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相思 第097章 淡然是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私想 书名:养女当妻
    第097章淡然是福

    就在这个不知觉清淡的早间,以围城市为中心向外辐的十市二八府下的一应强力部门,不管是警力,还是检察部门。仅仅只在一个普通无奇的清晨,悄悄地易了主,换了人!

    从上而下,从把头到舵尾,从领导层到基本执行人员,如清洗一般涤过,如此一扫一捋过后,基本已经达到了木儿的预期目的。

    “按照您的吩咐,已经罢黜了纪、检、警部门的所有人员。换上了后备人员……”已经荣升为大知事的江漫流佝着子,必恭心敬地在一旁回答。

    “知道为什么为君为帝者,要下臣死,下臣不得不死吗?”木儿反复拨弄着腕上的银链,发现链尾居然一律向着北。这让正处在阳光正午有些意趣缺缺的木儿提了些兴趣,有些意思。

    “体制的问题,”木儿继续摆弄着那段奇怪的链截,“那是因为大华国国制,大华国的国制有些特别,前朝便是军权与政权集皇帝一人。到了如今,看似开创国制的那位先人放了文官辖权给淡家,其实只不过是个样子而已。文官本就是思想上的软肋,何谓文弱书生,剔除了强力部门和军队外,文官实在一无是处!”

    说到这里,木儿心里对那位远过已有百年的开国帝君油然佩服,这手表里内外的把戏玩儿得实在是漂亮已极。

    “之所以还要如些不能怠慢,”木儿看着江漫流眉目里还有一丝不解,“也恰恰是因为他们正是文人,嗯,文人的力量不在于硬劲,而在于软功,思想的构织其实是很可怕的!更别说是谣言了,更别说是刻意的构陷了……”

    木儿想到谣言,心神便有些散了,他想到了一些自己不愿回首的记忆。

    “接下来我们要不紊不乱的做着且等着。呵~他们接下来会向圣上递一份联名的参奏,因为这是文官惯有且只有的作法。然后皇帝会派位无关紧要的人下来查看一番。”

    木儿看着江漫流眉际的惑处更多,近一步说道:

    “因为,这事儿,是皇帝他叫我做的……”

    木儿看似无意说辞,却是吓得江漫流不轻。

    “圣上叫主子干的?!!!”江漫流听得两颊发颤,因为舌头打结,只能在心里惊叫瞎喊一通。

    “你以后睡时,可不能乱嚼舌根子,你知道,我知道,”木儿把指头往上头顶顶,“他知道~”

    “这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

    江漫流看着木儿促黠笑意后,急急的捂嘴摇手,表示自己很好、很老实。

    木儿能把这事说给江漫流听,也是自己先表个亲态。也说明江漫流自此便是木儿的心腹,心腹嘛,不说些体已的话,好像是说不过去的。

    江漫流告了揖出去,房里只剩下木儿一人。想来全大华也只有木儿把君臣之间的天大秘密当成与下属的体已话来讲!

    一个在线视频网是挡不住也容不下悠悠民意,善被欺哄的悠悠民意近而升级成了咄咄民怨,当然,这离木儿的当初的预算还是有些距离的,在铮铮民怒下,清洗运动才能顺水顺风~

    于是,在这种况下便有了三方齐下的先见安排。

    民意有如一堵洪流,而不是一泓涓涓细水。只能善加疏方是上策。一注洪流,一渠河道。只是这条临时起意开挖的河道究竟掌在谁手里,究竟会被开挖者引去哪里。就难猜踱的出来了~

    在刘忙费心思量下,YY社区开辟了一个专门谈论这件丑闻的版块。这件事在围城及至全大华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不可开交,刘忙如此顶风作案心里倒是没有一点惴慌。他深知他不是一个人,他后还有一个大靠山,和大靠山金笔赠他的一句话。

    “随你怎么办,泼人污水,溅人狗血,有人给你善后……”

    一只牧羊犬的本职便是看住羊群,一头北行而来的饿狼,本能就是想尽办法叼出一只羊群里的羊。不管是尽职的犬,还是饿极的狼。他们都为了一顿饭。一条活路!

    刘忙知道自己要干些什么,因为他也要寻条活路,生存永远是一切动物的本能。

    于是在刘忙有意或者无意的授意下,一些员工和一些通过层层中介关糸募集而来的网络推手纷纷通过不同的IP,不同的马甲,在这个论坛上轮着时间的发贴,换着品味和口味的暴料,吐着唾沫、比着中指,用着让人难以企及的词藻狠狠骂着这些搜刮民脂民膏、吸人汗血的荤官们。荤,即,喜欢色到这种地步的官儿,换成大洋彼岸那个民风开放的国民,恐也是民怒涛涌吧。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一些内幕消息的传出。比如久已不出现的淡府二科已于晨间突袭了政府综合办公大楼,以走马观灯的速度轮换上了全部的办公官员。随着后续一条条阶段胜利消息的传出,人们对于这件丑事的看法也渐渐显白直露了起来。

    早上晨间尹始,媒体只能小心翼翼的报道:据“一线阁”旗下在线视频网所上传的不确切视频批露,某些大华部级官员私生活不检点,让大华国民普遍有些想法。

    中午报到的气势更加渐近:这些下流、卑鄙、龌龊、无耻、肚满肠肥的官员,难道政府的俸养,百姓的纳税让他们有了渎职的勇气?

    下午这股洪流已是惊涛拍岸,怒意排空:事实正说明了他们不但渎职勇气十足,而且脸皮一流。这是一群吃人不吐渣滓的恶魔!

    事实的真相与虚假总是让人诧然并难以接受,昨天围城例行的政府工作会议上,那位颇有姿色,说辞流利的主持人小姐还在歌功颂德:

    在围城市所有政府官员的一齐努力下,经济高速稳定发展,人民生活丰裕,感谢在坐的各位领导,感谢这些怀着一颗无私为民、死而后已伟大金心的人。

    人们重新翻出这段视频上传到在线视频网上,供他人一遍一遍咀嚼着这其中的意味。是啊!感谢这些伟大的一颗颗无思为民的人给我们一大清早上演了这么一出吸人眼珠的宫戏!无思为民!!!

    这四个字显得是多么扎眼~

    从昨天的赞意斐然到今天的污言秽语,只是一天的逆转。可见人心这个东西多少在百姓心里还是有公断的,可见民众的眼睛是多么雪亮的。

    渎职且勇气十足,而且脸皮一流这些用词放在他们这伙人上,百姓都觉昨太轻了!

    淡府同样也是久已不现的对外处发言人,于今下午许在黄金时段插播了一则通告。大意是,这时这刻起,所有江南路官员停职赋闲在家,不得外出。

    真正执掌着吏部的淡府此时明显已经对这些人不再信任庥护,这就好比外墙有人哄说小妾出墙,墙外那些外人如何哄说不重要,偏是自家郎君相信,那才是致命无救。毕竟做妾是要做到夫君上的,而不是做到外墙发展到人尽可夫的地步。

    到最后这些江南路官员实在没有办法了,此时不表态,以后就没了机会了。虽然明知洗不清,可是黄河还是要跳的。这是一个表态的问题~

    某位部门局长愤而喊冤道:“根本就没那事,我要是做了,我就是婊子养的!”

    这段视频不消一时片刻也被截到视频网上,底下网民纷纷奋笔疾书大肆唾骂一片:

    “难怪你会做那么高难度的体位,果然糸于从小的耳闻目染,打小遗传啊!”原来这位官员是视频里体位难度糸数最出彩的一位。

    “楼主污辱了婊子这个高尚的职业!”紧接着楼下一位网友状似气极败坏的怒道。

    ……

    ……

    经过这一次尝试,其余的官员都保持缄默,自洗其清的计划也就胎死腹中。

    民怒已经形成,网民和百姓已经不理智了。

    于是他们转而求其次。

    于是,平里一时门可罗雀的淡府,如梦如幻般一下子门前若市起来。

    形形色色的官员,款款式式的车子,进进出出的一群,满满当当的一场。

    执尔路9号一时又不愿的闹起来,亲倍份的官员们也只是火朝天的赶到淡府府门外,便被那道透着无比冷气、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漆兽环大门阻在了门外。

    众官员急色地扣着门上的兽头门环,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位老仆慢慢腾腾地开了门。

    不卑不亢且面带详色的看了看门外一干总计不下于50多位江南路官员,而后稍稍慈摹收一些。

    慢慢念道:“主子说了,你们当中在他上任一始便穿了这道府门见了主子,可是你们当中又有谁会抬头看看这坊门上的对联?人生总归是清淡的,富华流金只是人生里不经意间的调剂而已。云天须知厚壤……这是主子的原话。”

    老仆两只手抱在宽袖里,继而又善惜地劝了一句:“回去吧~”

    老仆缓缓转过去,“轰轰…”那扇高漆厚门在沉声里复又合上。

    官员们只看见大门上那颗颗铆钉暗暗闪闪发光着,但并不显眼。只因门上两边的金环铺首隔空而来的威压~

    失魂落魄、位高权重的50多人,细细思量着老仆转述的官长原话,这才有意识的抬头斟酌着门上的对联:

    细水长流岁岁有

    和风常润时时吹

    横批:淡府(福)

    是呀,这几年一路的平步青云,早就忘记了打小意气风发时的抱负,捞钱、专于美色,置大华规典于罔闻。

    这些人里自然有些良心未泯,自然也有些人良心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养女当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