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七章 美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完颜晓寻有些激动的跑到门口,白嫩嫩的脸上因为短距离奔跑而出现了一抹美丽的红晕,她抬起头刚要推门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自己阿爹和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我呸!在我有了张黄瓜、李西瓜、王冬瓜、谢北瓜、耶律捍面杖这些东西后,我还会想念完颜牙签吗?”女子的声音很年轻,语气也很嚣张,而且带着几分熟悉但又陌生的感觉,仿佛在哪里曾经听过。

    阿娘!这一定是阿娘的声音!完颜晓寻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脸色也更加红晕。

    不过完颜牙签是什么啊?有这一个吗?完颜晓寻抓着小脑袋,正想推开门问出自己的疑问时,屋里又传出来完颜宗弼“滋滋”的磨牙声以及饱含着愤怒的声音,“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牙签到底有多长多粗?”

    牙签?不就那么一点点吗?完颜晓寻笔画了一下,难道还有什么时候晓寻不明白的吗?

    “黄瓜多好啊!”女子的声音接着又响起,虽然一如刚才般嚣张,却带着几分重重的喘息,“除了可以整根用,还可以切片做面膜,做完面膜,洗一洗就可以下锅炒菜吃。一举三得,再省钱没有了,比男人可省钱多了。”

    晓寻怎么越听越不明白了!完颜晓寻拍拍头,决定还是不去想这个复杂而深奥的问题,有问题还是直接问吧,她拍起手重重的敲在门上,大叫道:“阿爹,你在哪里啊……”

    出乎完颜晓寻意料之外的是,房门并没有打开,反到是里面的说话声完全消失了,四周一片静悄悄,仿佛刚才的对话完全是完颜晓寻的幻想,正当她不耐烦的准备继续敲门里,房内传来完颜宗弼支支吾吾的声音,“晓寻,你等……等一下……”

    接着,房内又是传来一阵手忙脚乱,仿佛是在翻箱倒柜的声音,好半天,房门才“吱”的一声打开。

    这座行宫是一座完全的汉人建筑,每道门的门口都有一个对完颜晓寻来说很高的门槛,完颜晓寻玩心大起,只见收起双脚,用与和她的材体重完全不相符合的轻盈跳过高高的门槛,如同一道阳光般落进房里,落进正躺在上的完颜寻的心里

    “晓……晓寻……”完颜寻的声音有些激动,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她曾经无次幻想过,如果自己有一天还能和女儿重逢的话,自己应该怎么样面对这个一出生不久就被自己抛弃的女儿,是满心的欢笑,而是淡淡的微笑,而她又会不会恨她,恨她在自己最年幼无知,最需要阿娘的岁月将她狠心抛弃。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完颜寻在心里对着女儿说过无数次“对不起”,但事到临头她才发现,这些话都只是无用的话语罢了,她实在不知道自己有何面目面对这个被自己抛弃的女儿。

    完颜晓寻只能看着那个材胖乎乎,笑起来傻兮兮,仿若自己少时一般的小女孩子。自己千辛万苦痛了几天几夜才生下来的小球,一转眼就这么大这么高了。虽然完颜宗弼早已经在她面前,一千次一万次说过关于完颜晓寻的事了,一点一滴她什么都没有漏过,包括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不喜欢玩什么。

    但她却觉得,对于女儿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

    “咦?好看的姐姐,你是谁啊?怎么在晓寻阿爹的房里。”完颜晓寻看了看坐在上的少女,又看了看正站在门边,用无奈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的少女。

    上的那个冰肌如雪,柳眉如画,虽然不是一等一的绝代美人,但也是国色天香,特别是那一双宛若秋水般温柔多的双目,更是让完颜晓寻一见就舍不得移开视线。

    而门边的这个……

    是她!就是她了!完颜晓寻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她擦了擦唇边的口水,目不转晴的盯着这名少女。

    什么叫美人?什么叫绝色?这就叫美人!这就叫绝色!

    门边的少女虽然不及上那名少女雪肤白嫩,甚至皮肤还有些粗糙,但却难掩她的花容月貌,“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完颜晓寻不知不觉念出著名《洛神赋》,虽然她只是在夫子教过完颜亶的时候听过一次,但却在不知不觉记了下来,并且将赋的洛神定为了自己美貌的奋斗目标,想不到啊想不到……

    竟然在这里见到个活的!完颜晓寻越想越是兴奋,脸上的表也越来越猥亵。

    而随着《洛神赋》的出场,本来表还只是有些无奈的少女,脸色猛得一下苍白了起来,“她”僵硬的转过头,看着正趴在上,脸埋在被子里,露出一个不停发抖小的少女,张张嘴就准备说话。

    虽然脸被被子遮住,在“她”滚烫的视线还是让她不得不出头挽救自己以及女儿的命。

    完颜寻苦苦压下自己爆笑的冲动,露出一张因为忍笑而五官扭曲的俏脸,对着一头雾水的完颜晓寻说首:“晓寻,快到阿娘这里来……”

    “阿娘!”完颜晓寻呆呆看着她,半天没有反应,只是无意识的重复着一个问题,“你是晓寻的阿娘吗?你真是晓寻的阿娘吗?”

    “是的,我是,我真得真得是晓寻的阿娘。”完颜寻看着目光不善的“她”,很肯定的对着完颜晓寻说道。

    “晓寻不相信!”完颜晓寻退了一步大声的说道:“她们都说晓寻的阿娘是个大胖子,和晓寻一样胖,哪里会有姐姐那么瘦那么漂亮。”

    听到完颜晓寻第一句话,完颜寻先是脸色一变,但随着完颜晓寻说出自己不相信的原因,完颜寻脸上的五官又再度扭曲起来,“阿娘以前是很胖的。”完颜寻像是提起了什么伤心事,声音有些难过,“但后来离开晓寻后,阿娘太想晓寻了,所以就瘦了。”

    “晓寻今年三岁了!”完颜晓寻比出三根手指头。

    那那……那又怎么样?完颜寻一脸疑惑。

    “不是一岁!”完颜晓寻比出一根手指头,“也不是两岁!”完颜晓寻又伸出一根手指头,“而是三岁!”完颜晓寻总共伸出三根手指头。

    而对着完颜寻的一头雾水,完颜晓寻决定做一回好人,“这种想你变瘦的话,晓寻一岁的时候就会用来骗人了,前不久还骗了一个胖哥哥。大姐姐,你竟然还在用这一招骗人。你真是太落后,太不求上进了,我们骗人的也要与时俱进,继往开来啊!”

    与时俱进,继往开来!我还八荣八耻呢!完颜晓寻磨着牙,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得意洋洋的小鬼。

    这个剧本到底是谁写的?谁是编剧,给我站出来!明明是温馨虐心的母女喜相逢,怎么变成暴笑景剧了!

    完颜寻看着倚在门上捂着嘴偷乐的“她”,愤怒的一伸手道:“不信,你问他!”

    “大姐姐,你是谁?”完颜晓寻顺着完颜寻指的方向看去,对着美人姐姐温柔有礼的问道。

    听到“大姐姐”三个字,“她”嘴角一抽搐,深呼吸几口气,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用完颜晓寻非常熟悉的声音说道:“我是你阿爹!”

    阿爹阿爹阿爹阿爹阿爹阿爹!完颜晓寻觉得自己头顶一阵乱鸦飞过,满天也开始飘起小星星,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碎了。

    “什么东西碎了?”完颜宗弼皱着眉头问道。

    “是晓寻脆弱的少女之心!”完颜晓寻一咬嘴唇,早该流出的泪水,终于在此刻流了出来。

    不在沉默爆发,就在沉默尖叫。

    “啊!”完颜晓寻巨大的惊叫声顿时划破长空,惊起屋檐上的几只飞鸟。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