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第八十三章再见巴亚-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老浮 书名:龙神逍遥游
    由于矮人战士们有着风一般的速度,很快将黑暗种族十万大军抛下了很长段距离,矮人战士们的影越来越模糊,最后终于消失在视线。

    敌军也不知道追了多久,在穿过了一片树林后,来到一片空旷的草地上,正想休息一会,却发现从远处的树林走出两人,其一人材格外高大魁梧。

    这两人正是雨生和欧丁,而可比鲁带领的一万矮人战士早就也进入了树林,隐蔽起来,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此刻敌军首领见到突然如鬼魅般出现的雨生二人也没有丝毫怀疑,反而想询问他们是否见过有支矮人部队从此经过。

    见到如此没有警惕之心的将官,雨生也不仅哑然失笑。

    欧丁开始仔细打量这位将领坚居然是女的,发现她果然是美若天仙,材相貌几乎可以与公孙舞一较高下,惟独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却与她那美不胜收的脸庞格格不入,整体上严重的影响了她给男带来的强烈的视觉冲击。

    见到远处二人没有回话,敌军的将领心头有火,正想派两个士兵将二人抓过来,教训一顿,间一人却突然说话了。

    “哪里来的野女人,在这里没大没小的乱叫,比我家养的大黄狗叫得声音还大,是不是欠扁。啊,还是个美女啊,不过不要以为你是美女,我就会给你面子,我可是六亲不认的,再说了,看看你的部,虽然有够拔,但小的和绿豆一样,如果不是我眼力好,还真看不出你有脯。看看你的大腿,虽然又长又瘦,但怎么呈螺旋状,是不是先天发育上有问题啊,真是可惜了。不如早点死早点投胎,来世也许你还人模人样,不会在这里丢人现眼。还看什么看,快给我滚,大爷今天心不好,别把我惹毛了,把你抓回去和我家大黄狗关在一起!”

    以暗黑精灵族那可以夜视的目力,很清楚的看见是那个大个头人类说的话,甚至连欧丁脸上那嚣张跋扈的神都看得一清二楚。

    听完欧丁这番话后,那女将领都快气疯了,她引以为傲的无懈可击的完美材竟然被这个人类贬低的一钱不值。

    那女精灵将领愤怒没有忘记下命令给她边的卫兵,命令将远处的两个人类给抓过来。

    一队十人的黑矮人士兵开始向雨生、欧丁二人冲去,想将二人擒下。

    而那女精灵将领已经在想待会如何折磨那个嘴巴如此可恶的家伙,是慢慢折磨他至死还是立即大卸八块。

    雨生看着近在咫尺的十个黑矮人,发现他们的长相和可比鲁这些矮人实在没什么区别,只有他们眼内那浓黑的黯淡无光,才可以让雨生轻易将他们与自然一族的矮人们区分开来。

    女精灵将领可以清楚的看到欧丁脸上那轻蔑的笑容,于是恼怒下大声喝道:“给我杀,不要活口!”

    欧丁大笑道:“丑八怪,想谋杀亲夫啊,天理难容呀!”

    她几乎被欧丁气的吐血,也只能咬牙切齿,静待欧丁被那十个黑暗矮人砍成泥。

    十个黑暗矮人挥舞着手黑色的矮人战斧,呼啸而上。

    那十个黑暗矮人但只见金光一闪,眼前一花,猛然发现手的战斧都只剩个斧柄,个个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再出招。

    欧丁没等黑暗矮人战士再出招,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十人击晕。

    欧丁成功的解决了十个黑暗矮人后,突然背对着女将领,一撅股,并且不停的将自己的股拍的‘啪啪’直响,叫道:“放马过来啊,我好怕怕呀,哈哈!”

    那女将领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蔑视过。

    她恼羞成怒一声爆喝:“给我冲,将眼前的人给我杀死,砍成泥!”

    十万兵马铺天盖地的向雨生和欧丁二人冲来,威势惊人。

    欧丁见到这等声势,吓得腿都软了,道:“老大,我们还是先退回去吧,让五万矮人战士将他们杀得落花流水。”

    “欧丁,你先退回去,我先抵挡一阵,然后再发起总攻,告诉可比鲁等人,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轻举妄动,记住了。”雨生平静的道。

    看着浑散发出霸者天下气势的雨生,欧丁只好点头称是后,飞速回到了树林,和可比鲁等人汇合。

    不知何时,女将领发现辱骂她的那个材高大人类已经不见了,而另外一个人类还站在哪儿一动不动,于是她将怒气完全发泄在雨生上,怒叫道:“将这个人类给我碎尸万段!”

    黑云压城城摧,但雨生眼前这群狂怒的十万军团,却有着更加可怕的战意与气势,雨生能抵抗住如此沉重的压力及锐不可挡的攻势吗?

    曾经有这样一个人,脸露安详,静静的站在十万咆哮着的黑暗种族战士的面前,恐惧从来就不曾存在于他的脑海。他就雨生。

    雨生丝毫不为十万大军遮天蔽的可怕杀势所影响分毫,只轻声道:“你们火气太大,该去去火了。”

    一场毫无先兆的暴风雪从天而降,拳头大小的冰雹毫不留的狠狠的砸在了无数黑暗种族战士的头上,而冰冷刺骨的风雪让所有战士们的体僵硬,奔跑速度立刻就缓了下来,再无先前那如虹般的气势。

    十万大军的速度上的变慢。

    虽然暴风雪极大的影响了黑暗种族军队的行军速度,但这个空旷之地并非很宽阔,所以即使以这种速度也能很快靠近雨生,和雨生近搏,这也是雨生不想看到的况。

    于是雨生再次使出冰心决。

    三座黑暗种族从来没见过的冰山突然出现在大军的面前,阻住了前进道路,一些战士甚至收势不及,一头撞上,撞了个头破血流,重伤倒地。

    前锋军终于乱起来,而后方猛进的士兵也刹车不住,撞上了前方的士兵,整个军队立刻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在互相埋怨指责。

    最后在黑女将领的喝斥下,大军的混乱才平息下来,且有序的从冰山间的罅隙通过,继续向前推进。

    很快十万大军都顺利通过了三座挡道的冰山,而女将领杀意更烈,双眼冒火,一人冲在最前面,想将雨生一刀斩于马下。

    眼看距离雨生越来越近,女将领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道:再伟大厉害的人类魔法师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她不经意回头一看,傻了眼。一道深不见底,宽约八丈的地缝出现在自己后,无数战士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一头载了进去,十万大军终于大乱。

    雨生一声怒吼:“矮人战士们,到了你们显神威的时候了,进攻!”

    无数矮人战士从黑暗种族大军的后方的树林杀出来,最让女首领吃惊的是那些矮人战士的体都发出五色光芒,勇不可挡,几乎是一斧一个,如此可怕的战斗力立即将十万黑暗战士冲了个七零八散,溃不成军。

    原来在雨生的计划,是以欧丁激怒对方敌军主帅,他一人吸引敌人全部战士,而可比鲁则带领五万矮人战士偷偷转移到敌人后方的树林,在适当时机出击,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女将领后方杀声震天,十万黑暗种族的大军和五万矮人战士战得天昏地暗,月无光,她想回去帮忙,但又被那条神秘出现的大地裂缝阻住,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猛一转头,发现了一张笑脸,为何如此之近,接着一个钵大的拳头由小变大,‘砰’,她晕死过去。

    刚开始,五万矮人战士还颇占上风,矮人战士几乎没有任何伤亡。但随着黑暗种族大军战士们为了生存的拼死抵抗,局势逐渐陷入不利一方。尤其在黑暗精灵开始用弓箭配合黑暗矮人近战后,矮人战士们已经有些手忙脚乱。

    尽管这样,首先五万矮人战士的那番冲击,让敌人由十万迅速降为七万,而矮人战士目前来说还没有重大伤亡,形势还是对矮人战士有利。

    一个声音在空旷之地上上空响起:“放下你们的武器,否则我就立即杀死你们的首领。”

    余下七万黑暗种族的战士们一看,正前方的那个巨人的大手捏着一人的脖子,这人就是他们的首领。

    见到自己的首领被对方擒住,黑妖精们纷纷放下手的武器,表示投降,以换回首领的平安归来,但黑暗精灵和矮人却因为自己的族人被杀了许多,已经杀红了眼,根本不管首领的死活,继续和后退的矮人战士们战斗着。

    雨生等人也没想到会出现如此况,还以为‘擒贼先擒王’这条军事理论可以成功战胜这群黑暗种族战士,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雨生等人更加意想不到的是,黑暗精灵非常戴他们的将领,见到黑暗矮人根本不顾他们女王的死活,继续战斗着,都非常愤怒,也不知道哪个黑暗精灵带的头,袭击了黑暗矮人,其他黑暗精灵纷纷效仿,于是一场混战开始了。

    而识趣的五万矮人战士赶紧退离了战场,毫发未伤。

    黑暗三族的混战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

    由于黑精灵一族人少,所以在擅长近攻的黑暗矮人进攻下,损失惨重,死伤无数,但黑暗矮人也有了一定实力上的消耗。

    见此况,雨生当然是棒打落水狗,命令可比鲁带领五万矮人战士,将这群黑暗种族军队彻底击溃。

    一个个矮人战士如猛虎下山,将黑暗矮人杀的是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

    终于矮人战士们发现,在魔法的保护下,自己的防御力得以数倍的提升,不过受点皮伤,根本不碍事。

    于是,矮人战士们爆发了,气势攀升到了极点,开始疯狂的进攻,每一道战斧在空划过的轨迹都会激起一片鲜血的飞扬,每一声矮人的怒吼之后都会有个敌人的倒下。

    黑暗矮人甚至开始怀疑眼前这群矮人根本不是矮人,而是来自地狱的恶魔,杀人不眨眼,但又感觉他们是来自天堂的天使,否则又怎么可能全上下闪烁着圣洁的五色光芒。

    但黑暗矮人虽然无法判别这群矮人是恶魔还是天使,但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群诡异,但又战力绝对恐怖的矮人的对手,于是纷纷跪倒投降,表示不做抵抗。

    见此况,可比鲁刚想下令停止攻击,但突然看见雨生还是作了个‘杀’的手势,于是也只好继续命令五万矮人战士们继续杀戮,扮演着地狱修罗这个角色。

    以为可以通过委曲求全的黑暗战士们万万没想到抛弃武器投降换来的就是一个痛快,一把利斧如闪电般的将自己的头颅砍下,真是死不瞑目。

    等到那些投降的人们发现形势不对,再想拿起丢在一旁的武器时,却为时已晚,最后一眼只看到漫天飞舞着的斧影和一片片血光。

    最后唯一生还的人就是雨生手的那位女首领,不过她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如此雷霆般的毫不留的杀人命令竟然是一个面貌帅气,十分英俊的男子之口。

    这一战,以雨生方全面胜利结束了。十万黑暗联军全军覆没,而五万矮人战士则死伤百余人,如此骄人的战绩让后世的指挥官们无法相信,当然也没有人能达到取得与雨生这战相同战绩的战役。

    就在雨生取得了最辉煌的一役时,西门无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窘境之。

    西门无暗叹:自己八十万平乱大军,围困攻打天幸城一个星期,不但没有攻破城池,而且还损兵折将。

    望着这城高墙厚,粮草充足,精兵十万的天幸城,西门无第一次产生了对自己胜利的动摇之心。

    而另一个更不好的消息西门无也得知了,其余十余座城堡派出的援兵两之内就到天幸城,那时恐怕自己的‘平乱大军’要给‘乱’给平了。

    西门无此刻也忍不住独自在帅帐喝起了闷酒,长嘘短叹。

    最后的办法似乎就剩下自己潜入天幸城将华亲王暗杀,但华亲王肯定是受到重重的严密保护,况且自己又不熟悉天幸城的地形。对,先找熟悉天幸城的人绘制一张地图,这样把握就大多了。西门无终于决定依靠他自己的力量,通过刺杀敌人主帅的方式来完成攻克天幸城的战役。

    但西门无想起城墙上那恐怖无比的神弩车的威力,自己能否安然进入天幸城都是个未知数,但西门无还是决定冒着被神弩车发出的标枪贯穿体的危险尽快潜入天幸城。

    西门无正想派人到军寻找既熟悉天幸城,又会绘制地图的军官或者士兵,此时一个传讯兵匆匆闯进帅帐,道:“西门无王子下,帝都派出的二十万援军已经到了营地外。”

    “好,这样我们的兵力就勉强可以超过这些叛乱城堡所有的兵力总和了。”西门无见到有二十万的援军赶来了,也欣喜异常。

    西门无忽然看见这个传讯兵的表非常奇怪,一副言又止的样子。

    于是西门无问道:“还有什么况,说!”

    “不过,不过,似乎援军路上曾遇激战,现在兵力已经远远不到二十万,具体况属下也不清楚。”传讯兵战战兢兢的道。

    西门无大惊,心道:难道华亲王有如此充余的兵力可以绕到自己后方前去拦截援军,如此高明的手段,看来这一战自己很难轻言胜利啊。

    西门无立即马不停蹄的来到营地外,见到了这支路上遭遇到神秘敌人阻击的援军。

    西门无一看,心道:这哪里是军队,毫无一丝一毫军队的特征,简直就是一大队逃命的难民,而且人数最多不过十万。

    只见那些将士们稀稀拉拉的坐在地上,衣衫褴褛,面容憔悴,脸上不时露出恐惧的神色,如果不是他们间的某些人手还持有长矛等武器,西门无几乎会误以为这群人是精神失常的病人。

    西门无对着这群人道:“你们的将军何在?”

    过了许久,一名穿战盔,还有几分军人模样的年人从人群走了出来,对西门无道:“西门无王子,末将车于飞在。”

    西门无见是车于飞,有些惊讶,因为他很早就听说西成王国的车于飞将军用兵如神,而实际上车于飞将军以不到四十的年纪就被大帝提升为大将军,在整个西成王国的历史上都是相当罕见的。

    西门无发现车于飞的脸上竟然有些看破生死的神色,心道:难道这位曾经率一万铁骑大破十万山贼的将军竟然名不符实?

    西门无也没多想,但见到眼前这群士兵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实在恼怒到了极点。

    西门无怒道:“为二十万援军的将官,未能及时准确判断敌,让二十万援军受到了如此惨重的损失,只余不到十万的兵力,你是怎么做的行军的斥候布置的?你可知罪!”

    车于飞将军道:“末将愿意承担全部罪责,任凭西门无王子下处罚!”

    西门无正想立即将车于飞斩首示众,以振军威,但却听到底下援军的一些士兵小声的议论。

    “这哪能怪我们的车将军,如果不是他,我们早就全部完蛋了,那个怪物实在太可怕了。”

    “是啊,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想到它的可怕模样,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可怕的魔兽!”

    “我敢肯定那个怪物不是魔兽,哪里有这么大的魔兽,比传说的巨龙还要大上几倍。”

    ……

    西门无这才知道事出有因,援军受到重创肯定是另有隐,于是将车于飞带到了帅帐,单独询问事的经过。

    西门无还没有说话,一旁的车于飞却先说起来。

    “人类完了,也许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种族都完了。”车于飞黯然道。

    “到底怎么回事,车将军你将事的经过说清楚!”西门无道。

    “我接到大帝的命令后,立即带领着二十万援军火速赶来,一路上相安无事。但就在前天下午……”车于飞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似乎又回忆起那恐怖的一幕。

    “别慌,慢点说。”西门无看得出所有的援军士兵都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包括眼前这位以神勇蜚声西成王国的车于飞将军。

    “一只连传说都没有记载过的恐怖生物突然从地下冒出,拦住了我军的去路。”车于飞道。

    “那只怪物有什么特征?”西门无问道。

    “它体形大到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我估计比我们帝都沙其玛城的城高没有低,而且明显有着一对巨大的翅膀,不过它刚从地下钻出时,双翅没有舒展开,所以不看不出来。而且它浑似乎流着一种黑色粘稠的液体,我想这可能是它的汗吧。”车于飞回想起了这只怪物的大概模样。

    西门无学识渊博,立刻就判断出这只生物绝对不是龙之大陆上的生物,于是西门无很自然的想到了召唤魔法,及召唤魔法的咒:恐怖吞噬者之召唤。

    想到这,西门无也出了一的冷汗,因为据说吞噬者的降临绝对会给整个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那么最后就算自己统一了四海,也不过得到了一片废墟,而且还要与这只恐怖生物作最后的决战,这样人类才有希望。

    于是西门无将自己猜到的告诉了车于飞,车于飞黯然道:“原来它并非我们这个世界上的生物,也不知道是哪个变态的召唤法师将它领到了我们这个世界!”

    “别激动,你继续说,车将军。”西门无安慰道。

    “当时我们都愣了,比传说的巨龙还要可怕的生物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吓得我们大气都不敢出,但可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我只听见怪物说了句‘我饿了’,随后就开始了对我们的攻击。刚开始一些胆子大的士兵还试图投出手的长矛和各种武器,希望能给它造成一些伤害。但这些武器飞到距离它体几米前时就如断线的风筝般落下,碰都碰不到它的体,更别提什么伤害了。接下来,就是它单方面的屠杀,在短短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我们二十万的战士就只剩十万左右。”车于飞脸上一阵肌**,显然那段回忆痛苦之极。

    “那最后你们如何逃离的?”西门无想吞噬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士兵。

    “最后在我的命令下,让所有骑兵下马,狠狠的抽马一鞭子,让几万匹马四处逃窜,而我们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伪装成死尸,这才逃过一劫。”车于飞道。

    西门无不由得深深佩服眼前这位车于飞将军的胆识和智谋,如此形势下竟然能够想出这样一条计策,同时西门无心也知道了眼前这位貌不惊人的将军在后绝对是位盖世名将。

    西门无在考虑如何对付那头吞噬者的同时还想着如何收服车于飞将军的心。

    看到车于飞一副毫无斗志的模样,西门无知道车于飞是因为吞噬者那所向无敌的可怕威力让他对人类的前途都失去了信心,西门无也知道想要收服这名大将,就必须从吞噬者入手,一个一举两得的计策很快出现在西门无脑海。

    西门无对车于飞道:“我问你,据你所知,人类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

    车于飞想了想道:“原来我肯定不知道,但现在我知道,是曾经出现在几万年前神魔大战的神弩车。”

    “没错,而神弩车可以说具备了杀神灭魔的恐怖威力,你不要忘记,它可是我们人类设计的,而恰巧我们要攻克的天幸城又有几十辆神弩车!”西门无诡笑道。

    “王子陛下的意思是用天幸城的紫金神弩来对付吞噬者?”车于飞也是才智高绝之人,一点就透。

    “没错,我西门无不会看错人的,你将来绝对是盖世名将,我不希望你被一只来自异空间的恐怖生物把你的自信给击溃。”西门无正视车于飞,表严肃的道。

    车于飞没想到自己如此被西门无王子看重,心激动,将对吞噬者的恐惧抛到九霄云外,只有西门无对自己的知遇之恩在心激

    “好,我就把我这条命交给你,西门无王子,我一定要向吞噬者讨会我十万士兵的血债。”车于飞感觉西门无就象一盏明灯,在他最失意的时候照亮了他前进的方向。

    ……

    车于飞全权代理西门无的近百万平乱大军的首领职务已经一个星期了,但西门无还是不见踪迹,车于飞虽然担心西门无的安危,但还是如往常般的巡视着军队,安定军心。

    而天幸城内的华亲王等人也大感奇怪,因为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任何敌人攻城,虽然城内一直平静如昔,但总有种不祥的感觉绕在华亲王的心头。

    心迷惑,有些烦躁的华亲王于是又去找他的娃。

    华亲王一进娃的房间,发现娃还是坐在镜前,正梳妆打扮。

    此刻的华亲王没有平时那种可以细细品尝娃浓装淡抹后的诸般不同的艳色的心,只一把将娃抱起,往上一扔,就扑了上去,疯狂的亲吻、抚摸娃的全,而娃也非常的配合华亲王的举动,象一只发的又被锁住的母猫,发出了阵阵呻吟,而且叫声是一浪高过一浪,让华亲王更加兴奋。

    急不可待的华亲王一把撕开了娃的亵衣,娃那白玉般的无比坚饱满的**跃然而出,美得绚目。

    娃也将华亲王的头搂住,将华亲王的头埋入了她那深不见底的沟,且发出了梦呓般的呻吟。

    经过破处后的娃,**更大了,材更加好。不是发出叫声。

    “噗滋”,华亲王一下子的一下子没入了娃的花心深处。猛烈的**几千次,搞得娃狼叫不已。

    “大力点,再用力,我爽,爽-

    华亲王跳了起来,一下子跳了两米多高,巨大的朝下,直直的插入娃的洞。

    “加油啊,插破了,插透了,大力点,在大力点”的叫声不止。

    “我插死你个**”

    ……

    一番**后,华亲王忘记了心的烦恼和娃相拥而睡。

    华亲王还没睡上十分钟,葛朗台就在门外疯狂的敲门。

    猛烈的‘砰砰’敲门声终于将华亲王的美梦惊醒,华亲王正想大发脾气,将前来扰自己的士兵狠狠的责罚一顿,突然听见是葛朗台的声音,这才强忍怒气,穿好衣服,在娃的依依不舍的目送下,离开了娃的闺房。

    “葛朗台,什么事如此焦急,打扰本王的午休!”华亲王生气的道。

    “亲王,有敌人攻城了。”葛朗台焦急的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就凭城外那百万大军,还不够我们的神弩车塞牙缝了。”华亲王道。

    “不是大帝的军队,是一只非常恐怖的生物,您还是去看看吧。普通的武器似乎根本无法伤害怪物分毫,我们是否要使用紫金神弩?但我又有些害怕这样会彻底激怒这只怪物。”葛朗台不由得回忆起那只可怕的超级无敌毛毛虫如何攻克他的天机城时的景。

    “走,带我去看看。”华亲王隐约感觉到自己的不祥预感成为了现实。

    华亲王在葛朗台的陪同下,登上城头,往下一望,顿时脸色苍白,如此恐怖的生物简直是闻所未闻,比上回在天机城见到的超级无敌毛毛虫还要恐怖几分。

    华亲王不由得暗叹:怎么我就如此倒霉,最恐怖的生物总是找我麻烦。

    华亲王哪里知道,这头堪称最恐怖的生物吞噬者被西门无引到天幸城外的,而西门无此刻正和车于飞在远处的一座矮山上,笑看着即将上演的吞噬者与紫金神弩的精彩对决,真称得上是坐山观虎斗,轻松写意。

    在西门无的解释下,车于飞才知道了西门无如何将吞噬者引到了天幸城外。

    原来西门无一人上路,在当时车于飞带领的援军遇到吞噬者的地方开始寻找吞噬者的踪迹,经过了几天的搜寻,西门无终于成功的找到了吞噬者。

    虽然西门无的强力攻击魔法不能真正伤害吞噬者,但却彻底激怒了这个来自异空间,脾气暴躁的生物,于是紧追在西门无后。而西门无每当吞噬则近就使用空间魔法脱,就这样一追一逃,将吞噬者引到了天幸城外,将这个天大的麻烦交给了华亲王。

    华亲王冷汗直冒,终于喊道:“准备紫金标枪,将所有的神弩车都推到这个城头来,给我死这头怪物。”

    吞噬者毕竟是来自另外空间的生物,根本不熟悉这个世界的一切,见到天幸城,还以为是一个和他一样有着庞大体的生物,也没有轻举妄动,只是狠狠的盯着这座城市。

    “紫金标枪已经安置好,可以发。”一名将官道。

    华亲王的喊道:“给我!”

    天幸城共有二十五辆威力恐怖的神弩车,此刻一起开火,出了数千支紫金标枪,以眼难辨的速度飞向吞噬者。

    吞噬者天生就有那种能够准确判断出危险到来直觉的高智慧生物,因为在恐怖空间,可以说有着无数种强大生物,处处都危机四伏,所以这种直觉很多时候都救了吞噬者一命。

    吞噬者立即发现从城墙上飞出的无数道淡紫色的光影拥有着可怕的杀伤力和破坏力,而自己与神龙王一战,受了不轻的伤,至今还没有复原,于是想避开这无数道淡紫色的光影,但已经晚了。

    因为吞噬者的体积实在太大了,而且紫金标枪又多又急又快,吞噬者想躲时,紫金标枪已经近在咫尺,所以根本无法闪过神弩车的攻击。

    即使在如此劣势之下,吞噬者还是发出了吞噬一族的护绝技——黑暗之光,黑色诡异的光瞬间在吞噬则的上闪烁,让华亲王和葛朗台更加确认了眼前这头怪物绝对是来自地狱的恐怖魔物。

    发出尖锐呼啸破空声的紫金标枪击在吞噬者笼罩全的那层闪着黑色异芒的光晕上,发出金铁交击之声,经过了短暂不到半秒的停顿后,紫金标枪发出夺目的紫芒,就突破了黑色光晕的阻挡,入了吞噬者的体内。

重要声明:小说《龙神逍遥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