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翅膀卷起风暴

    “喂,力伟,搞什么搞,到底怎么一回事。我看那王主管就是个骗子。”郑韵急切地说道。

    “哦,我知道了。谢谢您,王主管。”高个子男生说完,挂了电话。

    “我在问你,你倒是说呀。”郑韵使劲地摇着他。

    “嫦娥公司的老总说,他们现在要投资了一批新项目,资金很紧张。”他落寞的表早已让人猜到了这令人心碎的结果。

    “借口,分明是借口。”郑韵气得直跺脚。

    “那我们也没办法,相信王主管已经尽力了。”

    “你什么意思?你还护着他。我看我们被唰了,这些个当老板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不就有几个臭钱吗,牛什么牛。他们也不拍良心想想,没有我们纳税人,他们还不是一帮土鳖。”郑韵愤怒地说。

    “郑啊,你这打击面也太大了,企业家怎么了,着你了,那企业家可不都是商。”夏幽清说。

    “喂,你怎么也护着这帮没心肝的厚颜无耻的小老板,你瞧瞧,他们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郑韵看着幽清厉声道。

    “也不能都怪人家,我们的本子就是差吗。”高个子男生冷漠地说。

    “你疯掉了,是他们毁约,好不好。”

    “好了,我们还是想别的办法吧。”夏幽清打断了他们的争吵。

    “想办法,说得轻巧,想什么办法?”郑韵没好气地说。

    “那还不简单,再换一家试试。”夏幽清回答。

    “哇……”郑韵险些吐血,“这不等于白说。”

    “是呀,我们都已经联系了好多家公司,没有一个答应的,好不容易嫦娥公司答应我们了,可现在却又反悔了。”高大男生气呼呼地说。

    “都试过了吗?有没有遗漏的?”夏幽清抬起头,还保存了一丝希望。

    “都试过了,除非不在这个工业区的公司。但那样可能就更小了。”

    “我们还是试一试。我看只要我们把我们的计划讲清楚,应该有机会,我就不信没有对电影感兴趣的企业家,在美国电影那可是支柱产业。我知道快意公司的杜老板已经做了几部电影,这说明他对电影产业有极大地兴趣,找他应该有些希望。”夏幽清表坚决。

    “杜老板,他是什么人,牛着呢。何况我们又不是电影学院的,他会瞧得上我们?鬼才信呢。可白峙不知是不是疯掉了,偏要去找他。”郑韵气愤地说。

    这杜老板可是鼎鼎大名,快意公司的董事长,纳税大户,什么房地产,软件,足球,电影,动漫统统有他驰骋的足迹。“他要是撤走了,那全城就非乱了不可。”这是某些经济学者对他重要的最好解读。

    “机遇,绝对是个机遇,既然杜老板有意做电影,我想这就是机遇。白峙找他是对的。”

    “现在最关键的是我们怎么去帮白峙,租摄影机的钱是白峙垫付的,可他父亲的公司现在破产了,家里都乱了,正急着偿还贷款,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高大男生眉头紧皱,拳头早已纂成了一团。

    看来他没有看起来那么不近人,看样子格还蛮好的,也许是慢型的吧。夏幽清已给他下好了定义。

    “那怎么好?现在正在最困难的时候,要不我们大家先给他捐些钱。”郑韵好心地提醒。

    “绝对不行。”高大男生严肃起来。

    “为什么?你怎么老是针对我?我跟你有仇啊。”郑韵也急了,毕竟,这是她能想出的最好办法。

    这男生干嘛每次都是一副要吃人的恐怖样子,让人感觉像是仇人相见。夏幽清心暗想。

    “仅凭我们几个人的能力,不可能集够那么多钱。就算我们集够了钱,依白峙的格,他也一定不会要。”高大男生神痛苦,让夏幽清对他的印象又进一步改善。

    “那怎么办?”郑韵绝望地大叫。

    “你能不能不要只知道问为什么。”高大男生也失去了耐心。

    “你凭什么对我大喊大叫,连我爷爷都不忍心对我大声说话,你居然这么对本小姐,你必须跟我道歉。”

    “哼,跟你道歉,你是不是搞错了?”高大男生脸上闪过一丝讥诮。

    “你道不道歉?”郑韵瞪大双眼,誓死不放过他。

    “就不。”高大男生回答的干脆。

    “你……”

    “好了,都不要吵了。”夏幽清大喊,两人顿时安静下来。

    “现在这个时候,最怕内部闹矛盾,你们居然还有心吵架。”夏幽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

    他们两人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都住了嘴。郑韵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郑韵还想问怎么办,可看到两人恐怖的目光,硬是把后面的话收了回来。

    “韵。”一个温柔的男声传来。随后是几声清脆的敲门声。

    夏幽清转过头,见门前站着一个着白色西装的魁梧男子。那男子约莫二十六七岁,安静地站在那儿。

    “木成哥。”郑韵兴奋地几乎是跳过去,抱住那男子的胳膊就往他怀里蹭。

    夏幽清脸上一红,这儿还有人呢,她竟然这么嚣张,不怕人家看到吗?

    那男子却似乎并不感到难堪,反而更是温言软语地与她诉说衷肠,全不把旁边的两人放在眼里。

    人不可貌相,夏幽清暗自感叹。这么一个大汉竟然如此温柔,要不是亲眼所见,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的。

    “那我先走了。”郑韵欢喜地向两人再见。随后就搀了那个男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们两人坐在那儿,竟有些尴尬。

    “他与男友的关系一直很好的。”还是高大男生先打破了沉默。

    “哦,看来他们感很好呢,只是不敢相信,她男友那么魁梧,竟然像个小姑娘一样缠绵。”夏幽清笑着说。

    “这你可错了,他只对郑韵是这样,对别人那可都是很严肃的。”

    “像你一样?”夏幽清打趣地说。

    他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是夏幽清在取笑自己,脸上微微一红,低下了头。

    “我开玩笑的。”夏幽清看到他腼腆的样子,心突然慌了,忙解释道。

    “你别介意,我就是这样的格。”高大男生肯地说。他的坦率,让夏幽清从这一刻起,决定去结交他。

    “学长的格我很喜欢呢。”夏幽清嫣然一笑,伸出手来,“我是夏幽清,今后请多关照。”

    高大男生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忙抽出手,轻轻握住,说:“我是力伟,以后就叫我力伟好了,不用学长学长的,让人不舒服。”

    “好。”夏幽清偷着一乐,冰山一样的人居然能这么友好地和自己说话,真是始料未及。

    “对不起,我接个电话。”力伟的手机又响了。

    “柴雅,你说,他在哪儿?”力伟急切地大叫道,声音几乎可以用声嘶力竭来形容。显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他又吼道:“白峙他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快说啊。”

    “好,好,柴雅你别慌,我这就去,是二医院,我知道了。”话音未落他不顾一切地向门外冲去。

    “出什么事了?”夏幽清也追了出去,一面在后面跑,一面叫道。

    力伟头也不回地狂奔着:“白峙出事了,他被人打了。”

    夏幽清知道况紧急,就跟在力伟后面追着问道:在什么地方?”

    “你快回去,这不是你们女生该管的事。”

    “女生,女生就该见死不救。”

    “可这是一帮打手,凶着呢。”

    “哪里跑出的打手?”

    “是杜老板的手下。”

    夏幽清听了杜老板三个字,登时脑门上轰的一声。

    夏幽清上气不接下气地问:“他,杜老板怎么会有打手,还敢打人……是真的么?”

    两人冲出校园,截了辆出租车。

    “快去二医院。要快。”力伟对那的姐说。的姐笑笑,说道:“好的,我会的。你们莫慌,这样会伤体的呀。”

    夏幽清坐在车里,心里像着了火,她问道:“杜老板为什么要打白峙?他伤的重不重?”不等力伟开口,那的姐惊诧地说道:“怎么?是杜老板……”力伟没有理她,对夏幽清说:“具体况我也不清楚,好像是那杜老板对柴雅如何如何了。”

    大约半小时后,出租车来到了二医院门前。二人急忙跳下车,正要奔向急诊室,突然的姐追上来,告诫他们说:“两位同学,杜老板可不是好惹的,你们一定要小心啊,一定要多长个心眼,记住啊。”

    二人顾不得多想,急忙奔向急诊室,可夏幽清能隐隐感到的姐脸上的惊恐之色,心不免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二人进到白峙住的病房,只见白峙平躺在病上,头上缠着白色绷带,只露出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柴雅坐地他旁,她见他们来了,迎上来:“你们可来了,都吓死我了。”

    “白峙,怎么搞的,杜老板怎么会打你?”力伟走到病前,问白峙道。白峙见他们来了,眼里含着笑说道:“力伟,我不会有事的,做一件事付出点代价是自然的。噢,对了,这位同学是?”他用那双黑亮的眼睛,好奇地瞧着夏幽清。

    力伟忙对他说:“这是夏幽清,历史系的。她对电影很有点想法,是来和我们合作的。”然后,他又面对夏幽清说道:“夏同学,这就是白峙,系的,人们叫他电影疯子,为了电影他可以献出生命。”

    夏幽清赶忙走到病前,露出甜美的微笑说道:“白学长,你好,见到你没有大碍很高兴,你受苦了。刚才你说的对,要做成一件事,太不不易了,为此挂点彩不也是有意义的吗。学长放心,好好养伤,这次我们做电影似乎很不顺利,可我想,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我们一定能羸。”夏幽清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陌生的男同学说这么多话。

    白峙躺在病上,一双黑亮的眼睛闪着惊奇而兴奋的光:“夏同学,你说的对极了。你也一定酷电影吧,那么就让我们一起为自己加油。”说着,他挥动着右手。

    这时,一个穿淡粉色护士装的女护士走进来,微笑着对他们说:“同学们,病人需要检查,你们先出去吧。”

    “好的,你先检查,我们一会儿再见。”力伟对白峙亲切地说道,“看你,为了我们受了这么大的苦,你让我怎么……”

    “你怎么婆婆妈妈的,工作不要停下来,我马上回去。”

    三人走出病房,来到走廊上,刚走到一个拐角处,力伟就焦急地向柴雅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他杜老板凭什么打人?”

    柴雅听了他的话,脸上现出慌乱的神,动了动嘴唇,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你快说。”力伟催促道。

    “我……我不知该怎么说。”

    “怎么说,就说白峙为什么被打成这样?”

    “你怎么又着急了,力伟,你让柴姐慢慢说。”夏幽清说。

    柴雅在长凳上坐下来,向他们叙述了事的经过。

    “是这样的,我和白哥去快意公司,好不容易才见到了杜老板,可杜老板喝醉了,骂骂咧咧的,开始白哥还能忍,可后来杜老板却对我以言语猥亵,白哥就急了,就骂他,双方吵得很凶,杜老板就叫他的属下就把我们轰出来了。”

    “怎么?那杜老板没有打人呀。”力伟问道。

    “你听我说完。那是我们下了楼,走进一条巷子,突然就拥来两个打手,就把白哥给打了。我急忙拨打了110,又给你打了电话。后来等110来了那两个打手早跑了,110就把我们送到了这里。”

    “那你怎么肯定是杜老板派的人?”

    “那还用说呀,死人都晓得的呀。”

    “可你有什么证据吗?”

    “有什么证据?一看他们都是老手呀,怎么会留下证据。”

    “可没有证据,我们怎么办?”

    夏幽清听到这里,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这事儿怎么搞的?不就是一帮电影的学生想拍一部电影吗?搞什么搞?绝望,超绝望。

重要声明:小说《飞过绝望爱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