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你的影子剪不断

    “快看,这就是那个被黄金CEO甩了的女生,她今天居然还有脸出现,果然不是常人耶。”一个八卦女生说。

    “是呀,真是不怕丢人,早知道人家只是玩玩而已,还纠缠着人家不放,知不知道什么是自重!哼,现在居然还像没事儿人一样,不知廉耻耶。”另一个浓妆艳抹的女生附和着。

    夏幽清刚好从此处经过,知道她们话是故意冲着自己来的,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她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其实每一个生存在底层的少女都有灰姑娘结,只是这样的幸运儿是凤毛麟角而已。可她夏幽清偏偏就是这幸运儿,遭人嫉妒是很正常的。过去自己有李白尧罩着,她们自然是敢怒不敢言,这时她成了孤家寡人,那些女生当然会肆无忌惮起来了。管他呢,自己已经决定把从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别人的吐沫星子还能淹死她不成。

    她正要跑开,忽听后有人叫道:“谁再敢说一句,我叫你死得好看。”

    夏幽清一惊,立刻回头看,果然又是肖楠。看到他就要卷起袖子向那两个女生走过去,夏幽清忙跑上前拉住他。

    “你干什么?”她不好意思地说。

    “你没听见她们在骂你吗?”肖楠推开夏幽清,向那两个女生挥舞着拳头。

    那两人也不软弱,艳妆的女生俏眼一翻,道:“看来夏幽清果然天生就,勾引了李白尧还不说,现在又找来这么帅的男生撑腰。可我告诉你,帅哥,小心上她的当,她才不会真正对你好,只是哄你玩玩而已,你这么好的人才,可别糟蹋在她手上。”她一面说,还一面抛媚眼,肖楠最受不了这么妖艳的女生,冲上去就要动手。

    夏幽清深知他的脾气,早已伸出双手,挡在他面前,气愤地说:“冷静点,肖楠。”

    “原来他就是肖楠!”那两个女生异口同声地说,“是罗市长的公子。哇,太激动了。真是太帅了耶,能见到这么帅的帅哥,幸福死了呀。”那两个女生就地欢呼雀跃起来,眼看就快要冲上来抱住肖楠了。

    你们不是自寻死路么?夏幽清浑一震,我本就拦不住他,你们不赶快开溜,竟然还等着邀宠献媚,不是等死么?看到肖楠那可怕的脸色,夏幽清竭力叫道:“肖楠,不要……”

    可他那样的火暴脾气怎么可能冷静下来,夏幽清高估了自己的力气,肖楠从小就练习跆拳道,在男生也算是很有力气的了,岂是她可以拦得住的。

    还不等夏幽清反映过来,肖楠已冲过了她这道屏障,冲上去一把把那两个女生推倒在地。

    “呜……肖公子好大的力,把我都推痛了。”那两个女生就是哭起来都那么媚。

    夏幽清郁闷极了,现在的女生怎么都这样啊?不就是遇见个长的帅气的男生么,怎么他那样伤害你,你怎么就显得无所谓,还很享受的样子;可对自己的同类呢,恨不得用吐沫星子淹死而后快,有没有搞错啊。

    可夏幽清从来就是最恨欺软怕硬的人,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男生欺负女生呢?

    “你怎么动手打女生?”夏幽清惊讶万分。

    “因为她们骂你呀。”肖楠一点都没有解气的意思,他又对着那两个还在欣赏着自己的女生叫道:“臭狗屎,给我听好了,这次饶你们不死,下次再敢,看我让你们死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可你也不能动手呀!一个男生打两个女生,这好玩吗?”夏幽清道。

    “她们活该。我才不管他是男是女,只要谁敢对你有半分的不敬,我就让他知道什么是犯嗔戒。”肖楠现在连正眼也不看她们,只是冷冷地说。

    肖楠可是骨子里最讨厌这样的女生,要是在平时,根本就不屑与她们这样的拜金女说上一句话,但这次为了幽清,就勉为其难地要教训教训她们。

    “嘻嘻,怎么肖公子不高兴了。”那两个女生呆看着肖楠,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还不在我面前消失。”

    两个女生看他真得要撕破脸,就灰溜溜地跑开了。

    “下次不要那样做了,我不需要你的保护,肖楠。”说完,夏幽清转场跑去。这是跟李白尧学来的。要做强者,就要先磨练自己的意志,而长跑是最好的方法之一。

    夏幽清决定从现在开始练长跑,看来和李白尧在一起的那段时光,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起码她悟出了成功之道,成功的人都不是天生的,而是用超人的意志拼搏来的。

    她今天就要开始这段磨练意志的奔跑。现在,她跑在场上,就一个感觉,爽!

    果然如此。在跑步的过程,她感到整个人浑轻松了许多,两只脚踩踏在大地上,什么都不用想,心儿好不舒坦。

    李白尧不是说过吗,奔跑着是痛并美妙着吗,跑到一定程度时,你就会遇到高原期。所谓高原期,就是你会感觉到再也坚持不住,想停下来休息一下。这时你是痛着。不过,若是再坚持一下,过了那段时间,就会产生美妙的感觉了。

    她,夏幽清,现在就是用李白尧教她的法子来躯赶李白尧给她丢下的痛苦。她要尽享受那痛并美妙的感觉。

    “你在干什么?”肖楠已经追了上来,一面在她旁边跑着,一面不解地问道。

    “当然是在长跑了,你没看见么?”

    “你为什么这样折磨自己?李白尧就让你这么痛苦?”

    “别跟我提他。”夏幽清猛得停下来,脸色微变,肖楠没料到她会突然停下,忙止住自己的脚步,可刚才奔得太猛了,一下子扑在了地上。

    夏幽清扑哧一笑,随即坚定地说:“哈哈,我才没有那么脆弱呢,凭他,一个臭狗屎,也想让我受伤害。他的修为恐怕还得练上三年九载,再来与我对决还有可能。”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认识的夏幽清。”肖楠兔子一样地蹦起来,兴奋道:“幽清,那我以后就再也不提姓李的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也不许你在脑子里想他。”肖楠认真地望着幽清,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必须要大人的承诺才能安心。

    “你,你怎么这样呢,一个李白尧就把你搞成这样了。你该这样说,偶,不可否认我长得很帅,可是我很脆弱,而且永远任。”夏幽清看着他天真的样子,不好笑,他怎么永远长不大呢?想到这里,忽然萌生了要逗他一逗的想法。

    “你竟然还忘不了他!哼!”肖楠一甩手,就要离开。

    “既然那么想走,就再也别回来找我了。”夏幽清看着他怒气冲冲远去的影,轻描淡写地说。说完,她继续向前跑去。肖楠的格,她是最了解的了,所以不必担心,他下一步要做什么,自己清楚得很。

    夏幽清慢慢地小跑,欣赏着周围的美景:拔的竹,苍翠的柏,柔的柳,刚劲的松,还有点缀其间的各色花朵,一切的一切,有这些胜景陪伴着我,还要男人干什么?

    夏幽清心极好。一改昨天的郁闷难抒,今天反觉神清气爽。她要证明给世界看,我夏幽清是倒不下的!也许失恋也是躲不开的一种磨练,它是来向自己下挑战书的,她怎么能不战就投降呢。此时她想得更长远了,她决心飞过绝望,把自己打造到最好。为此,她开始不顾一切地努力了。

    跑着跑着,忽然看见斜前方,一个穿黑色adidas运动服的影正快速地跑来,闭着眼睛夏幽清也知道那是谁。

    “你看见我怎么不惊奇?”肖楠迎着她的方向跑了好久,却不见夏幽清有关注自己的意思,甚至连一点也没有,就沉不住气了。

    夏幽清善意地笑笑:“我怎么能陪得起你呀,我还得继续呢,今天的计划完成了,我们再说。”说着,又往前跑去。

    “喂,等等,我也要跑。”肖楠追上她,“我决定从今天开始陪着你,无论你走到哪儿我都会跟着。”他笑得一脸灿烂,害得夏幽清真想冲上去把他掐死。

    他们两人都穿着休闲服,在阳光之下,显得充满活力。跑了一段,夏幽清已气喘吁吁了。肖楠很心疼,担心地望着她:“幽清,要不要停下来歇歇?”

    夏幽清上气不接下气,却仍是断断续续地说:“我……能……行,再……坚持……一下。”烈当头,肖楠看到那似洪水决堤般的汗水肆无忌惮地淌下来,顺着夏幽清秀美的额头,粉红的脸颊,白皙的脖子,,慢慢漾开去,漾进了肖楠的心。他忙道:“幽清,我看我们还是……”

    可话没说完,只听夏幽清坚决地说道:“不要。”说着,仍是继续奋力向前。肖楠无奈,知道她格里那固有的偏执,只好让步,叹口气,跟了上去。

    夏幽清转头看看他,心里却闷闷不乐,为什么肖楠这样在乎自己,自己就那么不在乎他呢?论帅气,肖楠可是不输他李白尧啊,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对他没有那种恋人之间相思的感觉。唉,这东西怎么这样呢。你不的人,偏偏深深着你;你深深着的人,却偏偏不你。郁闷,超郁闷,看来,人间万苦最苦啊。

    跑了一圈又一圈,夏幽清就要虚脱了,可那肖楠,还是面不更色,有没有搞错,你今天是特意来消遣我的吧,想战胜我,要我难看?哼,你还学会来硬的了。怒!看来我今天不努力还不行了。

    她又奔跑着,可她终究是个新手,眼看着连眼前的美景都看不清了,啊,绝望,可就这样输给他,算什么,这次不行,看下次的,我一定要练就一比他还棒的体能!让他在自己面前俯首称臣。

    终于,夏幽清坚持不下来了,她吃力地停下来,冲着肖楠大喊:“你有没有绅士风度。你怎么也敢消遣我?”

    肖楠这才满意地停下来,虽然他感到四肢如要折断般痛楚,一阵阵头晕,可是毕竟这场比试是自己赢了!所有的付出都值得。

    “幽清,怎么样,服了有?”

    “不服了有。”

    “是吗,来,再来。”

    “来你个头,我再不理你了。”

    “哈哈,你不要以为你自己就是不可战胜的,你再狠,也会有闪失的。”

    “可你……”

    “你什么,我就是要让你知道这一点。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你?我就是想让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还你一个惊喜。”

    “哈哈,你赢了。”

    肖楠蹲在原地,口干舌燥,他赢了,可他不高兴。他真想不到一个女孩子竟然有这样坚强的意志!他也不是没有领教过夏幽清的这股子拼劲儿,可他没想到她今天居然拼了命要在自己面前证明:她并没有因为失恋而一撅不振。

    他最欣赏的正是她这种压不跨的精气神。想到这里,他不在心骂起了自己:你这个混蛋,从小就知道幽清好强的格是常人不可能具备的,知道她为了干成一件事,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战胜她呢,害的她跑了这么久?早知如此,就应该提前就装出劳累异常的样子,好让幽清高兴。心里这么想,不真的向口捶了几拳。

    夏幽清看着他莫名其妙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这么多年来,他的脾气一直都是这么晴不定。算了,干脆不理他的恶劣。

    看夏幽清没有说话的打算,肖楠只好勉为其难地开口:“你不累么?”

    “怎么会不累?”夏幽清反问他,仿佛他问的根本就是废话。

    “那你为什么还那么拼命的跑?”肖楠没头没脑地问。

    “还不是想拍死你。”夏幽清云淡风轻地说。

    “真搞不懂你!”肖楠摇摇头,“你歇会儿,我去买瓶饮料。连天气也跟咱们作对,居然这么!”肖楠一面诅咒天气,一面吃力地站起来,向远处的小超市走去。

    夏幽清眼神突然黯淡了,看着肖楠远去的背影,心生了一些感动。唉,这要是李白尧的背影就好了。他,总是那么温尔雅,一派绅士风度,不论发生什么事,总是泰然处之;说什么处变不惊也不过如此吧。

    曾经,李白尧这样儒雅又有才干的男人,就是夏幽清梦的白马王子;可遭受这么多的伤害之后,她对他的移别恋,早已痛彻在心;可他怎么仍然在自己心理占着位置不走,唉,郁闷。

    想着想着,不觉已经向前走了好久,回头看看,原来自己和肖楠刚才站着的地方,已经离她有一段距离了。还是回去吧,夏幽清想,不然肖楠一定会着急的,依他的格,一定又要大发雷霆了。自己最近的麻烦事已经很多了,何苦再摸老虎股呢?

    她正要向回去的路上走,却看到自己的正前方,也就是她的宿舍楼下,一个熟悉的影,不,确切的说是两个。夏幽清看见他们接下来的动作,脸刷地一下红了,嘴张得怎么也合不拢。

重要声明:小说《飞过绝望爱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