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六月二十三,钦差到达府,带来了王上的恩旨,也带来了大量赏赐的珍宝:阿济国的老坑冰种翡翠观音一座、青铜鹤莲炉一只、窑变紫红花瓶一双、绿玉马车一架、翠绿双龙戏珠、方口瓷花景泰兰一只、红玛瑙手镯两对、丹凤朝阳乌绣一件、饕餮砚一方,这些都是珍品,还有上好的平州细绢十匹,羽州的凉绸十匹,神都最是豪华的锦缎二十匹等等,不计其数。

    这么重的赏,自然要写谢恩折子上去辞一辞,那钦差显然也是受了王命,居然就是等着六爷写好了折子带回神都。看来王上也真是防六爷防得彻底,一次上都的机会都不留。

    这在书房议事。六爷拿着神都那边的密报,沉吟着。我和虞靖悄悄退在一旁,宣霁代六爷上那道谢恩折子,刚于昨出发,故而书房里只剩下谌鹊与鲜于醇。

    “六爷的意思是……”谌鹊试着开口,仿佛他有些拿不定主意。也是,现在神都纷乱不堪,各股势力斗得你死我活,三皇子固然颇为人看好,但八皇子因为有六爷作为后台,也成一股强势。只是麻烦不仅限于两位皇子,皇帝宝座谁不想要?如今刚刚行过冠礼的十二皇子,据说颇具才能,俨然也有问鼎之心。王上是不能控制了,六爷回到凌州,也只是把外患之忧暂时压下,说到神都的朝局,真是扑朔迷离,旋风四起,简单四个字,就是不得安宁。

    六爷似乎想了许久,“暂且不要动吧……”

    谌鹊听了浓眉一拢,显然有所不甘心,“六爷,现在正是大好的机会,虽说他本来就不甚济事,但除了他,六爷就是大望所归。”

    我听了一呆,他?是谁?照谌鹊的意思似乎说的就是……王上?

    会么?弑君?六爷是这样打算的么?我开始盘算这么做的利弊,趁现在除掉王上,那的确如谌鹊所说,六爷是大望所归,但这样做也有一个弊处,那就是人心。弑君的罪名能不沾上是最好的,而照时机来看,现在并非最好。

    六爷看了眼谌鹊,再琢磨了会,“我心意已定,不必再说。现在,还不到时候……泸州可不能少了儒辉坐阵……”儒辉?刑儒辉?啊,对了,按宣霁的说法是只待报了仇,他就会隐退了。如果六爷想留他,也只有暂时不动王上了。

    这一句话说得谌鹊也愣了下,随即点了点头,“还是六爷想得周密。”

    六爷摆了摆手,“但也要做好准备,神都那边还是要安排人……”

    “请六爷放心,都已安排妥当。”

    “嗯……”

    六爷才要应话,书房门外跑来一名侍女气喘吁吁地道:“六爷,秦夫人……夫人,她快要……快要分娩了……”

    什么?拘缘要生了?我和虞靖对视一眼,忙将眼光停在六爷上。六爷也是一愣,“要生了?”

    谌鹊一见连忙道:“快去请产婆……叫上大夫在外候着……快去呀!愣着做什么!”一声喝令,让那侍女回过神来,连忙跑着下去准备了。

    六爷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复又坐下,神色间竟似有些恍惚。我瞧得奇怪,谌鹊见状微微一笑,宽慰道:“六爷不必担心,夫人定能顺利产下一名公子。”

    “嗯,嗯。”六爷应了两声,又复杂地看了眼谌鹊,便不再出声了。我不断地朝凌波阁的方向望,心暗自急得要命,却又不好说什么。看虞靖,她的眼神明显有些淡,但也是焦虑满目。

    时间一点点过去,但凌波阁仍是消息全无,让人心焦得不行。我忍不住,向六爷开口,“六爷,是不是奴婢过去看看?”

    “你?”六爷抬起头来,“你去了有什么用?难道会接生?”

    “我……”才想说什么,刚刚来过的那侍女已跑到门外,“恭喜六爷,贺喜六爷,秦夫人顺利产下一名小公子……”

    儿子?!我不自觉地咧开了嘴,呵呵,拘缘生了儿子!

    一旁的谌鹊也向六爷一恭,“恭喜六爷得了位小公子。”

    六爷唇际带笑,此时已全然冷静,“好。让人好好伺侯夫人。嗯……叫枕霞把王上赏的翠绿双龙戏珠、方口瓷花景泰兰、红玛瑙手镯送到凌波阁里。待会儿我过去看她。”

    “是。”

    七月流火,这个暑气熏天的月份,喜庆的事也办得如火如荼。整个府里几乎宾朋满座,虞靖又被拉去帮帐房整理贺单。刚回去不久的钦差再次受王命前来道贺,当然一大批的珍宝是更甚于前。

    我和燕巧、虞靖也几次去看过拘缘与刚产下小男婴。那孩子取名闿,嵇闿。生得唇红齿白,一双凤目显然肖似六爷,但更为灵动清澈,是个英俊的小公子呢!他很听话,也很安静,吃饱后,就会乖乖地玩自己的手指头,一声不响。你抱他,他也不怕生,只拿墨黑如玉的眼珠子朝你瞅啊瞅的,有时柔软的小手还会紧紧地抓着你的指头直往嘴里送。真是可得紧!

    很快,孩子要满月了,而那一厢,张烟也快要临盆了。王上的恩旨与赏赐又到了,这在朝是极少见的,一个月工夫就连下三道恩旨,是殊荣,也是警示。

    谌鹊没有多说,只道了一句,“六爷功高震主,应当提防赏无可赏。”这一句意思已很明白,但连谌鹊也只是略略一提,并未多加留意。依六爷现今的势力、地位,王上想动也动不了。自从那次刺客事件之后,想必王上也已认清楚了吧。

    时至七月底,闿公子的满月酒刚过,张烟也诞下一女。而修月,却是早产,幸得母子平安。自此,六爷膝下已有二子一女,嵇闿、嵇娴、嵇闳。

    忙活起来,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是八月桂花飘香的子。秋高气爽,但暑气仍未褪尽,正午时分总也有些。我斜靠在书房前头一株丹桂树下,淡红的花色隐隐,暗香浮动。真快,来到这里已经一整年了。就是一年前,我还在蒙乾镇挨着师傅的教鞭,而现下,就要面对勾心斗角的人事。想来真该好好谢谢师傅当初的严厉,如果不是那样,我说不定早已被这个宅子所淹没,尸骨无存了。

    泸州边境已传来军报,说是姚磊集结了五万军马准备攻打衡城,泸州告急。看来清闲的子不长了,这一次,我将与虞靖同随六爷出征。是拿下东南的大仗了,没有个一年半载,我想是不可能再踏入这座宅院了。

    站直子,我将上落满的桂子拂去,“偷得浮生半闲”。我回走入书房,那里,谌鹊正与鲜于醇商议着。

    就在六爷将出征的折子上给王上的第二天,泸州衡城传来急报。六爷拆开才看了没几行字,脸色就是一变。谌鹊也是一惊,“六爷,衡城有危?”

    六爷声音沉重,“岂止是危,是要弃城了!”

    我和虞靖一震,衡城可是泸州门户,虽是个小城,但历来是军防重地。泸州要攻黄州,必会取道衡城;而平州要攻泸州也是取道衡城。这个衡城着实失不得!我马上捞过虞靖上次画的地图,拉过虞靖细看起来。衡城东侧是怀水,水流湍急,极难撑渡;西翼却是大片平原,地势开阔,门户一说,指的就是这一点。如今姚磊集结了五万兵马,从南边进,尖锐难挡,又让郭放一路匪寇在北边出没,看上去除了弃,真的别无选择。

    但是……我看着衡城南侧的一小峡谷,心渐渐有了一种动向。若是……

    “六爷,不如就弃衡城……”虞靖站了起来。

    “什么?”谌鹊蓦地看了过来,眼神凌厉。

    虞靖看也不看他,径直道:“衡城以南十二里是柳条堑,只要能引姚磊过来,定能杀他个措手不及。”

    六爷眯细了眼瞧她,显然在考虑什么。谌鹊却先一步喝问道:“那姚磊若是不来呢?他可不是江尚孝,光凭一面旗子就可以引他出战。”

    姚磊的确不是江尚孝,但他却一定会来。我走上前,轻轻问了句,“姚磊为什么要拿下衡城呢?”拿下衡城自然是为了夺回他表兄江尚孝在泸州淮川口的旧地,所以姚磊必然继续往南,由穆延直淮川口守军。

    谌鹊当然一点就明,捻着须在一边深思。六爷微乎其微地点了下头,“……是个主意,但过险,柳条堑可击其一时,却极不易守,姚磊即使受创也不足以使其退兵。还得有后援,可是,泸州兵马几个关口却是动不得的,我部又还未到,恐怕还是来不及吧。”

    “来得及。”我拿过虞靖的地图,朝虞靖看了眼,如果那她跟我说的没错的话,应该可以正好赶上。“从凌州直下,过陈陵后,向西,至清风渡,取水路可达衡城北侧,不用八。不但可以顺势灭了郭放,而且正好可以与衡城的兵马相应,将姚磊给收拾了。”

    虞靖朝我一笑,也道:“正是。凌州到陈陵不过三路程,若是稍稍加快速度,两便可到达。由清风渡至衡城北侧的鲁泉最多不过四,再加上间的路程,是不用八。”

    六爷拊了下掌,“好,果然巾帼不让须眉。儒辉也是这么打算的,所以这道军报之后,也催我紧快出兵……谌鹊,你速去安排,明即行出兵。”

    “不等王上的批示了么?”虞靖问了句,一出口让六爷与谌鹊又愣了愣。

    终于,六爷还是拍了下桌案,“不等了,兵贵神速。为了他一句话难道还要赔上我一座重城么?”

    谌鹊见说一躬,便急急下去安排了。六爷看了我俩一眼,一摆手,“你们也下去准备一下,明卯时点兵出发。”

    “是。”我和虞靖一起退下。

    回到房里,燕巧听到消息早坐着等我们了。虞靖很是兴奋,一直拉着我的手说要带上这个,又要带上那个。我给她说得头大,忍不住道:“虞靖,照你说,我们岂不要搬间房子去?”

    燕巧白她一眼,“你又不是第一次去了,还那么兴奋!正经带上几件合的衣服才是。”

    我想了下,“我在前几天已定了几男装的冬衣,这次的仗估计会打得很久……”

    “嗯,男装打扮的确比较方便。夏秋的服饰向府里的人要来几也就罢了,冬衣倒是要紧些。”

    “放心,我已经按我俩的量各定做了五,午膳前就可以拿了。”

    燕巧也在一边想着,过了会,忽然跳了起来看着我,“平澜,你要怎么去?”

    嗯?怎么去?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虞靖的弓马功夫不错,可是你……”

    经燕巧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这个问题……还真不是普通的棘手。

    “对了,师傅说过你什么马都沾不得,一上就准摔下来……”虞靖后知后觉地大叫。

    我皱眉,说起这事来也真是有点没面子。师傅收我入门后就开始教我们熟谙弓马,马除了我个个都会骑。当然箭法上,除了虞靖,我们少有人习得好。只有我是两样里没一样能拿得出手的。箭不用说,那个马,哪怕是温顺的小母马似乎被我一骑上之后就会开始发狂。的的确确是上什么摔什么。

    现下怎么办?我想来想去,也只能和虞靖共骑一马了。如果要我重习鞍马功夫,可真会要了我的命。但愿,但愿不要太有人注意……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