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风景,山岗上,放眼望去,是大片大片的田地。正是和景明的时节,油菜花开得满田都是,黄澄澄得耀眼。山上一个小土墩边,围着七个小孩,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脚边的这个微微拢起的土墩子。

    “哎,好了没啊?”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搔着下巴问。

    “心急吃不了豆腐。”年纪略小一些,梳着两角辫的女孩咬着手指头说。

    “这是什么意思?”她旁边的一个年岁和她差不多女孩子不明所以地问着。

    “啊,就是说豆腐太烫,如果心急就会烫到手。”

    “你怎么知道?”旁边一个很大人样的孩子用手拍拍土墩。

    “我上次吃的时候就烫到了,我娘就跟我这么说。”

    “那以后不用手抓不就行了?”

    “哎呀,你原来吃东西还用手抓啊?那很脏的。我爹说,应该用筷子,就算不会拿,也应该要下人帮你夹,不可以用手抓的。”一直坐在一边很眼馋却又犹犹豫豫的小女孩此时说了一句话,不过眼睛还是盯着那个小土墩。那里已开始冒出香气了,终于,她敛起上质料上等的裙子,也蹲了下来。“什么时候会好啊?不是说煨番薯很快的么?”

    “啊,好了!好了!”搔着下巴的女孩兴奋又小心地扒开土墩,终于露出几个焦黑的番薯。“呵呵,好了呢!来,咱们分。刚刚是我和平澜去偷的番薯,我们两个应该最大。”

    “乱讲!我负责帮你们看守把风,我才应该最大。”

    “燕巧呀,你还敢说!看到那只狗跑过来却只知道会大叫着跑,你最没用了!”

    “争什么争!还是听修月的。她最大,也最公平。”

    “好了,不要吵。我来分。张烟和秋航负责煨番薯,你们两个的是这个……平澜和虞靖将东西弄来,你们两个的……燕巧,这个……拘缘,你要不要?”

    “她怕脏,我来吃就好。”

    “谁说的!你们都吃,我也要!”

    “嘿嘿,吃得你拉肚子!”

    “拉肚子我也要!”

    ……

    清风徐来,吹散山间一阵打闹声。

    我无意识地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简易的板上,边有一张堆着大小小书的桌案。是营帐。一切都还是存在,许多事,许多人,许多感,都过去了。哪怕曾经……曾经是那么天真无邪……

    我动了动胳膊,感觉浑软绵绵的,使不出半分力气。口里有股苦苦的味道,我想喝口水把这分苦味给冲走,但却起不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力了?

    从被子里伸出手,想掀开被衾,但只一角,便有一股冷气钻入,直袭全,我连打了几个哆嗦。太冷了!我只能放弃地再度将被子捂在上。这么一折腾,才发觉眼前的事物忽然间天旋地转起来,头重得要命,又晕又疼。我捂住眼。

    “平澜?”一声清浅的声音从帐帘处传来。

    是谁?听声音似乎是六爷……我放下手,缭乱的眼却看不清来人的影。似乎是一团淡青色的影子正往榻边靠近。然后一只冰凉的手贴上我的额际,很冰,冻得我一哆嗦,但似乎有一点凉润的舒适感。

    随后我听到一声怒喝,“林阳!”

    “是……小的在。”

    “你怎么治的?她怎么到现在还那么烫?”

    “……呃……小人知罪……军师她……她思虑过重,前些子又过度伤心,休息不足……最主要的是,曾经似乎受过重创……复元的时候……未……未加妥善……调养……小人一定竭尽全力,请六爷饶命啊!”

    “……再给你两天时间!若还不退烧,你就等着掉脑袋吧!”

    “是,是,小人这就去开药方……小人这就去开……”

    我头昏脑胀,想看清楚,眼前却一片模糊,好像手被一种凉凉的感觉包裹着,一会儿,耳边似乎传来一声低叹,“……你怪我么?”

    语气很柔软,也很淡,我不知怎地,心忽然难受起来。是。都是你!都是你!如果没有你,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拘缘……修月……张烟……秋航……她们都不会变……不会变……也不会死……什么都不会有了……明明没有七星的……如果重新来过就好了……我一定不要这样……

    子仿佛被拥入一具带着温柔的怀抱,那里面融合了爹娘的包容,融合了师傅的关,融合了虞靖燕巧的支持……还有……一抹深深的悸动……

    “……如果可以重新来过,我还是不会放掉你……我还是会让舅舅去培养你……然后,还是你来到我边……”断断续续地声音透过我的呜咽声传到心底,有着一种昭示。但此时的我,除了委屈还是委屈,我想要大哭一场,而我也这么做了。我想让自己纵一次,在这一刻,在这么温柔的怀抱里。

    再次清醒,我还没睁开眼,便听见有人在耳边喃喃细语,语气有无尽的哀愁,“……平澜……为什么要是你呢?为什么要是你?我以为,我本以为他在乎的是我……他带我入军,又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提拔我,我以为,他至少是看重我的……可是……为什么要是你?”

    是虞靖么?她在边说话……

    “不对……平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怎么可以……凌州的事我全知道了,你受过那样的痛苦……我怎么还可以……”

    虞靖,她在我耳边低低地啜泣。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居然也会哭成这个样子,这么压抑,这么哀凄,哭声闷在喉间,只是一声声极幽咽的哽咽,让人心都疼了……虞靖,能够待在六爷边,对你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吧?可是你知不知道,谌鹊已经打算动手了,他不会放过我们的……你又是如此不拘小节……要我怎么放得下心留你独自一人在如此凶险的环境里?这一次在梅岭,若不是祖永悌一时野心太大,妄想一举就挫败六爷,在梅岭,你已难全而退。这一次,真的是你轻敌了呀……依你的心,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呢?我怎样都是可以无所谓的,只是,我只剩下你和燕巧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们……真的不想……

    “啊,谢天谢地,军师总算是退烧了。退烧了。”耳边是军医终于宽下心的轻松,“六爷,虞将军,军师已经没事了,只是子过虚,要好好静养一段子。”

    “啊,平澜姑娘总算是没事了。真是吓人一跳呢!”宣霁也在那里说话,也是大松一口气的语调。

    “是啊,是啊。平澜姑娘此次可是又立一大功呢!老夫纵横沙场几十年,能以区区五千兵马守住这个营,还真是难为啊!”

    “林阳,你去领一百两赏银吧。”六爷清浅的声音飘入耳际,丝丝透入心房。

    可是只要一想到凌州,一想到虞靖,那股安心的暖流马上就转为一阵刺痛,搅得心肺干涩异常,我忍不住咳了起来,“咳咳咳咳……”

    “醒了,醒了……”

    我睁开眼,第一眼便是六爷那双幽深的眸子,随后,我看见了虞靖。心一窒,我转开眼,“……给大家添麻烦了。”

    眼角瞄到六爷似乎皱了眉,微微别开头,薄唇抿起,却并未开口说话。

    “这是什么话!你守住了主营,可是立了大功,你知道么?”虞靖拍拍我,冲我一笑,“好好休息,军医说你要好好静养的。”

    我看着她,作了决定,“平澜是不是拖住进兵的速度了?在兵营里,平澜这样养病恐怕多有不便吧?”

    虞靖在听我这话时,眼睛一亮。我淡笑,吸了口气,转向六爷,“六爷……平澜是不是可以先回东丰呆一段子再回前线?”

    六爷唇明显地往下一抿,目光冽冽地朝我看过来,隐隐带着怒意,“你想去儒辉那边?”

    “……平澜不想拖累大家。”我低头,无法承受六爷这种别有含意的目光。

    宣霁与鲜于醇都微微一愕,然后皱了眉头,却也不便出声。六爷像是经过了几番忍耐与思量,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好吧……你要去便去吧。”

    “谢六爷。”

    六爷一顿,似有话要说,却在这一瞬冷下了所有的眉目,不再说话,转便出了帐。

    ……如此应该可以不让虞靖为难了吧?我转头看向虞靖,只见她瞧着六爷出去的方向轻轻叹着,有着神伤。

    我苦笑,对上宣霁与鲜于醇有些薄责的眼神,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这个立场,本就是做什么错什么了。所以要怪,就全怪我一个人吧……

    两天后,左梧便驾着马车送我去了东丰。我很累,一天的行程我一直在车内的暖被里睡着,仿佛怎么也睡不够似的,一直睡一直睡。到醒来的时候,我发觉自己已躺在一间清雅的屋子里,睡的是真正的上盖的是绣着锦的绵厚的丝被。

    已到了东丰了么?我拥被坐起,头还是有些重,但已不再晕得那么厉害了。是夜里,屋里点着烛,那边圆桌上还趴睡着一个小丫鬟,十四五岁的年纪,梳着两个髻,整张脸埋在手肘里,看不清相貌。

    这么睡会着凉的……我想起,却又懒得动,于是就想开口叫她,怎知还没出声,她已醒过来了。她揉了揉眼,看到我正坐着朝她看,吓了一跳,“啊,姑,姑娘……你醒啦!”

    我朝她一笑,“是啊,我醒了,这里没什么事了,你也快回去睡吧。”

    她摇了摇头,“不行,先生吩咐我要呆在这儿侍候姑娘的。”

    “侍侯?”想来是刑儒辉安排下的吧。“不必侍候,我也不过是个丫鬟,哪有丫鬟再让人侍候的?你快去睡吧。刑先生那里我会去说……”

    “姑娘你醒了么?”门外忽然传来刑儒辉的声音。

    “呃,有劳先生惦记,先生请进来吧。”我顺手将边的外袍披上。

    刑儒辉于是推门进来,依旧是温尔雅的气度,诚恳却渺远的眼神。“姑娘此行多劳累,就在东丰好好休养一段时吧。”

    我笑着点头,“是啊,此次正是来打扰先生的。”

    刑儒辉微笑不变,眼神却深邃起来,“不管姑娘究竟为何而来东丰,都请暂时先把心事放一放,养好子要紧。”

    我一怔,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刑儒辉,也是个心如明镜一样的人呢。“平澜来了先生的地界,自然都听先生的吩咐了。只是先生也别镇姑娘姑娘地称呼了,平澜也实在愧得紧。”

    他轻松一笑,也不为难我,“好。我叫你平澜,你也别先生长先生短地唤我了,这里,很多人都叫我一声儒辉。”

    “好。儒辉。”我俩相视一笑,无形,我觉得暂时把一切烦恼抛开也不是坏事,得过且过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