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我的心永远跌不碎

    “你在说什么呀?”柴雅惊奇地问。

    “我说我们赢得了胜利。”白峙毫不客气地重复道。

    “可……胜利。”柴雅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昨天明明是将夏幽清打败了,可现在她夏幽清怎么就胜利了呢?看到白峙那么有自信的样子,就算不信也是不行了,这一刻,她沮丧极了。为什么受伤得总是我,这究竟是为什么呀?

    “同学们,投资问题的解决标志着我们的电影可以正式启动了,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但我们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我们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那就是剧本问题。剧本剧本,一剧之根本。”白峙望着众人,严肃地说,“我们的剧本是不行的,绝对不行,最大问题是缺乏学,这是最致命的。”

    剧组里所有的人听了这话,都皱起了眉头。他们知道白峙这话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怎么到了关键时候都不说话了。”白峙洪亮的声音在屋子里回

    半天还是没有人说话。

    终于是柴雅打破了沉默:

    “我来说几句,既然夏幽清这么有本事,那就让她来写好了。”

    白峙忍无可忍了,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不懂得什么叫顾全大局么?

    他一拳捶在桌子上,脸膛都有些紫胀了,正待发作,突然他瞥见夏幽清忽地站起来,只见她平静地望着众人,诚恳地说道:“学长,既然有人点了我的将,我不说是不行了。”

    “说。”白峙没有料到夏幽清会站出来,但刚才柴雅的话说得太过分,他还沉浸在怒火。

    “我支持白学长,他说得很对,我们的剧本学是不够的呀,主要是人物塑造有些问题。”

    夏幽清说到这里,停下来瞟了一眼众人,只有郑韵一直在点头,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反映。看来,她的说服力还不够。

    “美国电影《歌舞青》这部片子大家都看过了,也很感动,为什么?就是因为人物呀,是莱雅这个人物对生命的执着感动了我们呀。我想,我们想要抓住观众,人物塑造可是要好好下功夫的,不把80后的生命激表现出来,何谈吸引力。”

    点头的人多了一些,夏幽清感觉到自己仍需要更多的努力。

    “你……你是个学历史的,你懂什么学,还什么生命生命的,你以为看了几部破外国电影,你就懂电影了。哼,你和柴雅姐比,你差距大了,柴雅姐的剧本怎么了,连王教授都说好呢。你们怎么了,你们不会说王教授也不懂学吧。”白琳也站起来,大声嚷道。

    “哈哈,照你夏幽清这么说来,我们还非得请一位大作家来创作剧本了。”邓滋笑道。

    “是啊,学怎么样?那可不是一个不懂学的人能说了算的,你们大家说对不对。”曾垒也插了一句。

    柴雅心暗笑,看你夏幽清怎么解释。

    “你们……”夏幽清不解地望着众人,有没有搞错,怎么都朝我来了。

    “是啊,剧本这个问题不都早解决了吗,为何现在又提它呢,我们可不能耽搁了,电影要赶在大学生电影节上映,现在当务之急是要马上行动。我们大家这样坐而论道,有意思吗。”力伟子靠在椅子背上,眼望着天花板说道。

    夏幽清急了,他力伟也来给自己出难题,他到底是哪头的,他这个叛徒。

    “好的了,大家不要吵吗,既然我们都彼此说服不了对方,那就散了好的了。”郑韵大声叫道。

    “不,不能,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必须把电影给做出来。”陈羽望着白峙,在等他说话。

    夏幽清离开自己的座位,走到屋子央。

    “你们说我不懂学,学怎么了,什么是学,你们谁给我说说。学是人学,人物不出彩,这电影拍出来之,就是它灭亡之时。现在的剧本是弱吗。你们学系的才子们心里比我更清楚。”

    夏幽清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个时候她要做得就是把自己想要说得话说出来。

    “哼,你有才,那你来写好的了。”柴雅讽刺地说。

    “不行,绝对不行,这可是柴雅花了一个假期才写出来的。也是大家都点了头的,怎么说改就改,这还有没有王法。“力伟站起来,挥着手说。

    “怎么?你昏了头了,连法律都改的,你一个破剧本就改不得了。好了,你们都是各怀心腹事,这样吵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我看今天就是今天,家有千口,主事一人,白峙,你是导演,你有权决定的,你说怎么办吧?”郑韵也走到屋央,不顾一切地吼起来。

    众人的目光又都集在白峙上。

    他不语,一副沉思状。

    夏幽清手心直冒汗,可心里什么顾忌也没有了,现在是自己战胜绝望的时候了。她慢慢说道。

    “如果上帝给我一次写作剧本的机会,我会毫不犹豫地对她说三个字:我能行。”

    白峙坐在那里脸上毫无表,可他的眼里却闪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欣喜。

    柴雅听了这话,怔住了。

    “是的,我要重新定位男女主角。把男主角设定为一个成长的形象,这样做的目的是要通过主人公从迷茫、叛逆转向自尊、自强的心路历程来展示80后蓬勃的生命激。”

    白峙赞同地微微颔首。郑韵说:“太棒了呀。”曾垒点着头说:“我靠。”力伟回站起说道:“变化太大,这是要重起炉灶的呀,恐怕有问题。”史盛凯一脸的兴奋,“我表态我支持,现在是创意经济时代,这创意起码是与国际电影接轨了,”但他马上说:“那么具体的人物定位呢?”

    “这个我还没想好,如果可以的话,就请大家出出主意吧。”夏幽清微笑着,像池塘里摇曳的莲花。

    “我看把男主角定位成跳街舞的少年就不错,”说话的正是柴雅,夏幽清眼睛微微眯起,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只听柴雅说道:“跳街舞的少年一般从外表上看都比较叛逆,符合幽清的要求;而且在影片也能增强视觉效果,何乐而不为呢?”

    夏有清望着柴雅,似乎她也没什么恶意,可为何对我的态度却来了个急转弯呢?还亲切地叫什么幽清,真是搞不懂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总之小心不要着了她的道才好。

    “我看柴雅的方法可行,大家觉得呢?”白峙征求大家的意见。

    清一色的同意,大家都举起了手。

    “可这就有些难办了,这个男主角还非得会跳街舞不可,那你们说谁适合这个角色呢?”

    “当然是林希卓了。”郑韵想也不想就回答,“他可是我们校街舞队队长呢,不仅跳舞一流,人长的也是帅得一塌糊涂的,要是真让他来演这个角色,我敢保证票房会红火的不得了呢。”

    “是呀,我也见过他跳舞,可真是太令人眩目了。”白琳也称赞道。

    “你们说的就是咱们学校第一大帅哥林希卓是不是?”力伟问道。

    “是啊,原来你们男生也知道第一帅哥的事啊,我以为只有女生关心呢。”郑韵笑眯眯地看了看力伟,那话是在笑他鸡婆。

    “那又怎么样?”力伟早看出了她嘲笑的语气,故意说:“美之心人皆有之。”

    白峙一看不对,赶忙阻止了这场极有可能蔓延的争吵:“我看他就合适,那就请他来吧。”

    “可……老大,林希卓可是个极有个的人,请他来恐怕不太可能吧。”白琳一副为难的样子。

    “当男主角还不好啊,他怎么可能不来?”白峙有些惊讶。

    “你就是让他当玉皇大帝他都不知道肯不肯。”白琳又说。

    “那是为何?”白峙问。

    “老白,你是有所不知,那人可是脾气很大的人,我跟他相处过一段时间,他连街舞队的活动都很少出席,更别说让他来拍电影了。”

    “有这么严重?”

    “不信你可以问柴雅,他们也共事过。”

    “柴雅,你怎么说?”白峙很认真地问。

    “他那个人是蛮难相处的,不过,我想让我们的夏大美女去求求他,未必就是不可能的事。”

    “柴雅。”白峙愤怒地低吼了一声,怎么每次都扯上幽清?

    “你可以让幽清去试试不是?也许就行了呢。”柴雅又说。

    “幽清已经拉到了投资,怎么好意思让她再去?”

    “拉到投资只能算她幸运而已,要是她这次还能成功,那我柴雅才能心服口服。”

    “柴雅,你上次也是这么说,幽清既然已经拉回了投资,贡献够大的了,你居然还要她再去,你安的什么心?”

    “我哪里有安什么心,只不过让新人锻炼一下嘛,又有什么不对?”柴雅反驳道。

    “柴雅,你……”

    “我去。”

    白峙和柴雅都回过头来,看向一脸镇定的夏幽清。

    “我去,”夏幽清看大家都愣在那儿,忙道:“只要对剧组有利,我是会而出的。”

    “可是幽清……”白峙还想说什么,却被夏幽清一口回绝:“学长,不用为我担心,只要对剧组有好处的事,我一定会去做。”

    “既然幽清这么积极,白学长还有什么不方便答应的?学长对幽清的关心似乎比我们都多了一点点呐。”柴雅意味深长地说。

    大家听了柴雅的话,纷纷看向白峙。

    白峙气愤地说:“我只是出于公平起见,每一个人在我心目的位置都是一样的。”

    “那可正好,这件事不知道白学长会不会秉公处理呢?”柴雅做出一副纯洁无害的样子。

    “你……”白峙压了压气,看到夏幽清坚定的面庞,才道:“好,夏学妹,这一趟又辛苦你了,不过这件事,依我看,还得找两个人一起去比较好,你们谁愿意……”

    话还没说完,只见郑韵已经抱住了他的胳膊,兴奋地叫道:“我愿意我愿意,要去见林大帅哥了,一定得把这个机会给我。”

    “可……”白峙可不太放心让郑韵去帮忙,毕竟,依着郑韵的子,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但在郑韵眼开始释放催泪弹的时候,白峙就知道自己完全招架不住,马上劝道:“妹子,别哭,我答应你还不成?”

    “成成!”郑韵激动的还真流出了眼泪,一想到有理由见全校第一大帅哥,而且这帅哥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时常让追星族满心欢喜地空等待一场的大人物,就仿佛了电一般,不能自己。

    白峙则一点高兴的心都没有。他本想要柴雅去的,可谁料竟被她先下手为强,反而变成了夏幽清!这幽清还真“配合”,非得要接这个烫手山芋,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担心着,他不由自主地看了眼夏幽清。

    夏幽清感觉到白峙的目光,对他温柔地笑笑,暗示他不要为自己担心。她其实心里也清楚的很,柴雅开始提出这个主意就没什么好心。但这又能怎么样?她夏幽清从来都不畏惧任何挑战,何况这个主意也确实对电影有好处。如此一来,不妨将计就计,接受挑战,还能在剧组所有人面前表现出一副大无畏,舍生取义的样子,何乐不为?更何况,现在剧组里的况,夏幽清需要更多的人来支持她,所以要做出一些事来让大家相信她。

    “你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不要把学长也扯进去。”夏幽清很郑重地说。

    “呦,夏大小姐还真是厉害呐,连白峙都勾搭上了,看来你狐媚的本领还真不小。”柴雅嗲声嗲气地说。

    “注意你的嘴。”夏幽清毫不客气地说。她向来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只不过不愿意轻易和人起正面冲突罢了,可柴雅既然撕破脸来要与自己做对,又何必客气呢?

    “好厉害呐,我还真害怕,就是不知道李白尧知道自己的前女友这么快就找了新欢,会不会伤心绝呢?”柴雅挑衅地说。

    “你……”夏幽清一听见李白尧的名字,就不能再平静了。

    “要是那样就好了,只可惜他还不能忘记你,只可惜他还处处要帮你!”

    “别胡说。”夏幽清听了心里不觉间竟有一丝紧张与担心。

    “胡说,都是你,姓夏的。我和白尧本来就是天生的一对,要不是你,我还会这么难受吗?夏幽清,你记住,我这辈子也放不过你。”说完,一把甩开夏幽清的手,扬长而去。

    夏幽清却愣在当地,反反复复想着柴雅说过的那句话。

重要声明:小说《飞过绝望爱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