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江南岂有别疆封 第一章 生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金天会四年四月

    虽然已经到了初夏季节,但完颜晓寻却依然穿着厚厚的一层衣服,整个人缩成一团躺在上,看着外面灿烂阳光,但又不敢出去。

    “晓寻吃药。”纥石烈志宁端着一大碗黑色的药汁,笑嘻嘻的看着苦着脸的完颜晓寻。

    “好苦啊!”完颜晓寻皱着眉头,苦着脸哀求着。她嘴上虽然在哀求着,但手却已经自动接过药碗,苦着脸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乖!”看着完颜晓寻乖乖的将药喝光,笑的非常得意的纥石烈志宁将手的水杯递给完颜晓寻,“来,漱个口吧。”

    完颜晓寻不说话,看了他一眼,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水,接着又吐在碗里,如此反复三四次,才将口那股气味去掉。

    纥石烈志宁看着表面上乖乖巧巧的完颜晓寻,心不由暗暗偷笑,虽然他不会读心术,但他也能猜到完颜晓寻心里在说什么,无非是些“坏哥哥”、“再也不理你了”之类的话。

    对这种话,纥石烈志宁到也不放心上,完颜晓寻这小丫头打过之后只要再给一甜枣,比如像现在这样给她一根糖棍让她去个够,着她就会忘记自己她喝药的事了。

    比起完颜晓寻心的怨念,纥石烈志宁更提心她的体恢复况,自从那天两人从冰窖里出来后,完颜晓寻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急得他又是找萨满驱邪,又是请大夫看病。

    想想也是,完颜晓寻那么一个小小的孩子,竟然那么冰的冰窖里待了那么久,不生病才奇怪。

    都怪自己没想周全,都怪自己太笨了!当纥石烈志宁看着躺在病上,时而喊着冷,又时而喊着,小脸竟然高烧不退而红通通的像个大苹果似的完颜晓寻,他真是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幸好也不知是大夫开的药有效,还是萨满驱邪灵光,完颜晓寻的高烧慢慢的也就退了下来,额头并没有一开始那么烫手,小脸虽然依旧很红润,却带着一种健康的水光。

    当完颜晓寻开始喝饿的时候,纥石烈志宁更是兴奋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只知道坐在那里傻乎乎的对着愤怒的完颜晓寻发笑。

    晓寻妹妹生气的样子好可喔!好想戳戳她的腮帮喔!可是她为什么要那么生气呢?

    纥石烈志宁不明白,只到有人提醒说,“晓寻小姐大病初愈,不适合吃太油腻的东西,炉子上还有些清粥,不如端来给晓寻小姐用”时,纥石烈志宁才知道,完颜晓寻是饿了,最糟糕的是她饿的时候,他竟然只顾着欣赏她生气的样子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愧疚,从来没有服侍过人的纥石烈志宁决定亲自喂完颜晓寻喝粥,但他没想到的是,当他小心翼翼又很笨拙的从碗里勺出一勺粥时,手竟然因为太紧张而发抖,结果一勺粥差点没从完颜晓寻的鼻子里灌进去。

    面对着完颜晓寻的怒目以对,纥石烈志宁只能报以一个抱歉的笑容,但是喂粥的动作却是一刻也不停,几口过后纥石烈志宁越喂越顺手,越喂越有感觉,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天生伺候人的。而完颜晓寻虽然一开始还担心粥烫口,只敢慢慢的喝,但喝上两口后,反倒觉得肚里更饿,这时她也不怕什么烫口不烫口,喝粥的速度也忍不住快了起来。

    “傻晓寻,又没人和你抢,慢点喝。”看着完颜晓寻恨不得直接将粥碗抢过去的模样,纥石烈志宁不由调侃了起来。

    “坏哥哥!”完颜晓寻红着小脸回答着,幸好她的小脸本来就很红润,就算再红一点,也不会有人看的出来。

    高烧退了,人虽然还没什么精神,但体总算开始一天一天慢慢变好。在纥石烈志宁的细心照顾下,到了二月的时候完颜晓寻的病就已经差不多完全好了,不但能下也能走能跑能跳了,而纥石烈志宁也渐渐从一个什么事都靠别人的小男孩成长成一名合格的复合式保姆。

    只是这样一来,完颜晓寻回家的子就指可待了,完颜晓寻烫伤人的那件事,外面的风声也随着完颜宗干的努力而开始渐渐平息下来,完颜宗干已经几次命人来他家讨还完颜晓寻,但都被他用完颜晓寻病未痊愈,无法下走动给搪塞了过去,现在……

    纥石烈志宁走在长廊上,看着漫天的飞雪叹着气,不知道应该想个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完颜晓寻继续留在家。

    若是在平常的子,二月虽然冷,但却很少降雪,但今年却和往年大有不同,不但天气奇冷,而且二月的时候又连下了几场大雪,听说地里的庄稼都冻死不少,只是……这是不是可以成为一个借口呢?

    纥石烈志宁正在苦恼时,忽然听见完颜晓寻清亮的童声,“志宁哥哥,你快来啊。”

    纥石烈志宁闻声望去,只见穿着一白衣小棉袄,戴着小皮帽的完颜晓寻正拿着一个被卷成圆锥型的红色纸筒,愣愣的看着雪地上那个比她还要高,还要大的雪人。

    完颜晓寻穿的衣服都是完颜宗干派人偷偷送过来的,都是完颜晓寻以前的衣服,但是完颜晓寻这几个月来,虽然一直在生病,但吃的好睡的好,又有人可以欺负,又没有什么心烦的事,心宽自然体就胖,上那件小棉袄明显又紧了不少。

    “怎么了?好可的雪人!”纥石烈志宁对着眼前这个明显有些丑丑的雪人,说着昧心话,接着他指着完颜晓寻手里那个红色纸筒,问道:“这是雪人的鼻子吗?”

    “不是!这个雪人是男的。”完颜晓寻摇了摇头,大声的回答着,同时她红色纸筒插在了雪人的下半,拍了拍手掌,叉着腰,满意的看着眼前有些诡异的雪人说道:“这个是雪人的小棍棍!”

    “晓寻,我忽然想起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纥石烈志宁拍拍完颜晓寻的肩膀,自言自语的说道:“志宁哥哥决定从明天起,教你什么叫三从四德,省得你老是语出惊人的。”

    三从四德?完颜晓寻歪着头,一脸好奇怪的看着走路都一抖一抖,不停打着摆子的纥石烈志宁。

    完颜晓寻一个人蹲在雪地上琢磨了很久,终于琢磨出什么叫“三从四得”,即晓寻出门大家要跟“从”、晓寻命令大家要服“从”、晓寻讲错大家要盲“从”、晓寻化妆大家要等“得”、晓寻花钱大家要舍“得”、晓寻生气大家要忍“得”、晓寻生大家要记“得”。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