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四十三章 摔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完颜晓寻小心翼翼的看着表狰狞,一副要吃人模样,绪已经临近崩溃边缘的阿娘,鼓足勇气去拉阿娘的衣袖,同时声音小小的叫道:“阿娘!”

    “滚开!”盛怒的完颜寻本能的一挥手,没有提防到的完颜晓寻立刻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滚滚的子在上滚了两圈后,小小的躯夹杂着白衣的单从上跌到地上,又滚了两圈。

    完颜晓寻用两支手撑着地,勉强从地上坐起来,一脸委屈的看着盛怒的阿娘,她很想放声大哭,但从小被徒单清雅打骂养成的习惯,又让她将早已在眼圈打转的泪水,抽了抽鼻子又缩了回去,反而露出一张有些惨淡的笑容说道:“阿娘!”

    “别理我!”完颜寻大吼一声,接着指着门大叫道:“滚!”

    “阿娘……”完颜晓寻撇着小嘴,皱着眉头,用手背擦干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泪水,忍着膝盖上传来的痛疼感,花了好大力气才一脸倔强的从地上站起来,用手扯了扯单,默默的转过头准备走出去。

    完颜晓寻才走了一步,膝盖上传来的疼痛感就让她好不容易才擦干的泪水,一下子又涌了出来,白嫩的额头上也开始冒出冷汗。

    完颜晓寻低头一看,才看现膝盖部位不但红肿了一大片,而且皮肤已经破了一大块,鲜红的血渍顺着自己的小腿慢慢流了下来。

    完颜晓寻虽然怕苦怕疼又耍无赖,一副弱弱的模样,但骨子里却是十分倔强,她也不叫疼,随由流在小腿的鲜血将单的一角染红,擦了一把眼泪水,不时抽着鼻子,一瘸一拐的往门口走去。

    这点伤算什么?比大娘打的,轻多了!晓寻不哭!

    “回来!”完颜寻的声音忽然在她后响起,接着完颜晓寻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

    “放开晓寻,放开晓寻!”完颜晓寻倔强的挥舞着手脚,想从阿娘怀里挣扎出来。

    高兴就亲亲,不高兴就打,晓寻又不是小狗!

    “你属牛的啊?这么倔!”完颜寻不轻不重的女儿头上拍了一掌,将她轻轻的丢回上,手插着腰,瞪着正缩在被子里的女儿。

    “晓寻是你生的,晓寻属不属牛,不是你最清楚!”完颜晓寻大声的反驳着,小嘴嘟得可以挂两斤猪头,本来就珠圆玉润的小腮帮更是猪圆玉润到让完颜寻有种用针扎破放气的冲动。

    “好了……晓寻乖乖,别生气了!”完颜寻伸出手,使劲捏着女儿的小胖猪,声音有些谄媚的说道。

    “哼!晓寻是有节气的晓寻!除了糖衣炮弹之外,一切反革命都是打不倒晓寻的纸老虎。”完颜晓寻的声音十分大,语气也十分坚定。

    “糖衣炮弹是吧?”完颜寻搓了搓下巴,忽然莫名其妙的一笑,转头跑了出去。

    “坏阿娘!晓寻恨死你了!”看阿娘一个人留在帐篷里的完颜晓寻坐在上,生气的一拳打在上,同时猛得一抖脚,接着就见她脸色一变,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痛死了!”

    “晓寻,你怎么了?”端着一盆滚烫的水,就像端着一盆易碎的金银珠宝进来的完颜宗弼,一进帐篷就看见完颜晓寻正一脸委屈的坐在上,漂亮柔顺的头发乱糟糟的结成了一团,白嫩的小脸上满是泪痕鼻涕还有一些灰尘,更可怕的是雪白的单那一块块鲜红的血渍。

    “说啊……怎么了?”完颜宗弼一把丢下盆,几步跑到边抱起小脸皱成一团的完颜晓寻,扯下裹着她幼小体的单,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女儿的体状况。

    “阿爹……”完颜宗弼固然是心无私,一心只顾着打量女儿上的伤势,反到是一贯胆大皮厚的完颜晓寻在完颜宗弼的注视下,不知道怎的面色竟然一红,双手本能的掩住重点部位,羞答答的说道:“晓寻冷!”

    “阿爹糊涂了!这塞外的夜晚一向冷,晓寻体一向不好,不住冷的。”完颜宗弼听到完颜晓寻的话,本能的一点头,他一拍额头,复又用单将女儿包好,小心翼翼的放在上,才温和的说道:“那里还有一盆水,阿爹给晓寻洗洗伤口。”

    “嗯!”完颜晓寻嘟着嘴,没说话,只是沉默的点点头。

    “晓寻,你的伤口怎么弄的?”完颜宗弼端过水,又拿起命下女拿进来的金创药和绑带,小小翼翼处理着完颜晓寻膝盖上的伤。

    完颜晓寻上的伤乍看虽然恐怖,但多是小擦伤,最重的也就是膝盖和肘部上破了皮,见了红,出了不少血。

    完颜宗弼是武将,跌打损伤对他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家准备的治伤药的药品自然也比一般人家要齐全的多,什么消肿化瘀活血止痛的应有尽用,对付完颜晓寻上的那点小擦伤是杀鸡用了牛刀。

    “说啊……”完颜宗弼用绑带绑好完颜晓寻的膝盖,一脸急切的询问着,他四处张望了一会,才发现帐篷里好像少了一个人,“你阿娘呢?”

    “阿娘……”完颜晓寻张开啃,一副言又止的模样,眼泪止不住的又流了出来,把完颜宗弼急得更不行,抓着完颜晓寻的肩膀,大声的说道:“晓寻你别哭啊,快说……你阿娘呢?”

    “晓寻!糖衣炮弹来了!”正到帐篷内的两人一个言又止默默流泪,一个几乎狂化成咆哮教教主之间,帐外传还来完颜寻开心的声音。

    接着帐门被人从外面重重的掀开,一股冷风打着旋就吹了进来,吹起了满帐篷的纸屑。等风散去,正美滋滋站在帐篷内的不是完颜寻又不是谁?

    “你怎么又把他抱来了?”完颜晓寻指着正懒洋洋趴在阿娘怀里,一脸困意的揉着眼睛的不明生物高叫道。

    “糖衣小正太啊!”完颜寻谄媚的将手里糖衣小正太递给女儿,歪着头说道:“这个……应该可以打倒晓寻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