金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