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我的世界

    午后的阳光依然照着,可是已经不那么强烈了,明净的天空蓝光闪耀,空气弥漫着油菜花的清香,整个工业园区都沉浸在创新的激之,整个城市都沉浸在创造的快乐之。

    此时,刚从绝望醒来的夏幽清,也同样沉浸在应对绝望的思考之。

    她迈着轻快的步伐,一步紧似一步地来到一家周围开满油菜花的大楼跟前。白色的大楼是典型的美国风格,这次她决定与美国老板进行一番博弈。

    她呆呆地望着满眼的油菜花,心里温暖了许多,她最这油菜花烂漫的时节。那黄灿灿的油菜花让她时时领悟到生命的极致,生命就应该这样默默地积蓄力量,默默地绽放自己的辉煌。

    不大一会儿,她就又站在了巴尔得默公司总经理的面前。看来,失败也不是全无好处的。正是因为有了前几次失败的经历,她这次才能这么轻松就过关了。

    总经理是一位穿黑色正装的正值花季的金发女郎,名叫安妮。

    安妮是一位国通,曾在北大留过学。她二十岁上下,直的子靠在老板椅上,脯高耸着,一张白瓷般的鹅蛋脸上,闪着一双深的大眼睛,里面出自信的光泽,她的浑上下充满了生命的活力,衬着背后一幅汤姆汉克斯的大图片,更有了几分感……

    夏幽清此次来见她,自然有她自己的如意算盘。她想安妮也曾是一位大学生,自然会理解她的激与梦想。

    夏幽清望着眼前这个比她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经理,心里不知为何泛起一种莫名的羡慕之,想到她在国的叱咤风云,又多了一层嫉妒,她是那么活力四,又是那么有成就,真是生命的一种极致啊。

    虽然眼前这个活泼泼的生命是那么感动着自己,可夏幽清却依然又将自己此行的目的对安妮说了一遍。

    安妮一边认真地听着,一边细心地做着记录,这倒让夏幽清吃惊非小。安妮的很好,夏幽清说的话,她都听懂了。

    “幽清小姐,我很愿意帮助你,可我想知道,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呢?”安妮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夏幽清心一紧,这老总倒是个烫手山芋,看来自己遇上对手了。

    “安妮小姐,你也是正值青年华,你知道青是多么富于躁动的狂妄,多么富于烂漫的幻想,你现在做的游戏产品,我想正是为了把你自己的幻想和狂妄利用游戏这种形式进行一番痛快淋漓的展示吧。”

    安妮没有说话,只是认真地听着,夏幽清心里凉了半截,不知她的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唉,何必去管她呢,你就是不搭理我,我也一定要将我的梦想尽数讲给你听。

    “安妮小姐,我知道你们美国有一座奥普拉-温费里教堂。”夏幽清这句话话音未落,就见安妮的眉毛无意间扬了扬,虽然这动作很轻,但夏幽清还是捕捉在眼里。哈哈,看来有戏。

    夏幽清从小就是个人来疯,只要有人赏识她,她能一口气给你讲几小时。

    “是的,我说的是被你们美国人称作精神领袖的奥普拉。她说过这样的名言,一个人可以非常清贫,困顿,低微,但是不可以没有梦想,只要梦想存在一天,你就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我想这句话就是支持我拍电影的不变的信念。其实开始我对奥普拉那么受美国人民的拥戴,是不能理解的。可是通过这次的经历我理解了。奥普拉成功的秘密就在于她做的节目是改变人生的节目,她的节目让无数美国人从绝望找回了希望,明白了生命最终需要的是什么。”夏幽清偷眼观瞧,见安妮正在入迷地听着,她就更是来了绪,“你知道吗。我们想要做的也是要改变人生的电影,我们要向世人证明我们80后也是敢于承担责任的一代。”

    “幽清小姐,你对奥普拉很崇拜吗。”安妮终于开口讲话了。

    “是的,安妮小姐。奥普拉是我的偶像,她从小就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她在大学期间多次参加选美大赛,还在电台做过节目,也许在常人看来,这是不务正业吧,可我不这样认为,我想正是由于这种历练,才让她产生了要引导人们关心她所关心的事的愿望。”

    “幽清小姐,你真是太棒了,你知道吗,我也是奥普拉的超级大粉丝。”

    “真的呀,那我们可就是相见恨晚啊,看来经理只不过是你的表面工作,你真正地份是一位奥普拉研究者呀。”

    “啊,你的思维,果然是厉害,好,我你。”说完安妮给了夏幽清一个大大地拥抱。

    “看来人生就像各种各样的朱古力,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说实话本来我对你的到来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出于礼貌接待了你,可你没有白来,因为你让我又知道了一块新的朱古力的味道,我你,幽清小姐。”安妮现在终于高兴了。

    “是的,阿甘妈妈说过,你若是遇上麻烦,不要逞强,你就跑,远远的跑开。说实话本来我是没有什么信心的,可是看你与我如此投缘,我觉得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为什么不呢,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我们都喜欢敢于负责的人,这就行了,一切都没有问题了。”

    “安妮姐,说实话你在我心是一位英雄。现在我们玩的游戏大都是你开发的,你既是研制者,又是生产者,你好棒的呀。”

    “不,你才是好样的,我靠。”

    “不会吧,你都融入到我们间来了,有没有搞错。”

    “没有搞错,这叫入乡随俗。”

    两人都笑了起来。

    “好,关于赞助的事我会认真考虑的。”安妮简单地说。

    “……”夏幽清有些愣住了,他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成功了吗?她不是不愿意相信,而是这个消息来的太快太突然,是她期待了太久的。

    “你先回去吧,明天,请来与我们的部门经理谈好了。”

    “谢谢你,安妮小姐。”夏幽清鞠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躬,她现在的心那可是极好,出了公司走在街上,见了谁都想请他去吃饭,来一同分享自己成功的喜悦。

    她欢天喜地地在街上转啊转啊,都分不清方向了,只是一直走啊走。看见小朋友,她弯下腰来和他一起玩一会儿;看见老,她会扶着她过马路;看见上班族,她会亲切地和他们打招呼。世界,原来如此美妙。

    忽然,一只修长而有力的手搭在夏幽清肩上,她一惊:“谁?”忙跳开一步,回过

    一个帅气高大的男生站在自己面前。

    “你?”夏幽清惊道。

    “还真是你。”肖楠克制住自己心的惊讶和怒火,“你怎么会在这儿?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回家?”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你怎么每次一见了我就这副德行?”夏幽清瞪了他一眼,每次都来破坏她的好心。真是的。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肖楠没有丝毫让步的意思,又向她靠近了一步,气势汹汹。

    “喂,我说你……”夏幽清看见他这么霸道,就气不打一处来,但谁让她今天心好呢,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于是,她摇了摇头,说:“算了算了,不想和你吵架。我刚工作完,现在就要回去。你也快回去吧,这两天肖阿姨回来了,你抽空多陪陪她。”说着,她转准备离开。

    肖楠抓住了她的手臂。

    “放手。”夏幽清用力甩着,却怎么也甩不脱,只感觉他抓的更紧了。

    “工作怎么这么晚?”肖楠问。

    “你是谁啊,连这都要管!”夏幽清实在忍无可忍,怎么还有这么霸道的人?我又不是他的奴隶,干嘛每件事都要向他汇报?

    “以后每天工作完,我送你回去。”肖楠十分肯定地说。

    “不用,我自己会走。”夏幽清也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

    “不管你同不同意。”肖楠的固执是没有人可以相比的。

    “你……”话还没说完,已经被肖楠拉着走到了路的另一边。

    “你到底要干什么?喂,你停下来,我还有话对你说……”可肖楠就是肖楠,从来不肯听人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夏幽清挣扎的工夫,肖楠已经把她拉到一家星巴客门前。

    “喂,你不是说我回家晚么,那我就早点回家的呀,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夏幽清撅着嘴的样子,让肖楠还哪里舍得放她走。

    “我是说你一个人不能这么晚才回去,遇到我就不同了。”肖楠说。

    “有什么不同?”夏幽清笑眯眯地望着他。

    “我可以保护你。”肖楠拍拍脯说,一副很自信的样子。

    “今天就饶了你。”夏幽清笑着,拉了他就往里走。

    肖楠大约是刚刚洗过了澡,整个人显得异常清爽,眼神虽然还是那么忧郁,可他的眉梢间却隐隐露出一丝的温柔,使他的神里有了一种少有的明朗的色彩,再配上他修长的材,她眼前的肖楠给她的感觉是那样的迷人。

    夏幽清笑道:“你……”

    “今天怎么……”肖楠是想问她今天为什么不用他五花大绑就自愿来和他吃饭,可既然已经来了,怕说了这句话以后,夏幽清又反悔了,还是将错就错吧。

    肖楠向来深沉的脸上在夜色也泛出一抹粉红,嘴角有了一丝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飞过绝望爱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