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除夕夜,我在自己的小院里拥炉而坐,一壶茶,几样小菜,算是我的年夜饭。北地的冬夜真是难挨啊,屋外的雪已积了三尺厚,整整晒了几个白天,也不见有化。屋子里即使烘了三个暖炉子也不显得有气,反把屋子里给熏得憋闷,我不敢打开窗,前段子在集市上买的拿来消消煤炭味的花木,也都死掉了。唉……如果燕巧在,那些花木,怕是想死也死不了的,燕巧呀……

    我执起壶倒了杯茶捧着喝了口,又抬头扫了眼前头堆成一堆的礼,轻的重的,巧的拙的,古的近的,雅的俗的,大的小的,连礼单都有那么一叠,看得让人眼花:玛瑙玉壶、象牙一对、碗大的夜明珠、翡翠花瓶、玉观音、金狮一对、黄州晴砚一墨、赤豹先生的名贴《长风赋》、墨笺的名画《伊河暮》、桑若噙的雕版《潇湘泪》,而这其,最名贵的要算书令柳罗霄送来的一盆叫“火树银花”的珊瑚树了,高约有四尺余,枝条匀称,晶莹剔透,色泽粉红鲜艳,灿红耀目,让人惊叹!是宝物,也是重礼,这个书令官阶上其实是和我平起平坐的,他这么示好,看来是想让他几个儿子的子过得好些了……前几,程彰就在审伊河以南的向阳渡一带的赈灾款项吧。

    神都以北以西多有饥荒,但朝的官员却在这里行贿受贿,如此腐朽如此鱼百姓,还能指望什么呢!他书令每年俸禄不过两千五百石,哪来的那么多钱买这些东西?不是下面孝敬的,就是压榨强夺来的……神都,这个朝纲已经从根子上腐烂了。而我就是在这个如此飘摇的根部,再使劲摇他一摇。于是,这些礼才都送得进门……这么多这么重的礼,看来还真该收几个小侍来看管一下,防一下宵小之辈呢!

    这种收贿的行径,如果虞靖在,她一定很不耻吧……我皱皱眉,又想起虞靖了。走到火盆前,看着隐隐跳动的火星,我不心祝祷,虞靖,你若在天有灵,就保佑你所在意的所有人都平安康泰吧!轻轻将手的茶浇在火盆里,听着瞬时响起的“咝咝”声,心一下子寥落得很……除夕,本该是团圆的子呀……

    新年伊始,才过了正月,六爷与豫王就在池州胶住。这一次会来一场大战了,我冷眼看着朝大臣,颇有些出兵后袭六爷的提议,有些是为了讨好我,有些却是为了防忌我。王上静观其变,他是在估量我,在试探我,但我若是存心无视于你,你又能奈我何?依我今时今之力,要杀我已不易,若要暗杀……想起镇在府宅四处游走的几张已颇为熟悉的脸,心浮起几分甜蜜。那些人,该都是佩着那乌木牌吧?

    王上要演戏,那就演吧!二月初,杨柳才爆芽的子,我便上疏奏明王上,请调兵马偷袭柳州后方,乘势也可夺回柳州的兵马统司。王上对于此自是满意万分,但也不好就此定论,这道奏疏就暂时先搁着,等议了再说。而只搁了两,北部雍州传来八百里急报,突利进兵炎城,图原。

    其实突利进兵炎城,早就有六爷一方的人马报与我知。所以那道出兵偷袭六爷的表疏,呵!只不过是一出进表忠心的戏罢了。朝上下一时又乱成了一锅粥,求和、主战纷争不绝,王上凝眉难下决断。太尉手掌兵权,自是站于主战一派,而旧时跟过来想偏安一隅的权贵,却又主张求和,只要太平,上贡点金银绢帛就上贡,只要多加点赋税就解决了。而王上,似乎真的倾向于这一派。这就不得不让我心存警惕起来。一定要让他打消这个念头才是。

    于是,这一晚,我与兰裘生、程彰、以及新提拔上来的陈永权、蒋彬、厉严等在府密议。朝权贵,主和派以侍王渊、黄门侍郎项基为首领,只要能扳倒他们两个,那主和派就溃不成军。这二人私德不修,又多有心眼,要设计,极为容易,但如何与主和一事联系起来就颇费计较了。要让主和派不敢再出声才行。

    程彰是熟读了《罗织》一书的,这其的法子他一口就应承下来。果然,才不过十,他就在抓到的一个行迹可疑的小商贩嘴出一桩谋:侍王渊与黄门侍郎项基本与薛温晋密交,在与突利私通一事上,更是与崔长河有过计较。此次突利来攻,正是想投靠突利,乘着求和之势,割地卖国,以激民愤,之后,突利可汗便可一举而灭胤朝,夺取原霸权。这名小贩正是送信之人。

    这事捅到王上那里,王上自然惊疑不定,虽未必信,然在如此风雨飘摇之时,在我方明显占据优势之时,他为安主战派之心,只能信我,也只能杀王项二人。但这案子还没完,因为这其牵涉到了求和一事,所以所有求和派人士都在嫌疑之,他们为保命,这个求和的口自是再也开不了了。

    于是,大局一定,便准发兵攻打突利。我悉心挑选了几员清廉自守,又善机变的人安在六部,尤重户部。大军出征,军粮先行。这个粮草问题可不得不重视,兰裘生我是绝对信不过的。等到一切安排妥当,王令已下,我仍以右仆之职随军出征,赵黎被封为大元帅,征兵二十万发往雍州炎城,同行的还有将军关静意、武商、秦弓,别将钟毕全、常纲,游击将军包定业,参将耿长忠等二十多员。

    我临行前又在神都南边留下一将,杜前,上奏王上的意思是一可防南边几王生乱侵袭,二可防晋岑王发兵来袭。其实私下里来说,杜前无才又喜自作聪明,柳州现防的小将正是左梧,他应该会领兵夺下临近的八皇子一处。而左梧之才,杜前所有的小动作一定会反成辅助之力,或者我到时还可以修书一封,再助助左梧。

    在这个二月十八的子,桃花始吐花苞,映在这一片充满着刚武之气的烈烈旌旆与重甲盾戟行列,别有一番英气。此次出征,顺应民意,夹道民声踊跃都直嚷嚷着要入伍充军,以报国家。突利,我纵使夺不回科沃,也要把同西十六州呈到你六爷的面前!

    加快行军,连走了十一天,才到雍州。突利已攻破了炎城,三十八万铁骑直俞安。俞安之地,以山立郭,戎嘉山川,最为秀拔,襟带青州,咽喉雍显,左控五原,右带隐台,是神都安危之所系,绝对失之不得。我军一入雍州便入驻俞安,为的就是重防此镇。

    招来众将议事,都言不应力敌,突利铁骑比之羌蒙的骑兵更甚一筹,骁勇骠悍,所向披靡,原之人少有匹敌。骑兵我占弱势,此地又为山城,摆不开阵法,那么只能是设伏了。我在军图前细细盘算,戎山与嘉岭在此交汇,又近山城,倒是可以一用。

    当下,我立即吩咐牧监采办鞍马,以淆敌军判断,让他们错以为我军准备与之一拚骑兵,然后就可以敌深入,一举破敌。

    次,牧监四处寻马,其他城的商贾一听,也纷纷前来寻求商机,才十,已有大量马匹进入俞安。这一景象,相信驻扎在俞安以北二十里的突利军必定深为注意。

    三后,一切布置妥当,突利强攻俞安,我军先由将军秦弓以三千兵佯败之;待其先锋进入戎嘉谷口,常纲所率兵马由山侧杀出,专砍马脚;包定业率三万兵马由谷尾掩杀敌兵;而入口处,又由耿长忠率两万人马堵截,两厢夹击,任他再悍的兵俑也难突围出谷去。而军,我又派出将军关静意率一万精兵伪装潜入敌营,火烧其屯粮之所。

    一场恶战下来,我军大胜,歼敌四万余人,俘敌两万三千人。当晚,乘其兵败锐气尽挫之时,赵黎又亲帅十万大将夜袭突利营帐,火烧连营,杀得突利兵前后难顾,直如一盘散沙,溃不成军。赵黎还乘胜追击,连夺三城,直其窜逃回五十余里外的炎城才罢。

    连战大捷,士气涌动,边关百姓也都乐开了花,都将家仅有的鸡鸭牛羊送来犒劳军士。突利进兵以来第一场大胜呢!兵士都在那里自相庆祝,赵黎也准许可以饮酒一晚,于是,篝火连垛,芦管铁笛,一时都吟起铁马金戈,充满着激昂奋进的《将军调》“为建勋业出神都,西向轮台正桃花。雍州三月犹寒衣,俞安烽火战催发。昨夜才报羽书急,突利已在戎山下。英雄勒马丈原东,平岗惊起万里沙。将军拥旆夜出征,平明已传凯旋歌。风云帐下健儿心,气冲霄汉凛重甲。晓来清点胜绩处,多少胡尘归征伐。”。兵士们唱的唱,跳的跳,一个个闹得军声震天。我淡淡地看着,这些豪勇之兵,到最后该怎么顺利投到六爷麾下呢?经历如此阵仗,其心必高,后恐怕是难逃一战了……

    第二,我与众将检视城池,残垣断城,人迹罕有,瘦马枯槐,汉井深深,道路狼藉,悲风四起。突利之兵只为掠夺财货,烧杀抢掠,于民真是万恶之薮。这一次,不打得你几十年翻不过气,我就白打这场仗了。

    三月二十,我军兵进炎城,炎城东濒宁水湍流,背依悬崖绝壁,隔河为古青阳与河东间的宁水河谷大道,是雍州与青州间的咽喉。其城不能巧夺,只有硬敌。眼下别无他法,只能引其出兵来袭。可是经俞安一役,突利因粮草未到,又惧我军伏兵,居然坚守不出,以待援军。我与众将议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妙法,直到神都传来王上的嘉奖与羌蒙准备发兵以助我军的契书,我才想到,或许可以让羌蒙配合我军,兵出突利的鸡鸣山一带,以阻突利援军,而只要突利援军不到,炎城敌兵必不能守下去,这样,应该可以尽败敌兵了。

    果然,发书给羌蒙八后,宝康让其木得为将,兵出鸡鸣山,与突利援军交战。炎城久候援军不至,只有出战,一战,我军的撒星阵便尽败其铁骑,夺回了炎城。

    至此,我军与突利之战,开了个极响的好头,接下来,就是夺回同西的战争,由守而攻。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