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六爷同意出兵的军令终于在四月初三到了东丰,同来的还有李延亭将军及其所率的两万兵马。之前还有些摇摆的心在接到六爷的兵符时,忽然就沉淀下来。毕竟六爷是以天下为重的人,那这场仗,我可以打得毫无后顾之忧了。

    四月初五,我军出发。我依旧坐我的车,左梧依旧是我的护卫,但这一次,他已是一个统领三百人的校尉。儒辉有他的队伍,而六爷显然也给了我兵权,意思上并不是让我只做个参机军务的幕府,而是真正的领兵上阵,因为鲍协让、李延亭都是归我统领的。

    四月初八,八万大军来到离江城十里的葛岩下寨。江城守将是素以打仗凶狠著名的马原,他正值壮年,又武艺高强,但江城其地,并非难攻。儒辉正面佯攻,而我则是率了一万兵士由小径直取其城,马原虽是武艺过人,但毕竟一人难敌一军,说降不得,被乱箭死城下。不管怎么样,江城拿下得总颇为顺利。

    而后,我们一路往东,虽不是场场都胜,但至少也是十拿下**。打得激烈,也打得辛苦,一个多月下来,我们居然已开辟出了一条路。

    只是我在这期间接到了虞靖传给我的一封密信。上面所写的居然全都是谌鹊的一些事,有一些颇为可疑,几乎可算得上罪证了。初拿到这封信还真是吓了一跳,并不为谌鹊的所作所为,他这样的人,处在这样的位置,越权徇私在所难免,而这其当然也有些事是连六爷都无法容忍的。这并不奇怪。我奇怪的是虞靖为什么会想到要去动谌鹊。她那个子,灵变大,也意味着定不下来,沉不住气,而对付谌鹊,这会是致命的!

    她到底在想什么呢!真是一刻也不让我安心啊!我当即就回信给她,让她停手,把以前所掌握的都给毁了。谌鹊的事到时我会一手处理,我在六爷边的时间比她久,各方面的牵扯我比她熟悉,要打压谌鹊,我已有主意,虞靖根本不必要冒这个险。不被他知道倒还好,一旦被他听到风声,以谌鹊的手段,虞靖会有危险的。

    我怕她那死脾气不肯听我的,就写了封信到燕巧那里,让她劝劝。好在虞靖总算听劝,答应不再插手,至此我才松下一口气。谌鹊……先搁一下,等到把平州夺下之后再着手动作吧。

    五月十一,我和儒辉已顺利攻下南亭,但难办的还在下一个地,九茶山。九茶山地势并非最险要,却是极难打的一处,因为那里有丰化双杰之一的黄天正。此人享誉四十多年,虽现已年愈花甲,但其谋其略,往往让人防不甚防。对我来说,这是幸,也是不幸,作为谋臣,当然我这个份多少也有点不伦不类,但相信每一个在军营里呆过的人都有这样一个愿望,那就是武可敌鲜于,谋可算双杰。鲜于将军与丰化双杰,已是这个世上,人们心的一座高峰。昔的双杰今已剩下黄天正一人,另一杰于三年前因病过世,而本在豫王麾下效力的黄天正不知为何,弃明主而就一个地方小霸,当时也是让人极为想不通的一件事。

    如今要碰上他了,我心多多少少都有些激动。黄天正,高山仰止啊!相信儒辉的心里也是一样吧?不然不会说好要我合计合计的,但在帐坐了大半天,却只是看着军图一句话也说不出。

    说到儒辉,又想起出东丰前那一天的谈话,事后他只字未再提起,举手投足间也与往无异,让我本来还提着的心也渐渐放下。儒辉,他是一个真正的君子,澄明如镜,明镜如水。

    “我们先别忙着进攻,还是得看看形再说。”

    我笑,儒辉什么时候也会说这种废话了?“嗯。”我很认真地点了下头。

    他朝我看了眼,也有自觉,当下也笑开,许久才叹了声,“能与双杰打上一仗,此生便是无憾了。”

    “……是啊,就是死了,也不枉人世一场。”我也忍不住一叹,可是,“不管他们是谁,我们也一定要赢,会赢!”

    儒辉郑重地点了点头,“没错。要赢,也一定会赢……”话至此他顿了顿,笑开,“说不定,双杰以后就成了你我了……”

    “呵呵……一役成名天下知?”我大笑,心却是颤了颤,要赢,又谈何容易呢?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我拍着额,“一个小小的九茶山哪来那么多人!”我军八万,而这九茶山居然也有着三万兵马,难不成平州的人都集在此地了?

    儒辉也是浓眉深锁,“我军由东丰来攻,有气势之盛,但却不占地利啊。”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于我们极为不利。”

    纵观九茶山之地,其左是一条较为平坦的小道,其右是久溪,而正则是九茶山的大道,此三路都可以攻入崔猛化的守地。只是到底该取道哪边呢?想到黄天正的谋略,心里真是毫无把握呀。

    “倍则分之,平澜,我们这仗还是要照这路子走。”

    倍则分之,倍则分之……三路,奇兵……心思急转,我忽然就有了一个主意,“儒辉……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反其道为之?”

    “反其道?”儒辉看了我一眼,又仔细详审军图,“兵者,诡道也……虚虚实实……你是说从正道上来?”

    “没错。我们一路打的多是奇袭,而你我也是常用诡诈之兵的人,黄天正不可能不知道,如果你我反而来一个合乎常规的打法,可能他反道不防……”

    儒辉缓缓点了点头,“这个主意可行……只不过我们还是要做好各方的敌之举。嗯……不如这样,我们还是分兵三路,倍则分之,扰乱他们的视线,把他们的兵力分开……”

    “嗯,就这么办。我引兵往左侧的小道,你引兵走久溪,主攻的一路你我还是不要出场的好,让他们以为我军必不从正道上来,而且……就算他们有防备,我们这三路,有一路能攻进去,也是歪打正着。”

    “好。”儒辉笑容一展,随即又一凛,“还是我走正道吧,否则以黄天正的心机,或许会瞧出破绽。”

    我想了想,也是,黄天正是什么人,隐得太过反而易遭猜忌。“明一早,我们就这么办吧。”黄天正,终于要与你一决胜负了么?想到这里,我的手不微微有些发颤。

    儒辉也是定定地瞧着帐外的天空出着神,想来他的心也是甚为激动吧。明天,就在明天……

    五月十三,我点了五千兵马由九茶山左侧进入,而儒辉则率兵两万由正道走,鲍协让则引五千兵马从久溪进攻。

    部队进那侧有些崎岖的山道,我的车走得有些不稳,正如我现在的心,有些忐忑,有些激动,有些担心,更有些不敢置信。黄天正呀,以往在蒙乾镇的时候,对他的事迹只是神往,那时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我居然也会有可以和这样站在天上的人物对决的一天。

    部队进入山道,这一处其实与柳城的束风道有些像,只是那一处是土丘平坦,又有茂丛遮掩,易于伏兵的掩杀,而这一处,却是两崖高耸,壁立陡峭,虽多草木,但却其险不可立人,更莫说藏人了。相比之下,三路我这一路是最安全的。

    我军慢慢地行进着,周围极静……等等,此处山势虽是陡峭,却多草木,不可能连鸟声虫鸣都没有,但现在的这里却是静得有些让人有种深刻的不安。

    “传令下去,撤军。”我向左梧急令道。

    “停……军师有令,撤……”

    左梧的高喊还未完,就听见崖上一声炮鸣,我急向上看去,就见崖顶上已摆好了弓弩手。而那一处,正立着一条淡灰色的影,远远的,我看不清他的相貌,只是那一气定神闲,那一头鹤发,那负手而立的飘洒形,黄天正!是他,正是他!

    “军师,快走!”左梧拉着我的车急速回,而上面,箭雨已下。但那一瞬,我只能呆呆地看着那条淡灰色的影,心里有的只是一种孺慕之思。就是死了,能完成与他一决,那也算是不枉此生。

    “撤兵!快撤兵!”左梧护着我,将箭悉数挡开,但他的手臂上已了一箭。

    看到他的鲜血,我才猛然惊醒,是了,我还有我为军师的职责呢!“叫大家不要乱,快快退出山道!”幸好,这条山道我入得不深,否则还真要全军覆没。

    待退出山道,敌军并未有队伍出来追击。我清点了下自己的队伍,共折损了一千左右的兵士。不多,以黄天正的安排,真的不多。他为什么没派人来追呢?以他的谋略,不可能会放我活着离开的……糟了!儒辉、鲍协让他们有险!

    “速速回营!”我看着左梧右臂上的箭伤,血都渗出来了,一定不轻。这场仗,我们是输定了。所有的计谋只怕都被黄天正算计在内了。“张炳,你马上去追赶刑先生的队伍,要他不管胜负,马上回营!”只怕那黄天正还会来劫营。

    “是。”张炳答应一声,就迅速骑上一匹快马走了。

    回到营,我让全军将士都戒严以待,四处都多加了兵马守备。

    巳半,鲍协让负着伤回来了,其下的队伍也只剩下不到一千人。他一到,就向我跪倒,“军师……末将无能……所率五千人,只八百人回营,军师……末将罪责难逃,只求速死!”

    我叹一声,扶起他“鲍将军不必自责。这都是我之过,我终究还是料错一着。对了,鲍将军,你们怎么死伤会如此惨重?”

    他长叹一声,“我率军渡过久溪,没行几步路,就遭敌军伏兵,我见势不敌,马上撤兵,谁知才渡过一半,上游忽然冲来大水,我军将士本就疲惫,又遭逢前有大水,后有追兵,士气大落,都四散逃窜,以致死伤无数。”

    “忽然冲来大水?”

    “是啊,是我糊涂!初夏本就是久溪汛期,我没注意啊!初过河是见河水清浅只及马腿,也没在意,谁想……唉……”

    我闭了闭眼,到底是双杰,算无遗策呀!“此事不关将军的事。是我所虑不周。敌军定是先用沙包堆在上游,堵了河水,方便我军过河,事后见我军撤退就放开沙包,用大水淹冲……奇计啊奇计!”不知道儒辉那边会不会出事,着实让人心焦。

    所幸,到了巳时三刻,儒辉率军回来,他所率的两万兵马虽也有折损,但却并无大碍,只不过是小遇伏兵。至此,我遭遇了近一年来第一场大败。真是大败,且败得心服口服。黄天正,真是不容撼动的一座高峰!

    次,我与儒辉退守十里下寨,清点兵卒,此次九茶山一役,损失了近一万兵马。士气大衰。这往后的仗,怕是更难了……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