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三卷 第七十七章 信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相信我吧,正太天生就是给LOL利用的!今天上班的时候,一个小正太一个劲的说,老师,我要出去扔垃圾

    如此反复再三后,老师终于怒了,指着正太说,你哪里吃的那么多?

    正太沉默不语,被训了一顿!

    后来,通过老师的细心观察终于发现,零食全是正太旁的小LOLI吃的,只是吃剩的包装,LOLI让正太去扔,省得老师骂自己!

    这本书签了六十万,现在才写了三十万不到,相信我吧……不会晓寻一结婚就全本的!

    另外,吼吼这个月的推荐票,我白天上班,晚上码字还两更,容易嘛我?

    “阿爹坏!”完颜晓寻好不容易才擦干净的眼泪水立刻又夺眶而出。

    原本发源于完颜晓寻清澈大眼的眼泪水在经过完颜晓寻双颊的黄土高原后,夹杂着大量黄沙的泥沙奔涌而下,在通过整张胖乎乎的小脸后,最后终于在下巴的位置进入完颜宗弼的怀。

    完颜宗弼苦笑着看着自己衣服,这件衣服是清雅亲手缝制的,虽然说他不是很喜欢清雅,但不得不承认在很多方面,清雅比寻寻有天赋得多——虽然,他也心也舍不得手指如羊脂白玉般美丽、目光如秋水般明亮的完颜寻,去辛辛苦苦灯点熬油的为自己缝制衣服,但他还是想要。

    一想到完颜寻少女时代满怀意的送给大哥的那件披风,完颜宗弼心就不无醋意,自己求之不得地东西。而大哥却轻轻松松就已经拥有了,虽然那件披风的确是已经丑到非人类语言可以形容,而且一穿就会四分五裂16K小说网,电脑站www,----.更新最快因此大哥从来就没有穿过那件披风。

    大哥既然对寻寻无意,就应该干净果断的拒绝寻寻。然后将披风退完给对方,而不是将披风小小翼翼地收藏起来。

    收起来做什么?准备留下来做传家宝?

    该死!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那个人是从小最关心我的大哥啊!

    完颜宗弼心猛然一震,他从沉思苏醒过来,看着女儿清纯如水地目光,他无缘无故的竟然觉得有些心闷。

    寻寻!我要去看寻寻!

    完颜寻的名字在电光火石之间忽然在完颜宗弼脑海出现。他心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要他快回去,现在立刻马上。否则……他有可能永远永远的失去寻寻。

    完颜宗弼猛得一拉马缰,正准备扬鞭返营,怀地完颜晓寻却立刻痛哭起来,边哭还边凄惨的叫道:“阿爹!不要打晓寻!”

    “晓寻,怎么了?”完颜宗弼一惊,什么回营的念头都在女儿嫩的哭声化为了飞烟。“阿爹不打你啊!”

    “鞭子!”完颜晓寻怯生生的指着完颜宗弼拿在手里,正高高举起的马鞭,小声小气的说道。

    “晓寻。你又没犯错,阿爹又没疯。怎么会打你?”完颜宗弼收回马鞭。怜的摸着完颜晓寻的头,温柔地说道。

    “晓寻犯了错!”完颜晓寻撇着嘴。小脸上写满了委屈,她半闭上眼睫,用一副受虐小媳妇的口气说道:“晓寻把阿爹衣服弄脏了!这件衣服是大娘亲手缝的,大娘要是知道是晓寻弄脏地,一定会骂晓寻的!”完颜晓寻小嘴嘟得越发厉害,“谁让大娘才是阿爹地正妻,是当家主母,又是阿爹唯一儿子地娘。而且晓寻的阿娘……只是一个没名没份地外室,晓寻自己又是一个不争气的丫头,不能让阿娘像大娘母以子贵。”

    “晓寻!你怎么知道这些?是你阿娘教你的吗?你阿娘怎么教你这个?”听到女儿的话,完颜宗弼非常愤怒,但心又有些欢喜,他隐隐希望女儿的答案是“不是”,但又希望女儿的答案是“是”。

    是或不是!其实就是完颜寻一个简单的点头或是摇头,但对完颜宗弼来说,却是比生命更重要的所在。

    一个代表者曾经让他最的少女最终的变化——曾经的天真无邪如今却变得尖酸克薄;另一个却代表着那个让他深的少女其实对他还是有的,最少他还是在她心占有一席之地。

    “阿爹,你觉得阿娘那种格,会说这种话吗?”完颜晓寻声音充满着浓浓的震惊,更浓烈得是她低垂双目之的失望之

    阿爹,阿爹怎么可能这么不信任阿娘呢?阿爹不愿意娶阿娘就算了,怎么还可以这么怀疑阿娘?

    晓寻真是好失望!阿爹根本就配不上阿娘!为什么晓寻早没发现?为什么晓寻会被阿爹的假相所迷惑?晓寻真是好笨好笨!

    完颜晓寻低着头,用力咬着下唇,血丝从粉红的唇瓣上渗出,接着又迅速的被完颜晓寻用舌头干净,混合着自己的唾液咽回胃里。如果有朝一阿娘被大娘的诡计所陷害,阿爹一定也会像今天这样怀疑和质疑阿娘,相信别人的谎言,伤害晓寻的阿娘!

    这样的阿爹,一个做不到全心全意相信自己心上人的男人,根本就不能保护阿娘!

    “那是谁说的?”完颜宗弼一皱眉,抓着完颜晓寻的肩膀厉声问道。

    但完颜晓寻却只是将头拧到一边,一副不搭理人的模样。

    “是清雅!她又去找你们了?”完颜宗弼松开完颜晓寻的肩膀,死死捏住手的马鞭,几乎都要捏出水来,“可恶!”完颜宗弼重重一扬马鞭,马鞭落在地上,迅速在泥地上留下一道又长又深的鞭痕。

    “晓寻没说。”一切都是阿爹你自己以为是,晓寻是纯洁的是无辜的是善良的,而且从来不说谎。

    听着完颜晓寻满是倔强,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完颜宗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摸着女儿的头,缓缓的说道:“晓寻,你放心,不出十年,阿爹一定会用整个大金最豪华最风光的排场,将你阿娘风风光光娶进门的。”

    “十年?最豪华的排场?晓寻不求!晓寻的阿娘也不求!我们都求不起!”晓寻只求能忽悠住阿爹十天,阿娘只求能快点离你远远的。虽然阿娘逃跑的行为实在和风光豪华搭不上边,但晓寻相信,舅舅一定会对阿娘很好很好,有朝一阿娘一定会用最风光最豪华的排场,高高兴兴的回来看望晓寻的。

    “晓寻!”完颜宗弼的声音满是无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使劲冲着一旁的纥石烈志宁挤眉弄眼么早给志宁哥哥送菠菜!你要体恤员工,发秋节福利的话,直接发两个大月饼给撒八叔叔就行了。”完颜晓寻嘟着嘴,气鼓鼓的说着。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