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月底,六爷回来了,也带来了一连串的变动。先是封为晋岑王的的恩旨,再是统领西南各州的兵符也交给了六爷。

    这事不简单,就算王上心存畏惧,为刺客一事讨好六爷,也不可能将西南各州的兵符都交给六爷。那可是自毁长城的事,西南尽是六爷的势力,但并非所有的州县都是六爷的人,王上会甘心那么做?兵权对于王者意味着什么是清清楚楚的,王上会这么做?或者是什么理由让王上不得不这么做?

    六爷的脸色依旧平静,初下马车的时候几乎不沾风尘。从他脸上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只是隐隐觉得他似乎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刺客事件算不算是个契机,但六爷却是想借题发挥。要动手了。我看看虞靖的地图,正好是时候。

    两天后,我和宣霁在书房禀报一月来的大小事宜。

    “……商州的事就是这样,周湖是不足为道,但他的这番动作却颇费猜疑了。”宣霁将泸州的事简略说了一遍。

    六爷皎洁的手指轻轻在桌上敲着,“是冯定山,他定是也探到了上边要封我为晋岑王,我若定下东南对他的威胁可是更大了,东南既不是他的部下,那挑拨一下,坐山观虎斗便是他的如意算盘。如果能有机会捞点渔翁之利那是更好了。”

    不错,依豫王的心,这是极可能的事。

    “不必理会他,泸州有儒辉在,自是不用担心。事已解决了吧?”

    “是,儒辉已稳住了周湖,只等六爷回凌州,他就动手除了。”

    “嗯,该是时候了。”六爷目光淡淡,忽然一抬眼,这片星光便洒在我上,“怎么样?”

    “回六爷的话,一切安好。”我将令牌奉上,“各地军务除了泸州一件其余都算平静。”

    六爷看我一眼,隐约我似乎见他叹了口气,“令牌你还收着。”

    一旁的宣霁过来一道颇含深意的目光,我不解,明明没什么错啊。

    “府也没出什么事吧?”六爷又问,不过这句话却问得有些特别的意思了。

    我眉目不动,“是有一件……帐房核的府开支似乎有一笔预支军备的费用,共有十二万两,但我核对年里的军费时,又看到了同样的一笔记录。”也就是说一笔款子分拿了两次,一共是二十四万两。

    六爷看住我,“查下去不就行了,这种事还用回于我?”

    “是小事,但毕竟牵涉到府的事务。六爷,我只是您的随侍丫鬟,份上不能僭越。”在这府六爷以下除了枕霞与沈万祥还有金儒,没人有这个资格插手这件事,六爷交给我的令牌是可以一用,但毕竟名不正言不顺。

    “那你查到些什么?”六爷轻轻端起茶呷了口,并不在意。

    “这笔钱记录在凌州卫左军道的军费用度上,记帐的是个叫何健的小将,听说,他有个妹妹在府里……”

    六爷抬起头盯住我,神似笑非笑,看得我一惊。“说下去。”

    我吸一口气,“是,那个丫鬟叫墨荷,是掌管内务的一个侍女。”

    六爷眼光诡异,“今午后,叫金儒到书房来,对了,那个负责审核帐务的……虞……”

    “虞靖。”我轻轻提醒,一旁的宣霁惊讶地看我一眼,我只作不见。

    “嗯,也一起叫来。”他起,将外袍抓在手。我知道他这是要去凌波阁,刚才映画已来禀报说拘缘子不舒适,正请了大夫在看。

    定是相思已深,想要好好和六爷说说话吧,我没跟上,只将六爷送出园子。

    宣霁一见六爷走了,就抓着我问,“虞靖姑娘在帐房做事?”

    “是,她没提起过?”我笑问。我知道这几宣霁与虞靖极为投缘。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这事牵出来?如果那金儒和墨荷串供,虞姑娘可会……”

    “如果金儒不和墨荷串供呢?”如果是和虞靖串供呢?

    宣霁一怔,随即了悟地看着我,“那墨荷做了什么?”

    我心下也有些犹豫,只因为几句话就把一个人赶出去,是不是太不厚道?但“一个人要在这府立足,是不能说得太多的。”

    宣霁打量我半天,不知想起了什么,笑得很是怪异。

    我奇怪,“你笑什么?”

    “姑娘聪慧实在少有人匹敌,我现在才知道,虞姑娘也是你故意引见给我的吧?”

    我朝他看看,“虞靖的天赋想必宣先生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那让六爷失去如此一个助手,岂不可惜?”

    他点头,“是啊,你如此安排在下极为佩服。只是,姑娘这样的心智居然也会会错意,真是……呵呵……真是……”

    我皱眉,“请先生明示。”

    “呵呵呵呵……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呵呵呵呵……”他笑着扬长而去,留我在原地费解。什么意思?我会错意?什么时候?

    “什么?你要我咬死了墨荷?”虞靖的筷子一顿,差点喊出来。一旁的燕巧也等着让我解释。

    “那笔款子迟早要被六爷知道,瞒得过谁?金儒当初让你审核帐务就是要让你作替死鬼,只是没想到反被你抓到了他的把柄。如今事揭穿,他的主动权握在你手里,你若说是墨荷,他必定会全力助你。”

    虞靖皱眉,“他会乖乖听话?万一穿帮了怎么办?”

    我吃一口菜,“不会。他还想要自己这条老命呢。只要事不牵扯到他,管他是不是曾经听命于人呢?”

    “听命于人?”燕巧抓住我的话尾。

    “当然是听命于人。依我们七人的特殊份,若无人指使他也不会来动,随便找个小丫鬟就行了,再说,虞靖初来府,这审对帐务的要务又怎么交到虞靖手里?”

    “那人是谁?”

    我放下筷子,叹了口气,“这人目前我们还没法动她,知道了也没用。不过除了这个墨荷,她一时间也不会再玩花样了吧。”

    虞靖点点头,继续吃饭,“军的这人会怎么处置?……也算连累他了。”

    我白她一眼,“你当那人那么清白呀?为军帐务的记录,他又哪里干净了?这种事虽没有十二万两那么多,但也不差多少。年里他还在城东建平衔上买了栋房子。建平衔是个什么所在?凭他一个小小的管帐的能买得起?”我握住虞靖的手,“你安心吧,我不会无缘无故地去冤枉个好人。”

    “也没有啦。”虞靖朝我陪罪地笑笑,忽然又抬起头来,“除夕那天你要和我说的就是这个?”

    “嗯。看你忙得辛苦又有点白费力,我就想跟你说了,但见你反而乐在其的,也就走了。”我把笑闷在饭碗里。虞靖那个个会因我几句话就信才怪哩!她一定要仔细查清楚,等确证无疑了才肯听别人说话的。

    “哼!”她狠瞪了一眼偷笑的燕巧和我。

    帐务的事很顺利地解决了,金儒又给虞靖送来了一万两银票以示谢意。但他对虞靖在帐房管事已有颇多猜疑,不过幸好,虞靖经由宣霁的引见,也成功入了书房。离了帐房那琐碎又是非的地方,虞靖以书房书记的份到了六爷边。

    大才得展,又是在六爷边,虞靖的劲头很高,将几来我与她所定下的布局详细道来,不但宣霁惊讶连连,就是谌鹊也有惊叹。只是谌鹊的眼光时常在我和虞靖上打转,似乎是惊疑不定,看着他的眼睛,我心下一冷,他不会打算连我们两个一起除掉吧?到底为什么,他一定要除掉我们呢?总一定有个理由吧。这个理由宣霁也知道,只是不如谌鹊那么在意,到底是什么呢?这种况只出现在六爷边的谋士,府里没一点端倪,看来在这个府里我是绝对不可能探到什么了。

    天气开始慢慢转暖,让人心喜,而修月与张烟也传出了有孕的喜讯。阖府上下都显得有些闹了,拘缘的产期就在七月,现在又添上两个,赶制童衣成了大伙的首忙。

    这是府里,而军务上,东南边的事也渐渐开始紧凑起来。东南各股军事力量在豫王的挑拨下都想着要先下手为强,泸州渐渐吃紧。但也因为这样,那个刑儒辉的能力才让人不得不佩服起来。泸州不过区区二万兵勇,但已阻下七八次各地军匪的袭击,不但都是大胜,还灭了周湖,郑先远的部队,怪才呀!难怪六爷和宣霁等人都没将泸州的军放在心上。

    不过,放心可以,要继续放任东南的军事行动则不可能。所以这边六爷已定下子准备赴泸州,出征东南。

    三月,是个暖花的时段,桃花吐苞,一经雨便落英缤纷,煞是好看。东南,出兵东南的子就定在这个桃月的下旬。

    六爷写了出兵的表折上去,王上自然恩准,不到月半,王上便派了钦差送来了回音,还有一棵据说用穹山绝顶的千年冰玉雕琢而成的牡丹。穹山是整个原大地最奇特的一座山,山势固然高峻非凡,少人攀登,而且据闻此山有仙气,众位仙人多集于此山饮酒下棋,逍遥悠然。这些也不过是穹山之奇比较司空见惯之处,真正称其为神州第一山的原因是因为此山上绝顶有千年冰玉,传闻能医百病,驱凶邪。千百年来总有无数好汉想登上此峰凿取冰玉,但去时百人,能活着下来的总不会多于一个。因此常人要能得之一小块已是不易,而这盆冰玉牡丹先不说其雕琢这样一大棵要费去多少人力物力,单论其雕工就已精致绝伦到天下独步的地步。倾国牡丹,王上这礼可是大得很哪!

    但六爷初接这盆牡丹时却脸色一变,近乎咬牙发出的声音让那钦差吓得差点跪倒。我有些奇怪地望望宣霁与谌鹊,他们也是一脸疑惑。在枕霞领着钦差下去休息时,我听见六爷仿佛极为疲惫的声音,“今晚‘景斜园’备宴,你们去安排吧。”

    谌鹊微微紧了紧眉,“六爷,您还是去的好……”

    “先生放心,我不会误了正事,你们先下去吧。”六爷眯着眼,让人看不见他的眼神,只是那声音似悲似恨,有着一种压抑在骨髓里的痛楚,极隐约,却也因为如此而更让人感觉心疼。

    “是。”宣霁朝六爷看了眼,也与谌鹊一起退下。我看着六爷背过去的影,忽然感到有一种气闷感,像一块大石头压在口,连带地扯动伤口,渐渐发疼,透入心底。

    晚宴时,‘景斜园’闹哄哄地,人人都对着园子里那棵冰玉牡丹感叹着,倾国名花再加上千年冰玉,绝伦雕工,真真是叹为观止。开宴时,六爷便来了,神色间已很为平常,让人完全瞧不出方才的不对劲来。

    “王上殊恩臣实是受之有愧啊。”

    “哎,王爷此话怎讲?王爷功勋卓著,彪炳千古,天下英雄王爷不敢居又有谁能居之?王上不赏你又能赏谁呢?啊,哈哈哈哈……”那钦差灌了口酒,大笑着说。

    六爷眉目不动,也跟着一笑,“秋大人过赞了,过赞了。”

    “王爷少年英雄,听说王妃也有了孕了。”

    我眉一皱,果然是王上的爪牙。

    “内子的确怀了子。”他转头向一个侍女吩咐,“去请几位夫人过来。”

    那姓秋的嘿嘿一笑,“那下官先在此恭祝王爷能得一名小王爷了……”

    “秋大人客气了。”六爷笑得冷冽,目光让我看得心惊,那姓秋的还茫然未觉。

    “四位夫人到。”枕霞轻声一唤,修月、张烟、秋航、拘缘都盛装入席。拘缘已有六个月的子了,行动甚为不便,但还是一一与众人见了礼。

    入座后,那姓秋的一笑,“王爷,听说这几位夫人都是水先生门下弟子,诗曲艺无不精通,今如此尽兴,何不请夫人即兴赋诗一首,也好让我这等粗人一览风采?”

    我心里一恼,狠狠朝他看过去。哼!死肥猪!胆敢如此嚣张,不知死活!

    六爷脸色未变,就朝拘缘看过去,“拘缘,既然秋大人想要看看你的采,你不妨试试……就以这株冰玉牡丹为题好了。”

    拘缘细细打量了一番,浅浅的嗓音便吟了出来,

    “神岭偶承造化缘,千古奇峰今始登。觅得鬼斧通仙路,招来巧匠夺天工。冰雪裁出真国色,寒玉妆点赛倾城。风拂露香染衣,月明清夜奏长笙。”

    我微微一笑,看六爷神也似颇为赞许。

    “内子拙作,班门弄斧,见笑见笑。”

    姓秋的似乎这时才惊醒过来,连连说,“下官惭愧,下官惭愧。如此短的时间内能吟出如此佳作,夫人之才秋某佩服………好个‘月明清夜奏长笙’,吉兆,吉兆啊……”

    宴至途,我便偷偷溜了出来。应酬宴会总是让人烦闷又无聊,整个园子里大多数人都在忙,于是我只好再次擅闯区,毕竟那儿清静得让人无比喜

    我站在水纹湖畔,斜靠着已抽出嫩芽的柳树,夜风徐来,柳丝儿在颈间一拂一拂地,轻轻地柔柔地,有点痒,很是惬意。虽然三月旬的天还是很冷,但那种冷又透着暖意的风让人仍是感觉十分舒适,寒驮谡饫锸歉芯醪坏降摹br/>

    修月,张烟有孕的事总算是定下来了。其实这事在六爷还未回来时我便已知晓,本来就要告诉枕霞了,是我压下了。在这个府里,我总觉得就算是小心再小心也是不易,六爷回来,应该无人敢明目张胆地动什么手脚吧。

    想到六爷,又想起在书房时他那种悲怆的语气,似是想起了什么。那一刻,六爷的背影让人忍不住地想怜惜。什么原因呢?

    “你在这里做什么?”忽然背后传来一个冷极的声音,我一诧,是六爷?!

    我惊愕地回头,六爷,他……不是应该还在宴会么?

    六爷冷眼看着我,“这是第几次了?”

    “呃,奴婢知错,请六爷责罚。”我低头,直觉六爷心并不好,看来今儿是个霉运

    长时间没了声音,我奇怪地抬头,却见六爷看着湖面出了神。那神似是怀念,似是哀伤,心口又开始隐隐作痛。我轻轻抚住口,想说话,终于还是忍住。

    他看着那湖,像是一个儿子看着母亲,向来冷冽的眼神柔和地像要沁出水来。那是一种幽静深远的感,让人心震动。

    “……这湖底建着一座坟……”六爷轻轻地说着,仿佛梦呓。

    我看着他,不知该不该出声。

    “平澜,你会助我打下这个天下么?”六爷回过头,朝我极淡地一笑,很淡,却很真实,那笑里有一种波澜在涌动,明明滟滟,竟似有种魔力,让人不能抗拒。我在他像蛊的淡笑下,不由自主地点头。

    “好。”他又展出一笑,这次是一个极自信,几乎带着点不可一世的笑容,仿佛天下已尽在掌握。“那这一次与我一同出征吧。”

    我回过神,一听此话轻轻摇了摇头,“六爷,您出兵东南,凌州就是成后方,虽说王上那里您已有安排,但也要防于万一。奴婢与虞靖为同门,她的能力六爷您也已看清了,她在军务这方面远比奴婢要出色。况且虞靖盛在气势,六爷初次出兵东南,首要就在士气,能一出兵而震慑住东南各军那后平定起来就容易多了。奴婢心只是稳求进,所以还是将奴婢留在凌州,而先让虞靖随军吧。”

    六爷深思地看着我,“你……也罢。你伤也才好,就先留守凌州吧。我走之后,府要务还有西南诸事就由你一人主理,有什么事就发书函至泸州……就这样吧,你可以离开了。”他又回过头看着那个明净安详的湖。

    “是。”我轻轻一声,退下,将安静留给六爷。

    三月底,六爷前赴泸州,带上了宣霁、谌鹊,还有虞靖。密密的一排军马前行,六爷一匹黑马是那样醒目,让人一眼就能看见。我收回眼,只见拘缘、修月、张烟、秋航的眼都清清楚楚地写着不舍与担忧,心下微微一叹。

    在走回书房的路上,桃花已开始谢了,满地的残红,让人伤感,是个离别的季节呀!“黯然**者,唯别而已矣。”唯别而已矣……这一次终究不是简单的赴会,而是真正的杀场,刀光剑影,稍一不慎就有命之虞,着实要担心哪!天际零零散散地飘着细雨,微凉的细线钻入衣领便透入肌肤。虞靖,但愿你能一战而立威名……六爷,也要一战而立威名。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安定的后方,让你们绝无后顾之忧。

    六爷,虞靖,我等着你们凯旋!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