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二十七章 旧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好烦啊!”完颜晓寻忍不住开口说道。

    “晓寻,你知道吗?你这一点最像你阿娘?”完颜宗隽忽然开口说道。

    “哪点?”完颜宗弼的话成功引起了完颜晓寻的注意力,她搂着完颜宗隽的脖子,撒似的说道:“八叔,说嘛……”

    “好,我说!”看着侄女盯着自己的大眼睛,完颜宗隽在心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阿娘从小就特别怕疼,哪怕只是破了一点皮,也会抢天呼地,让人人都知道她受伤了。但是……”完颜宗隽心一酸,脸上的表却依旧平静,“当她每次真得受伤,或者很难受的时候,她反而会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告诉大家说,我很好,我不疼。反过来,还会安慰你。”

    “继续继续……”完颜晓寻一脸兴奋的摇着完颜宗隽的脖子。

    “你以为八叔这里是故事会吗?小丫头!”完颜宗隽刮着完颜晓寻的鼻子,他忽然眼珠一转,将完颜晓寻放在营帐边,高高的由木头筑成的墙上,然后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说道:“我先走了,再见!”

    “八叔!你不要走啊!”完颜晓寻看着完颜宗隽渐渐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四尺来高的木墙,眼泪都快急得掉出来了,“晓寻怕怕!”

    “没事的,等一会有人经过的时候,你就让他们把你抱下来就是了。”完颜宗隽无所谓的挥挥手,送给完颜晓寻一个诡异的笑容说道:“咧,英雄救美的人不是来了?”

    “哪?”完颜晓寻向四周张望一番,却不见一个人影,待她正要大骂八叔是个大骗子时,完颜宗隽的影已经迅速在她眼前消失。

    “坏叔叔!”完颜晓寻大叫一声,她苦着脸,低着头看着长满青草的地面,考虑着如何自己跳下去,会不会摔伤。其实她已经很想哭了,但她一想到完颜宗隽此时肯定正躲在某个帐篷或者某匹马后看自己的狼狈的模样,她又将眼泪吸了回来。

    完颜晓寻记得她和完颜宗隽第一次见面是一年前的一个冬天,当时她才不过两岁大小,又笨又蠢,什么都不懂,受了欺负也只知道一个人偷偷躲在后门哭。结果完颜宗隽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就闯了进来,把幼小的她可是吓坏了,她当时还以为是徒单清雅知道她在偷偷的哭,所以找人来教训她呢。

    “你是谁啊?怎么在我六哥家哭?啊!你脖子上好多血!”完颜晓寻还记得八叔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和他见到脖子上乱糟糟的缠着几圈绑带的惊讶表

    当时,缠在她脖子上的绑带早已因为反复使用,由原来纯白色变成了沾满汗渍、血渍、泥渍的土褐色。

    完颜晓寻清楚记得,当时她的脖子上不知道为什么长了一个鸡蛋大小的脓包,又大又肿而且一碰就生疼生疼,而阿爹那个时候又正好出征在外,家里只有徒单清雅一个人主事。

    徒单清雅看了她脖子上的脓包后,并没有请大夫来治病,而是随便去找了一个萨满,从萨满那里拿来了一帖膏药,说是帖在黄包上,帖七天就会自动好了。

    膏药被火烤软后,变得粘乎乎的,腾腾的白雾从膏药上缓缓升起,徒单清雅命人死死的抓住正在挣扎的她,然后狞笑着将膏药死死的帖在她的脓包上。

    当时正是冬天,天气很冷,滚滚的膏药很快就凉了下来,变成了一块冰,死死的和皮粘在了一起。

    七天之后,当徒单清雅命人来揭膏药时,膏药已经完全无法和皮分开了,只要轻轻一动,她就觉得疼痛难忍。

    她记得自己当时,不停的哭,不停的叫,希望有人来救她,她哭着告诉大娘,以后晓寻会乖乖听话,但是都没有用。

    徒单清雅只是怪模怪样的说了一声,长痛不如短痛,就命人死死的抓住拼命挣扎的她,然后亲自动手,一手抓住膏药的一边,一手按住她的子,接着徒单清雅用力一撕……膏药终于被徒单清雅撕下来了,同时撕下来的,还有她的一小块皮肤。

    鲜红的血融合着让人呕心的黄色脓汁一起流了出来,从脖子的伤口一路流到了她的衣服,完颜晓寻很佩服自己,在这样的况下竟然不但没有昏迷过去,反而神智很清楚的听清楚了徒单清雅的话。

    “你看,这样一来,这个脓包不就化了吗?”

    虽然时刻很久,但徒单清雅恐怖的笑声却经常会在她耳边响起,她常常会在睡梦重新体会那一刻的痛,那种皮被人用力撕下来的感觉常常让她从睡梦惊醒,这就是为什么她一定要赖在阿爹怀才能入睡的原因,只有在阿爹的怀,感受着阿爹温暖的怀抱,闻着阿爹上好闻的气味,她才有安全感,不会做恶梦。

    万幸的是徒单清雅这个女人,虽然想整治她,但却也不敢把她弄死了,还是找了汉人大夫来给她看病,又开了很多化脓止血的药给她内服外用。

    但就算是这样,徒单清雅也不想让她好过,命大夫肯她开最苦的药外。每次给她换药时,不但同一条绑带从来不洗的反复使用,而且因为冬天绑带染血后容易沾上皮,她也总是命人狠狠的用力撕开,这样一来,好不容易才结痂止血的伤口,又会被再一次撕开,同时的罪,她又必须再受上一次。

    完颜晓寻小时候经常会想,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多余的,还是爹娘生她下来,本来就是为了让她吃苦受罪的,明明她也是姓完颜的,也是皇亲国戚,为什么就要受这样的苦?而且她还不敢告诉别的大人,因为他们都不会相信她,因为他们眼的大娘是个温柔娴静善良的女人,家里不管有什么好吃好喝都尽可能的给她,自然也就绝对不会虐待她。

    完颜晓寻不敢跟大人们说,就只敢自己躲起来哭,直到完颜宗隽……那个看上去小小的少年不小心闯进了她家的后门。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