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幽清,你听我解释。”李白尧追过去。

    “解释什么?”夏幽清面无表地说,仿佛根本不认识眼前的人。

    “幽清,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你难道不高兴吗?”李白尧早想到她会这样,因此,只有小小的一点挫败感。

    “梦想,我是有梦想,可我的梦想要靠我自己来实现,我不想接受什么恩赐,更不想接受你的恩赐。”夏幽清突的站住,正色对李白尧说。说完后,又马上转开始前行。

    “恩赐,什么恩赐?难道我恩赐你什么了吗?”李白尧彻底站在她面前,不给她逃走的余地。

    “……”夏幽清定定地望着李白尧,想看看他还能有什么解释。

    “幽清,请你相信我,我很理解你的追求,我一定会尊重你的,这一点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如果非要在它上面加个期限的话,那就是一万年。真的是你们的想法打动了我,要知道,我是个商人,不会做没有收益的买卖。”

    “你做这笔生意真的是有回报吗?真的不是恩赐吗?”夏幽清直切主题,他们都是明白人,不用装糊涂。

    “那当然了。”

    “哦?帮主,有何指示请道来。”夏幽清哪里肯信。

    “收到!我们起东有一笔大生意,快意公司也想打这笔生意的主意。”

    “快意公司?那不是杜老板的公司么?”夏幽清眼光一紧,心不知怎么咯噔一下,原来这个杜老板与白峙和李白尧他们结怨这么深。他们的处境让夏幽清十分担心。

    “是的,现在欧洲的一个大客户要从我们两家公司选出一家进行合作,成交资金有可能达到上亿美元。”

    “上亿美元?”夏幽清做梦也想不到能有这么大的生意。

    “所以,现在是我们两家竞争的关键时期。你要知道人家欧洲公司看的不仅是谁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润,更关心的是信誉如何?就是你对社会的责任感如何?”

    “社会责任感?难道做企业还要讲究什么社会责任感?怎么欧洲人也犯傻耶!”夏幽清惊讶地瞪大眼睛说道。

    “幽清,看来你对企业有很深的误解啊。小胜靠智,大胜靠德,一个能够独霸天下的企业之所以天下无敌,靠的不是智慧而是社会责任感,美国的微软每年回报社会的钱有多少你是知道的,微软在人们心目早已留下了社会责任感无与伦比的美好印象。微软品牌,就是敢于负责任。”

    “这……”夏幽清听了这话,定定地看着他,像是不认识似的。原来眼前这个帅气十足的CEO竟有一成功的秘笈耶!看来,这个人深不可测。我真佩服自己的眼光!

    “所以,如果不出我所料,这家欧洲公司现在正在考察哪一家公司的诚信度高呢。”

    “对,所以你得不良企图就是一定要让欧洲人觉得起东敢于对社会负责,对吗?”夏幽清兴奋地说。

    “是的,就是这样一个不良企图。你聪明啊,冰雪聪明!”李白尧摇了下手指,“在生意场上没有什么人能让你靠得住,只不过大家各取所需,利益合作罢了,但要确保你的合作伙伴绝对值得信任,而不是信赖。”

    李白尧的话让夏幽清豁然开朗,她觉得在人生路上,自己真的还有好多东西要学。

    “我懂了,”夏幽清激动地眼睛闪闪亮,“你是想通过对我们的资助来宣传自己公司的社会责任感。”

    “帮主,不可否认你比昨天又进步了一点点也美丽了一点点。”李白尧抚了抚夏幽清的秀发,“不可否认你就是我的伊丽莎白。”

    “耶,ThisisDaxi!”夏幽清眨眨眼,原来的火药味立即幻化成了桃色的浪漫。

    “IaDaxi,幽清,伊丽莎白;李白尧,达西。我们玩真的了。”李白尧一本正经的说道,“幽清,大学生独立制作的第一部电影,想想看,这一定会引来媒体的极大关注。”李白尧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

    “那么肯定?”夏幽清要先杀杀他的气焰。

    “你想想看,起东对大学生的追求与梦想如此支持,说明它对你们80后的执着精神是多么的信任,这就告诉全社会,起东是在为国家未来的希望呐喊助威耶。而这么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会是个背信弃义的合作伙伴么?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取得那笔大生意,起东在消费者面前也树立了好的形象。”李白尧笑吟吟地看着她。

    “这么说,那个杜老板可够笨的,摆明了这么好的买卖不做,还要出手伤人,看来以后的报纸头条有的写了。”夏幽清乐呵呵地说,她最是嫉恶如仇,现在已经恨透了打伤白峙的那个姓杜的老板。

    “你们先去找他,真是太险了。幸好那天他喝醉了,不然,他也一定不会错过这个展示企业形象的好机会。”李白尧脸色顿时严肃了。

    “原来天助我也。”夏幽清兴奋地高呼。

    李白尧点头默许。

    夏幽清一激动,跳上去搂住李白尧的脖子,给了他面颊上一个大大的吻:“帮主,你太可了。”原来,一个男人只是拥有帅气的外型和温柔的感,并不代表什么。他必须拥有一个真正的男人当仁不让的气魄和能力,这样才能让他的女人得到幸福和快乐。这时的李白尧,比昨那个帅气高大的CEO更能深深吸引住夏幽清。

    李白尧看着幽清似繁星般璀璨夺目的眼睛,心斗生波澜,虽然还能感觉脸颊上有刚才才被吻过的余温,可他仍像一个没有满足的小孩子一样地撒着说:“再亲我一下。”

    夏幽清听他这么说,脸上突然一红,瞪了他一眼,嗔道:“你这坏蛋,真不知足。”她又扬起脸,一撅小嘴,对着他说:“这个吻可不是白给的呦,你要做出成绩来,让我感到骄傲的时候,才能得到。”

    李白尧温柔地望着夏幽清。

    “终于不生气了。”李白尧故意深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喂,”夏幽清一拳打在他膛上,“我又不是毫不讲理,无理取闹的小女生,是你自己先下决断,不对我解释清楚的好不好。”她转过,不理他。

    “我错了。”李白尧深深对着她的背影鞠了一躬。

    “好!”夏幽清扬起小脸,灿烂地一笑,挽了他笑着说:“我们去昨天的茶楼好吗?”

    “茶楼?哦,是姑苏茶楼吧,你也喜欢?”

    “喜欢,岂止是喜欢,简直就是难舍难分耶。”

    “噢,有没有搞错。”

    “没有搞错,就是在那姑苏茶楼,我才决定从那天起,把你收在我的麾下。”

    “姑苏!看来我的天不会有天黑了。”

    “是的,永远是明媚的天。”

    “所以,你不要自做多以为我是在故意帮你哦。”李白尧回头笑眯眯地盯着她,用手戳了一下她雪白的鼻尖:“你可要用自己的实力证明呦,我只不过是顺便帮你开了一扇门而已。”

    “我明白。”夏幽清更是感激地看着他。

    “走吧,今天我可要好好慰劳一下我的伊丽莎白,从明天起,伊丽莎白就要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创造可能了。今天就让达西为你举行一个祝福宴吧。”李白尧眨眨眼,夏幽清早已习惯了有他看似不经意,其实却无微不至的呵护。

    他们来到姑苏,昨就过餐的“浪漫满屋”依然为他们留着,夏幽清就不由得触动心思,想起了昨天的景,依然是那么温馨,那是梦一样的回忆啊。

    玫瑰色的桌布映着洁白发光的餐具,有种异样的温馨。认真一看,才觉察到桌布上隐隐印着淡淡的玫瑰花,美丽纯洁的就像李白尧心口盛开的之花。明媚的阳光撒下来,给对着坐的两个人都镀上一层让人心摇神驰的金色。

    餐馆里的服务员都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对。男子如此高贵优雅,干练迷人;女子清秀脱俗,惹人怜,多么完美的一对。她们不窃窃私语,羡慕这一对神仙伴侣。

    夏幽清的心里早已被幸福填满了,她暗暗地下了决心,一定要做最好的自己,因为我能行。

    第二天的工作很顺利,夏幽清见到了组里的其他几个主创人员。他们是一脸微笑的史盛凯,他一开始就一副领导派头,带着眼镜的眼睛时常若有所思地转着。整天将一双“老板手”背在后,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嘴里还哼哼着别人都听不懂的不知道是哪段京剧。最可的地方是,他的严肃是发自内心的,非但不让人感到紧张,反而一见了他,就让人有种想笑的冲动。他是白峙的好朋友,总是来帮忙。听说他在全年级的第一,是个典型的好学生,不过,他对电影的见解可没有他学习的造诣高。

    另一个是我行我素,着装怪异的邓滋。他总喜欢带上一顶好多年前流行的军帽,上面还镶着一颗闪闪的五角星。他是电影的音乐和服装总监,而且总喜欢越权来“指点”电影的设计与进程。

    还有陈羽,他是著名的学校的老学究似的人物,充当电影的总顾问。因为对太多的陈年旧事耿耿于怀,总是提出这样或那样的意见。弄得大家往往辛勤工作一天所得的劳动成果都被他不知道从哪找来的一个歪理给轻轻巧巧地全部否定了。所以他在剧组组建当天就被大家一致评为“最不受欢迎的人”。要不是学校硬要他来顾问一下,相信没有谁会自愿把他请来当监工。

    曾垒是全剧的摄影师,他负责所有的选景和拍摄工作,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个社会活动家。应付各种投资者呀,工商管理呀,还有拉赞助什么的都是他负责。他相貌英俊,才能突出,是东海大学的著名才子,所以夏幽清一见到他,就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而曾垒也对她的才能和见解很佩服呀,第一天下来,除了柴雅、白峙和力伟之外,她最喜欢的就要数曾垒了。

    白琳是演员们的化妆师,因为她是东海大学最会梳妆打扮的女孩,所以这个化妆师的地位可是牢不可破。她也负责影片的宣传和推广工作,还和郑韵一起担任本片的女主角。不过她见到夏幽清总是一脸盛气凌人的样子,可能是听到了这个无名小卒进剧组只是因为一个有钱的赞助商而已,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傲人的姿态。夏幽清倒也没将她的白眼放到心里。她知道自己这样突然冒进剧组来是不能让人立刻接受的,就算换成是她自己也不会开心吧。所以,她要用更多的努力来换取大家的信任。

    还有郑韵,她总是那么,让夏幽清觉得她虽然没什么见解过人之处,一定也会成为一个贴心的好友。

    第一天是剧组成员见面,只是让演员试了几个镜头,就没什么事了,他们还要在组织一下剧本,还有最重要的,是挑一个男主角。可没有剧本,实在干不成什么,所以大家决定先写好剧本再进行下面的工作,于是早早就散了。

    走在校园林荫路上,夏幽清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接起来,礼貌地问了声你好。电话里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让她吃惊非小。

    “是阿姨呀,我太想你了,你还好吗?对不起,我正在上课,恐怕一时不能见你耶。”夏幽清真不想就这么没有准备地去见她。

    “什么,您就在门口?那好吧,我马上来。”夏幽清答应道,同时警惕地向四周望望。真不好对付,阿姨还是那个格,对我的举动了如指掌。

    她挂了电话,无奈地摇摇头: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重要声明:小说《飞过绝望爱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