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衍州送来的信件传来了一个大变动,五皇子在柳州青水驻了重兵。衍州别将孙长龄一看出不对就马上来信请示。想不到王上还真是做得出来,宁可将江山拱手让给豫王,也不让六爷坐大,看来对他来说六爷才是最大的心腹大患。

    五皇子是拚着这次机会也要出头了,上次刺客事件想必王上也很不痛快,对五皇子的信任也大不如前,他当然要趁此重新赢回王上的重用。兵出柳州青水,目标自然直指衍州晋平。那可是个重镇啊!此处北拒柳州林平,是西北入西南的必经之道,又通凌州、昌州,四通八达,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五皇子要是攻下晋平,那不但是凌州,整个西南都易入王上彀。

    晋平,晋平……毕竟六爷只是臣下,在衍州的兵力只留有一万五千。如此兵力怎敌得了五皇子的来势汹汹?

    要冷静!要冷静!我坐下来,端起茶猛喝一口,将头脑纷乱的思绪细细理来。孙长龄手精兵一万,其余俱留守在郦阳,但要是赶赴晋平,则王上就有可能从秦山绕道至郦阳,再循水路夹攻晋平,届时,晋平仍是不保……这一战,只能智取,不能力敌……可要怎么智取呢?兵不血刃自然最好,但……等等!柳州还有一个人呢!怎么可以把他忘了?

    七皇子还在柳州驻守呢,五皇子擅自调动兵马,显然是抢了七皇子的风头,在王上面前请示要出兵青水。七皇子必定心里怨恨,若能好好利用,再加上七皇子本来就想借助六爷在朝的势力来登上储君之位……

    哼哼……五皇子,我抚住口,这一剑可是因你而起呢,我怎么可以不好好报答你一下?就差那么一点,不是一尸两命就是我命丧黄泉。六爷没做全的,就由我来完成吧!

    我提笔疾书,一封信函直发至河。至河与柳州交界,也与七皇子的驻军处交界。五皇子若拿下衍州,七皇子在王上面前必定颜面尽扫。只要七皇子有心夺储,这事就有九成把握了。

    “平澜,你怎么什么都没吃啊?”燕巧进屋,见到动都没动过的晚饭不出声抱怨。

    我回过神,见她脸色不好,连忙放下笔,“啊,就吃了,就吃了。”

    “都冷了……”

    “还有些,有些……唔……很好吃,很好吃。到底是燕巧的手艺!”我赶紧拍她马

    她瞪我一眼,随即眼神又转为落漠,“他真的值得你这么拚命么?你知自己每天早上怎么醒的么?”

    嗯?“怎么醒的?”

    “每次见到你都是皱着眉按着口才醒过来的。他这么待你,你还这样为他?”

    我放下筷子,手不又抚上口,真是每天都按着它才醒过来么?当一剑,可以不恨,可以不怨,但终究寒心呀!“……燕巧,我不是为他,是为自己。”

    “自己?”燕巧盯着我。

    我低低一笑,“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或者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她倒吸一口气,讶然半晌,才自嘲道:“我这根毛显然是太清闲了,这种事居然也想不透……”

    我握住她的手,“我们都已不能再单纯了……”

    “以后我空下来就来帮你吧,整理小处军务我想应该还是可以胜任。”

    燕巧自动请缨,我当然欢迎,“好啊,好啊。你都不知道我刚刚有多愁,那个派刺客的五皇子又想有动作了。”

    “什么?那个刺客是他派的?”燕巧眯起眼。我心一喜,燕巧是典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加倍还人”的类型,上次那一剑她心可恨着呢!因为六爷不能怨,她这股怨气正没地方出,刚好五皇子撞上来。呵呵……我开始可怜五皇子了。

    她拿过信函,再与我一同仔细将前后事项与各方利害理清楚,我俩就开始商讨除贼计划。讨论至三更天,我们已正式定下一条让五皇子万劫不复的招。

    “这一次定要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燕巧笑得的。

    “还管叫他从此一蹶不振。”我心大好,有燕巧的参与更将我的计划补得完美,只要不出意外,衍州不废一兵一卒就可安然无虞,还可让五皇子从此失宠于王上。

    “为什么不让他有来无回?要作掉他易如反掌。”看来燕巧这次真的是火了。

    我笑着安抚,“让他失宠于王上,对他而言可比死都难过。将来自有人会要他的命。王上对六爷防忌之心已然极重,我们若动了手,真要杠上,也不好。”

    燕巧低头想了想,“嗯,大局上总是你想得透点。就这么办吧。哼!这个王八蛋……”

    一句粗话让我一口茶都噎在喉,“……咳咳……咳……燕巧,你还真……真粗鲁。”

    “难道他不是?”燕巧眼白一翻,随后也笑了出来。

    一桩棘手的事务就在我俩的笑闹定下。

    接下来几天我和燕巧密切注意衍州、柳州的动向。发给孙长龄的信是让他坚守不出。果然,五皇子立功心切,急于求战,晋平不下,就想向离晋平十五里的秋水河小镇兵,以期能绕到晋平背后。但只要他这么走一步,不但七皇子容不下他,就是驻守参州的英景将军也容不下他了。因为秋水河说是小镇,但却密密地布插着英景的属僚,为的就是皇长子的储位,如果五皇子敢动秋水河,那他是必死无疑。毕竟在现阶段五皇子还没这个能力扳倒皇长子而不惹来一腥。

    “他一定会动的。”燕巧右手轻拍一记桌子,话出口却有些莫名其妙。

    我看她一眼,大概仍有些不放心吧。“是,他一定会动。有七皇子一直向王上上折弹劾,他若再做不出些成绩王上必定会夺了他的兵权。而一旦失了兵权,就算七皇子不要去,也会让五皇子再无翻。”

    “而他一旦这么做,会死得更快!”燕巧接上一句,终于放下手的图卷。

    “不过,也还是防着一个地方。”我捞过地图,只有这一处,我每次都觉得十分地不安心。

    “哪里?”燕巧凑过来。

    我手指划过晋平的右侧,一座山,太极山。“这儿有一处栈道,是极险的道儿,但若是五皇子铤而走险……”我和燕巧定下的计划是很周全了,这一处即使五皇子真的走了,也要折损兵力几近一半。依五皇子的心断不会如此冒险。从小生惯养的皇子,又短于谋略,应该连考虑都不会考虑吧?

    燕巧也是细细看了一圈,“我倒不是担心衍州失守……”

    嗯?我看着她熠熠生辉的眼睛,脑也闪出一个念头,“是呀,可惜……”如果这栈道上能设下一路兵马,那不但晋平无险,还可兵出从此处直指柳州青水,就算不可以杀他个措手不及,也能吓得他逃回神都。只是衍州没有这股兵力呀。“能如此已是不易了,我只求西南平安就行。”

    “嗯。”燕巧点点头,打了个呵欠,“喂,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睡啊?”

    睡?我看了看天色,已近亥时。看着燕巧揉着眼睛的困样,我失笑。不过也难怪她,她从来都不熬夜的。“你先去睡吧。”

    “那你呢?”

    “我还要再看会儿。”我剪了剪烛花,继续看一些公函。

    “唔……还真是松柏之质,经霜弥茂呢!”她扁扁嘴,打开门。

    松柏之质?我好气又好笑,“这么说你就是那个蒲柳之姿了?省省吧你,快去睡,快去睡!”

    “喂,醒醒,醒醒!你怎么又在这儿睡了?”

    谁啊?我朦胧地睁开眼,一张超大的脸在面前一横,“醒过来啦!”

    哇!我捂着耳朵猛地从桌上弹起,耳朵都被她叫聋了。

    “你看看自己睡在哪儿了?”

    要糟!我又在书房趴了一晚上,看着燕巧的脸黑了一半,我连忙想法子引开她的注意力。眼光扫啊扫的,终于看到了,是虞靖的信。“呵呵……呵呵……虞靖的信!虞靖的信……”

    她淡扫一眼,并不动容,“她每天都来信,上次不是说只率三千兵马力挡强寇,已连败泸州三霸,整个泸州已快克下大半么?”

    “呃……”我支吾着,老实说,昨晚看衍州的信件看得太晚,还来及拆虞靖的信呢。“这次准有好事了,说不定是已打下了泸州了。”我连忙拆开信。

    “……泸州已定……”

    “呵呵,还真的是呢!泸州定了,定了!”我大叫,燕巧也上前与我一同看。四月十一,泸州三霸左贵来降,隔午时,分兵四路,全歼另外二霸。这虞靖出谋划策,军功很高哪!

    “看来虞靖已很得重用了,她都可以独领三千卫士了。”燕巧轻笑,脸上有着欣喜。

    “是啊!真是不错呢!才这么几天,她已可以独当一面了。”前几天她还与我在说三霸的攻防之策呢!

    “咦?”燕巧轻轻一声,惹得我也细看。

    原来虞靖此次不但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也带来一桩麻烦事。江尚孝据守淮川口不出,任凭百般凌辱激将,总是坚守城池。

    “麻烦!淮川口是个峡谷口子,易守难攻,若不能引他出战,那必是僵持不下呀。”而如果僵持,江尚孝就有可能等到临暨的姚磊夹攻六爷之军。虽未必会败,但只要让他们捞到一点便宜,对于六爷来说都是大大的不利。“得想个办法把江尚孝引出来才好。”可怎么引呢?他软硬不吃,显然是没戳到他的痛处。可他的痛处在哪儿呢?

    燕巧皱着眉在旁思索,“江尚孝,江尚孝……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呢。”

    我头也没抬,“就是那个父亲逃亡首山,生死未卜,他就忧戚在貌,居处饮食皆降低标准,以示守孝的江尚孝喽!师傅曾经给我们当笑话说过……哎!等等!”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

    “你想到什么了?”燕巧紧张地盯着我。

    我越想越好笑,朝燕巧勾了勾手指,“他那么守孝道,我们就给他来个表彰好了,让世人皆知其本色。”

    “啊!你是说……”

    “没错,给他制面锦旗,就书‘试守孝子’好了。”我低头闷笑,这个江尚孝,最是沽名钓誉,本是为显孝道,谁料想其父未死,一翻弄巧成拙之下,反为世人所讥笑。不过他生平谨慎,除此之外,也实难找出其他的纰漏。

    “呵呵,光凭这一点,准叫他气得连牙都掉光。”燕巧趴在桌上大笑,显然也觉得这件事可行。“就这么办,就这么办……”

    我当下就提笔回信,江尚孝,这次就算不能引你出洞也要让你面子挂不下来。一旦能引他出战,或许还能设计将姚磊也收了。不过这一点我就不便说了,六爷边有虞靖在,这些话她自己想到最好,就算想不到,也可以让其他的谋士来说。谌鹊、宣霁,还有那个刑儒辉,可都不是泛泛之辈呢。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