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要梦想,危险危险

    李白尧定定地站在风,许久未动,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声音是出自自己心的女孩吗?他曾以为自己永远等不到这一天,但刚才听到的是什么?梦的仙音吗?但她的音容笑貌,她刚才说出那三个字时的羞涩和温柔,一切的一切,由都是那么真实,不由的自己不信。

    他没有继续追幽清,他知道在这时,要给她足够的空间和自由,他宁愿自己独处一晚,细细品尝人口那样短暂却令人心碎的甜蜜。

    枫叶依旧飘零,只是两颗心却不再是无依无靠,他们有了彼此,可以互相取暖。

    第二天一大早,夏幽清就起了。她一面刷牙,还一面哼着小曲,让冰点感慨不已。不知她遇上了什么好事,竟然这么开心。

    “喂,你着魔了?”水沁儿盯着行为怪异的夏幽清,不安地说。

    “一定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吧?”谢流莺笑地瞧着幽清。

    “那是,”夏幽清也不否认,“人逢喜事精神爽嘛。”她依旧笑吟吟地瞧着镜子的自己。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唇瓣,镜的自己如此清丽可人。小小的躯竟然有那么大的勇气,把那三个字说出口,那有什么呢?敢敢恨就不会后悔。

    “我出去啦,再见!”夏幽清欢快地向他们打了招呼,飞出门去。

    “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水沁儿一脸茫然。

    “不知道,”谢流莺摇摇头,“不用担心她,她一向那么独立,一定不会被人骗的。”谢流莺早就习惯了如此的夏幽清,虽然有时有些自作主张,但总的来说,她都是很个的女孩。

    夏幽清出了宿舍就直奔医院,他们一定还没醒吧。自己一大早就特意到食堂买了鸡汤,那是最适合病人的饮料了。

    安静的医院,到处是绿色,只有点缀其间的几顶白色的凉亭。白衣的护士穿梭其间,更显得医院里静悄悄的一片。夏幽清也故意将脚步放慢了些,不想打破这一刻美好的宁静。

    她走到白峙的病房,将门轻轻推开了一道缝,睁大眼睛向里面张望,干净的地板,灰色的老式电视机,雪白的单,什么?人呢?怎么铺像是早就被收拾好了一样,哪有昨天充满血污的样子?

    她夺门而入,查遍了屋里每一个角落,甚至衣橱她都打开来看过,可就是没有白峙的影子。

    “请问护士小姐,你在找什么?”一个个子不高的白衣女孩已站在门口看了半晌,看她东翻西翻的着急样子,怎么,难道是在捉迷藏么?

    “哦。”夏幽清吓了一跳,刚才正趴在底下找他,她以为一定是他看见她来了,所以躲起来跟她开玩笑的。正找着,听见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到是吓得不轻。

    她忙从地上爬起来,整了整微乱的衣冠,问道:“对不起,请问昨天这里的那个男孩子在哪里?”

    “哦,他昨天夜里就回家去了。”小护士回答。

    “什么?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能离开医院呢?”夏幽清急得跳脚,真不敢相信,他竟做出这样的傻事。

    “医生也要他留下,可他坚持要走,只是拿了些药。”小护士上下打量着夏幽清,眼睛早眯成了一条窄窄的缝。

    “他说什么?”夏幽清可受不了别人的罗嗦,她急于要知道答案,尤其是现在。

    “哦,”小护士回过神来,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别担心,他可是很坚强呀。”

    “不要命啦。”夏幽清头也不回地跑出去,直冲回学校。一煲黄澄澄的鸡汤却孤零零地遗落在雪白的头柜上。

    “哎,你的东西!”小护士叫道。

    可夏幽清早已跑远了,她也顾不得什么,听见小护士的呼喊,回头草草一笑:“你留着喝吧。”

    小护士还想说什么,夏幽清却已拐上另一条路口,看不见了。

    夏幽清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他们的电影工作室,破门而入。一推门,只见白峙和力伟正趴在桌子上研究什么,看她进来了,都抬起头。

    “你不在医院好好呆着,来这里做什么?”夏幽清也顾不得还在做喘息运动的肺,马不停蹄地问。

    “我没事,这点彩算不了什么。”白峙红肿的脸上费力地挤出一个很大的笑容。

    “还说,看你的脸。”夏幽清跳上去,托住他想要别过去的脸,“你这是干什么?很危险知道不。”她有些生气了,还没见过对自己这么不负责的人。

    “真的没事。”白岩推开她的手,将脸转向了另一边。

    “你……”她还想再说什么,可看见力伟在一旁给她使眼色,便没有再说下去。

    “他怎么啦?”夏幽清将站在一旁的力伟揪过来,小声地问。

    “是因为……以后再告诉你。”见白峙盯着自己严峻的目光,他忙把要说的话收回来,推开夏幽清的手,走回原来的位置。

    夏幽清正准备问下去,突然眼前黑影晃动,看见两个大汉破门而入。

    “你们要干什么?”夏幽清知道来者不善。

    “白峙,别以为你小子躲到学校,老子就找不到你了,今儿个再不还钱,就废了你。”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说着就冲上来,要抓白峙。

    “小心。”夏幽清叫道。看着已经伤痕累累的白峙,她不能再让他受到伤害了。但那凶神恶煞的小胡子已经抓住了白峙的领子。

    夏幽清一狠心,从旁边冲上去,一口咬在小胡子的手背上。

    “啊,你这个女人。”小胡子吃痛,叫了一声,放开白峙,冲过来就要收拾夏幽清,白峙哪里能容忍夏幽清为自己受辱,瞧准机会,一脚踢过去,大汉一闪,躲开了。另一个长发男子见势不妙,急忙冲了上来。

    “快跑!”白峙知道不是他们的对手,慌忙拉开窗子,先跳了下去。幸亏是一楼,不然可真是无路可逃了。

    “别想跑,小子。你今天死定了。”小胡子一边望窗外跳,一边对长发男子说道,“老三,你从前面截住那小子。”长发男子楞怔了一下,就向门外冲去。

    夏幽清与力伟顾不得许多,也冲了出去。

    “我们快叫保安吧。”夏幽清焦急地说。

    “不行。”力伟斩钉截铁地说。

    “为什么?”夏幽清不解,“要真被他们追到了,说不定真的会是死路一条。”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力伟一边依旧向前跑,一边说道。

    “你简直就是……”夏幽清快被他气死了,世界上竟有这么倔的人。

    “这事闹大了,对我们不利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绝对不是巧合,刚才那小胡子白峙还钱,是不是真的。”

    “你不用知道。”力伟仍旧固执。

    “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跟你亡命天涯这么久了,总该知道原因吧。”夏幽清肯定这几天她的忍耐度有了很大的提高。

    “……”

    “他这个人怎么说呢,从小就迷电影,就是把命搭上也想拍一部电影,他父亲不同意,说他不务正业,不给他钱,他就设法从家里偷出一些钱来。他想着是等电影赚了钱,再偷偷把账还了。可没成想他父亲偏偏破产了。真是屋漏偏遭连雨。你说说,做点事,怎么这么难啊。”

    夏幽清听了他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正要安慰他几句,却看见两个大汉已将白峙追上,正在骂街。

    “他迟早会给你的,难道你们不能宽限他些子么?”夏幽清气愤地说。

    “宽限?我们可不是开慈善院的,他们家都败成那个样子了,谁知道哪天会不会卷铺盖走人,那我们的钱问谁要去?”小胡子瞟了瞟白峙,嘴角微微扬起。

    “他不是那种人,既然欠了钱,就一定会还。”夏幽清也知道自己说的这几句话对于那些讨债的人来说,跟本就是对牛弹琴,可毕竟要拖延时间,只要能稳住他们,就还有获救的希望。

    “臭丫头,不用拖延时间,你们跑不了。”

    “去死吧。”长发男子不由分说,一拳挥向白峙的面庞。

    “不要。”夏幽清大喊,可就是神仙转世怕也救不了他了。

    “住手!”突然,花丛之,飞出一道黑色的影子,直冲进圈子,只一拳就将长发男子打倒在地。

    “是你,你来……”小胡子话音未落,早已被那黑衣人放倒了。

    这人一黑色西服,是个瘦个子,浓眉大眼,脸上有许多的青豆。

    他没有朝白峙和力伟,而是径直向夏幽清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夏幽清,恭敬地道:“夏小姐受惊了,我来晚了,请多多原谅。”

    “啊……”夏幽清的嘴张得可以放进了一

重要声明:小说《飞过绝望爱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