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十五章 谎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晓寻,什么事啊?”完颜宗弼一走出房门,就看见脚站在院门外,手扶着大门,正鬼头鬼脑伸进半个子的完颜晓寻。

    “阿爹过来。”完颜晓寻看见完颜宗弼出来,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快点过来。

    “什么事啊?”完颜宗弼摇了摇头,无奈的走过去,抓住完颜晓寻的手,开始在行宫里散步。

    临近六月,燕京的天气越发严,女真人一向耐寒不耐,完颜宗弼也不例外,不但早早的就穿上了夏衫,而且走路的时候尽挑树荫下走,理由不能伤害他弱的肌肤。

    也是幸亏行宫内植了大量的树木,夏天的时候不但不,而且还有几分带着凉意的清幽雅致。

    “对了,晓寻,你大娘和弟弟都来了,阿爹准备带你们去凉陉避暑,如何?”完颜宗弼牵着完颜晓寻的手,走在清幽的林荫道上,享受着夏难得的一丝凉风,自顾自的说道。

    “那阿娘呢?”完颜晓寻有些精神不佳,她低着头问道:“晓寻的阿娘怎么办?”

    “当然是一起去啦!”完颜宗弼理所当然的说道:“晓寻啊,去了凉陉,你可以帮帮阿爹啊。”

    “怎么帮啊?”完颜晓寻的声音懒洋洋的,就像这午后的天气一样。

    “帮阿爹说说好话啊。”完颜宗弼蹲下子,伸出手指想逗弄着完颜晓寻腮帮子,去被她轻巧的闪开,“你怎么了?精神不好!”完颜宗弼收回收,看着完颜晓寻,又伸出一只手摸了她的额头,“是不是病了!”

    “没有!”完颜晓寻低着头,忽然说道:“阿娘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完颜宗弼有些不理解。

    “下午,在街上……”完颜晓寻抬头看着完颜宗弼,表有些冷酷的说道:“夫妻恩,父慈子孝,好一副人生行乐图。可怜晓寻的阿娘……”完颜晓寻叹了一口气,语气幽幽的说道:“眼都快哭瞎了,心也快碎了。”

    “对不起!”完颜宗弼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其实他心里明明不想让寻寻受伤的,但事到临头,他除了一次一次让寻寻哭泣流泪外,却什么也干不了,满心的歉意只能对女儿说。

    “阿爹,晓寻的阿娘算是什么?”完颜晓寻目光望向远方,忽然说道:“是妻?是妾?还只是阿爹的……妇?”

    “当然是我完颜宗弼唯一的妻子啦!”完颜宗弼冲口说道,接着他的脸又不自然的红润起来,半天才结结巴巴说道:“也是……也是我……唯一真心的……女人!”

    “真的吗?”完颜晓寻偏着头,认真的看着完颜宗弼,似乎想从他脸上发现一点漏洞,一点破绽,一点说话的痕迹,“可是,阿爹今天的表现不是这样的。”

    完颜晓寻虽然一直和完颜宗弼住在一起,但她和大娘以及弟弟相处的时间并不多,而且每次大家共处一室时,完颜宗弼都会对她格外的好,从来都是眼没有其他人存在的那种好。

    完颜晓寻也习惯了完颜宗弼对她特别的宠,在她心里她一直自私的认为,阿爹就是只是属于自己,还有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阿娘的,不能对别人好,只能对自己好。

    但是,当完颜晓寻看到完颜宗弼在没有自己在场的况下,对待徒单清雅母子俩的那种好时,她心慌了,她害怕了。

    从来都眼都只有宝贝晓寻,嘴里念着喊着也是晓寻宝贝的人,竟然对别人也是这样好,笑得那么温柔,那么好看,甚至比每回看见自己时,笑得还要温柔还要好看。最可怕的是,那个别人竟然还是从自己阿娘手抢走阿爹的坏女人以及他的儿子。

    完颜晓寻觉得自己有些无法授受,如果说阿爹今天的温柔和笑容,是在对坏女人母子作戏,那么当阿爹面对自己时所展现出来的父,到底又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呢?

    “晓寻,你今天怎么了?”完颜宗弼也注意到完颜晓寻今天的精神有些恍惚,他焦急的询问着,但完颜晓寻却不说话,只是仔仔细细的看着他,没有焦聚的目光仿佛在看他,又仿佛不在看他,他整个人都觉得心里毛毛的。

    晓寻,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完颜宗弼在心里想着。

    完颜晓寻伸出自己稚嫩的小手,仔仔细细在完颜宗弼脸上摸索着,过了很久,她才说道:“阿爹,你会娶阿娘吗?”

    “当然!”完颜宗弼本能的回答着,接着他又补充道:“当然,还要你阿娘同意才行。晓寻你也知道……你阿娘她……”完颜宗弼有些不好意思说下去。

    “那大娘呢?”完颜晓寻继续问道:“还有那些女人和孩子。”

    “晓寻……”完颜宗弼摸着完颜晓寻的头,笑嘻嘻的说道:“你想的真多。”

    “那个是晓寻阿娘啊!”完颜晓寻拿开完颜宗弼的手,将自己的小手放在完颜宗弼的大手上,吐着气说道:“阿娘那么笨,什么都不会争,不会要,对晓寻又那么好,只会委屈自己,将心比心,晓寻当然要替她着想啦。”

    看到下午那场夫妻恩、父慈子孝图后,完颜晓寻开始思考自己说谎话,强行留下阿娘的这种行为到底对还是不对?女人的幸福除了寄托在子女上,就是寄托在夫君上了,若阿娘留下来后,阿爹对阿娘不好,那又怎么办?

    完颜晓寻脑子里不断浮现出阿娘那张惨白但又强忍着泪水的脸,以前她听人说过的阿娘是最喜欢笑了,成天里都是欢欢喜喜,高高兴兴的。但这次她见的阿娘,却不是这样的,十次有九次都是在流着,剩下的一次是在强忍着泪水。

    难道自己以后就眼睁睁的看着下午那副场景一次二次三次无数次的在阿娘面前重复着,直到把快活无忧的阿娘完全毁掉吗?

    完颜晓寻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那阿爹呢?”完颜宗弼的声音里有一丝酸味。

    “阿爹这么大的人,又这么有本事,这么聪明,才用不着晓寻呢。”完颜晓寻笑得有些残忍,“更何况阿娘就晓寻一个孩子,而阿爹有许多孩子,更是不用晓寻为阿爹瞎心。”

    “死丫头!”完颜宗弼忍不住用手指在完颜晓寻脑门上弹了一记,方才说道:“晓寻,你放心吧……阿爹会娶你阿娘的,也会和那些人断了关系的。”不过……不是现在……

    “真的?”没有注意到完颜宗弼话漏洞的完颜晓寻眼睛一亮,反问道:“阿爹不骗晓寻?”

    完颜宗弼闭上眼,他不想让完颜晓寻看他眼真实的想法,良久之后,他才睁开眼睛,平静的说道:“绝对不骗!”

    “好!晓寻帮阿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最亲最的阿爹竟然会骗自己的完颜晓寻点点头,握着小拳头大声的说道:“晓寻一定会努力把阿娘留下来的,阿爹你放心吧!”

    完颜晓寻这厢大声发着誓,却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一些行为,会给阿娘带来多大的痛苦,而

    完颜宗弼却只是面带着微笑看着完颜晓寻朝气勃勃的模样。

    他一个字也不说,但却笑得很诡异!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