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子仿佛回到了蒙乾镇的时候,午后,我拿着一卷卷的地图或书与虞靖燕巧一起探讨。虞靖精神奕奕,又是以前那个壮志凌云,心怀天下的她了。亲和敏达,机智明睿。更重要的是她的气势,在谈到凌州的军时,那双炯炯发光的眼睛炫烂得耀眼。我至此才缓出一口气,或许,这样的生活才是虞靖要的吧?

    这样的切磋,我也受益不少,虞靖那种一气呵成的直接让我在许多问题上少了不少顾忌,比如豫王在虎州的兵力纠结。虎州是靠近东南的一个大州,豫王在那边的势力很大,也因此,东南的大半虽并非属于豫王,却制于豫王。所以我本来想若能派人在虎州以西三十里的豳城设下兵力,是为防守一线。但豳城地势上却易攻难守,打下容易守住难啊!若不能及时救援,就算得了也是得不偿失。

    幸好虞靖不是那么想。她说豳城还早,六爷的东南还未打下,要图豫王还为时尚早。而且,若要打,就当集兵力直击虎州,迂回到豳城反而失了先机。

    经由这一说,我倒有了一个隐约的主意,就是六爷如果要进图天下,那么到底是从王上这里先入手呢?还是由豫王这里先入手?看着豳城,我定下了方向,却没有和虞靖她们细说,因为,这个还太早,五年,至少也要三四年,那时各方因素都已成熟。这是叛乱罪,虽然大家都已心知肚明。

    不过这样几下来,虞靖的短处也渐渐明显。我奇怪以前怎么看不出来,有些疏漏之处是致命的,但她就是不觉。慢慢地,往师傅对她的训叱回在脑海里,“气势盛处却不知自敛,可知败笔就在于此?”是呀!气势过盛却容易流于倨傲,骄意一起,难保不会马前失蹄。

    燕巧也很不错,她往往只是淡淡地插上一两句嘴,却都是恰到好处。她的懒散在正事上是丝毫不见的。敏锐处她可以看到许多细微的不妥。我笑看她和虞靖,她们二人若能互相配合,那是连虞靖的欠缺之处也补上了。到时,如果她们能入军,我又混迹六爷边,应该可以成就一番。只是,若如此一来,只怕我们七个是更遭人猜忌了吧?

    退也是死,进也是死,这就是我为何迟迟未向六爷说起虞靖燕巧的原因了。真是矛盾啊!

    正在寻思,一个丫鬟在书房外禀报,“六爷,刚才秦夫人忽然晕倒了……”

    我一惊,拘缘?怎么了?我不自觉地站了起来,连手的笔滑落在地也不知道。一句她怎么样就要出口,硬是在看了眼六爷后忍住。

    “叫大夫看过了么?”六爷细长的眉宇微拧,“枕霞呢?”

    “回六爷的话,大管事已在凌波阁了,刚刚叫了宋大夫去看了……”

    我皱眉,真是,也不打探清楚,让人在这里干着急!我看看六爷,小心地开口,“六爷,不如去看看吧?”

    六爷清隽的眉目看过来,终于点了点头,“这便过去吧。”

    “是。”

    我不等丫鬟说完,便手脚麻利地替六爷拿起了挂在一边的金丝撒花披风。十月底了呢,深秋的风已是令人瑟缩的冷了,会不会是伤风了呢?

    心急如焚地赶到拘缘住的凌波阁,还没进门,却见枕霞面色平和地走了出来。我仔细看了看她,放下小半的心,应该不怎么要紧吧。

    “怎么了?”六爷向前望了望屋子。

    枕霞抿唇轻轻一笑,“给六爷道喜了。”

    “喜?”六爷询问地看着她。

    我也莫名其妙。

    枕霞朝六爷笑着,“夫人正在屋里等着六爷呢。”说着她便躬退在一边。

    真是喜事么?为什么我觉得枕霞的眼神里并没见喜事,反而有一丝隐约的冷漠?拘缘……

    进入内院,我看着六爷进屋,却只能在门外心焦地等着。到底怎么样呢?我回头去问枕霞,“大管事,夫人到底是……”

    枕霞微勾唇角,“也给平澜姑娘道喜了。夫人这是有孕了。”

    什么?!拘缘有孩子了?她要当妈了?我要当姨娘了?我们要有侄儿或侄女了?我全然沉浸在惊喜,连枕霞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

    呵呵呵呵,真是喜了!啊!要是告诉燕巧虞靖她们,她们一定也会很兴奋。呵呵呵呵,要当姨娘了……

    大半天,我一直站在门外的大槐树底下傻笑,直至六爷从屋里出来。拘缘明艳的脸上流金溢彩,伴着六爷清隽高洁的影,看来十分的唯美,像一幅画,也像一首诗。拘缘,是那么的美,六爷应该很她吧,也因此才会让她怀上他的孩子。

    “六爷……”拘缘的脸轻垂,羞无限,微显苍白的脸上有种一抹动人的艳。

    六爷则是含笑看着挽在左侧的拘缘,轻柔的语气如山间清泉,清澈动人,只是稍嫌冷冽,“好好休息,想吃什么就吩咐下人去做,想要什么直接跟枕霞招呼一声也行。别亏待了自己。”

    “好。”拘缘半是松散的云鬓轻抬,那双眸子妩艳而温柔,又杂着浓浓的意,望之让人怦然心动。

    “我还有事,晚些再来看你。”此时的六爷完全像一个多的丈夫。

    “嗯。”拘缘轻轻点了下头,有些依恋地放开六爷的手臂。我从不知道拘缘那么一个清高自许的人居然也会有那么温柔得近乎缠绵的时候,那种娴雅,恍如一汪水,几让人溺毙在里面。

    我也很想上前和她说说话,但六爷已向院外走了,我只能跟上去。嗯,拘缘,只要你幸福就好。

    快午膳时,我加快速度将手的卷宗整理妥当。拘缘有孩子了,呵呵,我要当姨娘了。我已等不及要让燕巧虞靖一起分享这个大喜讯了。

    六爷仍旧慢条斯理地看着各方的军报,不时还敛眉沉思一下。我在一旁等得心焦。自己快当爹了耶!居然还能坐在这里办公?正有些抱怨地觑着六爷,不防他一个抬头,抓个正着。

    我扁扁嘴,索开口,“六爷,今儿夫人有喜,是不是早点去用膳?”

    六爷出乎意料地轻嗤了声,“你要见识得还多着呢!”

    咦?什么意思?我困惑地思索着六爷这句话的意思。

    “好了,你让枕霞在‘景斜园’摆宴,把其他人也叫去。”六爷没给我时间深想,立时就吩咐下来一事。

    “是。”我依命退下,心里不时在琢磨六爷的那句话。到底六爷在暗示什么呢?是什么我应该见识到的么?六爷叫人在‘景斜园’摆下宴来,又叫上所有人,分明是很重视。可是为什么他刚刚的那句话却让人有一种不太舒服的算计感?像是一种礼仪和方式,没有欣喜的感觉在里头。但明明刚才在凌波阁里他还是一副温柔多的样子,而他明明就是那个快出世的孩子的父亲,为什么一转眼,就见不到了那种本该存在的温馨呢?

    在与枕霞说明之后,我又返回书房,却在途看到了六爷。于是,我默默跟在六爷后,是往‘景斜园’的方向。

    “拘缘怀了孩子你真那么开心?”六爷忽然开口问我,语气清淡,让人觉不出什么心思。

    我摸不准他的意思,只能老实地说:“是。”我快要有侄儿或侄女了,能不开心?再说,拘缘看上去也很幸福。

    六爷不置评地朝我淡瞥了一眼,笑得冷漠。

    看着这朵笑容,我心里升起无比的不安。心有了一个想法,却不敢去承认。会不会六爷的意思是指……

    到了‘景斜园’的饭厅,我就感觉到了这种让人不痛快的气氛。

    修月刚到园子里,靠着棵树微眯着眼,像在闭目养神,又像在深思什么。张烟与秋航在另一棵树下清清冷冷地站着。瞧六爷走来,三人都迎了上来,目有欣喜,却都不约而同地闪过苦涩。

    六爷淡笑着,温和有一种让人摸不着的疏离。“拘缘呢?”

    张烟脸色一变,秋航则是别开了头。修月目光不变,仍是那张明秀雅致的笑脸,“应该快来了吧。”

    事实上,拘缘是在大家都落座后才姗姗来迟。妩艳多的脸上杂着一丝骄意与得色,我紧了紧眉,却见六爷含笑而起,轻轻揽住她轻盈的子,坐到自己边。然后才抬头对众人道:“今儿有桩喜事。拘缘有孕了。”

    那么亲和声音听在我耳里却转成一种森,抬头看了下在座的其他三人,张烟与秋航那一闪而逝的不甘与哀怨让我心惊。再看修月,她却是笑着向六爷道:“真是件喜事了,恭喜六爷,恭喜拘缘。但愿拘缘你能一举得男。”

    明明她的眼里不见笑意,可是她的声音却奇异地透着欢喜。那么诡异,让我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冷气。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竟成了这样!我低下头,真的不忍再看,修月的强颜欢笑,张烟、秋航的伤心,而拘缘却一点也没顾忌她们,巧知倩兮地回给修月甜甜一笑,“谢谢你的吉言。”

    生存在这里已是不易,却没想到连昔谊也消逝得这般容易。

    六爷刚刚的意思,我终于明白了。他是早已看清了的,是那般自负,是那般笃定。是呀,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我闭上眼,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弥漫在臆间,梗得让人难受。无论如何,我们是再也回不到最初了,那段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子,那段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子,那段共同读书,共同捣蛋的子,再也没有了。

    我不敢再回忆,怕不能面对现在,这个宅子是个吃人不吐骨的地方,每个人都不是绝对的安全,怀念是最最奢侈的东西,我已享受不起。我低眼瞥见修月、张烟、秋航房里的几个丫环,眼神冷厉,我忽然一个激灵。透入骨髓的冷渗入间,如果,如果有人居心叵测地利用各自的主子为自己谋利,那拘缘……

    我转头看到拘缘笑靥如花,她可知道她已卷入危机之?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