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十三章 清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晓寻真乖!”听到女儿的话,完颜寻立刻乐得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不知道女儿心头真实想法的她,还一心以为是自己劝说成功,女儿尝试接受她的教导,开始试图改掉自己长年累月,被完颜宗弼惯而形成的坏毛病。

    “晓寻是最乖最听话的宝宝!”完颜晓寻一愣,虽然不知道阿娘为什么会那么高兴,但想来想去,顺着阿娘的话去说好话,总是没错的。

    至于自己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这个行为到底是对还是错,她才懒得去想,反正下次建筑的时候不要被阿娘发现就成,晓寻这么聪明,阿娘又这么笨。

    笨笨阿娘!完颜晓寻在心里嘀咕着,她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羞涩而又可怜的说道:“他们说,只有最乖最听话的宝宝才有人,才不会被人抛弃丢掉,才会被阿爹阿娘喜欢。”完颜晓寻话一说完,脸上的表立刻又恢复正常,露出一张开心的笑容,“不过现在好了,晓寻知道阿娘不会抛弃晓寻的,晓寻很开心。”

    “晓寻……”完颜寻摸摸女儿的脸,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就见女儿忽然指着前方说道:“阿爹!”

    完颜寻一惊,立刻抱着女儿躲进路边的店铺里,有些抱歉的小声对他说道:“晓寻,我们在这里躲一下,阿娘不想见你阿爹。”

    听到阿娘的话,完颜晓寻知道阿娘对阿爹的心结还没有解开,虽然答应留下来,但在心里却始终恨着阿爹,所以才会不想和阿爹见面的。

    完颜宗弼骑着马,穿着便装,臭着一张脸,带着几个侍卫正匆匆骑着马走在街道上,看他们的这副行色匆匆的模样,似乎是打算出城。

    出城干什么?完颜晓寻脑念头一转,接人吗?接谁?让阿爹亲自去接,而且脸色这么臭,来人难道是……

    完颜晓寻看了一眼旁低着头在想心思的阿娘,正准备开口赞美赞美完颜宗弼,就听见大街上又传来一阵喧哗声。

    完颜晓寻抬头看去,只见一队人马正浩浩的向城内走开,为首是一名金军千夫长带着几十个金兵,大天也不怕的穿着一重骑装,间是被重兵重重包围保护的十几辆马车,随后又是一队金军。

    这队人马走在燕京的街道上,立刻引起了燕京百姓的围观,同时关于马内主人份的话题,立刻引进了围观群众激烈友好而又严肃紧张活泼的讨论。

    完颜寻虽然刚刚一直在发呆,但人本八卦,她的注意力立刻被这队人马所吸引,“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大排场!”

    “阿娘,我们走吧?晓寻有些头晕,想睡觉,不舒服!”隐隐猜到马车内人物份的完颜晓寻搂住阿娘的脖子,趴在她上撒的说道。

    “好好!”完颜寻点点头,反正她也不想见到那个男人,但出于好奇,她还是向马车看了最后一眼,只那一眼,她的脚步就再也挪不开了。

    那队人马停在完颜宗弼前,完颜宗弼早已不是刚才那副一脸大便的神,而是换了一张如风拂面般让人舒服到心里的模样,他微笑着打马上前,揭开其一辆马车的帘子,含笑看着车里的人。

    车里坐了一个女人,大约二十岁左右,不但年轻而且貌美,最重要的是,当她浅浅微笑时,会给人一种清静优雅的感觉,一如她的名字一般美丽动听。

    “徒……徒……单清……雅……”完颜寻无意识的在嘴里,念出这个曾经给她带来过巨大羞辱的名字。虽然她只见过她一次,但那一次却足以让她终生难忘!她却依旧能够清晰的回忆出她的模样,包括她**上那颗让完颜宗弼赞叹不已的**痣。

    当完颜晓寻看到徒单清雅出现时,她就知道大事不好,但没有想到带给阿娘的刺激竟然会是这么大。完颜晓寻伸出手,有些手忙脚乱的擦着完颜寻脸上的泪痕,可怜兮兮的说道:“阿娘……我们走吧,别看了。”

    “不!”完颜寻看了女儿一眼,神色坚定的说道:“我要看!”

    在完颜寻母女俩的注视下,完颜宗弼熟悉的和徒单清雅调笑着,接着一个三岁左右,衣着华贵的小男孩从马车里扑了出来。完颜宗弼一把抱住小男孩,将他放在自己的马前,亲昵的搂抱着他,不时还在小男孩亲上两口。

    “他是谁?他是谁?”看到小男孩的出现,完颜寻的精神开始崩溃,她死死抓住女儿的手,神紧张的问道。

    “他叫完颜亨,是晓寻阿爹的儿子。”完颜晓寻不愿意将完颜亨说成自己的弟弟,而是将他说成是完颜宗弼的儿子,以示自己和对方毫无一点关系,“阿娘,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完颜寻叹了一口气,慢慢松开女儿的手,看着女儿被自己捏得有些青紧的手腕,开始在心责怪自己太神经了,完颜宗弼的格她很了解,他们这么多年不在一起,难道还指望他对她守如玉?

    守如玉!哈哈!完颜寻忽然很想狂笑,真是天大的笑话!她在的时候,他尚且做不到,更不用说她不在了!既然做了,那有个儿子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也太神经了,同时也太可悲了,竟然还为这样一个男人紧张!

    “你弟弟……不,是你阿爹的儿子,对晓寻好吗?”完颜寻小心翼翼的问着,她有些不敢知道女儿的答案,她不知道当女儿答出“不”后,她怎样面对女儿。

    完颜亨是完颜宗弼的嫡子,而自己的女儿只是一个没妈的孩子,在那样一个家庭,女儿会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她想都没办法想像,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完颜宗弼上,希望他能念着他们俩人多年的青梅竹马,念着女儿也是他的女儿,多照顾体贴女儿一些。

    “他坏死了,经常欺负晓寻!”完颜晓寻点点头,大声的回答道:“晓寻恨死他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