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五章 旧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燕京也就是后来的北京,当时称为燕京,又称幽都,为幽州之都,原为旧辽时的大辽五京的南京。

    旧辽使用五京制,即五京上京临潢府为正式首都,其余四京为陪都。西京大同府。

    这燕京原为汉人土地,后来后晋石敬塘自立称帝,得辽国全力扶持,石敬塘便割燕云十六州以为酬谢。燕云十六州为幽、蓟、涿、顺、檀、瀛、莫、新、妫、儒、武、蔚、云、应。昔大宋为收回燕京,数次北伐都以失败告终。

    时渐长,这燕京和燕云十六州就成了大宋历代官家心头说不出的痛,时刻以收复燕云十六州为己任了。

    只可惜,燕京三面环山,一面近海,北邻居庸,西依太行,万里长城在崇山峻岭之连绵不绝,可谓华夏大地上一颗明珠。从东北折向西海的土地上分别耸立着山海关、冷口、喜峰口、古北口、居庸关、紫荆关,这些都是国数得上号的雄关。

    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特别是北方太行山峡谷的居庸关,那更是气势磅礴,与不远处的长城首尾呼应,如飞龙般横挂于太行山之,将来自北方的强敌尽挡于关外。

    宋军是屡战屡败,直到数年前阿骨打起兵,连陷旧辽数京,一时之间其浩大的声势威震北国,甚至连大宋也有所耳闻。

    后来,大辽叫马植的官员,不愿意于旧辽同亡,暗于当年出使大辽的使节童贯勾搭上,偷偷跟着童贯的使节团回到了大宋。

    后来更由童贯亲自力荐将马植推销给大宋当时的官家宋徽宗,同时,马植向宋徽宗献上了一条联金攻辽之计,并且愿意自行当使节负责两国外交沟通事务。

    经过马植的努力,金宋两国终于达成了一致的协议,并且相约了出兵期,而因为当时金宋两国的版图还没有连起来,马植只能穿梭于海上,故而这次盟约被后人称之为“海上之盟”。

    但是,当大宋刚刚准备起兵时,东南又发生了叛乱,逆贼方腊率兵攻陷了东南的大部分地方,一时之间天下震动。

    这东南诸地一向富裕,可是大宋财政的保障,若是被人夺去,那么对大宋的毁灭是巨大的,为此宋徽宗只得下令将本来准备攻辽的精兵派去剿平方腊叛军,这对辽战事是一拖再拖,拖到完颜阿骨打已经对大宋失去了信心,决定自家独力起兵攻辽。

    平定方腊之乱,大宋用了大半年时间,早已错过了出兵之期,本来宋徽宗已经想毁约的,但当时旧辽四京都已经被金军攻下,旧辽末代皇帝又逃往夹山,燕京城只有几万军队和一个临死还想过一把皇帝瘾的耶律淳。

    思虑到这样好的时机不可错过,宋徽宗还是将这支刚刚平定战乱的军队,以前又曾和西夏打了十几年,早已是兵疲厌战的军队投入到对辽战争。

    而辽国那边虽然已是落西山,但虎死威犹在,又有不世名将,后来的西辽开国皇帝耶律大石在,而大宋那边主事的又是一个太监,大宋的军队自然是一败再败三败。

    眼看着攻辽战役打的如此不顺,当时大宋攻辽的总指挥官,也就是国历史上握兵时间最长的宦官、国历史上掌控军权最大的宦官、国历史上获得爵位最高的宦官、国历史上第一位代表国家出使外国的宦官——童贯,想出了一个请金军攻下燕京,再花钱从金国买下燕京的馊主意。

    守卫燕京的辽人虽然成功的打退了大宋的两次进攻,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辽国的军队也没有多少战斗力了。如果这时宋军再派兵进攻一次,辽人必败无疑,可是大宋偏偏不敢再进攻,只好将胜利的果实白白让给了金兵。

    就这样,曾经在宋人面前如狼似虎的辽军在比他们更如狼似虎的金军面前,乖乖的成为了一只听话的小绵羊,金军还没有攻城,辽人就老老实实的撤出了燕京城,害得金军前锋指挥官完颜宗望在居庸关外郁闷了半天,千里迢迢跑来,结果是座完全没有抵抗的空城。

    离开原怀抱长达一百九十年之余的燕京,就这样在一百九十年后结束了它被辽人统治的历史,归到了金国的版图上。

    “那后来,为什么燕京又归大宋了呢?”完颜晓寻和纥石烈志宁坐在马车上,看着正和他们俩同坐在车里的完颜元宜,一脸疑惑的问道。

    会宁和燕京长路漫漫,何止千里,完颜晓寻这个小丫头又是个坐不住的人,但坐在马车上偏偏又没有别的什么事可以干,只好天天缠着完颜元宜讲他在军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多半是说当年完颜元宜的爷爷,完颜阿骨打如何自困难起兵,经过了怎么样的磨难,最后带着女真族冲出东北,走向全国的故事。

    完颜元宜虽然是辽人,但既然已经归了金籍,说话自然也就不再避讳,说起故事来更是侃侃而谈,听得完颜晓寻是饭也不想吃,觉也不想睡,也不喝无聊了,只是天天坐着听故事。

    “别急啊,继续听我说。”完颜元宜喝了口水,继续说道。

    为了让这个浪迹天涯的游子重新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金宋双方就价格问题展开了深入友好的商谈,时而是金使李靖访宋,时而是宋使赵良嗣访金,虽然金国并不想将燕京这块到嘴的肥吐出来,但好巧不巧,完颜阿骨打竟然在宋金谈判之际得了重病,而且越来越重。

    而且此时又正好是四月旬,天气逐,金军士兵喜寒怕,很多人水土不服染上了疾病,再加上不少人思乡浓。

    金国越来越急着从燕京撤走,金使的口气也越来越好,开始不再狮子开大口,提的价钱也逐渐符合宋徽宗的心里底线。

    最后金国以每年一百万贯的燕京代税款的价格将燕京便宜卖给了大宋,而且为了担心大宋给不出那么多现金,金国非常好心的要求把一百万的货币改成了自己指定的各种物资。

    对于金国的好心,大宋真是哭笑不得,大宋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运钱多方便啊。要是改运送物资,又是金国指定品种,还要自己费心去挑好的,那才真是费时费心又费心。

    但大宋就算心真有百般怨言,也只敢对自己家的百姓发,是绝对不敢跟女真大爷们发。再苦再累,只当自己是二百五,再难再艰,只当自己是二皮脸。

    “真没用!”听到大宋用一百万货币将燕京买下来,完颜晓寻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还好晓寻不是宋人,不然非被气死不可。”

    “晓寻当然不是宋人啦!晓寻是最勇敢的女真小姑娘!”看着完颜晓寻一脸愤慨的样子,纥石烈志宁在一旁打趣道:“除了有点怕黑怕疼怕鬼怕吃药外,其他什么都不怕!”

    “讨厌!”完颜晓寻尖叫一声,就要往纥石烈志宁上扑过去。

    正在这时,完颜晓寻听见下人在外面禀报消息的声音,“回元宜千户,大队已经到达永定河,马上就要进入燕京城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