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相思 第101章 黄段子与秘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第101章黄段子与秘密

    车子绕了执尔路绕了一个长圈,最后在淡府驿所偏门位置停了下来,小卓子也下了车。

    与淡府那恢宏壮丽的兽首大门相比,依然不输于气魄的双开偏门旁两边站着两名淡家仆人,在无声默然气氛里把小卓子迎进驿所。

    驿所依旧敞阔无比,水景波光,远山如幻。密林暗翠间给人以美感,大气磅礴里让人平缓松神。

    场前正中有一株拔高大,雄伟壮丽雪松,这种高观赏的松种本适宜在关中一带栽植,如今能在远在江南高墙大院里赏玩到,确实让人赏心悦目的很。

    树下还站着两个人,男的一手负在后,一手揽着正看得入迷的女孩细小腰肢。

    他们一起在细细、寸寸地赏着这株远离家乡故土来到江南生长的雪松,不仅是雪松的横斜逸出,秀颀拔。还有它的不屈拔,它的富有顽强。

    那女孩虽然芳龄不大,但隐然有了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美貌与气质。秀发垂顺间一阵轻风柔柔漫过,偶尔丝丝飘起。小卓子敢发誓,宫里的那些娘娘、嫔妃跟那女孩比将起来,没有一合之将,全是一群庸脂俗粉!

    一想起那些深宫怨女的做作模样,小卓子本能的想往地上呸口唾沫。可是顾及到官长在场后,十分小心惶恐又往回吞下了肚。

    这是一个已经做了对女不感兴趣,本着中立态度的阄人,小卓子对伊儿的评价。可想而知,这话是分外的中肯和有可信度的!

    “来了。”木儿早就知道站在一旁的小卓子,“其实你不用住进驿所~”

    “爸爸你看,那簇特别好看,就像一对遇在一起的雁翎~”伊儿高兴雀跃的笑向着木儿,托着木儿的臂弯指着雪松上的那一簇松翠,女孩的天真柔美一时间乍现得淋漓尽致。

    “好看,好看。伊儿说好看,那就是好看。”木儿乐呵呵地看看仍在高兴雀跃的伊儿,天气很明媚,也很爽朗。

    小卓子紧紧揖着子,没敢回刚才木儿的话。一直在吹的软风让他觉得背上有点凉,他在出冷汗~

    “天是回忆的季节,回忆去年的夏炎炎,回忆那时的秋高气爽,回忆前几个月的凛冽冰雪。”木儿对着伊儿柔声一连说了三个连句,“到处看看,天最好了。我和这位哥哥还有些话说~”

    伊儿依然淡笑着点头应,知的看了看后乃躬着的小卓子,转向着松外的远山,清灵的水边走去。

    木儿看着伊儿走远,回过神看着仍揖着的小卓子。心里有些腻味:

    “起来吧,这里不是宫里,不要把那带出来。”

    “是。”

    木儿抽空又摆弄起手上那截可趣的链尾,他发现链尾正指着北方,伊儿走去的方向。

    呵~有趣。

    有趣间稍带的问了一句:“皇帝让你来干什么?”

    这句话问得既嚣张又带着不屑,恐怕全大华里找不出第二位像木儿这样欺君罔上的人了。

    这句话来得很是突然,连带着小卓子恍忽着也不知怎么回答。

    小卓子惴惴间只好回答道“旅游~”

    小卓子这句话在外行人听来,傻气直冒。可这也是实~

    木儿一听到这两个字就大致知道宫里那位猛士的态度了,他很了解他,虽然路途相隔千万里,但是千万里并不是距离~

    这种不要脸到极致兼带着极度不务正业的示好言语,想来全大华也只有小卓子这位新手钦查史说出口。

    让人汗颜到绝望~

    全大华最稀有的两个人就样站在院里的雪松下,最稀有的还是接下来的这段话。

    “你听黄段子吗?”木儿问道。

    “偶尔听别人说过一些~”小卓子越听越心慌,一个隐然掌着大华最大权柄的重臣,模样正经的问一个钦查史听不听黄段子。那模样正经到不正常~

    “嗯~我给你讲一段,你要原话传给他~”木儿讲了这段失心疯的话后,也不管小卓子应不应,开口就说了起来。

    “有个下乡助教的女大学生给农村妇女扫盲,有一次她教她们写‘’这个字。深怕这些妇女们只知写法,不知其义。便耐心的解释起来,24小时是一,也就是说一天就是一,一就是一天。没想到这些北方妇女听后个个面带惊恐,一个看上去比较年长的妇女站起来说道,‘老师呀,这一天一还行,可是一就是一天我们可受不了’。”

    揖着的小卓子听后一点笑意也没有,自己本是无根之人,越听这故事越是伤心。听荤段子不笑,这不并不是段子不精彩,只能说明小卓子没有“突出”的条件。

    木儿也没有笑,非但没有笑,而且表愈加的严肃。最后只抛下一句话走了:

    “他听得懂~”

    ……

    风还是一如既往的吹着,软软的风。伴着松叶间的摩挲声,节律相合。

    雪松下只剩下小卓子一个人,他还是躬着,而且比之前更加谨然显敬。

    “难怪圣上会万般回护他。”小卓子心里默默想着。

    试问天下间,谁会叫钦查完整复述一段黄段子给九五之尊的皇帝?这位官长可是独一份的妙人。

    雪松与风间的触抱同样在响着。

    伊儿正坐在水边的一处大石上,脱下的鞋儿仔细的放在一边,那双有如玉质的小脚丫伸进水里正玩的欣喜。湖水有如一面镜子,长波不兴,如镜波平。忽然被伊儿这双小脚丫在湖里一戏,偏偏漾起层层涟漪,泛起回回佻脱。

    木儿静静站在离着伊儿不远处,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欢悦里戏水的伊儿,就这样细细地看着。水边的少女是那么的沌洁,拥有着如宝石般珍贵的天真。

    木儿想到几年以前,自己还只是默默无闻的市井小民时,自己沌洁得就如同一瓶矿泉水,而伊儿天真得就像是天边远望而不及的白绵绵云朵,就像是一丝余瑕不染的牛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这些已成回忆。昔年纯洁的木凡已经不再沌洁,那时天真如玉的伊儿还是一如以往的天真可、让人欣喜,感动。

    木儿有时总觉得自己明明坐在伊儿边,却有相距千万里的错觉。

    “嘻嘻~爸爸。”伊儿终于发现了木儿的存在,回头招着手让木儿过去。

    也许是我想太多,木儿自己心里对自己这么说的。

    木儿小心翼翼地在伊儿边坐下来,他怕一不留神把伊儿挤下湖。伊儿麻利的伸手解着木儿的鞋带,这是习惯的动作。因为帮着木儿解了无数次,所以成了习惯。在如媚的阳光下,在如画的山水间,在木儿的注视下,伊儿的那双纤手远比鞋带好看柔美许多。这也是为什么木儿一直以来只穿休闲鞋的原因,他喜欢伊儿为他解着鞋带,他能趁着这个时候偷偷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用的并不是父亲的目光。

    这是他的秘密,一个人的秘密。

    伊儿慢慢的解着她已经解了无数次的鞋带,这种习惯已经养成几年了。越是熟能生巧,伊儿越刻意地把速度放慢下来。她喜欢这种感觉,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有机会换个份来感知着两人之前的脉脉。虽然两人在这个时刻从来没有看向对方一眼,几年如是,可是伊儿已经觉得满足。伊儿用的也不是为女儿的感知。

    这是她的秘密,一个人的秘密。

    如花般的水光,清水般的模样,如玉般的脸庞。高高卷着裤管的四只脚丫在水里肆意的搅动着,搅得那水波如花似的漫亮一片。搅得印脸生光,亮晃晃,闪晃晃。

    如花般的水光投映到伊儿红唇皓齿的俏脸上,更让她那张脸儿润上如纯水秀般别样美感。

    “嘻嘻~爸爸的脚丫比我大多了,我是一个小螃蟹,我要钳你~嘻嘻。”伊儿说完就要用脚丫掐木儿。

    “呵呵~小样儿,还反了?”

    于是四只脚丫在碧波湖水里来里追逐着,嘻戏着。

    米米灿眼光线丝丝入水下,给幽暗死静的水下添了生气和动人美感。上头泛着晶亮光浪,搅动着光浪的还有四只追逐嘻戏的脚丫。

    这个下午就如同水下光景一般,有了别样的生趣。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