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洛彤 书名:落跑娇妻
    耳边响起群众的欢呼声,还有烟火的爆炸声响,暗黑的夜被点亮了,所有的人都在拍手欢呼著。

    只是,水净脑嗡地一响,凤眼圆瞪,全都僵住了。

    她听不到任何杂乱的声响、欢呼,只除了一声声咚咚的狂乱心跳声,却分不清那是谁的心跳。

    言炎烫的唇舌,勾缠著她嫩嫩的舌尖,宽厚的大掌按住她的小脑袋,将她压在他需索的唇上。

    水净惊愕过度,完全忘了挣扎,纵使旁边围著许多群众,她所有的感官,却只能意识到男人湿的吻。

    不知道是因为太讶异、太惊诧,还是根本就打击太大,水净莫名觉得晕眩,全都瘫软了。

    她甚至觉得──她好喜欢这个吻。

    什、什么?!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她应该要推开他,用力的推开他才是。

    只是,待言炎暂停这切的吻,流连轻啃著那嫩如花瓣的唇时,水净仍难以从那烈的吻回过神来。

    水净双眼蒙眬、红唇被吻得水亮,呆愣地看著他。

    “你怎么可以……”水净回过神,觉得脑子一,粉脸烫得像有火在烧,正想要开口指责他时,言炎却将她转了个,让她的视线盈满灿亮的烟火。

    “这是你今晚来的目的,别只是记得生气。”言炎轻笑著,薄唇游走到她的耳畔,俊逸的脸上带著说不出的戏谑。

    红的、绿的,黄的、紫的,甚至还有金色的烟花,在水净的眼前绽放,像伞状的、像球状的,喷状的,一一在拱型的钢铁桥上释放出最美的姿态。

    水净惊诧得忘了要闭上她的唇,她的眼睛闪亮,她的红唇水亮且微张,她的小手紧抓著船缘,兴奋的表溢于言表。

    “天啊!好漂亮啊!”水净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叹。

    站在她后的言炎,侧著头看著她脸上的光芒,那美丽的神态,不比灿亮的烟火失色。

    她的眸里有光,她的唇边有笑,她的小脸上满是兴奋……

    言炎的唇边,还有属于她甜蜜的滋味,看著她的表,他不知道该高兴烟火成功转移了她的焦点,让她忘了他刚才的唐突,还是该沮丧于自己吻的功力,竟比烟火来得逊色。

    怪了。

    明明是他刻意利用这矛盾的时刻,来模糊他窃吻的焦点,可现在真的成功了,他的吻被忽略,他却有些不爽。

    难不成,这女孩儿对烟火的兴趣,比对他的吻还要来得高?

    明明她刚才双眼迷蒙,双唇水亮,一副很投入的模样……

    从来,他就不是那种能够被忽略的角色,于是,言炎决定更改策略,他笑得像一匹狼,凑得更近,直到能让他灼的气息,烧灼著她的耳根。

    “美吧?”言炎开口,没有碰触到她,但入鼻的馨香,又让他想起刚才的吻。

    该死!他竟然又想吻她了?

    “美!好美!”水净想也不想的点头,双眼直盯著眼前的烟火,几乎是目不转睛。

    言炎微挑起眉,注意到她连头也没回的动作。

    敢她真的完全忽略他了?!

    他凑得更近,近到她的发丝都能碰著他的脸,他将声音压得更低。

    “知道你也很美吗?”粗糙的指,滑过嫩软的红唇,勾回她的注意力,似是在回忆著刚才的甜美。

    水净倒吸了一口气,唇上的触感教她整个人都回过神。

    啊!她怎么顾著看烟火,倒忘了这件事了。

    水净猛地转过头,想骂他个几句,却没料到他的唇就在她的耳旁,她才转,她的唇就凑上他的。

    又吻上了?

    “呃!”水净停止了呼吸,纤细的子往后一退,无奈后退无路,她赶忙用小手捂住了唇。

    “哈哈,我亲了你,你也亲了我,这下,咱们公平了。”醇厚的声音震撼她的子,言炎的喉间发出低沉的笑声。

    “哪里算公平?!”水净可不平了。

    她白白被亲了两次,这怎么算也是她吃亏。

    言炎颇为牺牲的摊开手,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

    “你如果觉得不公平,想再亲回来,我没有意见。”他可是欢迎之至。

    水净发出挫败的声音,小脑袋垂得低低的,窘得说不出话来。

    只是,这事儿从头到尾,似乎都要怪她自己。

    她干嘛没事学人“勒索”,想要索得“帅哥颊吻”一枚,没想到帅哥半买半相送,奉送颊吻之外,还来个亲密的舌吻。

    虽然赌金一万入袋,但是水净怎么算都觉得不划算。

    “算了算了,我还是看我的烟火好了。”水净转过头,还不忘把脸转了一百八十度,“乔”了一个绝对看不到他的角度。

    既然是自己把送进虎口,又怎么能怪老虎一口把吞了,忘了细嚼慢咽呢!

    这下,她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今年的跨年,毕竟被人吻得七荤八素的纪录,这可是第一次。

    算了?

    言炎的眉挑得更高。

    她想算了,他还不肯咧!

    不过,他并没有使用言语进,他一向习惯直接“行动”。

    趁著她转的动作,他大步一迈,站到她的后,大掌往前一伸扶住船缘,不著痕迹地将她困在他的怀里。

    几乎是同时间,他听到怀里传来吸气声。

    言炎笑意加深,几乎能想像,怀里女孩儿惊慌的表

    “烟火就在你的正前方……”言炎一脸气定神闲,心平气和,语带微笑的补上明知故问的一句。“你现在在看哪?”

    “不关你的事。”水净赶忙转正她的脸,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她再也不敢转过头,怕一个不小心,又将红唇送了上去。

    烟火好灿亮,是她一辈子都没见过的漂亮景色,但是……男人的灼气息喷在耳际,心头又是一阵小鹿乱跳,教水净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欣赏。

    “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她很认真地开口。

    莫名其妙的跟个男人吻得火,这已经是她的极限,现在如果还让他贴著自己站,纵使他没真的抱住她,也已经够让她双膝发软了。

    “不能。”言炎回答得很爽快。

    “你……”这个反应教水净一怔,差点又忘了他就在背后,气得又要转头,在临近他薄唇的前一秒,又将头转了回去。

    言炎心里暗叹了口气,就差那么一点点……

    烟火还在放著,约莫十来分钟的光景,让夜空一片绚烂,更加令人咋舌的是烟火还搭配著音乐演出,许多侣们都就著音乐在船上轻舞起来。

    “我们跳舞吧!”言炎露出笑容,轻靠上她的耳边,烫的呼吸随即吹入她的耳,引起她一阵战栗。

    “我不……”

    水净的拒绝还没开口,整个人就被轻转了一圈,他的大掌握住她的手,带头在前头走著。

    水净被迫只能跟在他的后,看著他宽阔的肩膀,还有那双大手,猜测著她今晚遇到的,究竟是怎样霸道的男人,竟由不得别人拒绝。

    两人走了几步,到了甲板间,他很自然地挽起她的手,而她因参加过不少舞会,手也就很自然的就了“定位”,连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以为你刚才想说你不会跳。”他看得很清楚,她的反应属于自然反,表示她很习惯这些。

    这对外国人或许正常,但东方人会习惯跳舞,可就让人有些意外了。

    “我是想说‘我不想跳’。”水净回答,很无奈地发现她真是自打嘴巴,此时的她不但在跳,还与他配合得好,两人跳舞默契极佳,简直就像排练过似的。

    两人相视一眼,然后笑了。

    “我还以为你醉到不知所云了。”言炎笑著开口,很喜欢她颊边的红云,在烟火映照的夜空里,仍旧美丽。

    “我没醉,我只是喝了两杯……”水净原想否认,然而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实在不属于她平常会做的行为,所以她只好点头。“我想,我是真的醉了。”

    言炎若有所思,眼闪烁著笑意,瞅著她看了好一会儿,黝黑的眸里燃烧著两把火炬,有著复杂难解的光亮。

    何谓“醉了”?

    醉了代表的意义,是暗示她会许他做一些超乎正常范围的事吗?

    不要说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无法否认的是,他在国外的这几年,所遇到的女人,不乏用这招来混上他的

    摒除那些他真的没兴趣的女人之外,他不曾拒绝过谁,说句不负责任的话,女人用来暖还不错,颇有助眠的效果。

    他老早就承认自己是个烂男人,而烂男人是不该有任何的道德心,更不该因为女方看似清纯就不加以动手。

    所以……他决定,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要不要过去一起坐?”言炎用眼神示意,随著舞姿的旋转,他问她是否愿意加入他的团体。

    水净想也不想的摇头,扬头看著天空,长达十三分钟的烟火还在释放,美得像梦一样,但是她却该回到现实了。

    “很高兴认识你,不过,烟火放完之后,我们就该说再见了。”水净笑道。

    眼前的男人很帅、很迷人,但是,她从来不是自由,父母亲从小的叮嘱,是她无法放下的责任,更别说她留在雪梨仅剩短短两个月的时间。

    也不是说她连朋友都交不得,只是这男人太有侵犯力,太有存在感,他那专注的目光,激起她某种奇异的直觉,让她觉得全不自在,甚至觉得后颈发麻,女人的直觉教她要赶紧退开才是。

    “你要走了?”言炎挑高一眉,猜测这是否是她的擒故纵之计。

    “嗯。”水净用力的点头,优雅的随著音乐转了个圈。

    “不多留一会儿?”言炎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只是确认。

    “当然,时间不早了。”她明早还有报告要准备。

    “可是,我吻过你了。”言炎开口提醒,她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嗄?”水净闻言小脸一红,想到那头晕膝软的感觉,脚步一乱,就这样往他脚上踩去。

    “对不起……”她赶忙道歉。

    言炎摇头,不介意这种小事,他想知道的是,她是否真的要走了?

    “你忘了我吻过你了?”他默默欣赏那张小脸,由粉嫩的水蜜桃,迅速变成红苹果。

    “没、没有。”这种事怎么忘得了,她想她会一辈子记得。

    “那你为什么说要走了?”他确定她真的没把他的吻放在心上,当然,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什、什么?”她被吻过与她要离开有什么关系?

    “我们的赌金。”言炎再一次提醒。

    “啊,对喔!”羞赧袭上水净心头,贝齿咬紧嫩嫩的唇。

    只要一想到那些赌金,是用她的吻换来的,那些钱她就有点收不下手。

    “算了……”水净摇摇头。

    言炎的表有些难看,发现这女孩儿已经不只一次跟他说“算了”。

    好像他说的任何话,都不代表任何意义似的。

    音乐正巧停了,他一把拉住她,往人少的地方走去,在角落里停下了脚步。

    “不行,我很坚持。”言炎没打算让她就这么走了。“把电话给我,顺便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她这个小红帽遇上他这只大野狼,他怎么可能让她全而退呢?

    两人彼此有好感,气氛也有些暧昧,水净在拗不过他的坚持目光之下,无奈的给了答案。

    “我叫Jye,电话是……”她说出自己的英人名,也同时念出她的电话号码。

    “我是Si,很高兴认识你。”言炎倒是很喜欢用英名字互称的模式,至保持某种距离感,不会太过接近。

    接著,两人相视笑了,甚至还装模作样的握了握手,像是两人才刚见面,水净被他逗得笑眯了眼。

    不可否认,他真是个令人心动的对象,无论是长相还是行为,都足以让女人倾心。

    言炎握住她的手,迟迟没有松开,直瞅著她看,教她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不是误会了?”突地,言炎天外飞来一笔。

    “误会?”水净不明所以。

    “我吻你,是因为不想让你吃亏,之所以想把赌金给你,并不是因为我喜欢你喔!”言炎很正经地说道,但眸里仍有浓浓的笑意。

    水净闻言噗嗤地笑了出来,这男人吻了她还有话说。

    “好好,我不会误会,你真是太慷慨了。”水净配合的演出。

    “那就好,我很担心你会缠著我不放。”言炎俊脸挤出困扰,这困扰倒是货真价实。

    水净笑著摇头,这男人装得有模有样的,找不到有人比他更自大了。

    “我可以理解你的‘高人气’。”她颇能理解他的困扰。

    “所以,如果我约你出来吃饭,只是想把赌金给你,如果约你喝咖啡,只是想索取一些赌金的分红,如果我找你出来玩,只是大家朋友一场,这些……你都不会误会吧?”言炎继续闹著,一方面逗她,一方面则为自己以后铺路。

    听到这里,水净终于笑出声来,眸里笑意盈然,好久没有这么愉快。

    “好好好,我绝对不误会。”真的是够了,水净笑到眼泪都要流出来。

    言炎故作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口。

    “那就好、那就好……对了!”他带笑开口,突地又像想到了什么。

    “怎么?”水净凝眸问他,不知道他又要说什么。

    “那如果我再吻你,你会不会误会?”言炎猛地再度倾下,鼻尖抵著她的。

    “呃?”

    水净一怔,只见俊脸突然放大,她还来不及让思绪运作,甚至还来不及闪躲,他的唇已经再次吻住了她,她怔愕地与他四目相视。

    这……这真是尴尬了。

    他怎么又吻她了呢?

    只是,这次的吻多了些缠绵,多了些温柔,轻轻著她的唇,挑逗她的感官,教她心跳加速,气息不稳。

    他的唇好,教她呼吸困难,她忍不住一阵晕眩,闭上了眼。

    第一次的吻,她太震惊而忘了去感受,这一次,他温柔的接触加深了所有的感觉,教她神魂颠倒。

    吻终歇,水净微喘地看著他,半天才想到要责备他。

    不是教她别误会吗?

    竟然还凑上来吻她?

    “现在没赌金了,你为什么还吻我?”天啊,她的头好晕。

    “现在呢?你误会了吗?”言炎带著笑问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你!”水净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说她没误会,那她就不懂他为何一直吻她。

    说她误会了,又好像自己很大惊小怪似的。

    只是……他干嘛老心血来潮就吻她,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出她的不知所措,言炎又凑近了一步。

    这次,水净用最快的速度跳开,拒绝他的“天外飞来一吻”,也拒绝面对自己的“误会”。

    “不要再过来了!”水净警戒地看著他。

    他可以这么闹,但是她可没有他的“平常心”,她的心跳到现在还快速得像是要跳出口。

    “怎么?”言炎环起手臂,心好极了,眼闪过有趣的光芒,直瞅著水净,没有错过她脸上任何细微的表

    她的滋味愈尝愈甜,教他有些割舍不了。

    “不要再过来,再过来,我可要误会了。”水净急之下,把心声给喊出来。

    言炎闻言哈哈大笑,愈来愈喜欢这小妮子,那吻还真是意犹未尽。

    “因为那个吻吗?”言炎不疾不徐的回问道,把刚刚那切的“误会”,说得轻描淡写。

    “对。”水净用力点头,毫无异议的赞同。

    言炎眼闪烁著笑意,高大的躯靠在船边,长腿在脚踝处交叠,模样轻松惬意,不若水净的惊慌失措。

    “是不是我再吻你,你就真的要误会了?”言炎扬眉浅笑,以指节轻敲船舷,半晌之后才慢吞吞地开口。

    “当然!”她一颗心都快被他亲走了,还能继续“误会”下去吗?

    她的回答教他十分满意,不理会她的拒绝,再度近一步。

    “告诉你,现在,没有误会了。”言炎徐缓地说道,逐步靠近。

    没、没有误会?

    水净双眼圆睁,水晶般剔透的眼珠子差点没跌出来。

    她眨著眼睛,心跳如擂鼓,小脑袋乱哄哄的,无法理解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他是喜欢她了?

    “是!”言炎没有等她说完,带著笑意的点头。“我想,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的话教水净目瞪口呆,脑一片空白,心跳又开始狂奔。

    言炎只是笑,一直、一直微微的笑著。

    在这个闹的跨年夜里,烟火逐渐落幕之时,开始两人的纠缠。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他们似假似真,似误会似真喜欢的,常常一起吃饭,一起喝咖啡,一起做很多很多的事。

    水净没再追问他们之间,到底是误会,还是认真,她只知道她很喜欢两人在一起的时光,甜的连梦里都会微笑。

    她心想,如果不是父亲的那通急电,她会对他好好交代去处,交代她的心意,好让两人继续发展下去。

    只是,许多事,常常都是发生在措手不及的时候……

重要声明:小说《落跑娇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