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洛彤 书名:落跑娇妻
    水净不知道她是怎么回到家的,整个人的反应完全木然。

    她走出房间,拦了车,说了住址,然后就回到家。

    原本颓丧的精神,在见到父亲之后,神智整个回归,知道她没有丧气的权利,至少,得让父亲知道况不对。

    她鼓起勇气走到父亲旁,将今早的冲突逐一说清楚,水峰大惊失色。

    “怎么会这样?你说言炎会抽手?你们昨天不是还好好的?”

    水净只是摇头,她无法对父亲解释他们之间的事。

    “爸,你必须再想其他的办法。”水净只能这么提醒他。

    “这……这……”水峰突然又想到。

    “言炎那小子不肯帮忙没关系,但是,他爸跟我是多年好友,他不可能袖手旁观。”水峰对好友有信心。

    水净还是摇头。

    “言炎说了,他这两个月已经接手了公司大部分的工作,股权也完成移转,伯父只怕是有心无力。”水净咬牙,怎么也没想到,言炎在愤怒的时候,可以这么无地对待她。

    水峰一下子也慌了手脚,不过毕竟是老江湖,很快就镇定下来。

    “好,这小子敢这么要我,难不成真以为我老了、没用了……”水峰虽然束手无策,但不愿妻女因此而担心,只能故作无事状。

    “我到书房去打几通电话,你们不用担心。”水峰还不忘安抚水净。“净儿,爸不怪你,言炎那小子不是个好东西,不嫁也罢。”

    水净很感激地向父亲点头。

    她有一个好父亲,纵使没有血缘关系,纵使只是养父,他仍旧对自己极好,像个亲生女儿一样。

    或许,这就是她所能获得的全部。

    拥有亲已经是上天给的福气,她……没有资格享有

    奢求的结果,就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心,一次比一次更深的痛。

    那痛像是刻在骨子里,她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个动作,都能拉扯那道伤,痛,不停重复。

    “炎……”水净低唤著这个名字,她痛极、恨极,却也……极。

    ***

    经过一个晚上不停的拨打电话,拉下老脸的水峰,终于找到了救星,拉著老伴淑芬的手,一脸的如释重负。

    “赫辛?”淑芬微皱起眉。“你说的是专门进口咖啡器具的那个赫家?他父亲不是早已经去世,赫辛还认得你?还肯出手帮你?”

    水峰用力的点头。

    “起初,我只是抱著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赫辛一口就答应了!”水峰对这年轻人真是欣赏极了。

    “可是……他一个进口商,能帮得了我们吗?”那是一笔多大的资金,淑芬心里清楚。

    “这就是我欣赏这小子的地方,没想到青出于蓝,而更胜于蓝。”这时,水峰笑得更开心了。

    “进口商只是他的副业,其实他事业版图做得很大,不但在瓜地马拉种植高山咖啡豆,进出口量惊人,也在贸易界小有名气……啧啧啧,真是个好小子。”水峰赞赏溢于言表,只差没拍手叫好了。

    “真的?”淑芬讶异极了。“赫辛这么成功,还没忘记你这个小时候老到他家泡茶的老头子?”

    “就是这样才值得欣赏,他看好我的事业,所以决定伸出援手,我真的是……真的是……”水峰已经激动到说不出话来。

    淑芬也同样感受到老伴的心,拍了拍老伴的手背,欣慰的点点头。

    还好,他的心血并没有因为这个突发状况而受影响,要不然老伴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崩溃,这才是她最担心的事。

    “我决定了。”水峰突然冒出一句话。

    “决定?”淑芬一脸疑惑,没头没尾的,他是要决定什么?

    “我决定介绍净儿跟赫辛见见面,我相信依净儿的条件,赫辛绝对会喜欢。”水峰一厢愿的打定主意。

    “这是赫辛的要求?”淑芬开口问:“净儿不会同意的,我看她很伤心,我想言炎伤她很深……”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净儿认识赫辛,那是我自己决定的,我要我的女儿嫁个好男人,而不是个浑小子。”水峰对言炎的好感,已全然抹灭。

    “可是净儿……”

    “她会听我的,她一向都听我的。”水峰自认这是对水净最好的安排,固执的个再度浮出台面。

    淑芬轻叹了口气,虽然对言炎此时抽手的行为很不谅解,但总觉得女儿言又止,像是有许多隐,更别说那心碎的模样,就知道她用很深……

    这样的净儿,能跟另一个男人见面,甚至,满足老父未说出口的要求,与赫辛发展出另一段感吗?

    淑芬心存满满的疑惑,但老伴的脾气她清楚,只怕她要阻止也没有办法了。

    净儿啊净儿,你可要自己找出路了啊!

    ***

    猛地睁开了眼,言炎在沙发上惊醒。

    已经几天了?

    他每天没没夜的埋头在工作里,用无尽的专注,让自己隔绝父亲的责备,说他罔顾道义,竟然对长辈的死活置之不理。

    他用更多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告诉自己那是他们应得的下场,商场无义,他是最彻底执行的人。

    只是,当他倦极,当他闭上眼时,他就能隐约听到一个虚弱却坚决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轻诉。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是我还是想说,我真的好你,真的……

    天杀的!

    他又不是傻了、癫了,怎么会相信她说的话!

    他还记得父亲用斥责的眼神看著他,问他这么对水家、对水净,难道心里不会愧疚吗?

    他当然不觉得愧疚!

    因为那是她自找的!

    只是,他仍然觉得事有些不对。

    关于他的牵挂,关于水净的眼泪,关于他们之间的那些曾经……

    一切都复杂得可以。

    但,现在的他不想去厘清那些,他不要想她!无论是任何的事,他都不愿想到她!

    只是,有许多事往往事与愿违。

    行动电话响起,他讶异地发现竟然是父亲来电。

    原本想不予理会,但父亲却一通又一通的试拨,像是非联络到他不可,他索接起电话。

    “爸,你不用说了,我说不帮就是不帮,我累了,要休息了。”言炎把话说得很白,打算讲完他想说的话就要挂掉,却不意听到电话里传来的是母亲的声音。

    “等等?”言母诧异地开口。“你还是决定不帮水家?”

    “爸要您来当说客?”言炎在沙发上躺下,轻闭上眼睛,隐约又见到那双含泪的眼。

    “不是,我听你爸在客厅讲电话,好像是水家打来的,说财务危机已解除,我还以为是你伸出援手,才急著拿你爸的手机打给你……”她的手机摆在二楼的房间里。

    “解决了?”言炎一愣。“是谁处理的?”

    “我一直以为是你……”言母一脸疑惑。“我听你爸谈到要见面,要吃饭那些事,还说‘他’会是个好女婿……”

    愤怒的绪像是火焰,随即在言炎的周烧起,狂猛的妒火夹杂著怒意席卷而来。

    她说他的话还言犹在耳,今天就传来她要嫁给别人的消息?!

    真是荒谬!

    真是太荒谬了!

    言炎暴怒的想著,万分火大,却又不肯去细思自己究竟在气什么。

    “言炎……”言母轻喊了声,觉得况愈来愈复杂。

    “妈,有什么事改天再说,我要去忙了。”言炎直接就挂了电话。

    水净……

    轻念著这个名字,言炎几乎咬碎了牙。

    她想嫁人?

    她想嫁给别人?!

    有他在,她一辈子都别想!

    ***

    事的转变出乎水净的意料,父亲的财务危机解除了,但是,她的危机却出现了。

    “爸,我不想……”她知道父亲的打算,但是她不愿意配合。

    “他救了爸爸的公司,我们请他吃个饭也是理所当然,这是礼貌。”水峰义正辞严,一句话就让水净将拒绝的话吞回去。

    “那就这么决定了,你去换个衣服,我们待会儿一起出发……”

    水峰话还没说完,门口就传来一句冷冷的声音。

    “要吃饭,你自己去,水净没空。”言炎简单地说道,锐利的目光跳过水峰,饥渴的打量著她,没有放过任何一处。

    已经几天了?

    他已经几天没见到她,而她……却仍旧该死的美丽。

    “谁让你进来的?”水峰挡住他锐利的视线,不悦地看著外面的奴仆。

    “我曾经是你的座上宾,很显然你把我视为拒绝往来户,忘了通知下人们。”言炎冷冷开口,没有让他们知道,就算有千军万马拦在门口,也别想挡住他。

    “你来做什么?”水峰的态度冷硬,不欢迎这个差点让他陷入险境的家伙。

    “我来……找她!”言炎伸手直指著水净,黑色的眼睛聚拢滔天的愤怒。

    水净的一颗心格外忐忑,接触他那双冰冷的黑眸,不由自主从内心颤抖起来,知道他的出现,绝不会是因为想念她……

    偏偏,她还是压不下绪,眼里涌现了藏不住的渴望。

    而那样的眼神,教言炎震慑。

    为何,她还会有那样纯真炙的眼神,像是她很想念他,很不想离开他,甚至想投入他的怀抱里……

    该死!他的心又动摇了。

    “你必须跟我走。”言炎冷笑著,表鸷。

    水净整个人一震,不知此时心口涌上的究竟是什么感觉。

    她还在细思,水峰就直接替她给了答案。

    “她哪里都不会去,她又不是笨蛋。”水峰强硬开口。

    言炎的眼睛紧盯著她,嘴角有著最残酷的笑容。

    “这个答案,你最好自己问问你的女儿。”

    水峰冷哼一声,倒也不是想顺言炎的意,只是想让言炎死心,于是便开口。

    “净儿,这个浑小子叫你跟他走,你肯吗?”

    这问题问得水净猝不及防,她整个人一震,脸色苍白地看著言炎。

    言炎没有说话,只是缓慢地移动脚步,来到她边,用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居高临下地俯视她,看得她心慌意乱的。

    水峰再迟钝,也知道净儿与言炎的关系非比寻常,一下子竟也忘了要阻止。

    “跟我走。”言炎的问句变成了肯定的命令口气。

    “为什么?”水净哑了半晌,挣扎了好一会儿,决定问出心里的话。“因为你想我吗?”

    “你想太多了……”言炎看穿了她的期待,带著恶意微笑,来到她的边,一字一句地毁灭她的希望。

    “我来,只是因为你欠我。”言炎低沉的声音里充满控诉。

    一句话教水净受不了的闭上眼,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想镇定下来,却止不住颤抖。

    终究,他还是恨她。

    她实在是渴望他的,渴望到傻了……

    他是那么恨她,那么愤怒著她的离去,她怎么还能对他有什么期待?

    水净不停地嗤笑自己,但是却止不住奔流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

    还是那么他呀!像傻瓜一样的自己……

    她一瞬也不瞬地看著站在面前的言炎,心痛得不能自已。

    她完全没有头绪,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要怎么做,她觉得自己就要崩溃了。

    然后……她看见他那双冰冷的眼里,闪过一抹不知是什么的绪。

    接著,他伸出了手。

    没有半点强硬的迫,只是温柔的邀请。

    就那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她看见他对自己伸出了手……

    刹那间,她心原本就不堪一击的高墙,顿时崩塌掉落。

    水净喉头一哽,想也没想,体已经自主做出了反应,小手直接放进那双宽厚温的大掌。

    “净儿……”水峰愤怒的声音响起,水净已经无暇去理会。

    正如言炎所说的,她的确欠他。

    父亲的财务已没有燃眉之急,现在,该是她偿还言炎的时候。

    “爸,对不起……”水净对著水峰愧然的点了点头,跟随著言炎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外走去。

    ***

    “你狠,你果然够狠。”言炎带著水净一到车边,随即松开了手,额冒青筋,鼻翼翕张,冷漠以待。

    “我没有……”水净口一窒,几乎无法呼吸。

    “你不但背叛了我,而且,你还想嫁给别人。”言炎的声音冷硬,宣布了她的罪状。

    “不是这样,那是我爸的决定……”水净脸色苍白,震慑地看著他,嗄哑地反驳。

    “是,只要是你爸说的话,你什么都听,他叫你陪我吃饭、相亲,你便乖乖照做,现在,他如果要你爬上赫辛的,你是不是也愿意爬上去?!”言炎怒极吼道。

    在来的路上,他已经透过小道消息,把一切的来龙去脉全弄清楚,只要想到水峰想把水净嫁给赫辛,他就气得无法思考。

    “你在说什么?”水净愣住了,无法置信地看著他,一股难以忍受的疼痛直袭她的,碎心裂肺。

    “你难道想否认?水峰没有把你嫁给赫辛的打算?!”言炎大吼。

    “我……”水净气一窒,脸色更加刷白,不自觉地调开视线。

    她的反应证实他心不安的猜测,狂猛的妒火夹杂著怒意席卷而来,烧毁其余纤细的感,他在绝望与愤怒无法思考。

    “那你跟个傀儡、跟个女有什么两样!”冲天的愤怒教他失去理智,不口出恶言。

    水净怔了、傻了!

    她战栗地侧著头,小手捂著唇,不敢相信的看著他,像是终于看清了他。

    水净缓缓地摇著头,无法相信自己愚蠢至此,想起刚才在屋内,看著他伸出手时,她还以为他终究是要她的,终究是在乎她的。

    原来不是,从来就不是,在他的心里,她是个女……

    心,好痛好痛,椎心刺骨的痛。

    水净不停的摇著头、再摇著头,却怎么样也无法把他的影子摇出脑海,更别说要把伤害从心口剥除。

    言炎看著她的反应,心口泛出一阵说不出的慌、说不出的痛。

    她为什么出现这样的表?为什么像是承受不住某种打击?为什么像是……很后悔认识他一样?!

    “该死!你那是什么表?!我说错了什么吗?我误会你了吗?”言炎低咆著,捧著她的脸,不让她摇头,不见她掉泪。

    一股没来由的恐慌充塞心,他既愤怒又惊恐,他直觉自己就要失去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阻止。

    “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水净虚弱的摇头,小手握住他的手背,想将他的手推开,却挣扎不出他的掌握。

    她的心好痛,她没有办法呼吸,她觉得她就要死掉了……

    “不准拒绝我,我不准你拒绝我!”言炎更火,脸色黑沉而难看,反钳住她的手,俊脸贴得很近很近。“你是我的,是我的。”

    他霸道的拥她入怀,感觉到她腔因啜泣而传出的震动,他惊慌的吻住她,却尝到她的泪,他好慌、好慌……

    “该死的,你别哭!”言炎捧住她的脸,无法抑止的绪蔓延。

    “我停不了……”水净轻咬著下唇啜泣。

    他划下的伤,好深,深到她无法控制的地步,泪,自己流下,她无力制止。

    言炎轻叹了口气,轻吻细细落下,吻上她颊边的泪,有著浓浓的心疼。

    “炎……”她不由自主的轻喊著他的名字。

    不同于以往的狂野霸道,这个吻,温柔得让她无法反抗,他不停地吻著她柔嫩的红唇,细细地亲咬她的嘴角,逐渐加深,吻得更温柔、更霸道,也更激烈。

    “水净、水净……”他不停低唤著她的名字,像是对她撒下一道无边的网,她无法挣脱,也不想挣脱。

    她的顺从,像是给了他鼓励,他逐渐吻得激烈而彻底,霸道地需索,在她最没有防备的一瞬间,轻易闯入地,也侵入她的心。

    水净眼眶蓄积的泪,再度从眼角滑下,她再度察觉到一件事,五脏六腑全绞在一起,阵阵抽痛著。

    他恨她,他要她,却……不她。

    她他,她也恨他,却……离不开他。

    她怀疑,自己这一生都会是他的脔,这或许是她摆脱不了的宿命。

重要声明:小说《落跑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