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二卷 第五十五章 家事(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晓寻……”纥石烈志宁忽然叫了一声。

    “干什么啊?”完颜晓寻跳下,在纥石烈志宁的行囊里乱翻起来,并随口问道:“志宁哥哥这里有针线吗?”

    “我又不缝衣服,怎么会有?”纥石烈志宁想跳下去阻止完颜晓寻的动作,但背后不时传来的火火辣的感觉却一再阻止了他的行动。

    刚才他说谎了,虽然他说谎的目的是为了让完颜晓寻不会因为他的伤而伤心难过,不会因此而心里有负担,但他却没想到最终还是害到了自己。

    说谎果然是不对的,早知道就直截了当说自己伤的很重,这样也许晓寻妹妹就不会拿自己的伤口当游戏玩了。

    纥石烈志宁叹了一口气,虽然说执法官执法时的确是能将人打的皮开绽鲜血淋漓而又不伤筋又不动骨,甚至只有一点点小小的疼痛感。

    但他却没有这样的幸运,完颜宗弼也不知是为了让他长长记,还是真准备天将大任于斯人,反正轮到他这里打起来是,只要不打死打残,尽管下手就是了。

    “君子远疱厨,女子远针线。晓寻妹妹,你这么聪明可,出名门,为人处事又优雅冷静,怎么能干那些下手干的粗活呢?”纥石烈志宁开始胡说八道起来,他俊俏的脸蛋越来越红。

    “有这句话吗?”完颜晓寻停下手的动作,用疑惑的神看着已经红得活像一只油闷大虾似的纥石烈志宁。

    “当然有!”从今天起就有了!

    纥石烈志宁飞快的点着头,虽然其实他想说地是,小人远针线wap,----.更新最快他宁愿完颜晓寻这个又是女人又是小人的家伙去动刀动枪,也好过她来动针动线对付自己。

    “这也帮不到你。那也帮不到你……”完颜晓寻嘟着嘴,无奈的坐回到上,看着纥石烈志宁那因为自己地好心而重新变得鲜血淋漓的背。沮丧地说道:“那志宁哥哥,晓寻去帮你找侍女来上药好不好?”

    你乖乖坐在那里。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了!

    纥石烈志宁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拿起药瓶开始借着背后的镜子,给自己擦药,边擦边说道:“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原本还垂头丧气的完颜晓寻忽然一拍手掌。脸上很兴奋的说道:“我去找侍女来给志宁哥哥擦药?”

    说着,完颜晓寻跳下就要往帐外跑,但却被纥石烈志宁一把抓住。

    “不要去!”纥石烈志宁地声音有些紧张。

    “为什么?”完颜晓寻回过头,有些不明白。

    “不为什么!”纥石烈志宁负气的转过头,过了好一会又用带着一点哀求的语气说道:“求你了,不要去……”

    “可是,志宁哥哥,你总要给晓寻一个理由啊?”完颜晓寻眼珠乌溜溜的转着。

    “反正,你不要管就成了。”纥石烈志宁倔强的说着。

    他的回答让完颜晓寻很是不满。但她又不能因为因此而生气,特别是生一个刚刚因为自己被而被自己的阿爹下命令鞭打的人的气,所以她只能将气当成是纥石烈志宁狠狠地咽回肚子里。

    完颜晓寻不再理会正在给自己上药的纥石烈志宁。随意的他地帐篷里四处张望着。

    纥石烈志宁的帐篷里地东西都极简单,甚至可以说简单到可以说地上是寒酸。行囊的衣服也没有多少件。

    “不对啊!真奇怪!”完颜晓寻嘴里自言自语地唠叨着。自从她住到纥石烈志宁家以后,她就一直觉得有一件事很不对劲。今天她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

    为什么志宁伤得这么重,撒八叔叔却没有来看他?

    就算撒八叔叔是在忙着陪自家阿爹打猎,也应该派几个下人来送点伤药表示一下心意啊。

    更何况,阿爹不可能干这种不体恤下属的事啊,现在又不是在战场,只要不是什么大事,撒八叔叔要请假的话,阿爹也一定会批假的。

    反正……只是打猎而已。

    “撒八叔叔呢?他怎么没来看你?”完颜晓寻转过头看着纥石烈志宁,奇怪的追问道:“他应该知道你受伤的事啊?”

    “可能是太忙了吧?”纥石烈志宁回答的有些心虚。

    “不可能!阿爹这么疼你,怎么可能不让撒八叔叔来看你?”完颜晓寻噘着嘴,声音充满着浓浓的嫉妒和淡淡的不满之

    完颜宗弼对纥石烈志宁那是偏至极,教他骑马教他箭,走到哪里都带着他,若不是志宁哥哥长得十分像撒八叔叔,很多人都会以为纥石列志宁是完颜宗弼的私生子。

    而对于完颜宗弼这种过份的偏,完颜晓寻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若不是完颜宗弼在偏对方时,还不忘安抚吃醋自己,而自己喜欢的志宁哥哥也的确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早就整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反正阿爹宁愿疼别人的儿子,也不愿意宠自己的儿子这件事,最吃醋最生气的也不是晓寻。只要阿爹不去疼完颜亨,那么分出去一点点别人的儿子也没关系。

    宁予友邦,不予家奴!我怎么知道?”纥石烈志宁闷闷的回答了一声,接着低头专心擦药,不再理会完颜晓寻的任何问题。

    纥石烈志宁越是不说,完颜晓寻就越想知道答案,直到最后她已经忍无可忍,只能狠狠的放话道:“你不说,晓寻就再也不理你了!”

    纥石烈志宁抬头看着完颜晓寻,而完颜晓寻也倔强的看着他。

    完颜晓寻有些紧张,手心开始出汗,她也不知道说了这句话之后,如果纥石烈志还不告诉自己答案,自己应该怎么下台。

    真得再也不理纥石烈志宁了?她做不到!

    完颜晓寻在赌,赌自己在纥石烈志宁心的地位。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