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姒姜 书名:情何以堪
    马车缓缓行在前往凌州的官道上。道旁古木森森,不远处还有一条细流由东而来至放秋山折向西南。路上很静,虽有一队将士护送,却不知为何无人敢多说一个字。是领队人军纪严明?亦还是军士的不敢逾越?

    想来也有些不通吧,我看了看我的六个同伴。

    份不对。我、燕巧、修月、拘缘、张烟、虞靖、秋航,七个土疙瘩,名不见经传的黄毛丫头而已。说老实话,这次居然会有一支军队来护送我们,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三前,有一名相当艳丽的女子来到蒙乾镇,说是要找水先生。当时我们七个正在忙着做师傅交待下来的课业。

    没错,水睿水先生就是我们的师傅,他的弟子就只有我们七个。其修月是最大,姓姜,平时很温和,偶尔也和我们玩,但因为入学最早,她上总有着些让人敬服的气质。再来就是张烟、虞靖、秋航三个,拘缘是大家小姐,秦这个姓在我们镇上也算是大姓了。自从知道了她的份,我对师傅有了一个全新的概念。能让秦家将小姐送来念书的人,一定是非常有才才可以的,也因此,一开始的勉强也成了欣喜。燕巧与我是最晚入学的,但也有近七年了,虽然平时最是调皮懒惰,对于师傅却仍是极为尊重,当然,对我而言,得除了他打我手心的时候。

    师傅平时不大与人来往,连去我们几个学生的家都不肯。所以,这次有人会来找他,我们都很奇怪。秋航是我们最老成的,一见问,就带着女子向师傅的小竹屋走。剩下我们这票人自然悄悄地议论开来。

    在师傅叫我们前,她们一致认为师娘的可能最大,我虽然觉得不像,却也作不出更好的解释。那天,师傅做了许多在我眼里很古怪的事。他带上我们去了每一个人的家里,并和我们的父母关在房里谈了半天。当爹妈从小屋里走出来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他们的眼眶微微红肿,却极力掩饰着笑着拉我的手。我心里疑惑,却不忍见爹妈为难,于是也当作不知道。在回之际,我隐约瞥见师傅向来清冷没有绪眼流露出一丝叹息。人的眼睛居然也会叹息?

    后来,师傅带着拘缘回秦家。我们还回到书舍,虞靖开始搔着下巴思索,但就凭我们几个,又哪里想得到小镇以外的天下?将要有变动了,那个艳丽女子带来的变动。

    很晚,师傅带着拘缘回来了。出什么事了,我看见拘缘脸上有一种害怕的神色,第一次,我仿佛看到了我见尤怜。在我发愣时,师傅忽然沉着声唤我跟他进书房。

    我在大伙同又惊疑的目光乖乖地跟着师傅走。虽说这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挨手心都是这个形,但不知为何,我隐隐觉出了不安。饶是如此,那一刻我全然没有想到,我的一生就已注定要陷在这道未知的旋涡里挣命。

    一入侯门,命最为要紧!……是我自私,但,也只有你可以……师傅哽咽的语声让我就算此刻回想进来还是觉得有种深刻的不安。第一次看到师傅的,也是第一次看到师傅的无能为力,还有,一种我无法看透的悲悯。是我?还是我们?为什么可以的人是我?

    我放下车帘,马车上,几个人都有些神伤。毕竟是第一次离家,而且去的还是全然陌生的凌州,这对于我们这些生在小镇,从未出过镇子的人来说,前途如何都是让人感到恐惧又疑惑的事,还有离开爹妈为伴的子会是怎样?而我却还背着一重忧虑,师傅的话让我异常困惑。命最要紧?难道前途有着怎样的危险么?

    我不由一声叹息,大约是听在虞靖的耳里,她撇嘴干什么全都哭丧着脸啊?看看这镇外风光,如果不是六爷召见我们,我们保不定还在那山沟沟里呆一辈子呢!我是第一个笑出来的,是呀,是呀!师傅的第一门生,就知道你对天地理感兴趣的很,这次出来,是赶你的巧呢!大家都一起笑了。虞靖机智过人,对于地理一向很强。我们几个虽各有长才,但只有她,让师傅能赞到吾门第一弟子这个地步。

    哎,我们来说说凌州吧。虞靖,你一直地理那么好,那你给我说说呀。燕巧说话软软嗲嗲的,是她一惯的腔调。

    嘿嘿嘿虞靖怪笑着趋近她,凌州啊,最多的就是杀猪的……像你这种白白胖胖,嫩嫩的,他们最喜欢。啊!你乱讲!人家才不是猪。我暗暗好笑,也只有虞靖才能把那么兵慌马乱的凌州说成是屠夫横行的地方。想到凌州,我心又是一忧。以前,师傅常常让我和虞靖做些军事打仗课业,我每次都在对决输给虞靖,但我每每都挨师傅的打,原因却不为这个。而是因为我有这个或那个的疏漏。直到三天前,师傅才告诉我,我和虞靖平时的课业取的就是凌州。这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但我也纳闷,为什么师傅单单只把这些告诉我一人?

    看着她们嘻嘻哈哈地闹开,我只能苦笑。

    十天的赶路,也就在这想想心事,看看风景,玩玩闹闹过去。我们终于看到了凌州城。

    六爷,召我们来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我看着凌州城的城墙,那种不安更深刻了。

    在城外,我们像这十天来一样住宿在农舍里,但毕竟是到了凌州,大城的繁华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这里的农舍虽说仍在城郊,却已比蒙乾镇好上太多。

    呼!虞靖呈大字型的倒在坑上,看来,这半个月的赶路已闷死她了。她一直是那么好动的人。

    修月只是拣了地方坐了,神色淡淡地看着窗外。鸡声、茅店、人迹、板桥。比之镇上的景象,这里多了几家茶铺、铁铺,人也多了好多,来来往往的,不时朝我们这被军士围住的一排屋子望望,然后窃窃私语地走开。

    民怕官,不管走到哪里,这都是一条翻不过来的理。

    我倒了杯茶给秋航,她一直站着,略皱着眉的样子,不知在苦恼些什么。

    她接过茶,怎么不进城呢?原来她在愁这个。

    哪里你要进就给你进啊!张烟是我们最率真的一个,说话也从来不打个弯,但人人都熟了她的子,也没人计较。且秋航就喜欢和她一起。

    其实我也想进去。不是都已经到了门口了吗?燕巧靠在窗口,懒懒散散的样子让人看了就好笑。

    那你得好好洗洗干净,到时不会让人麻烦。拘缘靠在墙边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

    为什么啊?一定没好话。拘缘的采最受师傅称道,辞格华丽,让人读来美不胜收,但当她说话时,那张嘴可让人颇为哭笑不得。

    果然,不是说凌州最多杀猪的么?你不洗干净怎么上屠宰场?哈哈哈哈虞靖、张烟笑倒在一旁。

    那么多年了,还是没长进。我拍拍已撅起小嘴巴的燕巧,以示安慰。

    正自玩闹,门外传来一声清亮好听的声音。

    哟!各位好心哪!我们止了玩笑,一齐看过去。原来是那个艳丽的女子,十天前就是她让我们上凌州的。

    她见我们看她,也不在意,轻轻笑着,也十天不见了,各位一路辛苦。这就请七位小姐移步,先到樨苑住着,过几就要拜见六爷了。六爷?这个称呼我们已不陌生,但乍一听说,我还是心咯噔了一下。

    我们不直接去见么?秋航在一边问着。

    那女子明眸一掠,轻扯嘴角,六爷可是大忙人,也不是说见就能见的。一个下马威么?我心一沉,我们要去的是个什么地方?看这女子行止说话定是六爷边的亲信了。我看不过秋航被她抢白,忍不住插了句,那请问这位夫人如何称呼?我们毕竟是奉了六爷的令来的,人已到却不声不响,总也不好。我们既不能随便拜见六爷,夫人又见得到六爷,那还请劳烦夫人在六爷面前代我们致个意,回禀一声。话说完,我感到虞靖的手放在我的后背上,温温的,让我勇气倍增。

    那女子看我一眼,眼里透出些锋芒来,但转瞬即笑,哟,这是说哪里话?我一个下人,哪里敢让几位小姐称夫人?六爷知道几位来了,才叫我过来接几位去樨苑住几的,我哪里敢自作主张?修月在旁拉了拉我的手,向那女子点了点头,那敢问尊驾如何称呼?我极力忍了忍笑,见那女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使劲吸了口气,再说话时已笑意盈盈,这可是折煞我了,小姐若是不嫌弃,叫我一声栖华就可以了。我是奴才,您是主子,我又岂敢当主子一声尊驾?哦……拘缘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以示明白,更是气煞了那女子。

    我看着她眼底的冷意,不由皱上了眉,这样一个玲珑又有手段的人,今之辱能忍就定不会罢休。看来,我还是轻率了,让大家在未跨入凌州,还没交上个朋友就树起了敌人。

重要声明:小说《情何以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