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这一次照面已经预演了后的悲剧,可惜当时,我们谁也没有觉察出来那一星冰冷的谋,我们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牺牲,是呈给六爷野心的一件祭品。不过,我怀疑,即使觉察到了,又能改变什么?或许到最后只是更无奈地看着一切发生,甚至必要时还会亲自推上一把。

    六爷唤来了一名秀丽清媚的女子,她似乎是整个府里的管事,浅笑着的脸与栖华倒是有些相似。后来我们知道,她是栖华的姐姐,枕霞。而她是六爷府里的第一人,一切内务均交由她打理,俨然是个管家。我暗自担心,我们得罪了栖华,是不是也意味着我们得罪了整个府里的人?

    她带我们去了一个小偏园,有个并不好听的名字,叫息园,据说是给客人休息的地方。我暗想我们的份有那么高么?在刚才的大堂上,我们不配的。除非……我不敢往下想,那个呼之出的答案让人心惊。

    “今晚各位就暂且住在这儿吧。”枕霞优雅地欠了欠,不卑不亢又给人礼数周全的感觉。

    “谢谢枕霞夫人。”老实说我们实在拿捏不准该如何称呼她,她较栖华年长,显然已过了嫁人的年纪,称呼姑娘不合适,但这一声夫人也……

    她像是看穿我们的局促,也只是淡淡一笑,“叫我枕霞就可以了。”她看一圈我们七个,似乎还有话要说。果然,“我妹妹心眼狭小,各位不要与她一般见识才好。”

    这句话说得我们不有些惶恐,秋航忙回道:“不敢当,不敢当,都是我们不好才……”

    枕霞一手止住她还想说下去的话,语气平和得不能再平和,“她那个脾气我明白,一定是她主动招惹麻烦。几位多担待就是。啊!各位也饿了吧,请先歇歇,我这就叫厨房准备饭菜。”说罢,就带上门走了。

    我终于力尽地瘫入椅子里,感觉浑像掏空了一样。今后的子只怕更难走吧。

    屋里只有虞靖难得露出了一丝凝重的神,我凑过去,小声问她,“怎么了?”

    虞靖朝前努努嘴,我看过去,入眼的就是四张神游的脸,我看得有些奇怪,“怎么?”

    “嗤”虞靖轻轻嘲笑我,“平事事通透的你居然会看不明白?”

    或许是我的脸上表现出了茫然,虞靖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也是。你到底还是小了几岁,等再过一两年,你就明白了。”

    我不悦,“你要我自己想?”

    “呵呵”虞靖舒服地往椅背上一靠,“替我捶捶腿,我就告诉你。”

    “做你的梦去吧!”我踢她一脚,转过头不理她。不就比我大一岁半吗?了不起个什么劲呀!于是我又凑向轻轻玩着衣袖的燕巧,“你怎么看?”

    “嗯……她们在发呆……”

    废话!“然后呢?”

    “她们在想人……”

    “想人?”她不会是在打太极吧?

    “我说算了吧!燕巧,她这方面根本没开窍!你说了也是白说。”虞靖在旁凑上一句,看着一脸的叹息摇头。

    我凌厉的眼神直燕巧,燕巧总是很容易屈服。她扁了扁嘴,“告诉你她们在想人了……”

    我刚想开口骂她,耳边却传来虞靖低低地浅吟,“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她微闭着眼睛,清清浅浅的声音低沉又婉约,有一种扣人心弦的磁。我从来没发觉虞靖竟也有这么温柔得几乎带着淡淡哀伤的一面。

    那一瞬,我仿佛明白了一些东西,很隐约,却又呼之出。“你也……?”

    她闭上嘴,也拢紧了眉,就这么躺着,我和燕巧一齐看着她,感觉到一点点的心酸在渗入。

    整整三天,我们没有再见过六爷,连栖华与枕霞都没来照过面。我们那四个依旧神思恍惚地整呆在窗口发愣,不时还傻笑几声。我和燕巧瞧着逗趣,有时也吓吓她们,无往不利。虞靖难得地没有和我们一起玩,只是有些怪异地看看我们,然后抓过一本带来的书,半靠在椅子上吊尔郎当地看着。

    平里,我和燕巧是最懒的,师傅布置下的作业每每也是最后一刻才完成。现在没了师傅在耳边提点,自然是不会想着拿书。尽管当离家的时候也是带了一大箱子书来的。所以此刻见虞靖看书,不意觉得眼有些生,平空里也生出一股愧疚。

    是呀,好久不沾书了呢!但我和燕巧在彼此的眼睛里仍是没看出想拿起书本的意思,于是,眼不见为净,我俩溜到了庭院里。

    “最近好闷啊。”燕巧坐上一棵歪了脖子的榆树,脚就这么晃啊晃的,看上去有十分的惬意。

    于是我也学她,半坐在另一棵树上,手转着一片叶子。“是啊。人人都有心事。”

    燕巧看我一眼,心意深深。必要时她也很深刻,只是这样的心思,她都掩藏在慵懒的外表之下。“平澜,你说……有一天,我们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我第一次见她用那么沉静却又吞吐的口气说话。

    她言又止,终于只是叹了口气,就什么也不说了。

    我玩玩叶子,转开了话题。“你说七星是什么意思?”其实我知道她的意思,但是有些东西我们都不愿却面对,至少现在不想,虞靖是,我们也是,所以只能忽略。

    “七星?”燕巧不解。

    “就是见到六爷时坐左边那个说的。”

    “哇!你好厉害哦!”燕巧夸张地瞪着我,“在见到六爷那么惊艳的时刻你居然还有心思顾及其他事?”

    “少来!”我白她一眼,不过倒的确不能否认六爷在那一刻的美丽让我直到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如同梦幻,月光似的男子。

    “会是指我们么?”她忽然幽幽地开口。

    我心一惊,燕巧,永远比我要来得果断一点,在一些问题浮出水面时,我总是先想着掩盖,但她却不然。或许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但她远比我要诚实。七星如果是指我们,那,那句“还没有子嗣”的意思就是……会么?我不敢想。

    “如果是,我们该怎么办?”

    我沉默,一时间只觉心里憋闷异常,女人都会嫉妒,那时,友就显得太过薄弱了。

    “想这些做什么?就凭我俩的长相?你也省省吧!”我只能强作玩笑,一些事不捅破,或许就不会太早到来。

    “哼!人家很自信的。”燕巧也开始耍宝。

    “是,是,是,你是大美女,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呵呵呵呵呵呵……”我大笑,燕巧踢踢我也忍不住开始笑起来。这样的子还能持续多久?我不敢想,也不愿想。一切就先这样吧。

    但哪有那么好的事,远处,我看见三都不曾出现的枕霞的影往我们这里走来,我知道,就要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