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所有梦想都开花

    夏幽清瞪大的眼睛不能眨动一下,她完全被那张海报惊呆了。

    水沁儿发现她惊异的表,一骨碌从上翻下来,笑着在夏幽清面前蹦来蹦去:“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是为了你好吧。”

    夏幽清这才反应过来,突然抱住了眼前正在跳跃的水沁儿,那份惊喜连水沁儿自己都没有想到。

    “死你了,沁儿,”夏幽清激动地说,“你真好,还是你最了解我的呀。”

    “现在才知道我好呀,我靠,你的梦想就是我最晓得的呀。”水沁儿虽是如此说,可被人这么一夸,尤其是被不经常表扬人的夏幽清赞美上一番,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你怎么会有这个?”夏幽清放开她,笑嘻嘻地问。

    “谁不知道你喜欢电影呢,看见招聘海报我就毫不犹豫地摘下来,省得别人和你抢。”水沁儿一脸英勇无畏的表,“怎么谢我?请我吃一顿?”

    “好。收到。”夏幽清微笑着,这一刻,她认真地看着平里容易冲动的水沁儿。原来在她粗心的背后,竟然是这么的善良和讲意气。虽然早就意识到这点,但此刻仍是不能不受感动。她竟然为了自己扯下了人家招募帮手的海报!这样的“大恩大德”如何能够报答?

    “快仔细看看,这可是你一展才华的好机会。”水沁儿敦促她。

    “真的吗。”夏幽清听到她的劝告,立即又把卷曲的海报重新张开,认真地看着,只见那上面写着:

    东海大学电影俱乐部将要筹拍一部大学生自己的电影,以张扬青的活力与魅力,目的是让全社会更多了解80后一代的追求与梦想。目前俱乐部已成立编导小组,希望有兴趣的同学能踊跃报名参加,实现自己心的电影梦。

    东海大学电影俱乐部

    某某于某年某月某

    “幽清,你对电影有那么多的新奇见解,我靠,你一出马,俱乐部那帮人都得歇菜。”水沁儿兴奋地说,脸蛋红扑扑的,就像是她自己吃了蜜一样,“一定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呦。”她拍拍幽清的肩膀。

    “是啊,你花开罢百花杀,让他们搞搞清楚,我们60宿舍那可是藏龙卧虎的呀。”冰点骄傲地说道。

    “我会努力的。”夏幽清阳光般地笑了,“我决定明天就去面试。”

    “为什么明天才去?”水沁儿怒斥她,“现在就去,你一定能成功,晚了一步,万一人家招够了怎么办?”水沁儿使尽全力气把她推出宿舍门,砰的一声,夏幽清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在门外了。

    “喂,沁儿,开门呐。”幽清一看表,五点了,学生工作处都已经下班了,现在去能有什么希望。

    “不行,报了名再回来,不然不给开门。”夏幽清只听水沁儿在里面叫道。

    “求求你,沁儿,开门吧,现在都下班了,你让我去干什么嘛。”夏幽清苦苦哀求她,希望她的大脑能正常一点,不至于这么不转弯吧。

    “不行,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水沁儿叫道。

    “不行,你要听话。”冰点叫道。

    任凭夏幽清怎么叫门,水沁儿就是不给开。她想她们如此高看自己,自己就别犹豫了,为梦想创造可能,这可是她夏幽清的座佑铭啊。想到此,她迈开两条长腿向办公楼走去,

    走在平坦的大道上,她心很是复杂。希望能够在剧组找到一批志同道合的学友,又希望能够利用这一平台,施展自己一生的梦想和才华。但她始终有些莫名的担心,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一直以来,她都非常电影,尤其是外国电影,她有着很深的造诣。她是那么喜欢电影,以至于到了物我不分的地步,常常被电影里的人物搞得不是泪流满面,就是手舞足蹈。电影为她打开了一扇俯瞰人生的窗户,使她的精神境界得到升华。她多么希望有一天,她能用电影来诉说自己的梦想。

    而今天,机会终于来了,让她可以自己实现梦想了,她能不幸福吗。就像古诗描写的“近乡更怯,不敢问来人”一样,她内心有些忐忑,在路上慢慢走着,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报名的办公室前,她走近大门,似乎看见里面有微光闪烁,好象还有人!

    夏幽清高兴极了,加快脚步,奔到门前,急切地敲敲门,她的手心溢满了汗水,心跳得更厉害了。只见眼前白光一闪,一阵旋风吹到脸上,她挣扎着睁开双眼,一个个头很高的男生站在面前,上下打量着她。

    “有事吗?”那男生盯着她,眼光有些凌厉,好象是她在打扰他们工作似的。他的量很高,有一米八,穿一件米黄色夹克。

    “哦,我是来报名参加电影拍摄的,我想……”

    “对不起,人已经满了。”不等夏幽清把话说完,那男生把头一扬,无地抛下了一句话,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什么态度!夏幽清真想冲上去给他一拳,不就是负责点基础工作么?用得着这么傲慢?

    夏幽清本以为迎接自己的会是一个长相甜美,平易近人的学姐,不料一开始就吃了闭门羹,怎么能不气愤?但她骨子里有种倔强的种子,越是难以做到的事,越是要努力争取做好。尽管遭到了白眼,但这恰恰激发了她的奋斗。堂堂夏幽清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发的吗?

    想到此,她又用力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砰砰砰……没有反应,可她就偏偏不信邪,早已立下了不敲开门誓不罢休的决心。于是她更加猛烈地敲门。

    “啪!”门愤然打开,那高个子男生脸都气歪了:“又是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他气急败坏地向夏幽清挥舞着拳头。

    真不敢相信,东海大学还有这样冷漠的男生,怎么敢对女生这么凶。哼,就你这无种,哪个女生会看上你。夏幽清眉头微微一皱。

    “我就是想报名。怎么样?”夏幽清才不畏惧他的恐吓,反而把一张俏脸扬得更高了,双眼直直瞪向那男生。

    那男生正发作,忽听见里面一个柔软甜美的声音说道:“力伟,干什么又发脾气,有话不能好好说么?”夏幽清一怔,向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只见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材窈窕,五官很精致的女生。

    女生打扮得很时尚,一双单纯而水亮的大眼睛,让所有人见了都生出怜之心。她着一件紧连衣裙,玲珑有致的材被完美的突显出来,脚上踩着双高筒靴,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就像T台上的模特。

    好漂亮的女生,夏幽清一见她,就有种被折杀的感觉。这么可人的女生,怎么原来就没见着呢?一定是哪个院的校花吧。

    “你好,我叫柴雅。”夏幽清还没开口,那女生已经笑容满面地伸出了手,向她友善地打招呼。

    “哦,你好,柴学姐,我是夏幽清,来报名参加剧组的。”夏幽清马上握住她的手,可不能把人家的好意给耽误了。

    那女生近看,则要用风姿绰约,娉娉婷婷来形容了,就像古代的美女,不施脂粉气自华。

    “可是你来晚了,我们确实已经招满人了。”那女生说得很肯,让人不由地不信。

    “能不能再通融一下啊。学姐……”夏幽清抓住她的胳膊央求道。一看就知道这个女生心肠比较软,求一求也许有用。

    “这……”她有些犯难。

    “学姐,我的好学姐,你不晓得,我对电影很了解很的,蒂姆波顿那是我最崇拜的大导演,他清新优雅的风格,是我最青睐的呀。你们放心好了,我不怕吃苦,我绝对能干好这份工作,你就给我这个机会吧。”夏幽清用极其真诚和期盼的眼神望向她,让人看了不忍心拒绝。

    “呵,真有你的,好象我们不留下你,就会犯压制人才的错误。”那女生显然是被她的哀恳打动了。

    “不行,你可不能收留她。你忘了那名单……”那高个子男生似乎对她很排斥。

    “学姐,求你了。”夏幽清认定她会帮这个忙,所以拉住她的手臂很撒地说。

    可那叫柴雅的学姐似乎想起了什么,现出为难的神色说:“真对不起,对了,我忘了,我们这儿是有规矩的,何况我们的头儿刚把那份名单拿走,改怕是不容易。”

    夏幽清知道此刻自己绝不能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看来那个柴雅似乎有些动心,就从她下手。嘿嘿,夏幽清心一笑,她就不信自己今天搞不掂。

    “我觉得你们这样肯定成不了大事。”夏幽清大声宣布。

    那两个人都吃惊地看着她,不相信这句话是出自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子的口。

    “哈哈,是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酸吧。”那男生讥笑道,他才不会那么轻易就被震慑住呢。

    “你错了。”夏幽清依旧淡定从容。

    “哦,你倒是说说看。”那男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夏幽清微微一笑,她等的就是这句话:“我说你们不能成功的原因,是你们不重视人才。”她顿了一下,又道:“你们选成员的标准是先来后到,却不知道要成就一番大事业,是要把衡量标准定在‘有用’二字上。对电影有梦想有见解的人,才应该是你们吸纳的对象。”

    “这么说你是所谓的人才了。”那男生仍是满脸讥诮的表

    “不错。”夏幽清毫不畏惧地迎上了他的目光。

    “那请问同学对我们要拍的电影有何想法?”男生虽然礼貌了许多,可仍掩饰不住语气的不屑。

    “首先,现在的青电影大多以颓废和暗来吸引人们的目光,所谓的疼痛学,疼痛电影。可我觉得,这并不是大学生的主流。所以我们所要拍的电影首先主题应该是阳光的,能给人以力量和希望,。其次电影的演员选择更要注重内在的气质,能给人以清新之美,最好就像柴雅姐这样的,洋溢着蓬勃的生命力量美。”

    现在第一步棋是要征服人心。夏幽清偷眼向柴雅瞟了一眼,果然,柴雅脸上挂着一抹红晕,显然是动了心。

    “还有,我们既然要拍大学生自己的片子,就必须考虑大学生的欣赏口味,就必须走商业电影的模式,我们不能象那些新锐导演,高高在上,拍出来的片子叫好不叫座。”夏幽清一说到电影就疯了,“我们要走蒂姆波顿的路子,做到雅俗共赏。要有一段缠绵悱恻的故事,有充满矛盾的故事节,有主人公复杂的心理斗争,有让人提心吊胆的惊险场面,有一波接着一波的悬念,还有精致唯美的画面。”

    夏幽清一口气说完了她的想法。

    那高大的男生早已不是刚才的鄙夷神,但看似又不像是崇拜的表,而是若有所思地在想什么。这人没戏,夏幽清失望地摇摇头。她又看向柴雅,她的秀眼里充满了激动和赞赏,夏幽清心花怒放,有门儿!

    “柴学姐,你就答应我留下吧。”夏幽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可是,那名单已经交上去了,只怕……”柴雅虽然很欣赏她的表现,可终究下不了决心。

    “名单的事你不用担心,把头儿的电话给我,我亲自跟他说。”夏幽清一看此路不通,就另想它法,和他们唠叨,还不如直接面对“老板”。

    “这……”柴雅似乎不愿,许久不动。

    夏幽清心里有些焦躁,她不能强迫柴雅,可不从她这里下手,又能怎么样呢?

    “你被录取了。”

    夏幽清一惊,忙回过头。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这话的竟是刚才那个凶神恶煞的高大男生。

    “可是头儿他……”柴雅担心道。

    “她很合适。”那男生一脸严肃地说。夏幽清此刻才发现严肃的他原来还是蛮帅的。真上唯心主义的偏见,夏幽清在心里偷偷骂自己,但还是忍不住窃喜。

    “那……好吧。”柴雅走过去拍拍夏幽清的肩膀,友善地笑了。

    “谢谢,柴雅姐。”幽清感激道,“谢谢学长。”

    那男生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对事不对人。”说完,他走到凳子旁,拿起自己的书包,静静地走出办公室,在出门的一刹那,他回过头来,深地望了柴雅一眼:“早点回去吧,别累着了。”说完,就关上门离开了。

    好体贴的男生,原来在看似冰冷的外表下也藏着一颗滚烫的心。

    “他其实人很好。”柴雅低下头解释道,“你别介意,明天下午三点准时到校门前的草坪上开始工作。”她突然笑了笑,冲夏幽清眨眨眼:“别辜负了我们的期望呀。”

    “不会的。”夏幽清很感谢她。要不是遇见这么善良的学姐和那个看似恐怖的学长,恐怕她的电影梦就要破灭了。

    她觉的这一天美丽极了,因为踏着自己梦想上的子,就是再累也值得。她往回走着,心无比得爽,手机响了。她一看,有N个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是李白尧和肖楠来的。我才不管他们呢,我只要我的梦想。

    第二天下午三点,夏幽清坐在午后明媚的阳光,等待着梦想的开始。她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不经意间,她瞥了眼手表,已经四点钟了,为什么没有人来?

    她决心再等等,那么好的学姐,怎么可能骗我呢?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他们才迟到的,还是再等等吧。想到此,她又安静了下来,依旧坐在草坪上。

    时间一点点地流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五点钟了。到底怎么回事,是她骗我?夏幽清怒从心头起,怎么能这样?她跳起来,怒气冲冲地冲向学生办公室。还没到门口,只听见里面喧闹的声音,她渐渐靠近,却发现里面挤满了人。昨天那个漂亮的学姐站在人群的央,神色急切而慌张。

    “借光,借光。”夏幽清挤过人群,来到柴雅面前。

    “学姐,发生什么事了?”

    一看是她来了,柴雅忙说:“让你久等了吧,真对不起。我们的电影恐怕拍不成了。”

    “为什么?”夏幽清顾不得什么了,只是拼命地大叫。

    “没有投资。”她安静地说。

    “不能再想想别的办法吗?”

    “已经联系了所有能联系到的公司。”

    夏幽清怔住了,她的梦想随着柴雅的话飞入空,又狠狠地落下来,在地上摔的粉碎。

重要声明:小说《飞过绝望爱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