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八月初七,正子到的时候,我和燕巧都累得想睡,大概已经有三四天没合眼了吧。在这一点上,我对六爷稍稍有了些好感。他并没有因我们来自乡间而少了三媒六聘,礼数之全,彩礼之重,说实话,与我偷偷和书上比对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在造更大的声势。在六爷的心里,我们这七个又哪里占得了位置。但至少,给足了我们面子与里子。

    拘缘、修月、张烟、秋航的父母都拉着自己的女儿在房里说着体己话,生怕是嘱咐不完似的,让我们三个瞧得眼红。

    师傅走了,临走时,我没去送,一则是她们四个的事要帮着准备,另一则也是不想再见他,亦或是不敢见他。师傅那晚的话里有着一种显而易见的无奈与苍凉,我不是不明白,却只能误解,为他亦为自己。虞靖说我太无,我笑笑,没有反驳。燕巧只是看看我,然后摇着头赶上她们的送行队伍。有些事她们或许还是不知道为好,第一次,我开始觉得力不从心,此时的我,不知道能为她们做到什么地步。人心永远都那么不可测,就连自己的也是看不透的,我怕,到时候,我会……

    迎亲的喇叭开始吹起欢悦的调子,我回神。四个新娘都着嫁衣,盖着红盖头,由嫁娘陪着羞答答地走出来。我笑,嫁人了呵!我的同窗,不管怎样,这毕竟是值得好好乐上一乐的喜事,不管前途如何,我在此祝你们幸福,一定要平安。

    燕巧看着我,小心地笑了笑,“师傅会祝福她们吧……”

    我笑容不变,她是在求证什么么?“当然了,她们四个跟了他那么久,虽然第一弟子还在这里,但不代表他就会舍得下她们……”

    “是吗?”燕巧的声音里明显欢悦起来。

    是吗?我在心底苦笑,只有他知道了。我转过头,看见虞靖有些迷离的眼神。于是,走过去,轻轻搭上她的肩,“你志不在此,何必轻易就陷进去?那里会埋没你的。”

    虞靖明显地一怔,看住我,“你……”

    我浅浅地看着她,“你想过的子不是那样的吧?”顿了顿,我又接上一句,“六爷的心愿可能是这个天下吧……”

    我看见虞靖的眼极亮地闪了一下,就放开了手,我知道,以她的个是不会甘于居在闺阁的,不然,她不会盯着看那位将军而双眼放光。她不知道那时的她浑都勃发出一股气势,睥睨天下的气势。要完成六爷的天下,师傅指的是她吧。

    我不在乎六爷的天下如何,我只想每个人都可以活得长久一点。我不知道修月的心智到底有多高,但我不想让虞靖卷入里边。以她的心气,以她的才智,她可以遨游得海阔天空,而不是囚在如此之小的四墙之内。

    “走吧。我们这三个陪嫁,可得跟上迎亲的队伍。”我拉住虞靖的手,燕巧环住我的,三个跟在花轿后,重新步入大院。

    我不知道六爷穿起红衣来居然让人觉得有些可。呃……或许不是这个意思,但当时的我满脑子只想到了这个词。是的,大红的服色,虽然看起来喜气,但穿起来似乎就不那么回事了。虞靖的算术很好,被帐房先生拉去当副手。这里只有我和燕巧在帮忙。燕巧看见了,一下没忍住,头靠在我肩后就开始笑得浑抖动。我只能一手拍拍她,示意她克制一点。不过,其实真的好玩。六爷这打扮不可笑,但总觉得和他那月光般的气质简直不能相称,那是一种古怪到让人忍俊不住的不谐调。

    燕巧还在那里不停地抖啊抖,我拍她一记,朝她翻了个白眼,见她终于忍住了,才放心地转回。可这么一抬头,不意却对上六爷清亮的眼睛,幽幽的,似乎带着责难。我心一惊,连忙低下头,正立好,顺带还悄悄扯了扯燕巧的袖子。这种场合是不能开玩笑的。

    一夜的闹,拜天地,行夫妻之礼,再是敬酒。不过,我和燕巧还算好命,早早地便随着新娘子坐在东厢。听着外面的喧哗,还有杯盘交错的声音,我从袖管里掏出两个苹果和几样小糕点,这是我在喜宴上偷偷拿的,为的就是这几个忍饥挨饿的新娘子。

    “喏,饿了吧?”我笑得有点贼贼的,果然,伸出了八只手。

    我退一步,“拿条件来换。”

    “平澜!”

    “我饿死了,快给我吧。”

    想撒?我这里行不通的。我嘿嘿怪笑,燕巧在旁看戏。

    “好吧,你想怎样?”到底是修月,一下就直奔主题。

    “很简单,让我和燕巧瞧瞧你们的俏模样就行。”

    几个一时沉默了。

    燕巧在一旁凑上一句,“我也饿了,不如给我吧。想必她们都饿了一天了,饿过头可能就不饿了。”

    “好啊,好啊……”我起哄,不怕你们不上钩。当时化妆时我瞧不见,后来盖上了喜帕我也瞧不见,但我一定可以比你们的夫君先看到。想到“你们的夫君”我皱了皱眉,但很快就撇在一旁。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今晚,我要玩得尽兴。

    张烟首先忍不住,她嗫嚅:“好,好吧。就看一眼。”

    “可以。”我和燕巧对视一眼,异口同声。

    她掀起喜帕,露出一张精雕细琢的脸,看得我和燕巧都有一瞬间的怔愣。惊艳!我知道我们七个样貌上我们三个陪嫁是比不上她们四个的,而她们四个又以拘缘最为美,张烟说老实话是最末的。但此刻,如果张烟都让我们惊艳,那另三个……我和燕巧同时朝剩下的三人看看去。

    “哇……”我和燕巧同时感慨,然后,我回头对燕巧道,“你说,我们是不是到了瑶池?”

    “神品。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燕巧点点头,一样的梦幻般的语气。

    修月她们刚才的紧张与正经,被我们这样一闹,都消得淡了。修月朝我温和地笑着,“还让不让我们吃?”

    “呵呵,就算是仙女也得吃东西。”我乱开着玩笑,把东西奉上。

    前途如何,我们都不知道,但此时此刻,我们还能够如此开心而无芥蒂就已让我心满意足。

    她们差不多吃完,我和燕巧也站起

    “时候差不多了,我们也该走了。以后多记挂着点我们,我们可是陪嫁耶!”

    “对啊,对啊,有好吃的,好玩的,要先记着我们的份哦!”燕巧跟着点点头。

    “平澜……”修月深长的语气听来像是叹息。

    我笑着回头,“舍不得我,就和我私奔吧,怎么样?”

    “你去死吧!”拘缘丢来一个果核,但眼圈却是红了。

    我明白,她的确舍不得,但她已有更舍不得的人了,或许是绝不放手的人。因为,她们虽然有点悲伤,但却只是看着我和燕巧离开。

    一路安泰!

    我退出东厢,将门带上。夜有些深了,但前厅仍然闹,相反,内庭里却显得有些寂静。我就这么和燕巧走在庭院的小泥地上,很轻,轻到让人觉得有些迷惘。

    燕巧环上我的手臂,“平澜,太静了。”

    我依旧走着,“你没听到到处有虫子在叫?”

    “不是。这个庭院里没有喜庆的闹,你没感觉出来么?”

    我静了一下,“我们只是外来人。”

    “哦……”她没再说话。

    许久,她忽然拽着我站住。

    “怎么了?”

    “你想,六爷今晚在谁这里过夜?”

    我一呆,这个问题……

    “都是洞房花烛之夜呢!对谁都不公平啊。除非一起过夜。”

    我大惊,呆了很久才咽下一口口水,然后猛敲燕巧的脑袋一记,“你的脑袋什么做的?怎么尽想这些东西?”

    “人家哪有想什么?只是担心嘛!”

    “担心!这种事轮得到你来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一个陪嫁小丫头,通常都是做做下人的事,你又那么蠢,小心那天被一个坏心的管事给打死了。”

    “啊!怎么办,怎么办?”

    在她一迭声的尖叫声,我终于赶在趴下前到了虞靖帮工的地方。然后在一片安静睡着,那天,我真的很累。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