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九章 谈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完颜寻一个人坐在荷花池边,用手撑着下巴,皱着眉头,目光空洞的看着远方,虽然池满是含饱待发的荷花,但却没有一丝一毫进入了她的眼。

    良久,完颜寻回过神,叹了一口气,看着不处远正在荷花上嬉戏的晴蜓,无意识的说道:“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唉!家里那只小荷也还只露了个尖尖角,怎么就好色成那样呢?实在太不像我的女儿了,我这么纯洁的一根好竹,怎么就出了那么一只歪笋呢?肯定是被完颜宗弼这个只会用下半思考坏给带坏了,小小年纪就这么好色。

    还有那个完颜宗弼,没事长得这么美?小时候用自己的美色迷得她糊里糊涂上就算了,长大了还用自己的美色迷得女儿死活不跟她这个阿娘走,非要留在阿爹边。

    真是气死我啊!他们父女俩!看来没有我,他们也能过得很好啊!

    完颜寻气呼呼的想着,本来还以为把女儿留给宗弼,没事可以就用女儿刺激一下宗弼,没想到啊……没想到……女儿竟然这么没气节,两三下就败退在完颜宗弼的美色之下。

    完颜宗弼也只是长得比一般人好看一点,不用这样啊?完颜寻不停鼓动着自己的腮帮子,眼不停的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寻寻,你刚才在念什么?”正当完颜寻幻想着自己在暴打完颜宗弼之时,忽然有一支手搭在了她的肩膀。

    “谁?”完颜寻本能的一惊,回过头一看,完颜宗隽笑眯眯的脸庞出现在她后,“宗隽啊……”完颜寻的神色有些尴尬,自然军营那夜后,她就一直避着刻意不想见完颜宗隽,但想不到越是要避越是避不掉,燕京很大,但如果一个人成了心要找到另一个人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事到临头,死就死吧,“什么事啊?”

    “喔,刚才我听见你在念诗,念着念着又是一脸怒容,就过来问下有什么事,我能帮忙吗?”完颜宗隽随意坐在地上,同样用手撑着下巴,看着一脸心烦的完颜寻,问道。

    “那不是我家那个宝贝呗……”完颜寻叹了一口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完颜宗隽眨眨眼睛,将完颜寻刚刚念的诗重复了一句,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完颜寻有些惊讶,她瞪着大眼睛看着完颜宗隽。

    “你不知道吗?我以为你知道了。”完颜宗隽继续眨眨眼睛,“小荷是指你家晓寻,蜻蜓肯定是哪家的小公子,你不是说你家晓寻虽然还很小,但已经引得不知道哪家的小公子慕了吗?”

    原来这首诗还能这么解?希望作者就算变成鬼,也不要来找我麻烦,要找去找眼前这个坏东西好了。

    “你觉得,我有这个才华吗?”完颜寻的声音有些无奈,这首诗她不记得前面也不记得后面,更不记得作者和诗名,只是随便的有感而发,就能被人理解成这样。古人的想像可真丰富啊,难怪字狱能在古代大行其道了。

    “我觉得你有这个才华!”完颜宗隽点点头,很认真的说道:“不过你的才都用歪了,所以诗肯定不是你写的,八成是从哪里抄来的。不过,想不到寻寻你去了大宋一趟,学问到是长进了不少,我的学问一向比你好,我竟然想不出是谁写的这首诗,看来我也要抽空去大宋熏陶熏陶了。”

    完颜宗隽这么说,当然只是开玩笑而已,别说现在两国已经彻底翻脸,就算是邦交正常化,他也不可能跑到异国他乡那么远的地方去的。

    学问虽然很重要,但最重要的东西只能在战场在军队在大金的朝廷上才能得到。

    你别问我,我也想不出来,兴许这个人还没生呢?完颜寻决定不要再继续谈论这个危险的话题,而是换个安全的话题,“你说哪家的小公子慕我家晓寻啊?那个胖丫头还有人?”

    “胖就没人吗?”完颜宗隽对此显得很不屑,反讽道:“再胖有你胖吗?”

    我忍!完颜寻深呼吸一口,依旧摆着一张笑脸,甜甜的说道:“可的小宗隽,告诉我吧?”

    “想知道,求我啊!”完颜宗隽轻轻用手捏着完颜寻的下巴,近距离的喷了一口气在她脸上,语气暧昧的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完颜寻的声音开始发抖,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还是别的。

    “跟我走吧!”完颜宗隽手掌放在完颜寻的肩膀,然后轻轻将她的体拉过来,抱住她开始发抖的躯,同时用另一只手在完颜寻脸上轻轻摩擦着,“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一定比六哥比你好。”

    “我……”完颜寻张嘴想拒绝完颜宗隽,但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就像那天晚上一样,虽然心里不愿,但最终也没有反抗,不过……

    那天晚上,我和你到底做了没有?完颜寻很想这么问,但她又觉得,如果自己真问了,那也太丢脸了,做到一半竟然睡着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被正法没?

    一看完颜寻懊恼的表,完颜宗隽就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不过他也不打算将答案告诉她。做或者没做,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再提,一切都于事无补了,难道自己说没做,她就会乖乖躺下来补做一回吗?

    “这个秘密,直到我死……”完颜宗隽在她耳边无声的说着,接着又小声说道:“当然,你可以抛弃晓寻一次,现在也可以再抛弃晓寻一切啊。”

    完颜宗隽的话让完颜寻子一颤,她正想反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完颜宗隽的声音又响起来,“晓寻现在已经很大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了,有你这个阿娘,没你这个阿娘也没有关系了。”

    “不……晓寻还这么小,我不能不要她!”完颜寻捂着耳朵,痛苦的摇着头,不去听完颜宗隽充满的话,“晓寻会被人欺负的,一定会被人欺负的。”

    她被人欺负!完颜宗隽在心头冷笑着,她不欺负人已经算是苍天有眼,皇天保佑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