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洛彤 书名:落跑娇妻
    她自由了。

    水净倚在窗棂边,看著窗外的白云蓝天,她知道她自由了。

    但是,她没任何欢欣的心,连白云都看来可憎,一朵朵如棉花糖般的云,都像是在嘲笑她的落寞。

    还记得刚到家时,母亲拍拍她的手背,跟她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她记得要点头,努力想微笑,却徒劳无功。

    父亲的脸色变得难看,不明白她为何要如此执著。

    “回来就代表自由了,我不懂你怎么这么死心眼?”父亲忍下了脾气,没有对著她咆哮。

    但是,父亲怎么会懂?

    有了自由又如何,她的心被囚在言炎的上,她的来去像没有神魂,她笑不出声,哭不出音,整个人像空了一样……

    这样的自由,真的值得庆贺吗?

    她闭上双眼,却闭不上已汩汩流著血的心房,泪都流干了,心痛却挥之不去。

    水峰轻敲房门,却没人应声,他试探的打开门,发现水净正在窗前发呆。

    他想,他不能让女儿继续这样下去。

    至少,他必须试著将女儿从那个绪里拉出来,他考虑起赫卒的建议,就算用“吓”的,也要将她从那个绪里吓出来。

    “我听你妈说,其实你和言炎早在雪梨就认识了?”水峰出声,水净缓慢转过,看著父亲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水净点了点头,这些天来支撑著她的力量,就是那些美丽的回忆。

    只是每每当她意识到,那些只是“回忆”时,心会像是又死了一次。

    “所以,你跟他之间有许多误会?”水峰在心里衡量著,什么才是对女儿最好的决定。

    水净沉默了。

    对她来说是误会,但是言炎却不这么认为。

    水峰轻叹了口气,女儿长大了,终究是别人的,她心里怎么想,已经由不得父母了。

    “晚上是你林伯伯的六十大寿,他邀咱们一起去闹……”

    “爸,我没有心……”水净摇摇头。

    “你就当去陪妈妈吧,她一个人也很无聊。”水峰搬出老婆,心软的水净也只好莫可奈何的同意。

    ***

    闹的晚宴,宾客众多,来的都是商场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水净在母亲的催促下,不得已轻点蛾眉,换上合宜的装扮,挤出勉强的笑容,努力的应对著。

    只是,当她的目光,一接触到走进门内的人影时,她无法压抑激动的心,心儿怦怦地跳,紧张的绪涌上心头。

    水净用手捂著唇,克制著不要哭出来,她好气自己没有用,一见到他就想哭。

    她怎么会忘了呢?

    林伯伯在商界上,虽说不上呼风唤雨,但六十大寿的大子,一定会遍邀商界人士,而言家也算有头有脸,自会在受邀名单里。

    言家长辈一见到父亲,就一脸歉意的迎上来,想必是为了言炎当时撤资而深感抱歉。

    水峰拢著言老的肩膀,像是等待了他许久,接著两个男人就到一旁说话,像是正策谋著什么秘密。

    水净无暇顾及其他人,她的目光在接触到言炎之后,就再也移不开了。

    言炎的表,则因为激动的绪而有瞬间扭曲。

    在还没见到她之前,他一直以为,他将对她的渴望压到心的最底层,深到用铲子挖,都不见得挖得出。

    但是一见到她,他才知道他的渴望再怎么深沉也没用,他的所有体感官,似乎一见到她就完全苏醒,全部都活了起来。

    这些子以来,他以为他已经习惯一个人的生活,但是现在,他却有著冲上去拥住她的冲动。

    他终于明白,虽然他赶走了她,却逐不出她在他心的影,她所种下想念的根……

    “你好吗?”受不了如此冗长的沉默,水净著自己先开了口,她是多么渴望想知道他的近况。

    他看起来并不好,瘦了,目光更加锐利了。

    不知道,他还在气她吗?

    言炎直视著她期待的眼,察觉到自己的渴望,教他莫名有些愤怒。

    “边少了骗子,子的确好过多了,不会再有被背叛的危险。”言炎蹙著眉,偏头看著她,强迫自己对她无

    水净几乎是马上垂下了眼,掩饰住那痛极的滋味,只是她脑海里,仍是他冷绝的表,心口的痛又加深几分。

    她知道,她已经不用再对他抱有任何的希望,他对自己的不信任,已经完全的击溃了她。

    只怕,连她想要留在他的边,他都不欢迎……

    “对不起……”水净仓惶的想从他的边逃开,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他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如此伤人,已经千疮百孔的她,怕是再也承受不了接下来的伤痛。

    纵使她躲藏得极快,言炎还是没有忽略她眸的痛苦,心里也同样感受到相同的痛楚。

    他是不是太过在乎她,才会被这个习惯说谎的女人,迷乱得失去理智?

    “你为了什么说抱歉?因为你承认欺骗了我吗?”言炎黑眸一眯,室内瞬间刮起寒风。

    水净的脸色苍白如纸,只是沉静地看著他。

    她还能希冀什么?

    这个占有她体与心灵的男人,彻底否定了她的,将一切归诸于骗局。

    “我只是……”水净虚弱地说,不再看著他。“对不起,我曾经伤害了你。”

    水净的声音好轻,好缥缈,仿佛每个字里都掺杂著幽怨的叹息。

    但是,那句话却惹恼了言炎。

    “少往你脸上贴金,你没有那种能力伤害我!”言炎愤怒的往前几步,用力握住她的肩膀,凶恶地低下头来,瞪视著她。

    他不承认!他绝对不承认!

    在她不告而别的子里,他或许绪不稳,或许工作不专心,甚至连三餐吃饭都不正常,夜里辗转反侧,更甚者,他因为查到她搭机回台的纪录,所以甘愿舍下雪梨安逸的一切,飞回台湾只为了找寻她。

    他担心她的安危,猜想著她或许有什么急事才不得不赶回台湾,但……得到的结果却是她回台湾相亲?!

    他气极、怒极,甚至想狠狠的打自己一拳,用疼痛来提醒自己他瞎了眼。

    所有失序的行为,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因为她。

    但,那又怎样?!他绝不承认,这是因为她伤害了他!

    绝不!

    看著他愤怒的回应,水净痛苦地摇头,无法说出任何话语。

    是啊,她真是傻了。

    他不在乎她,不她,那她又怎么能伤害他?

    她太自以为是了……

    水净仰起头来望进他的眼里,读出他的残酷,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滚落,哀伤的模样,比号啕大哭更让人心疼。

    她再也没有勇气碰触他,只能静静地看著他。

    读出她的心碎与无奈,刹那间,言炎几乎就想要原谅她,几乎要相信她是无辜的,她不是存心背叛他的……

    就在这个时候,舞台却突然传来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谢谢各位来宾今天的莅临,替我林某人贺寿,今天我要藉这个场合,来成就另一番喜事,来,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交给水兄……”

    今天的寿星,将麦克风交到水峰的手上,同时间,言炎的父亲也一并上了台,两人都面露喜色。

    看著这奇怪的形,言炎与水净很有默契的对视一眼,而后又匆促转开,但两人心里都有不好的预感。

    “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水峰这阵子的风风雨雨,但很高兴我终于度过难关,接下来,我要办桩喜事,来迎接更美好的未来。”水峰风得意,笑脸满面的环视所有人,之后将目光定在唯一的继承人,虽然是养女,却也是他心头的水净上。

    净儿,这是爸爸唯一能帮你做的事了!

    水峰在心里告诉自己,不愿再见女儿继续消沉下去,纵使他真的非常不满言炎的所作所为,但看著女儿一不如一,消瘦的子让他看得心都痛了,只能下此决定。

    “今天,我在这里藉著这个场合宣布,言、水两家将于下个月联姻,由言家长子言炎,择迎娶我女儿水净,希望到时大家也能一起来闹。”

    水峰话才说完,当场就响起烈的掌声,将目光全部移到两个主角的上。

    言炎将视线移向水净,愤怒的绪彰显在他的黑眸里,他的表不像是慕著她,反而像是想杀了她一样。

    水净咬著唇,心痛地看著他。

    他……又误会她了。

    他又以为这是她私下做的决定了。

    “你真行!你真行!”言炎扯唇冷笑著,朝她走了几步,来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瞪视著她。

    “知道我现在不要你了,你没有机会了,就来这一招,直接在众人面前公布喜讯,以为我会这样就屈服了吗?”言炎压低了声音,在她的耳边说著,模样状似亲匿,旁人却不晓得,他正在用最无的话语伤害她,双眼变得更加残酷冰冷。

    水净眼里凝聚的泪水,慢慢地流了下来,但是她却笑了。

    一旁的人以为她是感动得哭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笑自己的一片痴心,再也没有被相信的机会,他判了她死罪,死罪啊……

    她的口像是被挖开一个大洞般,空洞而麻木地抽痛著。

    原来,就算心碎成片片,还是会痛的,而且那疼痛像是深入骨血,无法拔除,水净怀疑,这疼痛会跟著她一辈子,折磨到她失去知觉的那一天。

    现在的他,一定更恨她了吧?

    他一定……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

    他最厌恶被赶鸭子上架,没想到,竟然会被著娶她,难怪他会那么愤怒。

    老天啊,请告诉她,她应该要怎么做才好。

    想到他厌恶的表,想到他讨厌自己的事实,水净再也不敢想,如果他必须与自己共度一生时,他会有多么生气与狂暴。

    或许……

    或许,该是她离开的时候了。

    她知道父亲是为了她而做这样的决定,而她这次,必须辜负父亲的用心。

    水净在心里下了决定,已经知道自己应该要怎么做了。

    水净神态仍旧哀伤,嘴角却有著淡笑,她静静地看著他,那双清澈的双眸,宣告著她已然下了某个重大的决心。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难做的。”她慢慢地摇头,专注地看著他。

    言炎不发一语,皱起浓眉,看著她那决绝的姿态,笑容里有著浓浓的哀伤。

    “你又想搞什么鬼?”他强迫自己要残忍,不要再因为她而有心的波动。

    水净再度摇头。

    “我只是突然发现,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在最不得已的时候,离开反而是最好的。

    “你不要再说那些谎话,再说什么,都已经得你爸在公众场合宣布婚讯,你以为这样我就没辙了吗?你以为现在说那些虚伪的话,我会相信吗?”言炎压低声音,愤怒的指责她。

    水净仍在摇头,选择以沉默来表达她的决心,红唇浮起更深的笑容,算是她的告别,她在那个笑容里倾注了她最后的美丽。

    那一瞬间,言炎竟无法视她的眼。

    他可以面对商场上动辄几千万元的厮杀,却没有勇气看她,怕看得再久一些,心里的堤防就会崩溃。

    “可以请你……再抱我一次吗?”水净颤巍巍的要求。“就算是演戏也好,请你……再抱我一次?”

    那几近哀求的声音,教言炎握紧了拳头,心防狠狠地动摇著。

    下一秒,他用力的拥住她,周边再次响起如雷的掌声。

    言炎告诉自己,那只是演戏,那只是要满足在场众人的要求,那跟他的渴望绝对没有半点关系。

    没有!

    掌声持续了好久,水净的泪不停的落下,一颗心也随著他温暖的拥抱,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坠入无底的深渊。

    别了,我的……

    ***

    宴会结束,水峰一脸欣悦的回家,却没见到宴会里与言炎一同离开的水净。

    他想,他做得真是对极了,在宴会里,两人紧拥的背影,昭告了两人的感,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气愤,而毁了一对佳人的幸福。

    大概是小俩口聊得忘记了时间,才会还没有回来。

    水峰丝毫不以为意,拉著老伴的手,回忆著今晚的形。

    只是,随著时间愈来愈晚,两人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水净从未彻夜不归,就算有事也会打电话告知。

    心里愈来愈慌,他拨了女儿的行动电话,却直接进入语音信箱,于是叫老伴到水净房里找找,却惊见老伴从楼上奔了下来,拿了一封信。

    “净儿她……净儿她……”淑芬的眼泪掉不停,连话都说不清。

    水峰直接接过信,才看到第一句话,心就一凉。

    爸、妈:

    请原谅我。

    从小,您们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照顾,净儿一直记在心上,也知道女儿今天的决定,一定会让您两老伤心难过,但是……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很谢谢爸爸,为了我而接受了言炎,只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我们的感也不再了。

    我言炎。

    是的,我知道您们都在猜测我的心意,我在这里坦承我对他得极深,只是,您们一定不明白,那我为什么又要离开?

    答案很简单,因为言炎不我。

    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因素,将他绑在不的我边,那是多长的一辈子,我不希望他过得那么难过。

    因为无法对您们解释这些,所以,我选择离开。

    曾经,我因为爸爸的事业危机回到台湾,希望藉由我帮家里度过难关,却不意伤害了言炎,让他再也不相信我。

    请原谅我的任,我再也无法做出伤害言炎的事。

    我欠他。

    欠他很多很多,一辈子都还不了。

    当然,我也欠您们,净儿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的感激。

    给我一点时间,也请您们多担待,让水家担起这次悔婚的责任,把罪全归在我上,算是女儿最后的请求。

    或许,等人们忘记了这件事的时候,您们如果还愿意接纳我,净儿一定会回来孝顺您们,再回来当您们的女儿。

    但,无论如何请原谅我,目前,我真的做不到。

    ,好伤人,一次就让我遍体鳞伤。

    净儿知道了的杀伤力,以后,再也不碰了。

    等我疗完伤后,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您们边,请您们一定要保重体,好好照顾自己。

    净儿再此向您们说一句抱歉。

    爸,妈,请您们原谅我吧!

    净儿

    水峰看完信,整个人在沙发里瘫坐了下来,完全说不出话。

    原来,他犯了全天下父母最常犯的毛病,就是自以为是的替晚辈设想许多,自认都是为了他们好。

    没想到,反而帮了倒忙。

    一次的倒忙,教净儿失去了最,再一次的倒忙,却是让他连女儿都没了。

    “净儿、净儿会到哪里去呢?”淑芬同样也看了信,心一样很慌乱。

    水峰摇摇头,再摇摇头。

    关于去处,水净一个字也没提,显然是不希望他们去寻找她。

    “没想到,净儿竟然会为了不想嫁给言炎,宁愿离家出走。”淑芬不敢置信。

    “没错。”水峰点点头,知道目前燃眉之急,就是解决言、水两家的婚事。

    净儿说了,等大家都忘了这件事之后,她就会回到他们边,那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我来打电话到言家,说这件婚事取消,有什么事就冲著我来吧!”水峰决定一肩挑起这个悔婚的责任。

    至于那个不懂得珍惜净儿的混蛋,他以后就会知道他究竟损失了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落跑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