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第二一早,我在军前请命。

    “你只要五千兵马,却不让虞靖同行,你打算要几攻下柳城?”六爷问得极为严肃。

    “平澜只需十五。”

    六爷凝着眉看了我许久,神色间有一丝隐怒,“你打算与谁同去?”

    “右军参将鲍协让及其麾下五千兵士。”鲍协让年近四十,也是一名干将,但我选他是因为他憨实而质朴,不会刁难人。

    此话一出,六爷先是一愕,继而有些深思。那鲍协让也是大怔。

    “你可有把握?”

    “平澜愿与鲍将军同立军令状,十五内必破柳城。”

    六爷再度看我一眼,终于点头,“好。就与你十五粮草。鲍协让,你意下如何?”六爷眼露锋芒,鲍协让此时就是再不放心也不敢说个“不”字。

    “末将领命。”

    “平澜还有一个请求。”

    “讲。”

    “请鲜于将军驻扎在离条港以北十二里处,以防元承业救援柳城。”

    “准了。”

    “谢六爷。”

    我与鲍协让一同出帐点兵,他悄声问我,“军师,你可有必胜的把握?”

    我朝他一笑,“必胜?呵呵,鲍将军,若能全力一拚,还有三成把握。”

    “啊?”

    我正了正色,“将军,为众人命计,你我可要协同作战,令出即行啊。”

    他点了点头,“末将唯军师之令是从。只是军师……”他叹一口气。

    “总还有三成把握。”

    明便要出发,我连夜让他们赶制了几面大旗,与一架车轼,非常简易的马拉车。

    “平澜……为什么你一个人去?我帮不上忙么?”

    “哪里只我一个,不是有五千人么?”我整了下包裹,“相信我,柳城一定可以拿下的。”

    “可是……”

    “军师。”帐外左梧已准备好了。

    “嗯。那四个小鬼呢?”我问,如今左梧已是我的直属部下,后行军打仗,自可论功行赏,也不算埋没他了。

    “都已打理好,编入队伍。”他言又止。

    我明白,“有用的上他们的地方。走吧。”

    我刚跨出一步,虞靖拉住我,“保重。”

    我点头,出发。

    “鲍将军。”

    “末将在。”

    “扬起旗帜,摆开阵势,行军要的是气势。”

    鲍协让脸色变了变,“军师,只领五千人攻打柳城,不必如此张扬吧?”

    “左梧。让人放出话去,就说新任军师平澜与参将鲍协让十五内必下柳城。”

    “是。”左梧策马前去。

    鲍协让的脸色更难看了,但还是依令将旗举起。我往后一看,“平”、“鲍”军旗迎着寒风招展飘扬,极是威风。很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途经束风道,我特意停下来仔细勘察了一遍。至未时三刻,我军已在离柳城十里处下寨。兵士修好工事,便开始造饭。

    鲍协让来问明的作战计划。

    “派两支几十人的小队伍,明一早便去束风道两处山丘上活动。至于将军你么,自与我前去叫阵。”

    “军师是想在束风道设伏兵么?不过那杨届川老成持重,恐怕未必会轻易出战。”

    “来他自是不会来的。下战帖,前去叫阵,不过是礼数上到一到。”我喝了口汤,将手贴在暖炉上。这天呵,真是冻死人!

    “礼数?”鲍协让吃惊地看了我一眼,“那十五的期限……”

    “将军急什么!这不才第一天么。”我笑看他一眼,“都赶了一天的路了,想必累了,将军请先回去歇着吧。”

    “唉。”他叹一声走了。

    第二,我坐着我的车与鲍协让同到柳城下叫阵。杨届川在城上不动声色地瞧着,任凭兵卒百般叫骂,只是不理。那深沉带着探究的视线是冲着我来的。那么远,我是瞧不清他的表,但我军如此张扬的旗帜与阵势,他想必瞧得清楚。不一会儿,他便下了城楼。第二,杨届川并未出战,我军返回营寨。

    第三,第四,第五,依旧这样,我到后来也懒得亲自去了,只让鲍协让一人前去。第六,我让鲍协让一天叫骂两次,同时派去束风道活动的人不变。

    到了第十,依然是无功而返,鲍协让的眉头是愈皱愈紧了,每都找我议事,不是午后就是晚上,让我也被搅得不得安枕。看着他的不安,我妥协,第十一上,我与他亲自上阵叫骂三次,杨届川仍是没有出战的意思。

    第十五,鲍协让天一亮便跑到我帐,“军师啊,今已是第十五了,你我可都是立下军令状的人哪……”

    我点头,“将军来得正好。升帐,点将。不许吹号。”

    鲍协让一愣,随即跑出去,一个个将人叫来。我看着他的背影一叹,这半个月实在难为他了。一个也算资深的干将,叫手下居然也不知道要派个下人……唉,真是急糊涂了。

    一时众将齐集,我一整衣衫,严肃道:“成败与否,在于今一击。众将听令!吕队正,你速将束风道的人马撤回。”

    “是。”

    “赵副将,天一黑,你便率两千部众在束风道两旁设伏,事须隐密,万不可泄露一丝一毫,否则功败垂成!”

    “末将绝不妄泄一点风声出去。”

    “嗯,你待杨届川军马过半,冲下劫杀,紧紧咬住其军,若得杨届川,当记头功!”

    “是。”

    “陈副将,你引五百兵士留营,一旦有兵马来袭,让一人坐于我的车轼,打起”平“字旗只管往束风道退,沿途尽量丢盔弃甲,狼狈些!”

    “是。”

    “鲍将军,左梧,你二人入夜后随我伏于左侧首山,换上杨军服饰,待机攻城。”

    “是。”

    “后卫营小卒张炳。”

    “小的在。”少年矫健机灵的形闪出。

    “你的任务最险也最重,你可敢去?”

    “小的万死不辞。”

    “好。你现在即往柳城西面,鲜于将军的驻处,不必到达,只需在近柳城处转悠,若被杨届川的人拿住,你就说是今晚亥时正要夜攻柳城,你是去请鲜于将军相助的……将此信藏好,若是忘了词,便说送信的也可。”

    他接过信,小心放入怀。“小的定会完成使命。”

    我看着他一字一顿,“你可记好,此仗成败皆系于你一人。你可要见机行事。”

    张炳翻跪倒,“小的一定不辜负军师厚望。”

    入夜,我与鲍协让、左梧伏于首山一小丘处,戌时,果见杨届川率军夜袭我营,看来张炳完成了任务。不多时,营大乱,远远地听到有人大喊“杨届川来了!快跑!”

    我们等了小半个时辰,听蹄声渐远,便换上敌军的衣物,来到柳城城门下。火把子的光到底有限,我们冒充得很是便当,只谎称是杨届川要回防,便放我们进去。于是城门大开,鲍协让一见便与左梧引兵杀了进去。

    又过半个时辰,我已稳站在城头等着杨届川来作最后的自投罗网,胜局已定!

    马声渐近,不远处已驰来数百骑,“快开城门!”,正是杨届川。但我军此时亮起了火把,城头上早已插上了“平”、“鲍”的旗帜。后方陈赵二副将已率兵赶至,将杨届川团团围住。我一看天色,正是亥时正。

    “放箭。”

    城下顿时喊声四起,我眉一皱,让左梧喊道:“杨将军,晚辈早年慕你风采,特来拜会。今侥幸胜之,也是因王爷想请您过府一叙,以尽孺慕之思。”

    “老夫宁死也不做晋岑王的走狗!”

    我不耐烦,“捉活的!”

    亥时初刻,左梧趁了个隙告诉我张炳已经归队,我终于放下心。此时鲍协让也已将杨届川五花大绑地押至面前。

    “哼!”他抬头,满脸的胡子上沾着血迹,瞪着虎眼,对我不屑一顾。

    我端着茶喝了口,半是祛寒半是提神。这老匹夫!害我连来提心吊胆,都没睡过好觉。如今还大摆威武不屈的架子。这事自有六爷、刑儒辉他们心,我才懒得说降你!“绑紧了。可别让他跑了!”

    “你,你这黄毛丫头!敢对老夫无礼!”他边挣扎边叫唤,“若是我儿在此,到时定将你碎尸万段!”

    他儿子?啊,是有个杨贤屯兵于此城东十里处。我将茶碗一搁,“多谢将军提醒。嗯……现在应该已有人前去报信了吧?吕队正,速派人往东处放消息说我军马上就要回师,届时杨将军将同行。”

    “是。”

    “陈副将,你再率两千军士伏于束风道,活捉杨公子也是大功一件。”

    “是。”

    “你……你!”

    我笑着吩咐,“来人,请杨将军上路。”留下两千兵卒与赵副将守城,我回师。那杨贤倒真是个孝子,消息也快。还没入束风道,他便已率部追来。我让后卫小将打一阵退一阵,引入束风道。丑半,后面队伍已派人来报,说是杨贤也已擒住。事到这一步应该算是落幕了吧。我打了个呵欠,眼皮有些发重。

    途鲍协让一直在边上询问,我实在烦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个骄敌之计。我一个刚胜过几个小仗的后辈,又是个女子,杨将军当然不会将我与鲜于将军等量齐观。而我更是大张旗鼓,四处放话,过束风道时稍作勘察,又屡派人手在那里出没。这些都让杨将军相信,我不过是个稍识兵法,打了两场胜仗便自高自大骄傲跋扈的小丫头。是吧?杨将军?”

    “哼!”

    我咂咂唇,继续道:“后来几叫阵,你自不会轻出。你本是想待我心浮气躁,士气低落时给我一击吧?那我便照着你期望的走,渐渐增加叫骂时辰、次数,最后五我亲自上阵。今,啊,是昨了,十五期限已到,你见连束风道的人都已撤回,也不再叫阵,又见营前军旗半倒,就认定我军士气已尽,已有三分想动。又捉到我派去的一个小兵,说我准备与鲜于将军定时夜袭你柳城,便提早了一个时辰,攻我不备。我说的没错吧?杨将军?”

    “唉……”他一叹,“巾帼不让须眉。老夫今算是认栽了。”

    “将军客气了。”总算解说完毕。我扭扭脖子。当时这计行的全是我自己的臆测,能让他计,也的确是上天保佑。

    “原来军师屡让人在束风道出没是为这个呀。末将当时还觉得这般做太不隐密了呢。”鲍协让在一边轻叹。

    “不攻而示之以攻,攻而示之以不攻。形似必然而不然,形似不然而必然。兵家所常用也。”我有些迷糊地背着师傅往教的兵法。这个鲍协让什么时候才能安静下来让我打个盹啊?

    “是。是。军师用兵如神。不但束风道设伏,还夜袭柳城,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攻其所必退而已。鲍将军过奖了。”我见他嘴一张,还想说,连忙一指前面道,“啊,到了!”

    已是卯时初刻,我可是一个昼夜未合眼了。到了营前,我精神一放松,眼皮便开始粘了。嗯……刑儒辉,宣霁都在外面。我找着虞靖,啊!这不是么?我看准她的方向,便倒了过去,睡了个人事不知。

    一觉醒来,好舒服啊!我满足地睁开眼,却看见一双正瞪着我的火眼,“……虞……虞靖?”

    她一把抓住我的双肩,“你吓死人了!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她不停地晃着我,我只觉眼冒金星。

    “停!到底怎么了嘛?”我什么时候吓过人了?

    “还说!也不想想,才一下车,就朝着我的方向倒了过来。我当时就傻了,一动也动不了,还道你又受了重伤。是刑先生一把抱你入营,还急唤来军医。”她又瞪我一眼,“惊动了所有人。那军医诊了半天,对着六爷却连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还惊动了军医啊?我皱眉。

    “你知不知道,当军医终于说出你只是睡着之后,在场所有人,一把掐死你的冲动都有!”

    “嘿嘿。”我连忙陪笑,“那个时候,你就算真的掐了,我恐怕也醒不过来。”从此战前一夜开始,我压根儿就没怎么睡过安生觉。前十五天是担心,毕竟立了军令状。当时也有些后悔,敌也不必连生死也搭进去。但做也做了,只好认了。总算昨夜成功拿下柳城了,却又不能睡。“我这不也是困极了么。”

    “算了。没事就好。外头正开庆功宴呢。你这个首功可不能缺席。”

    “庆功宴?”最怕应酬了,我赶紧想再躺下,“我还没睡饱……”

    “都为你拖到天黑了,你还想睡?”虞靖又拿火眼瞪我,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俯下头,神秘兮兮地道,“刑先生可带来”琼饮“喽。”

    “琼饮”?嗯,那的确有点惑,害我这本不会喝酒的人也有些馋,但是……“你这话里有话。”

    “嘿嘿,笨蛋。”她朝我挤挤眼,“刑先生一直是气定神闲的一个人,今早见你睡倒,可是破天荒地惊惶失措了回。”

    我看着她,“你得出了什么结论?”

    虞靖气噎,“世上居然有你这么不开窍的!算了,反正今天这宴,你一定要出席啦!”

    “好吧,好吧。”我懒懒地起,任由她帮我打理。

    宴席上不外是恭维敬酒,我低调地默坐一旁。“琼饮”,清香芳冽,但却是酒入愁肠。虞靖不是会过问别人私事的人,今天她这么说……是不是,不知不觉间,我和六爷走得过近了?

    旁忽然传来一声叹息,我抬头,原来是刑儒辉。

    “姑娘眼里心里,总是藏了太多事。”他淡淡地啜了口酒。话是对我说的,眼神却放在远处,带着点朦胧的惆怅。

    我无言以对,只是看着手的酒,然后一饮而净。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