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

    “绝望,超绝望,我怎么能绝望呢?这只是开了个头而已。我现在要做得是飞过绝望。”

    夏幽清心里暗暗对自己说。也许她从前不坚强,但她现在要变得坚强;也许她从前遇到困难,首先想到的是后退,但她现在要不顾一切地向前、向前、再向前。

    她又重新整理一下衣装,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局面可能更艰险,可那又怎么样?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她的脸上又绽开了笑容,那笑容就像从没凋谢过一样嫩。

    “您好,我想……”还不等夏幽清出口,门卫已经把她拦在外面。这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小伙子。

    “你不要干扰我的工作好不好,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是来找经理的。你就放我一码好不好?”

    “我放你,那经理就会开我,我就搞不懂了,你们女大学生不好好学习,都来找经理做什么,不要那么好不好,现在这女大学生都怎么了。”

    “你,你误会了,我是来拉赞助的,我们就是想拍部电影。”

    “哼,拍电影,有没有搞错,现在的大学生都疯掉了,不好好学习,却要拍什么电影,真是疯掉了,大人们花那么多的钱供你们学习,你们倒好,拍哪门子电影,真是的,看你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怎么哭吧。”

    “这都是什么事呀?”夏幽清瞪了他一眼,不过,好在这次有心里准备,她也不会那么失望。

    一连试了几次,都是还没有进门就被堵截在外。

    这些公司的保安也做的太好了吧,就像门神似的,连个同都不给。真是的,要是有能耐就去拦截江洋大盗去呀,阻止我们穷学生算什么本事?

    她正站在这家公司门口抱怨,忽见一位女士翩翩走来。再瞥一眼她刚刚走下来的轿车,上面标着一家服装公司的名字。

    夏幽清想:“原来她也不是这家公司的,那么她一定也会被那保安拦住问长问短的,哈哈,看来我也不是唯一的受气者。”毕竟,有人同她遭到一样的待遇,心里会稍稍平衡一点。

    夏幽清双眼直直盯着那女人的影,她想看到那女人被拦截的全过程。

    那女人穿着深色装,一头黑发散在脑后,虽不美丽绝伦,但至少也使整个人显得干练飘逸,十分清爽。

    她穿着不低于五厘米的高跟鞋,迈着近似猫步的小碎步子,一步步飘向大门。从背影来看,一扭一扭的股在下面的黑色裙扭动,感却不张扬。

    离门还有三米,两米,一米,啊,过了。恩?怎么保安什么也没说,怎么他不把那女人拦截下来,怎么回事?她不也不是公司的人么?而且看样子他们也并不相识,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算不打招呼,至少也该点个头啊。可……夏幽清绝望了?这是什么道理?难道自己脑袋顶上是写着我是来求人的,可怜可怜我吗?不然为什么同样是人,待遇却如此的不同?

    不行,我得去问个清楚。想到这,她气鼓鼓地冲向那保安。他似乎还没睡醒,刚刚打了个奇大无比的哈欠。

    “喂!”夏幽清喊道。

    “怎么又是你?”保安狠狠眯着眼睛,不耐烦地看着她。仿佛她是夏里一道最刺眼的阳光。

    “我来问你,为什么刚才那个女人你不拦着,她也不是公司的人啊,为什么你就偏偏不让我进?”她说话时脸涨的红红的,保安看见这么天真的小女孩,都哭笑不得了。

    “哼,你回家照照镜子,你能和刚才那女人比吗?她那么成熟,一看就知道是职业女,没准儿是到我们公司来谈合作的,我敢拦吗?你再看看你,一看就是个大学生,我当然不敢放你进来了。”

    “喂,你怎么能以貌取人呢?”夏幽清气愤地说。

    “哼,我这不是以貌取人,这年月就是这么个理。你别闹了,快回去好好学习吧,要不将来连工作也找不上。”保安将手的遥控器一关,敞开的大门慢慢合上了。他又打个哈欠,走进值班室,砰的一声,门应声而关。

    夏幽清这一问,不仅没讨到好,反而被人嘲笑了一番,心真是已经跌落到谷底。

    “哼,看来面对如此局面,我也只能以退为进了,好吧,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夏幽清就变给你们看看。”她从地下扯起包包,拍拍股走人。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处。

    好,说变就变,我就不信本大小姐打扮一下,会败给刚才那个女人!

    夏幽清是说到做到的,她既然想到了办法,就没有不做的理由。她以一百米速度跑到最近的汽车站,直奔商场。

    唉,为了投资,天下第一的夏幽清不得不转型了。

    她坐在车里,看着外面花花绿绿的景色,还真有点郁闷。可有什么法子,你不变,等待你的就是两个字:出局。我夏幽清是轻易出局的人吗。

    到了商场,她不像往常一样到处去逛什么卖运动装和时尚青女装的地方,而是转到顶层的职业女装。

    哇,果然不同,这里的购物环境简直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真想不到在同一家商店,可差别却这么大。这大约是为白领特意打造的吧。

    果然不一般呐,夏幽清赞叹道。我以后也要这样。她暗暗下了决心。这时才能体会那保安说的果然不错。自己现在的学生份是跟那些大公司不协调。明显就是两个阶层嘛。人与人果然有差距,社会地位的差距。

    她在各种装修优雅又不失时尚的小店里逛,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周围的顾客都是穿着正装,打扮得很正式的女人,自己与边的这些女人比起来,显得很不和谐,仿佛一首乐曲里的一个尖音。想到这,她的脸不自觉地有些红了。

    “女士,你是大学生吧。”一个笑容可掬的女服务员问道。

    “恩。”夏幽清点点头。这个服务员态度还不错,不像其他几家的,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

    “是要去参加企业的面试吧,那一定得买一装,这样的成功率可会大大提高。”不等夏幽清回答,她已经开始地推荐了。

    “我姐姐也是前些天去面试的,就是穿了这里的装,一下子就成功了。”

    “哦。”夏幽清微微笑了一下,开始低头翻着衣架上的各色装。

    “这件很适合你。”当她拿起了一深蓝色的装时,那服务员切地建议道。

    “你能帮我拿一试穿一下吗?”夏幽清小心地问。

    “好,你等一下。”服务员看了看夏幽清,个子不小,却很清瘦,便到里面给她拿了一比较适合她的。

    夏幽清换上,在镜子前一站。

    哇,这还是自己吗?简直不敢相信,竟然……竟然会这么高雅!

    深蓝色的底色衬着夏幽清的皮肤更加白皙,大大的眼睛,明亮而有神,虽然只是换了一衣服,可整个人看起来,气质就不同了。

    哈哈,原来我也是雍容华贵得呀,如此高贵优雅的夏幽清,自己怎么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一直在旁边说个不停的服务员看着她,一时怔住了。

    “这个多少钱?”

    “……”服务员都怔住了,没有回答。

    “请问,这衣服多少钱?”夏幽清又问了一遍。

    “哦,哦,对不起,你真象是贵夫人呀。”服务员晃过神来。

    “这个……”夏幽清又问了一遍。

    “哦,这个嘛,”服务员这次终于听见了她在问什么,夏幽清松了口气,“这衣服是一万八千元,现在正在打折,打完是一万两千元。”

    晕!这是说给她听的,怎么像是在做梦一样!

    天数字,夏幽清终于体会到了这种感觉,眩晕。一万两千,这是她三年的生活费啊。就够买一衣服,要是爸妈知道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怎么,小姑娘,怕贵是吧。这很正常,你们学生当然没多少钱了。不过这笔钱还是值得投资的。你想想,你虽然花了这些钱来买这衣服,可你得到了这份工作了呀。以后会赚回来的不是?”

    “有没有更便宜的?”夏幽清就是再大胆,也决不敢拿自己三年的生活费开玩笑,何况她从来都不是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

    “有呀,不过,不一定比那件更适合你。”那服务员一个一个给他挑出来,“这个比较便宜,是一万,这个八千,这个七千五……”她不知疲倦地推荐着。

    “请问这里最便宜的衣服是多少钱?”夏幽清受不了这么多数字的打击,索直截了当地问了。

    “最便宜的。”那服务员搔了搔头发,似乎绞尽脑汁的在想:“六千三。不过,我可以给你打到六千元正,怎么样?这个比较合适吧。”她又到储藏衣柜里面去翻了。

    “不用了,不用了。”夏幽清终于知道什么叫望尘莫及了,看来就算这里打一折自己都买不起。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想到此,夏幽清也不和那个心的服务员打个招呼,就赶快跑开了。

    不行,看来买装这个办法行不通,可那怎么办?对,既然买不到就借呀。但又要问谁去借呢?谁会有呢?

    她拿出手机,拨下下面一连串的号码。

    “喂,流莺,你有装吗?”

    “哦,谢谢啦,我再问问别人,想想别的办法吧。”

    她一连打了十多个电话,都得到一样的回答,大学生怎么会有装呢?又不是白领。

    哎,真是处处不幸运,从早晨来就开始碰壁,什么世道?

    忽然,她的手机又唧唧喳喳地叫起来。

    “谁呀?”她都没胆量再问了。

    “郑韵呀,我好的,恩,还顺利吧,我想问一下,你那里有没有装?”

    “什么,你的朋友有。哇,太好了。你能不能和她联络一下,我借装有急用,求你了……”

    “啊,太好了,死你了!韵,我马上就过去。”

    竟然能借到装!哈哈,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果然不错,哈哈,我生活,夏幽清的绪又燃到了最高点。

重要声明:小说《飞过绝望爱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