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相思 第102章 驴肉火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第102章驴火烧

    一头倔驴,之所以会四处乱跳乱跑,那是因为它还没寻到属于它自己的磨盘。若是寻到这辈子属于它的磨盘,那么它就会甘心绕着它转,拉着磨,出着浆。这时候,在人们眼里,它就是一头驯驴。给人民带来价值,带来欢乐的驴。

    这说明,倔,不是问题。关键在于磨!一头能拉磨的驴找不到它的磨盘,这才是根本问题所有。怀才不遇是每个人才最担心和忧心的老大难问题,这就好像一个怀了一年孩子的孕妇,迟迟不生下来,总是让人担心的!

    小卓子常常想,自己就是一只为了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磨盘,能拉磨的驴。而现在似乎自己终于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磨盘,他渴望着自己能拉上磨,能怀上孩子,更能顺利的生下来。

    淡家家主这个人在一向看人识相方面从不偏差的小卓子看来,是个人物,而且很强。他是一个大金磨!不知道自己这头倔驴能不能成功拉上这只金磨呢?

    不知不觉,他又想起一首古远老歌:我这只旧船票还能否登上你的客船?——

    江南整个官场已经慌乱乱,茫然然。

    不知所措,手脚错乱。

    谁也没想到宫之上那位高高在位的嘉德皇帝,那位极着自己江山的君主,竟然还是把态度偏袒到官长一边。

    竟然置整个江南路官场存亡于不顾,竟然放着整个江南民生民计安稳于不顾,竟然任由一个刚上任不久就胡做非为的小毛孩青年大肆妄为不管。

    整个江南线大大小小官员最后无一不泛着无边的疑惑:这位精于计算、善于守成的皇帝圣上难道衷淡家家主更胜于无限妖娆江山?

    十娘跳江为

    长城一倒为喜良

    难道

    皇帝偏护为断背?

    当然,这个念头大多一闪之下就不敢做想。私下腹诽也是一项重罪,虽然它是莫须有的罪名,可也是杀头的罪。

    大华地域极大,自从前朝一统天下后到现在的三分天下,虽然大华幅员大减,可还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地域宽广,民族不一,造就了不同的文化,比较让人注目的就是一三餐的饮食文化。

    “北方的饮食讲究的是大碗喝酒,大口吃,透着一种粗犷豪爽。”木儿走在繁华街头,慢慢悠悠地说道。

    他后面跟着专门来围城奉旨“旅游”的小卓子。

    “南方人则比较精细了,他们讲究味美且做工好巧。像这一家的云面,一团3两的面团,师傅硬是抖弄成细如缩的十几万条的面线,这也就在江南这一处才有的文化。”木儿继续说道。

    木儿这一群人在闹市里逛过来,自然引人注目的紧。这倒不是百姓认识木儿显赫的份,而是木儿一众口馋难耐。每介绍一家美食便要拉着小卓了带着众人进去大张旗鼓的朵頣一顿,每一家美食也只是浅浅的尝个口鲜便出来的换一家。点了满满一桌,偏只是尝上一口就走,不让人惊奇才怪。仿佛木儿这行人进来坐下只是为了歇歇脚~

    这群人在路人眼里已是坐实非富即贵的形象,有谁出门旁还要一位仆人专门为他架伞遮阳的?那伞够大,一看就是一把加工过的雨伞,伞下同时站着十多人也不显挤。

    从担担面,到夹馍,再到酸梅汤……这一路下来,木儿算是过足了美食家的瘾。兴高意满~

    干!从小就发狠想吃遍天下美食,好不容易有这机会,今天就用公款发飙一次。吃它个盆朝上碗向下,吃它个天下大同!吃出它个清清朗朗、人见人的美好明天!!

    木儿心里发着狂的想着,但在旁人眼里,官长的浅笑是如此的和蔼、是如此的可亲、是如此的惹人生喜。

    木儿一行人最后坐在一家驴火烧的老字号小吃店里,意足悠暇的咬着牙签。做着念想,这也是今天游玩临要回去的最后一家了。

    这家吃店风格古朴,镂空双开扇门,阁窗堂屏。整个楼房通体木质,隐隐间有些通古意味。

    俗话说:天上龙,地下驴。这火烧确实味道鲜美脆软,回味无穷。

    “卓老实~”咬着牙签的木儿有意无意的说了三个字。

    “啪~”正细致咬着碗里最后一块火烧的小卓子听到这三个字恍然心悸之下,手里筷子掉在地上。

    “咳~咳~”伏在桌下把噎在口里还未下咽的火烧吐了出来,火烧果然是火烧,吃在口里火辣辣一般。

    其实木儿说的那三个字,更像火烧。烧得卓老实喉口烫滚一片,心悸一时。

    “您,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卓老实胡乱扯些纸巾抹着嘴。

    “卓老实,郡南县人。”木儿没有直接回答卓老实的话,带着些意趣地看着门外闹市来来往往的人流。“高中毕业,口才一流,人品下流,骗术一流。曾经在藏北自称是大华最高科学院专家,有办法从大沙漠里钻出石油,藏民先后两次集资总共50万大华币,噢,第二次集资是因为卓老实拍保证能钻出饮用水~”

    卓老实咽着口水,两眼瞪成铜铃一般大,如见了鬼魂一般看着坐在对面老神在在的木儿。

    “最经典的一次是在华北冒充自己是一位勤修仙术的道人,曾经跟距今已有几百年之遥的前朝叛贼吴三桂同桌喝过酒。闯王李自成入京也是因为他的点拨,又口口声声的痛恨道,当年吴三桂之所以会兵败,是因为没有听进他的话。在华北最繁华的大道上硬是不吃不喝坐了49天,之后信徒无数,天天抬着你游拜……”

    木儿回过脸来有些戏谑地看着不知所做的卓老实:“你可对自己真够狠的,生生的饿了自己49天。愣是把自己自残成一个快升仙的道人。呵呵~”

    卓老实终于认命了,看来这位家主对自己的那些过往一清二楚。不过他心里却是高兴的:“嘿嘿,不对自己狠点,以后就是别人对自己耍狠见血。”

    “怎么样,过来帮我吧~做些有谱的事儿。”

    服务员端着一盘茶水进来,这家吃店很干净卫生,服务员一律戴着口罩。

    卓老实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这年头没谱的事儿越来越不好干了,我这头驴还是老老实实的拉磨比较靠谱。”卓老实欣然答应道。

    酒足饭饱后,喝点茶刷刷油,洗洗腻是必须的。

    服务员先给卓老实放上一杯香气四溢的茶水,又向木儿递去一杯。

    轻笑间的木儿眼角忽然感到一些东西吸引着自己潜意识的注意力,那是一双手,一双不是完美的手。

    倏然间,端盘翻,匕首现。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