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万里车书尽混同 第二十二章 擦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生人勿近 书名:绝色天娇
    那一夜,完颜亮不但美梦连连,睡得特别香甜,而且还睡得特别沉,他从月亮升起,一直睡到上三竿才揉着睡得有些发肿的眼睛,有些依依不舍的从上起来。

    当完颜亮醒来时,虽然上早已空空无人,但非常难得的是,完颜宗干和完颜晓寻正双双坐在房内的椅子上看着睡眼惺松的他。

    “亮哥哥,你起来了?”完颜晓寻笑着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甜美的笑容在完颜亮眼里,看上去不但不可,而且有些邪恶,特别是完颜晓寻手正在把玩着的那个破破烂烂的小枕头,更是让完颜亮觉得牙缝有些塞。

    小枕头外面包的被已经被人用暴力撕扯开,白白的棉花就这样露在外面,更重要的是,小枕头上用来包棉花的布干干扁扁,一看就知道里面的棉花已经少了很多。

    棉花上哪里去了呢?完颜亮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思考,他的当勿之急是怎么把自己的牙缝不要塞的难受。

    完颜亮伸出手指从有些塞的牙缝里掏出一丝白色的东西,看着竟然有些眼熟,但又不知道什么。

    算了,反正都是从自己嘴里掏出来的,肯定能吃,别浪费!

    完颜亮顺手又将那丝白色的东西塞进嘴里,嚼吧两下才吞进肚里,大声回答道:“我饿了!”

    完颜晓寻和完颜宗干互看一眼,眼都写满了“震惊、不相信”等词汇,半晌完颜宗干才问道:“亮儿,昨天晚上睡得可好?”

    完颜亮点点头,正想说话,忽然一旁的完颜晓寻大叫道:“亮哥哥,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做梦吃东西了?”

    提到昨天的梦,完颜亮精神一下子就来了,本来还有些睁不开的眼眸也立刻变得闪闪光亮,他飞快的点点头,回答道:“昨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在啃排骨,还是红烧的,有些咸,不过味道不错,虽然有点怪怪的。”

    听到完颜亮的话,完颜宗干忽然捂住自己的口,脸上的表开始变得有些扭曲,接着完颜亮又继续说道:“还有棉花糖,又软又柔,不过就是不太甜。”完颜亮皱着眉头,一脸不无遗憾的表,“不过也没关系,太甜对牙不好,而且也容易发胖。”

    完颜晓寻嘴角抽抽几下,从小枕头里抽出一把棉花,殷勤的递给完颜亮说道:“亮哥哥,你尝尝,那棉花糖是不是这个味?”

    完颜亮看着笑得有些古怪的完颜晓寻,再看了看她手的那把棉花,又看了看脸皮铁青捂着口的完颜宗干,结结巴巴的问道:“那……排……排骨……是什么?”

    “是……”完颜晓寻正准备接口,完颜宗干忽然站起来说道:“亮儿,你快点洗漱完毕,今天是端午,有柳大赛,等会阿爹带你们去看柳。”

    完颜宗干说罢,就匆匆忙忙离去,屋里只剩下两个小鬼在大眼瞪小眼。

    “亮哥哥,你唇边还有血。别动,我来等你擦嘴嘴。”完颜晓寻笑得像只偷了小母鸡的小狐狸,没等完颜亮反应过来,她就直扑上前,用自己的舌头在完颜亮小嘴上一伸一卷,完颜亮唇边的因为啃排骨而留下的血迹立刻被完颜晓寻干干净净的抹去了。

    “舒服不?”完颜晓寻撑在下巴,偏着头看着脸瞬间变得红红的完颜亮,不时用手指勾起他的下巴,看着他满是羞羞神的双眼。

    其实完颜晓寻也不知道这么做代表什么意思?只是经常看到大伯伯这么对他的大小老婆说,她也就有样学样而已。

    不过大伯伯那群大小老婆害羞起来的表可真假,一点也没亮哥哥害羞的模样好看。

    “嗯!”完颜亮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晓寻妹妹的小嘴又香又柔又软,真的好舒服。

    “舒服就成了。”完颜晓寻拍拍完颜亮的肩膀,拿出一副央相信地方的姿势,对他说道:“亮哥哥,动作快点,快换衣服,早点出门,我还等着看柳大赛呢。”

    “哦!”完颜亮点头应了一声。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完颜宗干家教甚严的关系,他的生活自理能力居然还不错,吃饭穿衣服这些力所能及都事都能自己完成,并没有一般富家公子好吃懒做,四体不勤的毛病。

    “对了~~”完颜亮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转头对着正趴在桌子上欣赏他换衣服时的光秀色的完颜晓寻,问道:“晓寻妹妹,到底什么叫柳大赛啊?”

    完颜晓寻表又是一抽,眉角一挑,一脸看白痴的模样看着他反问道:“你怎么这也不知道啊?”

    “没办法!”完颜亮穿好最后一件衣服,招呼侍女给他梳头发,一脸无奈的看着完颜晓寻说道:“这就是宅男的痛苦啊!”

    女真初时,没有自己的字,大多数人既不懂汉,也不懂契丹,至多通晓契丹语,他们都用用结绳、刻木之类原始的方法记事。至于天历法,就更是谈不上,只是靠着世代相传的经验来识辨四季和记忆自己的年龄。

    当旁人问到自家年龄时,只说自家见过草青几次,都以“青草几度”来判断岁月,草青一次当作一年,自然本人也就增长了一岁。

    后来完颜阿骨打建国之后,命人依照契丹字的模样,照猫画虎的创造出了本族的字,同时在金军节节胜利时,也大量吸收了外族,特别是汉族的一些先进的化和明。

    不少金国的贵族纷纷仿效汉风,除非了什么“端午”、“重阳”、“清明”为自家生,除此之外也学着契丹族以元旦拜相庆,端午柳祭天。

    完颜晓寻解释了一大通后,看着完颜亮大声问道:“懂了没?”

    “没~~”完颜亮小声的摇了摇头,有些为自己的智商而难过。

    “不懂没关系!”完颜晓寻一甩额前的长发,很帅气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懂来着。”

    “那……”完颜亮有些疑惑的眨着大眼睛,看着浑上下冒着金光的完颜晓寻,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兴奋。

    “这你就不懂了,柳的难度是很高的,所以派出来的骑手一般都是弓马皆强的年轻哥哥。”完颜晓寻有些沉痛的拍着完颜亮的肩膀,解释道:“年轻哥哥一般帅哥比较多,就算长得不是那么非常帅,只要年轻,再加上本事不错,那也是很养眼的。懂了不?”完颜晓寻看着眼睛睁得大大的完颜亮问道。

    懂了!完颜亮沉默的点了点头,他真得懂了!

    原来看柳大赛是假,去参加赏草大赛才是真的!

重要声明:小说《绝色天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