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喜欢自信的感觉

    这个人就是老唐,李白尧的秘书。他要看看那个什么夏幽清到底有何魔力,把个高傲的李白尧给迷住了。从最初李白尧创业开始,他就是他最忠诚、最得力的助手;也是最理解、最佩服他的人。老唐决定跟着他,不是仅仅出于物质方面的考虑,更是为了自己能拥有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因为李白尧是个敢用牛人和怪人的好老板,他对人才的赏识和包容是他致胜的法宝。

    这么多年以来,李白尧之所以一路凯歌,凭得就是知人善任的秘笈,吸引了一大批人才,包括一些个才华横溢的海归。他的成功自然也引无数美女竟折腰。所谓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然有一大批绞尽脑汁的追求者吧,何况又是帅气十足的男人呢。可他李白尧就是无动于衷,这下可把那些个美女急得象锅上的蚂蚁,恨不得把自己变成孙悟空钻到他的心里,好看看他梦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类型。老唐一直劝他考虑一下个人问题,而他总是说不忙。老唐知道那人一定就在灯火阑珊处。

    众里寻她千百度,直到遇见夏幽清,一切都改变了。自从第一次偶遇,李白尧就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她,但是作为李总最信任的助手和伙伴,老唐还是要提醒他,不应该忘了自己的地位,不要让一个女大学生害得丢了面子。

    “你明天真的要去小吃街吗?”老唐问。

    “是。”

    “李总,你毕竟是起东的CEO呀,要注意安全……”

    “我现在进行的这一笔投资,不可以失败。”李白尧说得斩钉截铁。

    “投资?什么投资?”老唐有些惊讶,没听说公司最近要有新项目呀。

    “当然是人生的投资啦。”李白尧微笑。

    “人生的投资?”老唐摸不着头脑。

    “我是说,这恋呀,也跟投资一样,既然对象看了,就不要犹豫,就要做好忍受苦难考验的准备。”李白尧正色道,“现在我不就是正在接受磨练吗,只有这样才痛快啊。”

    “可你这么上心值得吗?我看这个大学生样子不怎么样,可是却牛得很。”老唐不解。

    “这就对了,你最清楚,我喜欢牛人。那个王小葛,那多牛啊,在客户面前都敢挖苦我,换了别人,早把他开了。”

    “可你不但不开他,还给他升了职。”

    “他有才啊,这就够了。我的公司需要的不是听话的人,而是敢顶撞我,敢坚持己见的牛人。有才的人吗,都牛,都有点笑傲江湖的味道。”李白尧脸上闪出自信的光,“我相信我的判断,她是个自尊的人。”

    “可我是过来人,女人最大的魅力是温柔,你现在是堂堂大老板,得找一个贤内助,帮你把起东做强做大。可那个夏幽太强,对你不合适。”

    “你的想法是常规的,具有普世,可我是谁?我是李白尧啊,我要的是打破常规,不走寻常路。”

    “你总是对的。”

    老唐望着这座不起眼的小楼,简直难以置信,想不到未来的董事长夫人就住在这么寒伧的地方,看来,这还真是个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这世道还真是怪了,放着阳关道不走,偏要上独木桥,有什么好说的,李白尧就是个这么个怪人。

    十二点的小吃街人潮拥动。夏幽清看着窜动的人群,努力寻找一个穿着高级西装的影。可等了又等,都过了十二点一刻了,李白尧还是没有出现。

    不对呀,李白尧好象不是不守约的那种呀,怎么还没到,不会出事了吧?夏幽清担心起来,还是他根本就是要耍我的?恩,一定是了,人家黄金CEO怎么会看上我一个穷学生?不是我自卑,而是根本就没这种可能。记得易天说过“天下有权有势人总成眷属。”他们有钱人的圈子哪里容得下我?一定是我自己自作多。唉,再等十分钟,他要是再不来,我以后就一定不理他了。

    正郁闷间,忽觉前方有一大群女生挤在一起,好不闹。夏幽清最小吃了,一群女生在小吃街挤在一起能有什么,好吃的呗。李白尧不来,难道还阻止了我吃东西的不成?夏幽清撅着嘴“哼”了一声,大摇大摆地向人群走去。

    “哇,好帅耶!”人群发出一声声赞叹。夏幽清心里嘲笑,什么嘛,等会儿搬出来李白尧给你们看看。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帅了,一群花痴。

    不对呀,哪里有什么卖东西的?可一群人围在这儿干什么呢?嘴长在自己上,问一问谁怕谁?

    “对不起,我想打听一下,大家挤在这里做什么?”夏幽清礼貌地问旁边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郎。

    “你白痴呀你,这么大的帅哥,几百年才见一个,不上来看看,傻呀。”那俏女郎都没正眼看她。

    夏幽清火了,凭什么骂人?明明你才是花痴嘛。“喂,你说话礼貌点好不好?有没有教养?”要知道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哼。”俏女郎终于看她一眼,眼充满了蔑视,头也不回地走了,扔下一句:“才懒得理你。”向人群另一个方向走去。股上亮面皮子短裙一扭一扭,感火辣。

    一出门就遇晦气,夏幽清有些气愤,不过既然有帅哥,挤进来也不容易,看看也无妨。

    她伸长脖子,向人群心张望,吃惊地眼睛险些掉出来。

    一个拔的影站在央,周围挤满了眼冒红星的女生,他穿着很休闲的宽大夹克,瘦而修长的腿有力地蹬在松松的裤管儿里,一双白色滑板鞋,在阳光下,帅气地让人有种眩晕的感觉。啊,是李白尧耶。

    他一只手叉在兜里,另一只手在手机上不停地飞舞,像是在给某人打电话的样子。烈下,他显得有些着急,不停地拨着号。

    “我叫刘。”是刚才那个俏女郎,“我们能认识吗?”她对着他挤眉弄眼,子软的好象要倒在他上。

    李白尧好象没看见她,仍在拼命打电话。

    “去喝一杯怎么样?”俏女郎暧昧地蹭蹭他的子。

    “请自重。”李白尧仍是没有看她,往旁边靠了一靠。

    不行了,再下去就出事了。

    夏幽清大叫:“李大哥,我在这儿。”

    人群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地闪向她,瞧得她有些不好意思。

    李白尧向闪电一样冲过来,夏幽清向那个妖艳的女郎瞟了一眼,瞧,咱们谁厉害?拽什么拽?色女!

    可不等夏幽清反应过来,李白尧已经冲过来,一把拉住她。夏幽清拼命要挣脱,可是他的力气太大,根本不可能成功。

    “放……放开我。”夏幽清声嘶力竭地叫道。

    “对……对不起。”他才意识到自己行为过当,尴尬地放开她,两人脸上都是一红。

    “幽清,你没事吧?”他低下头,关切地注视着她。

    “能有什么事?”夏幽清迷惑不解。

    “刚才真担心你是不是路上出什么事啦。你一直没来,我给流莺她们打电话,她们说你早出来了,我十分担心……”

    离的这么近,夏幽清才发现,原来他额上渗满了汗珠,一滴一滴流下来,落在雪白的衬衫上。这就是平时和她斗嘴的李白尧么?

    夏幽清忽然脸上一阵火辣,觉得心里十分过意不去。“别担心,我很好,只不过倒是你,我还在人群到处找一个西装革履的大老板呢,没想到你到好,玩了个微服私访的游戏。”

    “怎么样?”李白尧一向平静的脸上,掠过一丝兴奋。

    “你想听什么?”夏幽清俏皮地眨眨眼。

    “当然是实话喽,”李白尧若有所思地说。

    “你平常不会就穿这个吧?这也太没有大老板的派儿了。”夏幽清看着眼前的李白尧,有些不敢置信。

    “哦,大老板应该是什么派儿?”

    “自然是一的名牌,一手的钻戒,什么劳力士、皮尔卡丹,再不济也得是金利来不是。””那不是我的风格。”

    “我想知道你的风格是什么?”夏幽清表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你看呢。”

    “我,我看不出来。不过看你昨天的风格,你不象个喜欢随意的人。”

    “不,你错了。”

    “不会吧。”

    “你就那么自信。”

    “难道你真是个散淡的人。不会吧。”

    “回答正确。”李白尧斜睨着她,眼光流露出怜与幸福,“猜不到吧,我平时最穿夹克,因为它是宽松的。”

    夏幽清被他瞧的很不好意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哈哈,这个男人就是传说,双目带电,看他一眼就让人心慌意乱的帅哥耶。

    “小心!”

    夏幽清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李白尧已把她抱在怀里,冲倒在路的一边。

    一辆奔弛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

    好险,要不是李白尧,恐怕她现在就没命了。

    “李大哥,谢谢你。”

    李白尧没有回答,眼睛盯着那辆轿车。

    奔驰车的玻璃窗缓缓摇下,一个柔美的男生,把把一只胳膊支在车门上,不动声色地望着幽清。

    “是你?”夏幽清惊得险些跳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飞过绝望爱会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