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万里车书尽混同 第四十八章 烦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小侄女拿鸡汤烫人十分的剽悍,苦主家属天天在耳边闹,我已经很久没有安静过。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总觉得头发一天比一天要少,朋友常常有意无意调侃,我也许有天变成和尚。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我家那宝贝怎么也不成器,我问他怎么不阻止妹妹举动,他说,这个基本上不可能。

    完颜宗干以前的时候,总是会听见寻寻常常喜欢唱的一首歌名,歌名就叫《最近比较烦》。虽然寻寻这个人吧,长得比实力派还实力,唱得比偶像派还偶像,但因为歌词他不敢恭维,尽是诸如“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街上正太一个比一个腹黑,我想我还是比较喜欢,粉纯洁可又笨笨的正太”,曲风最近有意思,他也不由自主的将曲子记了下来。

    他的前三十多年的人生,虽然郁闷的时候比较多,但烦恼的时候却比较少,有妻有妾有儿有女,家外有彩旗,家内还有拖油瓶,总之人生过得好不顺畅。

    但是最近,他的烦恼却明显多了起来,而且这个烦恼还是寻寻家的小晓寻给他带来的。看不出来啊,小小年纪竟然还会用鸡汤烫人了,还专烫脸,完全是成心让人毁容啊,烫完了还知道跑,跑完了也不捎个口信回来,让人在家里干着急。

    哼!有种你就一辈子别回来!还有你!

    完颜宗干看着正老老实实跪在地上,可怜兮兮看着自己,同时努力想将自己体缩小一点的完颜亮,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为什么不管好妹妹?为什么不照顾好妹妹?他们骂妹妹,你就不会回嘴啊?你要是回嘴了,你们就肯定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妹妹肯定就不会就一时郁闷,把人烫伤了,你傻啊!”

    “阿爹……”完颜亮撇着嘴,可怜兮兮的说道:“你觉得……可能吗?”

    有什么不可能?完颜宗干很想大吼一声,但一想到小侄女的脾气,在看着完颜亮这个懦弱无能的样子,只好改为在心叹气。

    夫纲不振,夫纲不振啊!小亮,你要这样懦弱下去,以后一定会被晓寻吃得死死的,你就准备被人欺负到天天骂吧!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下去!

    完颜宗干决定从明天开始,由自己亲自教育和培养完颜亮,一定要将他培养成一颗“闪星”即“闪闪亮亮的金星”,同时又称之为“闪闪亮亮的大金国未来之星”。

    小亮,阿爹一定不能让你的下半生变成这样!虽然从明天开始,你会受到魔鬼式恐怖教练,但阿爹都是为了你好,为了你下半加下半生的幸福才这样做的。

    完颜宗干沉默了,而不知道自己从明天开始,会成为完颜宗干特别关照对象,会享受到众人无法享受到的父,会成为未来辽王最心儿子的完颜亮同样也沉默了。

    完颜宗干张张嘴,正准备让完颜亮下去面壁思过时,仆散忽土匆匆拿起一封信走了进来。

    **************

    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昨夜子正,吾踏月取来,君素雅达,必不致与吾生气劳神也。

    “这样写,真的没问题吗?”纥石烈志宁看着正趴在桌子前,拿着笔随手涂鸦的完颜晓寻问道。

    “没问题没问题的,阿爹说,晓寻的阿娘以前就经常这样写的。”完颜晓寻抬起头眨眨眼,白白的小脸上满是墨痕,反到是比纸上还要更多一些,“不过阿娘写的是闻君有清纯正太罢了。”

    “那我就放心了。”纥石烈志宁放下手的笔,同时命家里的下人将自己刚写完的信偷偷送到完颜宗干府,又看着正低头画画的完颜晓寻问道:“晓寻,你在画什么啊?”

    纥石烈志宁边说边将头探过去,只见白纸上竟然不是画,而是写着几个汉字,虽然谈不上什么美感,但也算是工整。

    纥石烈志宁有些惊讶的问道:“晓寻,想不到你竟然还会写字啊?”

    “写字有什么难?晓寻再写两个给志宁哥哥看看。”完颜晓寻一脸掩饰不住的得意模样,她随手又在白纸上写了“晓寻”两个汉字。

    看着完毅晓寻得意洋洋的模样,纥石烈志宁随手指着一个字问道:“那这个字你认识吗?”

    “这个……这个……”完颜晓寻啃啃着笔头,眼珠乌溜溜的转着,她总不能告诉志宁哥哥说,她一个字都不认识,只是以前照着字体描吧。

    “说啊……”纥石烈志宁自认汉也不错了,但完颜晓寻写的这些字,他还是有一小半不认识。

    “唉啊,今天是纵偷节啊。”完颜晓寻开始转移话题,她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纥石烈志宁,笑嘻嘻的说道:“志宁哥哥,你有没有看哪家姑娘啊,要是看了,今天晚上咱们去把姑娘偷出来,给你当小媳妇。”

    每年的正月十六是女真古老的纵偷节,在这一天里,大家都以偷对方东西为乐,失主可于三内,以钱物赎回;也可劫持单女人,偷回家等过一个月后,再以财礼行聘。虽然现在大金已经建国,凡事都跟汉人学,朝廷也不在提倡过这个节,但是在民间还是颇为流行的。纥石烈志宁也打过这个纵偷节的主意,不过现在……

    “不用了……”纥石烈志宁脸一红,低下头,她已经自投萝网了。

    “不用?”完颜晓寻眼珠一转,大声说道:“那就是已经有心上人,但又不需要啊。谁啊谁啊,是谁啊?”

    看着完颜晓寻一脸兴奋同时毫无介蒂,而且明显充满着洋溢八卦笑脸,纥石烈志宁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死丫头,不吃醋就算了,没事怎么还这么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小媳妇心有他人对我不感兴趣,我到底怎样才能打败,她心里的那一个他。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总觉得酸味一天比一天要浓,朋友常常有意无意调侃,我也许有天被醋淹死。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我生气的机会是越来越多,我想我还是不能习惯,从无牵无挂到喜欢上人。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